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同志大游行:13.7万人上街,为平权公投造势!

讨论集

#23

上面两段回复中的你,不指你,指同性恋的“马克思主义”分子。同性恋的马克思主义,和遭到其他一切社会小群体的特殊利益和特殊需要歪曲后的马克思主义一样,像叫兽们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某些搞计算机的技术共产主义,逼乎某人的“金融共产主义”一样,都是无视这一科学理论的本质特征和要求,混合无产阶级与非无产阶级因素,受到某些时髦资产阶级理论误导的错误理论。

它们的出现,反映的是一些人想要篡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基础和实践要求,将它无害化、中立化和小团体化。使之不再具有无产阶级的性质,转而容纳越来越多指资产阶级也能接受的内容。


#25

嗯,怎么讲呢,虽然帖子中的多数意见都认为:

  1. 不可能把目前的平权运动等同于反资本主义运动,甚至等同于共产主义运动,总而言之,等同于某种革命运动

  2. 即便加上“转变是可能的、是存在的”这一理由,也不能进行上面那样的等同。


但是啊,对性少数的歧视、压迫和排斥,是否跟资本主义有关系?——这个问题恐怕还得好好研究下啊

几豆同志认为是有关系的,怎么个有关系法,这还须几豆同志来说明。

这里先谈谈我的看法。


我想到的性歧视和性压迫跟统治阶级的联系有两点

  1. 维持性歧视和性压迫对统治阶级或反动派们有利,因为他们可以利用这种歧视和压迫来挑唆甚至制造矛盾,以达分裂群众和转移群众注意力的目的。

如果不是这样,就很难解释反动势力们为什么会热心于散播反同和恐同言论、采取反同和恐同行动。因为保留这样的种子总是对他们有利。

  1. 但是,如果认为性歧视和性压迫只是统治阶级的恶果,这也是不对的。尽管这种歧视和压迫现象的存在对统治阶级有利,但并不是说,统治阶级就是造成这种压迫现象的(唯一)根源。在统治阶级进行有意识的反同鼓动和反同宣传之前,群众自己已经在日常生活中对性少数群体表现出排斥、恐惧、歧视和厌恶了。这就是说,性歧视和性压迫,至少还要同群众的一定状态相联系,同群众的一定利益、生活条件、生活方式、习惯习俗相联系。

正是在第2点的意义上,我认为,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和压迫现象,归根结底是跟私有制的一定形式和一定发展阶段相联系的。不消灭私有制,要想获得性少数群体的真正的、彻底的解放,那也是不可能的。例如,平权运动顶多就能争取到平等的婚恋权利、家庭权利,外加普及“性平等教育”。可是,所有这些对于真正消除性歧视和性压迫,又能有多大效果呢?性少数和性多数之间的紧张对立关系仍然存在,矛盾、纠纷、压迫仍然会存在,就如托派自己的通讯所言,即便“公投”胜利了,后续的立法设计、司法执行、教育改革等,仍然会“改革一两、反动十斤”。指望这样的暂时胜利就是真正的、彻底的胜利,那的确是异想天开了。

因此,对性少数群体的歧视和压迫,第一,跟私有制生活条件的一定利益相联系;第二,跟统治阶级的反动需要相联系。

就这点来说,不能认为性解放运动与资本主义无关,也不能认为性解放运动的最高点就是合法化。相反,它跟资本主义制度有关,其最高点也绝不能停留在合法化上。


以上是对于性歧视和性压迫是否跟资本主义有关,以及在资本主义的范围内,是否能彻底扫除性歧视和性压迫问题的回答(当然,仅属个人见解)。

但是,抛开这一点不谈,对于目前已经发生或将要发生的性解放运动而言,它跟共产主义运动有什么关系呢?工人阶级或马克思主义者应该采取的态度和方针又是什么呢

关于第一个问题,可以说,基本上没什么关系,有也可以忽略不计。

关于第二个问题,可以说,与其寄希望于性少数群体的主动觉醒、主动转变,还不如寄希望于工人阶级的独立行动

至于说,在性少数群体采取某一实际步骤时,工人阶级是否要予以支持、怎样支持等,这应该没有统一的公式。非要说的话也只有一点,工人不应使自己的运动服从于性少数运动的需要,而应使性少数的运动服从于工人运动的需要——至于如何实践这一点,这就要针对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而且也不是自己一厢情愿就能希望成真的。


#26

我倒是觉得,“目前的女权运动”有一点像印度对付印共(毛)的做法——庶民研究,即将无产阶级内部划分为不同的群体,让他们只关注本群体的“维权”,而且把“妇女解放”偷换概念成了“女权运动”。


#27

我看,恐怕远不是印度,而是一切“后现代主义”社会运动、身份政治(去马克思主义的社会运动)的通病。


#28

恭喜女权主义者冒头,恭喜女权主义者被封。

能不喷吗?我们可不是做义务慈善的,办个网站来等你喷女权粪。


#30

各位同志们。我认为这个关于性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的问题,是个很好的很值得大家共同去探讨的问题。我们必须在这个问题上达成共识,这将是一件前无古人的重大事情。希望大家能在这里踊跃发言,表达自己的观点。

 1918同志在二楼明确地表达了他的观点:

1.不少资本主义国家承认少数性取向群体的合法性,就标明了所谓资本建制未必是与平权不相容的。
2.千方百计把女权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捆绑起来贩卖,这其实是一种很可笑的攀附行为。

总结上面1918同志的话来说,就是:性解放运动的性质不是也更不可能是马克思主义式革命的,是不能带节奏式地和阶级斗争捆绑在一起。

我个人认为1918同志观点的重中之重在于这一段话:

这一运动之所以成为社会主义的,参加者之所以是共产主义者,不在于他们自己的性取向问题,而在于他们的彻底的无产阶级世界观的态度。这种态度,要求接受它的人抛弃任何凌驾于无产阶级革命之上的任何特殊利益。

1918同志是从事物的本质分析问题。
事实上性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革命根本上是不能同一而论的。性问题固然属于社会问题,可却不是阶级问题所必然导致的结果。性解放运动也并不是一场旨在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社会运动。

我认为各位观点的分歧的“导火线”是这么1918同志的一句话:
“其实这类群体的婚恋权利与所谓资本主义压迫没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们从1918同志在上面的言论可以了解他这句话在那个语境是什么意思。
结合他下文观点,我个人认为1918同志这句话的“关系”一词在这句话可以了解成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必然的联系)”。

其实我们肯定性解放运动中敢于争取权利的斗争精神以及它所带来的社会积极影响。但我们并不认为它是属于阶级斗争的一种(尽管它的出现离不开阶级问题)。我们并不因某人是性解放运动成员而争取他,而是因他有为争取无产阶级利益奉献的精神和政治态度而争取他。我们不因性解放运动本身而争取它,我们争取的是它的参与者们,因为它的参与者也是阶级社会的一员。


#31

正如并不存在社会主义的民族主义那样,也不存在什么无产阶级的女权主义。


#32

没必要达成共识,达成共识也没有什么意义。我的批判不是为了与“同性恋马克思主义”达成什么共识,与它们搞共识根本不可能的。我要做的是阐明反同性恋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以便能够顺利地摧毁全部可能的共识和“联合”的基础。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想要用几句话取消各派对每一个特殊问题的特殊看法?办不到。马克思列宁批机会主义批了多久啊?人家还不是自己玩自己的,哪管你bb你了些什么。

唯一使我感到幸运的,是同性恋马克思主义论总归只是空谈,至少现在,主张它的人仍然是一群没有能力没有条件实践自己观点的人,是一群没有任何现实影响的人。现实条件和斗争规律也决定了他们这套东西没有任何用武之地。这是同性恋马克思主义和机会主义的不同。所以他们自己自作多情想那么多,还是等于零。


#33

和“同性恋马克思主义”一样,“性解放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相结合”是个伪命题。那些同志们只是没有把握好两者在本质上的不同。这样尽管他们的动机和愿望是好的,实际上在理论和实践是行不通的。

我们知道人是社会的人,而性是人所避不开的问题。和阶级斗争一样,性贯穿了人类以往的历史。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性观念和性行为,都烙印着时代的特点。不同时代,人们的性观念和性行为各有其特点。您认为在社会主义社会,人们关于性的观念和行为,有什么样的特点,和现今资本社会的性观念性行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34

很意外地看到大家对我们的文章讨论得这么热烈,有些人会好奇我们如何把同志运动和社会主义结合,但其实楼上已经有很多人提到了,我就说我在这个游行里面怎么宣传吧,以下都是我个人发言不代表国际社会主义前进的立场。


首先我会拿一张表格,请参加游行的人留下姓名电话,日后可以请他来加入我们日后在街头上为平权公投拉票的活动,假如他们对这个有疑虑的话我就会拿出我们贩卖的杂志来解释:「反同方拥有教会组织,还有财团给的金钱援助,平权运动必须更有组织才能反抗恐同歧视,但只有这样是不够的,不管是同性恋和异性恋都要好的物质条件成家,我们不只要能结婚,更要结得起婚,我们要更多的薪水和休息时间甚至是公共住宅,托育,退休保障,才能够经营家庭陪伴家人,而资本家煽动恐同歧视,分化异性恋工人和同性恋工人,阻碍全体劳工进一步的团结抗争,我们不能寄望拖延婚姻平权的蓝绿两党,必须建立独立于资本权贵外的工人政党,并提出一个终结资本剥削,彻底实现同志平权的社会主义纲领,才能反击恐同势力,如果你支持我们的行动可花100元买我们的刊物。」


各位不用想得太复杂,因我我们的论述要在几分钟内让没有政治意识的人听得懂,就只是纯粹要求运动升级罢了。首先提出组织性平委员会的主张,因为我们不会让同婚法通过后就让这个运动停下来了,即使修法社会上还是会存在职场歧视,学校霸凌,必须组织起来对抗这些偏见,就像林肯解放黑人社会上还是存在种族歧视一样。其中运动的参与者会认知到压迫的根源来自社会结构中,比如说资本家可以让在罢工行动中让异性恋工人排挤同性恋工人。然后提出经济要求把工运结合起来,因为就算是同性恋也会剥削同性恋,台湾一家振岚同志三温暖违法开除九名男同性恋的工人,老板和员工都是同性恋但其中也存在阶级,那么异性恋工人可不可以因为讨厌同性恋而不伸出援手呢?再来我们要接露资产阶级政党在这个问题上面的虚伪性,一方面他们惧怕志运动的激进化,害怕人民更有信心提出其他诉求,一方面又受到保守势力的制肘,在20161210二十万人上街后用拖延的方法让右翼重新聚起力量,建立由下而上的群众性工人政党才能支持同性恋的解放。


其它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说台湾工人会歧视外籍劳工,因为他们薪水少又住在脏乱的宿舍,但也因此资本可以一面剥削外劳一面对台劳说:「不爽不要做,一堆外劳排队等着做。」


不只是左的旗帜,我们会积极介入任何斗争当中,更不可能放过超过十万人为了同一个目标聚集在同一个地方的游行,不然一年里有哪几天有这种机会进行宣传,募款甚至是寻找可能的党员的工作?在密集的人潮里宣传比在平时有效率多了,向十个人宣传只有一个会买杂志,十个买杂志的只有一个会读杂志,十个读过杂志的只有一个会跟我们联络,所以能在越短的时间内向越多的人宣传越好,所以十一月三号我们也参加了反空污游行。最重要的问题是你要介入你就要能够解释:为什么社会主义者要支持同志游行为什么社会主义者要支持反空污游行?


我们有许多党员原本也只是同运人士,是经过争取他和我们一起工作,这过程当中在灌输马克思主义将他们转化成社会主义者,而这转变会比一般人容易得多,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比普通人还积极的份子,所以参加游行好处多多。


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当成来笔战的,我只希望当你们想组织一个党时,有论述和策略来争取一位同性恋工人或是挺同的异性恋工人。


#35

对同性恋行为,同性恋者和同性恋平权运动这三者必须加以区分,对于同性恋行为应当看作是一种单纯生物学行为,其行为的产生应当是这一现象背后的矛盾发生变化所导致(可类比癌症与原癌基因、抑癌基因的关系),至于变化产生的原因则是生物学和心理学的讨论范围。对同性恋者应当放在阶级叙述的范围内进行划分,对于被剥削的同性恋者无产阶级应当和一般的工人阶级平等对待,对于资本家同性恋者则应当坚决的加以斗争。对于同性恋平权运动是一要支持同性恋者争取平等工作和正常生产生活的权利,二是在目前对同性恋行为的原因缺乏科学认识情况下,要求同性恋者在争取婚姻权的同时也要承担对等的责任,三是坚决反对同性恋文化中的资产阶级的低级趣味和堕落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