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阶级斗争历史(系列·中国篇)

毛时代

#21

你还不如问,他究竟有没有“反党反革命”,对他的处理是不是正确的。我对高的事不了解,期待其他同志来回复吧。我只知道小市民的态度就是猜测宫中又有什么神秘而诡谲的“波动”,党规党纪、党组织生活和国家生活的正常程序他们是都不管的……某某独裁、某某诡计、某某跟某某的“斗争”等等,基本上不足采信。


#22

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简论 第一卷》
说实话在上面已经发了那么多证据以后我看不出这种早就定论的问题有什么争论的必要,因为高反对刘所以就应该支持高?


#23

文革时期毛主席的一段话:

在中央常委、中央文革小组和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摘录)
(一九六七年四、五月)

我们一定不要脱离群众,不能脱离群众是一条;另外一条就是不能脱离马列主义。

我们党在四九年、五〇年、五一年这三年当中,群众是拥护我们的,是尊重我们的,因为当时是艰苦朴素的,吃小米,住帐篷。当时刚打完仗,还有饱满的革命热情,和群众有密切的联系。

一九五二年以后情况就发生了一定的变化,我们干部在群众当中开始受冷落。当时,在干部当中实行了薪金制,军队住了营房,机关盖了高楼大厦,过去和群众在一起吃、穿、住,现在有些脱离群众了。为什么会这样?就是没有听我的话。【刘少奇、高岗、彭德怀学习了苏联那一套】。薪金制我是不赞成的。学苏联那一套我也是不赞成的。我们这次文化大革命要把它改变过来。

我们现在要搞三结合,要使青年参加各方面的领导工作。不要看不起青年人,二十几岁,三十几岁都可以接受他们作事情,不把新一代搞上来怎么使他们受到锻炼?这个三结合就是老、中、小,就是二十岁以上就行了。

我们提倡青年人上台,有人说青年人没有经验,上台就有经验了。过去也提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那是从形式上讲的,现在要落实在组织上。

三结合,老、中、小要三结合,不主张把老干部都打倒,老干部一天天见上帝了。

国家机关的改革最根本的一条就是联系群众,机构改革要适合联系群众,不要搞官僚机构。

过去党团员受“修养”的影响脱离了群众,没有独立的意见,成了驯服工具,各地不赞成过早地恢复党团组织,过半年或一年后再恢复。文化大革命不仅对干部,而且也是对党团员的大审查,大多数一定是好的。有的干部群众意见较大,可过二、三年以后再说工作,有些干部可以立即恢复工作。对于犯错误的人要给以改正的机会。联动要放出来,没有右派,就没有左派。搞薪金制军衔我从来就反对。

楼主所说的那些“迫害”高岗的走资派被统统打倒以后,高岗有没有平反。请问如何解释?

谢谢策划组同志帮忙修改格式🙏


#24

@保夫鲁沙 所说,小市民喜欢用阴谋论解释历史,试想一下楼主解释早已定性的高岗事件时是不是也有这个倾向?
我认为如果想用历史唯物主义去分析高岗事件,不妨去研究一下党内资产阶级的来源、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资产阶级内部矛盾,这样就可以解释当时党内的两条路线斗争了。
《深翻》里面提到有很多农村贫农党员在土改以后上升为富农,也就是新的剥削阶级。这可以视为资产阶级对党的腐化在党的基层的体现。而高岗事件则可以视为资产阶级对党的高层腐化。
毛主席认为高岗是“资产阶级在我们党内的代言人”,高岗事件是“资产阶级企图在过渡时期分裂、破坏、腐蚀我们党的一种反映”。这个判断可以说是很深刻的。


#25

你说得对。这其实也是我没有展开谈的另一个特点:这篇文章很多地方、对很多细节人物、细节事件的评价,可以说是无视历史上党已经有定性、有结论的东西,相当于推翻历史上党的决议、文献,自己根据所谓的“资无斗争”做的另一套解释

本来,对于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而言,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特别具有原则性意义的人物和事件,一旦套上了所谓的“资无斗争”,就似乎都具有了重大意义,好像每一个人物的得失都影响着至关重要的阶级力量对比似的。——而这跟不注意千百万群众的生活、活动,把目光聚集在一小撮(无论是无产阶级的一小撮还是资产阶级的一小撮)上的方法,是有联系的。正因为没有真正关心新中国成立以后几亿人民的生活条件和通常活动,没有把群众对待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改造的态度放在第一位,这才会把双方面的一小撮当成积极活动的分子,把这些分子之间的冲突当成是重大的阶级斗争之间的冲突,把这些人物和分子的得失当成是有重大意义的力量对比的得失,进而随便什么冲突、什么举措,都要引起人们的怀疑,心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更深层的含义”,从而要予以“更深层的解释”。

——本来,这些涉及具体的历史材料、人物、事件的评价等等,是更细节的问题,我也打算之后再逐一分析的。不过先锋报的同志说他们自己知道问题,只是时间仓促、精力有限罢了,我就想再看一看的。只是,个人而言,看到这样的开头,的确很难想象它的结尾……但愿是我判断得不对吧。


#26

我们认为,先锋队和阶级群众是辩证统一的。我们不否认群众斗争的重要性,但是也不能忽视先锋队的领导作用。否则斯大林说什么对布尔什维克最重要的是权力,毛说领导层一变就全变了是怎么回事呢?

全国统管经济计划的人难道还不重要吗?1976年无产阶级又是怎么失败的呢?难道不是以四人被抓为标志的吗?为什么不否认四人的作用,倒否认起高岗的来了呢?高岗是否在经济上为保护无产阶级的利益做了事呢?如果是,为什么认为他不是一个无产阶级战士呢?当局给彭刘等人翻案,可至今依然没有为高岗翻案,这里面难道不是有着特殊的原因吗?
肯定群众的根本的决定性的作用是必然的,但也决不能因此忽视先锋队的重要的作用。既要反对英雄史观,也要反对民粹主义倾向。因此,必须辩证统一的看待两者的关系。目前左派流行的英雄史观是必须首先着重批判的,但也决不能因此就让我们滑落到民粹主义一边去。在具体的斗争中,先锋队也是具有重大作用的。


#27

这段也兼回复保夫鲁沙同志。


#28

我可没有否定先锋队的作用,否则为什么还要考察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呢?为什么要指出资产阶级对先锋队的腐化呢?
毛主席把高、彭、刘相提并论,都是“学了苏联那一套”的,硬说高有进步性恐怕证据不足。
特色也没给王明、林彪平反。


#29

苏联那一套,是学苏联1953年以前的那套,还是学苏联1956年以后的那套呢?


#30

苏联1953年那一套就一定是对的?
所谓“苏联那一套”,指的就是过大的收入差距和等级制度,这种制度虽然在当时的苏联有一点合理性,但显然不利于无产阶级的改造。


#31

苏联那一套显然并不只是说收入差距和等级制度,而且这个等级差距是怎么来的,应当仔细分清楚。关于苏联,我们将在后面的苏联篇里详细讲讲。


#32

我是讲毛当时说的“苏联那一套”。
苏联当然不止那些。


#33

你这样讲,也挺有意思。好像你们讲辩证统一和领导作用,我就不讲辩证统一和领导作用。事实上,咱们对辩证统一和领导作用的理解完全不同

也罢,既然话题已经发展至此,该讲的还是得讲清楚,那就直面一切具体问题和细节判断吧。

先锋队是干什么的

我在另一个帖子里面写道:

可见,我认为先锋队是干什么的?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掌握群众的真实状况和社会的阶级对比,掌握这种决定性、规律性的东西,根据这种东西制定自己的方针、策略,继而决定自己的人事、组织,采取具体行动等等。

你们怎么认识先锋队的具体作用的?

读起来左不左?是不是很左、很革命?左到滑向阴谋论和唯意志论的地步。

于是乎,在这种“阶级斗争”史观和“先锋队领导作用、辩证关系”史观的指导下,你们就叙述了如下“阶级斗争”的形势、逻辑和过程——即一小撮之间的斗争如何逼几亿人民站队的过程,以及一小撮之间的斗争如何具有几亿人民斗争的严重性的过程。

我说先锋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掌握群众的真实状况和阶级对比,据此分析形势、制定策略、采取工作。

而你们在所谓“辩证关系和领导作用”的幌子下,自觉不自觉的把一小撮之间的对立当成是决定性的状况和决定性的对比,据此分析形势、制定策略、采取工作。

也罢,这样讲多抽象啊?咱们来看先锋报文章的具体细节。

开头,有关群众的真实状况和阶级对比的。你们写道:

这啥意思,是说无产阶级的政治领导地位,各阶级、各人民群众都不认了?是说,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其实不是无产阶级,而是农民阶级?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革命刚刚取得胜利,还来不及巩固,各阶级就觉得无产阶级的领导是个狗屁,都开始各干各的了?

你们搬出了工人阶级的人口来说事,说人口这样少,力量肯定弱呀:

记得一点,无产阶级人口少,这从1921年就是了。人口少,无产阶级力量小,这样的阶级能干嘛?这个阶级的先锋队代表(毛主席),能干嘛?

瞧,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代表不是也想领导吗、想贯彻正确路线吗?无奈党内党外、军内军外,群众都不肯啊。反围剿反围剿失败了,根据地根据地丢了,三十万人打得只剩两三万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谁造成的?造成这样的结果,又要怎么收拾?

一句话,这不是没办法嘛,要革命,还得无产阶级来啊!小资产阶级、农民阶级、资产阶级等等,都不行啊!——然后,这不才把主席给推上去了?然后,无产阶级的革命领导路线不是才正式得以确立了(虽然也不是一下子就确立的,也要经过反复、经过斗争,打那时候党内军内社会内各阶级群众及其代表不就都在活动了、都在表现了?怎么新中国成立的时候才突然蹦出一个工人阶级人口少、社会分为三大政治力量、资产阶级一小撮跟无产阶级一小撮对立起来了呢?怎么民主革命时期没看到什么阴谋论、一小撮对立论,新中国一成立,有了政权、有了国家机器,这就啥玩业都冒出来了?)

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在党的领导下、无产阶级的领导下,取得革命的胜利,成立人民民主专政的政府。结果,这个历史上毛有定论、党的集体智慧和集体决议有定论的事情,经你们写出来,就叫:

政权在一定程度上并不是掌握在无产阶级先锋队手上;而是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上。

好家伙,真厉害,敢情老毛没看出来、党的集体智慧和集体决议没看出来的事情,咱们这些后来人都看出来了。

事实是什么?

毛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人阶级,带领人民的绝大多数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虽然在朝鲜战争上还要继续),这样取得的政权总的说来就是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上的,是无产阶级领导的。虽然党内、政府内必然还要存在非无产阶级因素和非无产阶级成分,但这根本不会改变这一政权的总体性质。否则毛也不会说什么绝大多数人民和干部都是好的、都是要的了。

但是,先锋报这样一写,好像新中国一成立,全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就不拥护党的领导、不拥护无产阶级的领导了。好像党内也分成了两个一小撮,两边都没什么力量,两边都你死我活的争夺中间群众(农民)。

我们且不谈建国初期无产阶级的任务是“恢复经济、巩固新民主主义革命成果”,尤其是还要打朝鲜战争,以此捍卫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试问,在这个任务前提的制约下,资产阶级就都是仇视无产阶级、都是跟无产阶级先锋队们针锋相对的?换个说法,站在无产阶级的角度,三年恢复时期是不是还要资产阶级、是不是还要巩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各项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成果?尽管这样做的同时,当然也不能放弃阶级路线和阶级政策,不能放弃工人立场和贫下中农立场……

结果,成立之初,群众的真实状况和阶级状况不明白(绝大多数农民要恢复,国家要排除美帝威胁,资产阶级还要安定等等),无产阶级的当时任务不明白,两个先锋队一小撮就开始针尖对麦芒,血淋淋的斗起来了,还要以自己的斗去挑起群众的斗(美其名曰“领导作用”、“辩证关系”)……这算什么呢?

三年恢复时期,同时也是为了照顾朝鲜战争的大局。国内总体和平安定的情况下,各种资本主义关系在城乡中得到发展——别说这是一小撮的阴谋,这同时还是党的、无产阶级的政策。因此,也是再自然不过、非常好理解的事情。农村中必然会分化出新的阶级,城市中的矛盾也会更加加剧,所有这些反映到党的基层和高层,也就要获得各种各样的表现(所谓腐化堕落、所谓左倾右倾),然后,所有这些,也就会影响到下一步的向社会主义的改造和过渡。

此时,群众中的真实状况和阶级对比又是怎样的呢?虽然城乡中资产阶级关系都有了新发展,但总体说来,农民的绝大多数和工人的绝大多数仍然能够拥护社会主义改造(至少在他们各自能够理解的利益、能够理解的形式上拥护这种改造,而群众到底拥护的是哪门子的社会主义,这恰恰是往后阶段需要着重分析的。绝大多数农民和工人所拥护的不过是个所有制壳子和所有制形式,而根本不是无产阶级专政和消灭四个一切的具体内容。因此,如春桥同志所言,那些人在一定阶段同着一定对象作斗争的时候,也能与无产阶级保持一致,可一旦革命前进了、发展了,他们就又开始反对起来了——这也可以对比一下,人家春桥同志如何分析社会真实的阶级状况和群众状况,借此把握规律、推出政策,你们又是如何分析社会真实的阶级状况和群众状况,借此叙述“历史”、推出“阴谋”的)。

例如,看看你们如何叙述这段“历史”:

如上,三年恢复时期自然会发生的农村经济分化、阶级分化的问题,不知怎么的,在这样的描述中就具有浓浓的阴谋活动的色彩。走资派影响!走资派扶持!走资派维护!——这是资产阶级先锋队和资产阶级群众的辩证关系,是资产阶级先锋队的领导作用!

又要提醒一个事实,中国农民是在工人阶级的领导下取得胜利的,农民的绝大多数是能够跟着党走,并且能够拥护合作社或互助组形式的“社会主义”的。怎么就成了“双方的基本盘力量都不强”,“谁能争取农民的大多数”,还成了一个有疑问、待解决的问题呢?敢情中共、中国工人阶级是靠着“空气”的支持取得政权和领导权的吗?

又如:

走资派官员咋就能够利用问题,见缝插针,破坏出现裂缝的工农联盟?换个问题,群众咋就能让这些官员把自己领到阴沟里去?那么多左右倾能出现,能发生,群众还让它发生,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再想想以后老毛说的话:要打击一小撮,要改造群众的世界观。不是别的,这就是社会上广泛存在的走资因素的影响和表现,是社会的真实状况所决定的。

我就说,党的政策、决议都是摆设。走资派提出要减轻压力,于是它就真的减轻了压力。这咋回事?全体党员、党的各级干部、党的程序、党的历来方针政策等,都喂狗了?敢情党之前没有关于要保护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政策,没有要保护民族资产阶级的必要性?的确,这个措施“右倾”了,保守了,没有估计到全行业公私合营的高潮,但这个措施就真的无迹可寻、无理可依,完全归结为“走资派”的阴谋反动?

例如,联系下面几段:

而这,也是先锋队的辩证关系和领导作用的体现。先锋队完了,无产阶级也就完了——就是不晓得,无产阶级是怎么蠢到让自己的先锋队就这么玩完的

先锋队也还真是无奈啊……

其他方面,关于新中国的对外政策和对外交往,先锋报也有“独到”见解:

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说,中国走资派如此牛逼、如此神异,如天兵天将、各个三头六臂。还斗什么?投降吧,十个毛泽东也不是对手,咱们就更别提啦,嗨……


#34

我们将新开一文,回答你的质疑。


#35

嗯,也好。不过先声明,我至少近期之内对长篇的、反复的论战敬谢不敏。如果反对和批判我的观点,那就反对和批判吧,我也只能把我认为应该说清楚的问题说清楚,别的也管不了啊。

虽然写作的时候未必能很好地照顾到语气和措辞,但总的说来,我持友好的态度,并不是就要把谁打成唯心主义反革命,顶多觉得,事到如今重复这样的叙述,也感到奇怪吧(当然,我觉得奇怪,也许你们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

因为前段时间貌似也闹出了误会,所以打个保险,提在这里(毕竟咱们也不熟,是吧?)。

就是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