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集中营普查

民族问题

#22

先不论真伪,新疆问题非常复杂,形势比较复杂,主要还是宗教问题上,已经很难再回到前三十年的样子,因此,现行某些措施虽不一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也没有更有效的方法,就算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也是比政教合一的封建制度先进。虽然本人没有实地调查过,但对信教群体宣传马列主义必定不容易,不能以其他地区进行类比。


#23

你这就属于还在资本主义框架里打转转,自觉或不自觉地用资本主义的视角来看待问题。
解决方法当然有,那就是走社会主义道路。不要说很难回到前三十年(前三十年的提法也是错误的)之类的为资产阶级的反动统治找借口,先问问自己来这里是为了啥。


#24

中国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也比买办地主好,所以快向普鲁士警察国家三叩首吧!


#25

首先,绝无半句虚言。新疆问题是复杂,但是这不是随意欺压新疆普通群众的理由,况且,你没有注意到这套模式有向内地蔓延的可能。你这套论调和新疆某些精神或者实质布尔乔亚如出一辙。


#26

新疆问题,民族问题,还是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分析。别的不说,这贴里的一些人就先去把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在民族问题上的各本著作找来看看也好。任何时候,我们谈论民族,分析民族运动,考量民族问题上的各个政治集团的态度,都不能脱离无产阶级革命这个前提。

#民族主义 #民族问题

新疆问题,论坛有过一个相关帖子:我们是不是可以对那些港独,疆独势力进行团结

我们在这个贴中表述了我们的态度。我们既拒绝与独立势力同流合污,斥责比北京更为反动和凶恶的宗教独立势力,同时又对新疆少数民族人民反抗北京暴政的行动表示支持和欢迎。代表垄断资产阶级利益的中共政府对于全中国境内人民的压迫,在新疆和西藏的统治中达到了它的“不加修掩”的顶点。如果新疆人民想要恢复本民族的独立和自主,那么应该去追求的东西,并不是分离主义的独立(这在当下也难以办到),而是以内陆和边疆两地联合起来的工人阶级为主的革命力量,通过结束北京政权的形式来实现社会主义的民族自决。


#27

我亲戚在南疆当警察。他说的和楼主说得差不多。他们那里的政府早就负债累累了,连医院的医生都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了


#28

最可怕的就是传说中的第三代身份证,据说以后将会推广到内地


#30

这句话说出来怎么让人感觉实现马列是假,实现资是真呢,希望不要跟特色一样,变成一路货色


#31

啧,敢情阁下在贴吧和论坛待了那么长时间,“反语”这种修辞手法都认不出来了是不?敢情阁下连正面阐述自己的观点和依照对方的观点、用更为激烈的语气类比出一个浅显明晰、而又明显不符合至少是本人的基本立场、双方讨论的大前提(如:坚持阶级斗争理论、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等等)或逻辑常识的例子来反驳对方这两种辩论常用策略的区别都分不清了是不?

别问我为什么要用如此强烈的语气,您在论坛和贴吧里散布的那一堆谬论,比如什么“要利用邓小平这个利器”、把努力教片面归为自由派独有却对这一思想在忒涩拥趸中的受欢迎程度视而不见,什么“要注意我们要取消的是国家机器而非文明”、“不要把对中修的进攻上升为对‘整个国家’的否定”、一谈到推翻特色政权就被自由派未来的干涉、就被“红皮要炸了”吓得畏手畏脚、“不要另立山头,要继承PRC的法统”,什么“特色还不敢明目张胆用暴力机器四处恐怖镇压”、拿着工人不觉悟组织低之类的老生常谈人尽皆知的废话让我们不要“支持特美对抗一边倒”——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玩意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您可别以为我们都是什么记忆力只有七秒的动物啊,“苏维埃”之越先生。


#32

好吧,我承认我仍有那些你说的不好的成分,但我仍然有一个害怕,那就是特色被推翻之后,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你们突然玩消失或者面对明面上已经资产阶级专政后,鼓吹资本主义的好处,你们到时是否会继续阶级斗争,谁也无法保证,所以我才选择特色和自由派一起都要打击的态度


关于自由资本主义和中特
#33

“明面上资产阶级专政”只指什么?难道中国现在不是资产阶级专政吗?难不成只要ts宣称自己是特色社会主义他就不是资本主义了?那么到处贴满中特口号的宣传画岂不是就是社会主义了?这位先生已经发疯到如此程度-只要ts宣称是“社会主义”一天,他就能从这些空乏的字眼里得到慰藉一天,而相应地,无产阶级革命运动就要等待一天,只有哪天中特自己解散了中共刨掉特色这种说法后他才如梦初醒,然后高喊我们要保卫社会主义,我不经要问,你保卫的是哪门子社会主义?无耻之尤!我受够了拐弯抹角的说辞,你不如换个说法。比如鼓吹黑格尔式的庸人辩证法,宣称存在即合理,好来为你保持现状,无限期延迟革命运动来做补充!比如摆弄比如光明正大的宣称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是“境外实力”“别有用心的人”是渗透进来破坏“和谐稳定”的国贼,比如说列宁拿德国人的金马克来颠覆俄国政府,毛委员拿俄国人的卢布来颠覆中国政府。这样来为豢养你的资产阶级政府背书,这样来论证中国法西斯专政万万年!
资产阶级不惧怕国内战争。法国大革命,俄国二月革命,资产阶级都是在国家被外敌进攻的时候用国内战争的方式来实现他们的诉求的。同样无产阶级也不必害怕国内战争,反而要用国内战争的方式夺取政权。


#34

就是说你们虽然推翻了特色却反而让另一个资产阶级政府上台


#35

“特色和自由派一起都要打击”
其他的都姑且不谈,只是想问一下,在此等角度此下,”我们“不免地化为了阁下的对立面,那便是阁下是要二者都打击的人,但就是不知“我们”什么时候成了要选择与特色或自由派其中之一来站边的存在呢。
倒不如说阁下才是那个有意愿徘徊在“本国资产阶级”和“西方资产阶级”以及“将来会诞生的新资产阶级”之间的人吧。
真到了特色被推翻的时候,这个“我们”也不是什么共济会般的阴谋组织,暗中掌控一切,仿佛接下去的发展是成立新的无产阶级工人政权还是再次成立一个新的资产阶级政权都完全取决于“我们”一念之间,还是说在阁下看来,我们的观点是“只要推翻了原有的王国,一切就万事大吉了”。如果都没有,那么阁下的担心也是没必要的,起码现在是如此,即无需担心我们这个整体的立场前提。
阁下嘴上说是打击特色派和自由派,但我却总觉得,阁下是站在特色派的立场上来打击所谓的自由派呢。我也不无端揣测您的心里,就这样认为您是时刻担心“我们”这些人会掉入自由派的陷阱中,可劳您操心了,但是我想只要这个“我们”还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前提,以无产阶级专政为前提而言,其中相对于对自由派或特色派有“团结”意愿的人,都会被“我们”所反对,而不会被当做“我们”的同志,因此将“我们”这个整体的存在性前提看作是对特色派或自由派有倾向的观点,是很不可取的。
况且也绝不应该说,“你们想被那些个皇帝统治吗,那不如被现有的皇帝来统治的好,至少我们之间已经有了些亲情和情怀”,畏惧被另一个皇帝统治而止步不前,以未知来当做借口,那无非是徘徊在“这个地方是被沙皇统治好呢,还是被天皇统治好呢”如此的困境中。
因而,这样的担忧在我们看来更像是一种虚幻的指责,或者换个例子来说,德国革命的失败,难道应该说是“李卜克内西、卢森堡和台尔曼等人帮助了英美资产阶级和德国资产阶级”吗


#36

还有我说了,是特色和自由派一起打击,非要说我是特色的人那就随便吧


#37

我从未说过不阶级斗争、不搞革命这种说法,我只是在阐述事实,毕竟上一次苏联解体的教训还摆在那里,这些“还不如资本主义”的这种言论时刻让我害怕而已,谁都不愿意阶级斗争被资产阶级的内斗利用,或许我的怀疑是多余的,但我就是怕那天你们突然消失或者来个大方向改变,目的就是为了另一个资产阶级上台而已。


#38

而这怕的并不是特色被推翻,怕的是自己为之奋斗的努力换来的是欺骗,所以无论是同情特色还是自由派的都是我的对立面


#39

你在搞笑吗?
如果你真的害怕这个,我劝你趁早离开这个论坛,免得你每天担惊受怕,又怕当下又怕未来,杞人忧天。


#40

他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是拿美元的,别有用心的间谍


#41

费什么话直接专政了


#42

我可以理解你的担忧,我的朋友——当然也是和我有着同样信仰的同志,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担忧,而不得不说,由于这种担忧,或多或少,那时候他是对特色抱有一丝无论说是同情也好还是幻想也好的感情。
但重要的是要明白,苏联解体不是某个人的阴谋,不是叶利钦或者戈尔巴乔夫的阴谋,所以你担心“我们”突然消失什么的,老实说我不懂这个“我们”是什么,因为就像我说的,我们不是什么阴谋论的秘密组织,推翻特色也好建立新政权也好,并非是这个抽象的”我们“的一念之间的事情,要从苏联解体中吸取教训吗?当然,当然是要的。
所以姑且说的直白一些,我们现在做的也好将来做的也好,还是一切来临时候做的也好,都是宣传无产阶级、教育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群众站在一起去争取政权,这个抽象的我们也不是独立于阶级外的产物。
就像我说的,德国革命的失败,不能说成是李卜克内西或者台尔曼在某一瞬间突然消失了,留下了不知所措的群众,结果德国革命失败了,这样的观点不是唯物主义观点。
退一万步说,某一天特色被推翻了,但是无产阶级政权没能建立,而是变得和俄罗斯一样了,那也绝不是什么抽象的“我们”的阴谋。
因此,大可不必抱着这种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