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纪念十月革命所作》

原创

#1
    由于楼主十一月七日时要进行期中考试,固将此诗提前发出。(其中有几句模仿了王鹤松的《三十年的时间太长》各位同志见谅)


黑夜倔强的凝视着他们
向前走,向着天边的曙光
不愿意跪着的人们啊
捡拾着,碎落满地的梦想
四十年的时间,太长,太长

二十一世纪的街道上太阳明亮
无精打采的旗帜随风摇晃
连接三地的大桥限制车辆
灯箱覆盖的大楼面露凶光
失去了故国的人们啊
两手空空,眼神凄惶,痛心哀告,四处奔忙
摸不到虚无的希望

散乱的步伐和着皮鞭的声响
夜莺也沉默,只有某些人的叫嚷
“胆子再大些,步子再快些
先富带后富,染指全面的小康!”

捂住你的嘴,用我描绘的美好景象
遮住你的眼,更不许胡思乱想
遵从“人民”意愿,把任期无限延长
稳坐龙椅上,那是新的德皇

某些人絮絮叨叨要将它送葬
某些人谆谆告诫要把他遗忘
一个幽灵偏偏赶不走在世界上游荡
一种力量暗自生长要掀起惊涛骇浪

让我们接过列宁的钢笔
斯大林的钢枪
摘下勃列日涅夫的勋章
挂在真正的英雄身上

同志们,不要彷徨
三十个春夏秋冬证明社会主义不是乌托邦
一百四十亿亩的大地上曾响彻无产者的欢唱
战歌再次高唱,号角重新吹响
向前走,怀着赤红色的信仰!


#2

社会主义时期哪有30年?


#3

苏联1922到1953也够了吧……


#6

楼主好像犯了一个错误……中国是一百四十亿亩,不是一千四百亿亩
至于“社会主义三十年”的问题,一是苏联的1921~1953,二是中国的1949~1976,这两个都近似于三十年,所以在诗里就这么写了,并不十分严谨,同志们见谅。


#7

这不应该是有人在2008年就发表过的吗…那个版本讲的还是毛主席…
附原版:
灯光倔强地凝视他们
逦逶穿梭 数不清的面孔
暗紫色的唇紧抿,僵硬地保持缄默
重又跪下的人们啊,只能将梦想的残片粘着痛苦深藏
不要让他等待太久
三十年的时光太过漫长
21世纪的街道上太阳锃亮,油头粉面的旗帜随风摇晃
烹炸薯条的味道横冲直撞,涂着字母的高楼眼露凶光
失去了家园的人们被侮蔑重创
他们两手空空,眼神凄惶 ,四处流浪,徒劳地奔忙
泣血哀告 触摸不到虚无的希望
20世纪的屋舍内房梁似已陈朽
渍血的文稿消褪了荣光,懒散地蜷缩在灰尘中
覆上了红锈的枪枝憔悴不堪,空虚地平躺在床板上
草鞋被遗弃一旁,它们的主人已不知去向
号角也是极为疲惫 ,沉沉地睡去 连鼾声也没有
午夜的坦克悍然把好梦碾成肉酱
连木棉也沉默,惟有贼头贼脑地叫嚷
胆子再大一点哟,步子再快一点嘛,
要先富起来,率先染指全面的小康
谁让我们就是每个毛孔都散发先进性气味的那一种人类的代表
已经没有人胆敢抵抗
捂住你的嘴,用我描述的和谐景象
遮住你的眼,甭想着折腾啦更不许胡思乱想
勾肩搭背,他们志得意满的麦乐迪
飞溅着唾沫放肆地在风中荡漾
不止是叛徒才丢弃信仰
不止是奴婢才为虎作伥
不止是乞丐才央求奖赏
不止是妓女才出售放荡
不止是骗子才巧舌如簧
不止是劫匪才贪婪似狼
不止是地震才制造死亡
不止是死亡才让人悲怆
一些人在明明暗暗念诵咒语要为他送葬
一些人在循循善诱谆谆告诫要把他遗忘
一个幽灵偏偏驱赶不走仍在这个世界游荡
一种力量正在暗夜里生长要掀起狂涛巨浪
扯一角精心装饰的平滑天空
难道就能抚平谎言、血污、肮脏
洋洋自得雕刻的
凹凸不平的心潮 起伏跌宕
“国王用和谐的烟雾来迷惑我们,
我们要联合向暴君开战”
历史悠长的悲歌坚硬的词句四处传扬
穿透烟尘和迷雾撞击奴隶的心房
狂飙不辱使命重在大地上集合听候号令
冬天到了,被冰雪欺辱的惊雷等待迸发力量
草鞋破碎了脚板依旧能够行走
纸张腐烂了思想依旧能够不朽
枪技已经锈蚀了可以再次擦亮
号角曾经喑哑了可以再次吹响
目光慈祥地凝视他们
逦逶穿梭 数不清的面孔
暗紫色的唇正在开启,顽强地打碎缄默
不愿永远跪着的人们啊
焦灼地渴望捡拾 碎落满地的梦想
不要让他等待太久
三十年的时光太、太过漫长


#8

请仔细阅读开头那行字
我已在开头说过了,有几句模仿的是你贴的这首诗。
并且我也知道,“不一样的井猜”同志早在17年就在论坛里分享过王鹤松的《三十年的时间太长》。
当然,如果你想说我是抄袭的话,我也无话可说,毕竟我的确没有征得原作者的同意就进行了加工,虽然字数并不多。还请各位同志见谅。


#9

没有否定的意思,相反改的还挺有韵律。
版权?见鬼去吧,破旧立新从我做起。


#10

这样的话,那就谢谢同志的夸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