新疆再教育集中营普查

民族问题

#43

搞笑,买办地主比资本家落后有什么问题?马克思说对德国的批判低于历史水平是什么意思?马克思意思很明白-法国英国之类已经确立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的资本主义国家要高于普鲁士警察国家。你要是这点东西都能高潮就赶紧扒了红皮,你扒不了,我们来扒


#44

我不管这些,总之,如果失败了,或者是为另一个资产阶级上台作了嫁衣,绝不原谅你们


#45

那完了,估计你绝不原谅的人多了去了。 第一国际法国支部参加并领导的巴黎公社运动失败了,恩格斯的学生——考茨基成了修正主义,德国的十一月革命失败了,列宁所领导创建第三国际貌似现在只剩下希共一根独苗了;不仅如此,1953年后的苏联和1976年后的中国都不是社会主义了。这样一算,貌似历史上所有的马克思主义者都不可原谅了。
我劝你还是要多读书多学习多睁眼看现实,少在这里发一些幼稚的情绪化的言论。


#46

您的言论实在是幼稚。

还说您不是为了维护特色?

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欢迎一场“颜色革命”来终结反动的专制的亚洲普鲁士警察国家的统治?

更如上面的同志所言,您不会原谅的人多了去了。

只允许社会主义革命成功,不能百分百成功就不要搞,一但失败,绝不原谅,可以这样理解您的意思吧


#47

您的支点是很明确的,就是现在的中特资产阶级政府比一切资产阶级政府好,可能是比无产阶级革命好,甚至因为“另一个资产阶级上台的风险”无产阶级就要无限拖延,甚至让位于它。你拐弯抹角,大言炎炎,从刚开始接触我们到现在,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四个字,维持现状。但是你还没说李艳妃是谁,你这个徐延昭《大保国》的红脸戏怕是不好唱。
至于原谅不原谅的,关某何事呢?我还是比较期待贵公效仿阿赫罗梅耶夫尸谏的。(笑)


#48

虽然我知道客观事实,但却看不到一个人告诉我布尔什维克必胜的自信,只看到未战先怯以及对革命不自信的体现,我难道不该怀疑?以前失败的我管不着,是否原谅他们是他们领导下无产阶级人民的事,我只关心目前的阶级斗争,你们失败了我不会原谅


#49

我说了中特比一切资产阶级政府好了吗?这两个我都不关心,事实是欧洲每一个国家的社会主义运动失败后,当地的阶级斗争都陷入了最低潮,我关心的只有胜利,失败了就不会原谅


#50

看来今天用力过猛了,打出个失心疯来


#51

这家伙已经是在无理取闹了


#52

为了维稳,他们可以给少数民族“上等人”诸多特权;为了维稳,他们可以对少数民族民众实行法西斯式的人身监察……

什么维稳啊,不就是为了维护他们“特色”资本的统治嘛。这种稳定,与我们要的稳定天差地别,。这种稳定,不要也罢。


#53

我向我新疆同学了解了一点。事实的确如此。我……


#54

得,既然您这么鞭辟入里地指出了我们的懦弱胆怯,就请您更进一步,给我们指点一下迷津,告诉我们这些摸爬滚打了两百年的马克思主义者什么是必胜的道路和绝对的自信吧?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55

恕我问一个直白的问题,你们这些理论家、慷慨激昂的表演者到现在,目前有谁在工厂与工人阶级在一起了?至少我现在可是在工厂切实的与工人们在一起,不说熟悉,至少明白了很多情况,而你们却只是在高高在上的通篇大论,根本不理解革命的实际结果对工人们来说有多重要,失败后承担可怕后果的更是他们,你们只关心如何满足那种自我感染的情怀,却不明白革命胜利才是他们所需要的,然而你们就给我来一个革命失败后换成了资产阶级自由派政府也是不错的?


#56

笑死人了,天朝左翼进过厂的人很少么?


#57

那私聊?谈一谈各自情况?


#58

那么请你冷静而客观地回答这个问题:资产阶级自由派政府和亚洲普鲁士的右翼威权政府哪个对工人阶级更有好处?

按照你的观点,要么一步登天革命成功,要么维持现状原地踏步——哪怕革命暂时受挫但也为工人阶级争得了更多的权利——一次革命行动得到这样的结果都得算不可饶恕的罪过?!

得了吧,形而上学也要有个限度!


#59

不错,至少我个人目前还没有进过工厂。但是:

进工厂不等于了解工人的生活状态和组织,思想状态。进工厂是不错的实践渠道,也是沟通青年学生和工人的重要渠道之一,但是,它不能用来当作所谓“我进了工厂所以我说的都是对的”的可笑挡箭牌。仿佛进了工厂就知道了真理,说的话都能带几分权威性。
尤其对于你这种思想可笑的家伙,我十分怀疑你是否有足够的调查和思考能力。

既然你说你了解情况,为什么不撰文发布,非要在别的主题下面才敢畏缩着戳我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家伙一两下?

论坛中的帖子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等理论阐述,对历史的回顾和对当下的信息集合和讨论等等丰富内容。
如果你觉得论坛的大部分内容不接地气,都是空洞话语和通篇大论,那你大可离开这里。我们难道会挽留一个自己不学习思考,而指责那些不断进步的人是高高在上,通篇大论的粗鄙之人吗?

自己竖靶子自己打可还行,指导现代工人运动的国际共运本身就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工人运动相结合的产物,而你认为我们是脱离工人,让他们去送死?到底是谁有这种愚蠢的、宛如几百年前封建帝王奴役臣民的卑劣想法?——是我们,还是你?

你哪里看见本论坛的管理人员和脚踏实地的马克思主义者(这样的人为数不少)这样做了?可以烦请指出来吗?
竖靶子自己打没意思,真的。

首先,你这是对那句讽刺的理解错误。
其次,不好意思,资产阶级自由派政府上台真的就是比这种官僚资产阶级专政要“不错”的,就算是比烂,前者的许多好处也是后者所不具备的。
像现在这样的专制政府,可以给人民结社权,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等欧美资产阶级共和国所能给的公民政治权利吗?

进过厂不代表你就知道了真实情况或者更有权威,也不能补足你拙劣的,连入门都称不上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准。
你看看这个帖子你发了多少让人啼笑皆非的可笑言论??


#60

这么怕失败,还革什么命?自己下过厂就把工人给代表了?还不是小资的懦弱在作祟,自个儿怕事不敢革命,就号召大家一起向特色投降,永远别革命了嘛就不会有失败了不是?你一口一个“你们”,也就是说真的革命起来你肯定是不会参与的吧?当工人开始进行革命,还站在失败的立场上反对革命的,这种人你说他不是资本家的走狗,还能是什么?

而且你也太高看我们,好像我们可以随随便便发动革命然后选择走哪条道路一样,你唯物史观是这么学的?你以为资本主义的复辟是因为几个革命者叛变了所以才会复辟的?得了吧!我们没那本事!


#61

争论那种情况更好实在没什么意义吧。

自由派上台可能更好,可以预期的是言论相对开放了,结社游行更自由了,更有利于无产阶级活动,但也有可能像苏联解体那种情况,经济大倒退,人均寿命大幅下降。

如果参考到东欧的情况的话,普通人也会那种忧虑吧


#62

戈地图和叶利钦能算自由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