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的复读、思考与猜想

原创

#1

在读完保夫鲁沙同志对捷尔任斯基同志的思想的概括后有所思。
不过事实上,以下的思考有很多是对已有内容的重复,有些甚至重复也没有做到位,但是总是想要写下来。同时自己也是有些猜想希望能得到批判,因此就写了。
时间不多,马上开始。

1、受到在阶级社会下其所处地位以及统治阶级的思想宣传灌输的强烈影响,无产阶级中的绝大多数必然存在难以克服的局限性。

2、尽管不能因这种局限性责怪无产阶级本身,但是如果不时刻对这一问题保持高度的重视,并作出及时的处理,那么将会使其绝大部分走向革命的反面。

3、有形的资产阶级及其物质基础的“名义上”的消灭既是社会主义革命第一阶段的结束,也是社会主义革命第二阶段(以下简称“革命的第二阶段”)的开始。这一阶段的主要矛盾不表现为阶级与阶级间的矛盾,而表现为无产阶级内部因历史因素导致的分裂产生的矛盾,也就是说,表现为摆脱了过去历史加于其身上的局限性的无产阶级先进分子与尚没能摆脱局限性的无产阶级中的落后分子之间的矛盾。

4、对于革命的第二阶段的任务,我的思考给了我一个这样的结果:革命的第二阶段的任务就是让无产阶级革命化、自为化,将自在的没有摆脱其过去历史带给他们的局限性的无产阶级转化为推动建立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那样(甚至要高于他们)的自为的摆脱了被强加其身的局限性的无产阶级。

5、在革命的第二阶段,无产阶级内的一切个体,不是自觉的革命者,就是不自觉或自觉的反革命者。但是对待不同的情况,应该有不同的处理方式。

6、将矛盾进行进一步分划,也许可以这样划分:无产阶级先进分子与落后分子之间的斗争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同时无产阶级先锋队内部先进分子与落后分子之间的斗争可以作为矛盾的次要方面(此条往下纯粹是个人拙见,欢迎批判)。

7、先锋队内部的落后分子必然是自觉的反革命者,因为其所处的位置使其天然地明白其在资本主义复辟后将会成为最大的获益者。因此其将非常热衷于主动利用无产阶级的落后分子们的历史局限性,以期达到复辟。

8、基于第7条猜想,对于先锋队内的落后分子,先锋队内的先进分子必须毫不犹豫地与之展开最为坚决的斗争,甚至公开的与之决裂,与此同时必须马上与其他所有无产阶级先进分子展开最为广泛而又紧密的联合,在其支持下展开对自觉的反革命分子的清洗,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先锋队的纯洁性,进而保证往往占多数的无产阶级落后分子的局限性不被利用。

9、基于第4、5条,对于不自觉的反革命分子,换句话说,对于无产阶级内部的(很有可能占多数的)落后分子,不能像对待自觉的反革命那样采取清洗的方式,而应该使用揭露、批判、改造的方式使之逐步地转化为摆脱了历史因素强加之的局限性的无产阶级个体。

(未完······吧?)


#2

你是有潜力肯认真的,再接再厉。


#3

编辑次数到上限了,结果又起了一楼……

建议:其实捷尔任斯基在他过去的帖子中把该说的都说清楚了,耐下心来好好研读,大概不失为一种办法。


#4

10、从这边看来,保夫鲁沙等与先锋报都存在各自的问题。
受对特殊时代下特殊环境的(这边认为可能不具备普遍意义的)观察带来的影响,保、捷等没有辨证看待群众本身,将群众这一复杂如泥沼般的群体简单化。同时,这边亦认为其将先锋队内的阶级斗争与整个社会的阶级斗争完全等同起来太过武断(当然,不排除是这边眼瞎以至于将相关部分都视而不见了233)。

11、这边的初步构想相对简陋:先锋队内的斗争与群众内的阶级斗争(有形的与无形的)是构成社会主义社会阶级矛盾的多个方面中占重要地位的两个方面(不要问我其他方面是什么,我在努力挤时间做考证),这两方面互相影响。而何为主要方面何为次要方面,或者说哪一方面的影响对整个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矛盾发展起到决定性作用,则由具体社会环境(具体社会环境决定于此前阶级矛盾的发展变化)决定。应当对这两方面之间在具体时期中的相互具体影响作探究从而抓住本质规律,而非局限于任一方面。

12、先锋报的问题很明显,机械的经济决定论,没有注意到个人所处具体环境的变化对其带来的影响,这种“无意”潜藏的理论上的危险很大,因此值得注意。

13、暂时只是初步判断,不过这边最近现实中事务繁积成山,因此暂时无法继续加以细化,因此不欢迎、也不打算回应任一一方的任何相关反应。


#6

14、当偏执于(特殊年代的)纯粹具体观察并囿于错误的抽象思考方式之时,保捷等所出的问题就是必然的了。

15、没错,“捷尔任斯基”(妈耶我还很喜欢菲利克斯的,这种把历史著名人物名字借走的行为真是给人添麻烦,就算加个后缀也好啊)对其所处的时代中群众各阶层的表现观察甚微,可是其所处的时代本身就是中国资本主义狂飙突进的时代,换句话说,是“没有宪章派们存在的十九世纪早期”,从这个时代中所能观察到的,往往是人人争抢着挤入其所处的阶层的更上一层。这当然是群众的反动,但这却是时代的必然。在这个时候,群众们并没有完全主动地创造历史,而更像是被牧羊犬所驱赶着的绵羊一般前进。

16、如果“捷2018”等能有一个正确的抽象思考方式,那么其要避免这种问题并不难。很可惜的是其没有。其从特殊时代中对群众细致入微的观察得出了“群众反动论”,可是其贫困的哲学使其失去了往前走的道路。


#7

17、从论坛最新发出的《托洛茨基在十月革命中的作用问题》的局部来看,我们滑稽可笑的托洛茨基及其徒子徒孙们尽管高举着继承列宁主义的大旗甚至自比列宁主义,可是其本质上所能体现的,却只是空乏的唯心主义而已,这又一次证明了托洛茨基主义只是小资的“革命”思潮中的一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