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次社会主义革命及以后:毛派、毛主义者、毛主义的马列主义者——历史与现在【个人意见版

中国左翼

#41

强调发展生产力,用机械化去取代传统生产方式当然没错,但我认为你把它看得太过重要了。
苏联在1953年绝大部分土地都或多或少实现了机械化耕作,但这并没有阻止赫鲁晓夫上台并复辟资本主义。
中国是先有资产阶级上台后有全面分田单干。农民想单干当然是导致社会主义制度后退的一个重要因素,但不要以为实现了机械化,资本主义就不会复辟了。就算中国在1978-1983年没有分田单干,也只会出现许多资产阶级“人民公社”。不应该把重点放到单干还是合作化的形式上,而应该把重点放在内容上。
(举例来说,希特勒在入侵苏联的时候甚至保留了许多集体农庄,请问这些“集体农庄”能叫社会主义集体所有制吗?)
探索资本主义复辟的原因,不能只去考察生产力如何如何,相信生产力万能,农机化就能拯救社会主义等等,不然就是走上林彪那一套唯生产力论了。


#42

还有一点,你回避了一个重点问题:既然你认为农业生产力落后是导致社会主义后退到资本主义的重要因素,那你如何解释已经建立起大工业的城市中仍有许多工人、基层干部、学生支持资本主义道路呢?为什么保守派在整个文革乃至文革结束以后一直有很大的影响呢?

我认为楼主并没有只注重群众的“意识”。毛主义者认为社会主义时期资产阶级法权和三大差别的存在是资本主义复辟在经济上的根源(参见《政治经济学讲话1976年》),这显然不属于“意识”范畴。

另外补充前面忘说的一点,你对“农业工人”的理解恐怕有误。就算农村实现了机械化,只要农民还是留在农村,那也仍然是农民,仍然具有农民阶级的属性。如果想消灭工农差别,那么让劳动者都同时拥有可以从事农业和工业劳动的素质是很有必要的。


#43

人的落后意识从哪里来?

  • 你的意见,从落后的生产力中来。

  • 我的意见,从落后的生产力、生产关系、一切落后的生活条件和相互关系和习惯势力中来,从“四个一切”中来。

什么是“四个一切”?

一切阶级差别、一切差别所由产生的生产关系、一切与生产关系相适应的社会关系、一切与社会关系相适应的观念!

好好了解一下,看看你的生产力都通过什么起作用,如果不反对这些起作用的能动因素,看看你还能不能革生产力的命。

因此,怎么消除人们的落后意识?

  • 你的意见,要发展生产力(靠谁啊?你没看,群众发展生产力的结果,就是发展到资本主义复辟去了吗?)。

  • 我的意见,要提消灭四个一切,要“抓革命、促生产”,要政治挂帅,政治保不住,生产再好也是别人的,因为根本不是社会主义的再生产,而是资本主义的再生产,是形形色色的四个一切的再生产。

如果这叫“唯心主义”,那只好请你去当“唯物主义”喽。

我只知道我不是你这种“唯物主义”。

再多说一句,马克思引用过的话:

我播下的是龙种,但收获的是跳蚤。

于是马克思也只好说,“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了。


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44

无产阶级的生产力只有在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的领导下才搞得好,也只有这样搞起来的生产力,才是无产阶级社会主义的生产力,而不是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的生产力

瞧瞧历史,中国工人阶级通过几个五年计划,工业化突飞猛进,结果呢?这样搞起来的生产力到底用来干什么了呢?一个个觉得自己工人老大哥、生活有优越、条件有保障……生产力发展啦,随着这种生产力的每一步发展,结果工人头脑里面生长起来的是什么思想?这种思想实际上反映了他们的什么利益、什么需要?是工人的革命的需要?还是走资分子的狭隘的私人需要?

一句话,没有无产阶级的全面彻底专政,这样的生产力的每一步发展,都是滋长“四个一切”的发展,而不是消灭“四个一切”的发展。所以,四个一切的发展不但没有随生产力的发展而消灭、削弱,相反,却与生产力的发展成正比,生产越发展,这样的四个一切也就发展得越厉害,一天天,直到积重难返——这大概是唯生产力论者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45

批评过于严厉了。据我所知,这人不是唯生产力论者。他无非指出了中国小生产占据优势对于建设社会主义的阻碍。这当然是存在的。如果只把中国革命失败归于纯粹的政治斗争,归于“无产阶级专政不够”,归于“四个一切”消灭不够,这种观点仍然不够彻底和全面。

捷尔任斯基的观点固然比一般毛派的说法更加“唯物史观”,即强调来自受到各类落后社会关系和意识影响的群众的保守性,将中国革命失败理解为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个阶级社会较量(而不是上层较量)的结果,但在我看来,也只是一个半成品。它至多考察了这些力量的存在和政治的实际展开,却没有继续探究它的经济根源。

关于为何保守派会占据上风,关于为何无产阶级之于资产阶级处于劣势和涣散,为何无产阶级专政仍然难以“全面”政治挂帅“往往停留于假大空,光从纯粹政治斗争,政治意识的角度是解释不了的。这种分析无非是说明了一个东西下落是因为它在下落,顶多在附上观察到的轨迹图,但无从分析造成和培育这一切的基础。

毛派讲资产阶级法权,三大差别就是资本主义复辟的经济原因。非也。这不过是在陈述现象,这个和那个存在差别,这个和那个存在对立,这个比那个更”平等“。可是他们忘了,这些法权和差别仅仅是在一定生产力发展客观阶段上的生产关系支配下的产物和表现,它们的形式和程度取决于生产,其走向也取决于生产方式决定的阶级的力量。而由于苏中特别是中国,以落后的发展阶段进行社会主义起步,工人阶级力量弱小;实施党国体制和缺乏足够社会化生产力匹配的计划制度,迫于环境,迫于历史条件,不论是在政治、经济还是各方面的实际社会主义制度都存在问题和弊病,通过后天工业化创造出来的工人阶级,阶级意识和政治能量的发展受到这一制度的严重制约。同时又存在实质的商品货币关系和大量小生产者的势力,这一总的历史状况,才是资本主义复辟的决定因素。而至于本文和其他人补充的具体历史环节,它的政治展开,无非都是受制于这一基础的演进而已。

分析这些演进当然有意义,总结里面的政治教训当然可贵,但是用不着为此避讳一些事实。例如,复辟的根源在于经济上的社会主义力量的弱小,这不只是生产力的,也是就生产关系的水平而言的。

我认为,要理解中国革命,包括苏联革命后遇到的这些特殊困难,是饶不开经济基础这个根本的。只有充分考察各阶级在这其中的作用和行动,尤其是考察物质条件和生产如何在一定历史条件下造成了这种阶级状况时,将主观的和客观的两方面结合起来,才能得到一个解释资本主义复辟的答案。

这里的物质条件,按照马恩著作的一贯用法,首先就是指以一定社会联系进行的物质生产。


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46

你说的这些是当然的事情。(不对,重新研究了下你的回复,觉得现在删除的这句话已经不够准确了。不是“当然”的事情,而是需要“认真对待”的事情。的确,这个问题得要搞清楚,不是“当然”两字就可以轻飘飘含糊过去的。这个回复还是留在这里,我另外准备一下再开个回复吧)

在更高的社会经济条件下展开的工人革命会更有利,这是显而易见的。

捷尔任斯基的观点就不去说了,我所强调的很清楚:无论什么样的条件下再开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专政和消灭四个一切的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相信你也不会反对这点。


其实吧,咱们的问题不是什么绕的过去、什么绕不过去,而是什么是问题的核心、问题的关键,问题的。正所谓纲举目张,纲不举,目也是乱的,抓不到重点。

无产阶级专政和消灭四个一切是个“纲”,抓住这个纲,其他生产力、经济基础、社会关系云云,也都能抓得住。反之,看上去抓住了些东西,实际上也还是什么也没抓住。

我的看法。


#47

对照一下这段话:

根本还是要促使农业走向完全的高效的机械化,把人从土地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使得农民能够成为农业工人,使得他们真正在单干的条件下完全无法做到集约协作的高效, 否则,集体化是维持不住的。强调先进生产关系对生产力发展的促进,却不强调落后的生产力时时刻刻都在顽固地把生产关系拉回属于它自己的那个阶段不承认落后的生产力决定了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必然性,而认为靠一种对“群众意识”的革命就能维持社会主义制度,这不是走向唯心了吗?

现在的唯生产力论者的逻辑思维能力似乎比以前的差,而且勇气也大不如以前的。


#48

参考《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摘录——

斯大林说,在十九世纪末叶《反杜林论》出版的时候,只有英国一个国家是这样的国家,在那里,工业和农业中的资本主义发展和生产集中已达到这样的高度,以致有可能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时,把国内的一切生产资料转归全民所有,并且消除商品生产。这里撇开了在英国国民经济中占有巨大比重的对外贸易问题。只有研究了这个问题之后,才能最终解决在英国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并把一切生产资料收归国有以后商品生产的命运问题。

毛主席评论说,这里所说的“命运”问题,就是废除不废除商品生产问题。斯大林对英国革命成功后是否废除商品生产问题,仍有保留,他对这个问题并不武断,没有作出结论。


斯大林说,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证明列宁所策划的这条发展道路是完全正确的。不容置疑,对于一切具有人数相当众多的中小生产者阶级的资本主义国家,这条发展道路是使社会主义获得胜利的唯一可能的和适当的道路。

毛主席评论说,斯大林这里说的发展道路是对全世界讲的,是正确的。


( 八 ) 本质总是藏在现象的后面,只有通过现象才能揭露本质

1、人的认识总是通过现象找出原理、原则来。第801 . 802 . 803页

毛主席在读完教科书《结束语》后对全书所做的总体评价说,这本书的写法很不好,总是从概念入手。研究问题,要从人们看得见、摸得到的现象出发,来研究隐藏在现象后面的本质,从而揭露客观事物的本质的矛盾。《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分析,就是用这种方法,总是从现象出发,找出本质,然后又用本质解释现象,因此,能够提纲挈领。教科书对问题不是从分析入手,总是从规律、原则、定义出发,这是马克思主义从来反对的方法。原理、原则是结果,这是要进行分析,经过研究才能得出的。人的认识总是先接触现象,通过现象找出原理、原则来。

资本主义社会,最大量、最日常、最普遍的现象是商品。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研究从此出发,分析出商品的两重性,由此揭露了在这种物与物的关系掩盖下的人与人的关系,指出资本主义社会中的矛盾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

在中国的国内战争和抗日战争的时候,我们研究战争问题的方法,也是从现象出发、揭露本质的方法。敌人力量大、我们力量小,敌人强、我们弱,这就是当时最大量、最普遍的大家都能看得到的现象。我们就是从这个现象出发来研究和解决战争问题的。研究我们在小而弱的情况下,如何能够战胜大而强的敌人。我们指出,我们虽然小而弱,但是有群众的拥护;敌人虽然大而强,但是脱离人民,有空子可钻。拿内战时期来说,敌人有几十万,我们只有几万,战略上是敌强我弱,敌攻我防。但是他要进攻我们,就要分成好多路,每路又要分成好多个梯队,常常是第一个梯队进到了一个据点,而其他梯队还在运动之中。我们就把几万人集中去打他一路,而且集中大多数人(优势兵力)吃掉他这一路中的一点,用一部分人去牵制其余的敌人。这样,我们在点上就成了优势,成了我大敌小,我强敌弱,我攻敌守。加上他们进到一个新的地方,情况不熟,群众不拥护他们,我们就可以完全消灭这一部分敌人。

2、教科书不承认现象和本质的矛盾。人们认识规律要有一个过程,先锋队也不例外。第346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四章 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性质),社会主义经济规律的客观性质,决不意味着它们是作为一种统治人们的自发力量而起作用,人们对这些规律无能为力。随着资本主义的消灭和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化,人们成为自己社会经济关系的主人。人们认识了客观规律以后, 能够完全自觉地掌握和利用这些规律来为整个社会谋福利。

毛主席评论说,教科书说随着社会主义公有化,“人们成为自己社会经济关系的主人”、“能够完全自觉地掌握和利用这些规律”。把事情说得太容易了。这要有一个过程。规律,开始总是少数人认识,后来才是多数人认识。就是对少数人说来,也是从不认识到认识,也要经过实践和学习的过程。任何人开始总是不懂的,从来也没有什么先知先觉。斯大林自己还不是对有些东西认识不清楚? 他曾经说过,搞得不好,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可以发展到冲突的程度;搞得好,就可以不致发生冲突。斯大林的这些话,讲得好。教科书比斯大林退了一步。认识规律,必须经过实践,取得成绩,发生问题,遇到失败,在这样的过程中,才能使认识逐步推进。要认识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必须进行实践,在实践中必须采取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来进行研究,而且必须经过胜利和失败的比较。反复实践,反复学习,经过多次胜利和失败,并且认真进行研究,才能逐步使自己的认识合乎规律。只看见胜利,没有看见失败,要认识规律是不行的。

教科书不承认现象和本质的矛盾。本质总是藏在现象的后面,只有通过现象才能揭露本质。教科书没有讲人们认识规律要有一个过程,先锋队也不例外。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二十六章 国民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规律)关于社会主义国民经济发展比例经济遭到破坏的观点时说,列宁说过,唯物主义者最“唯心”。他们最能够刻苦,最不怕死。金钱是物质,可是金钱收买不了唯物主义者。他们有最伟大的理想,因此,他们有顽强的战斗性。

有不平衡,有比例失调,才能促使我们更好地认识规律。出了一点毛病,就以为不得了,痛哭流涕,如丧考妣,这完全不是唯物主义者应有的态度。第383.384页


(二) 要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平衡和不平衡、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平衡和不平衡为纲,来研究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问题

1、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对象要涉及上层建筑。第170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一章社化会主义工业大工业——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社会主义的胜利和确立只有在城乡大机器生产的基础上才能得到保证。由于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和殖民主义强国的帝国主义政策,殖民地和附属国没有充分发达的大工业。走上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国家面临着这样一项任务:以加快发展大工业(对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基础)的办法,最迅速地消除资本主义统治的这些后果。

毛主席评论说,这本教科书,只讲物质前提,很少涉及上层建筑,即:阶级的国家,阶级的哲学,阶级的科学。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生产关系,但是,政治经济学和唯物史观难得分家。不涉及上层建筑方面的问题,经济基础即生产关系的问题不容易说得清楚。

2、上层建筑要对经济基础起作用。第358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四章 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性质),社会主义社会没有剥削阶级,但还有落后分子,官僚主义分子,人们意识中的资本主义残余,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要同各种落后和守旧的现象作坚决的斗争。

毛主席评论说,这一段讲得有点神气,要上层建筑干什么?就是为了对经济基础起作用。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

3、我们要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平衡和不平衡、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平衡和不平衡作为纲,研究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第422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七章 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社会劳动。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的规律)世界社会主义经济体系各国间计划经济合作的成功经验,证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所具有的发展经济、提高生产力和繁荣文化的巨大可能性。

毛主席评论说,我们要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平衡和不平衡、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平衡和不平衡,作为纲,来研究社会主义社会的经济问题。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对象主要是生产关系,但是要研究清楚生产关系,就必须一方面联系研究生产力,另一方面联系研究上层建筑对生产关系的积极作用和消极作用。这本书提到了国家,但没有加以研究,这是这本书的缺点之一。当然,在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中,生产力和上层建筑这两方面的研究不能太发展了。生产力的研究太发展了,就成为自然科学、技术科学了;上层建筑的研究太发展了,就成为阶级斗争论、国家论了。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中的科学社会主义部分所研究的,是阶级斗争学说、国家论、党论、战略策略,等等。

(四) 研究经济问题,也要从人们看得见摸得到的现象出发,从历史的分析开始,揭露客观事物的本质。这本教科书总是从概念、规律、原则出发,进行演绎

1、教科书所用的方法,不是分析法,而是演绎法。第801,802页

毛主席在读完教科书《结束语》对全书做总体评价时说,教科书与此相反,它所用的方法,不是分析法,而是演绎法。形式逻辑说,人都要死,张三是人,所以张三要死。这里,人都要死是大前提。教科书对每个问题总是先下定义,然后把这个定义作为大前提,来进行演绎,证明他们所要说的道理。他们不懂得,大前提也应当是研究的结果,必须经过具体分析,才能够证明是正确的。
2、这本书的另一个缺点,是先下定义,不讲道理。第170 页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二十一章 社会主义大工业——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关于大工业是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的观点时说,这本书的另一个缺点,是先下定义,不讲道理。定义是分析的结果,不是分析的出发点。研究问题应该从历史的分析开始。但是,搞出了一本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总是一个大功劳,不管里面有多少问题。

3、这本教科书有点像政治经济学辞典,总是先下定义,从规律出发来解释问题。第713页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三十五章 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内部矛盾问题的观点时说,这本教科书有点像政治经济学辞典,总是先下定义,从规律出发来解释问题。可以说是一些词汇的解说,还不能算作一个科学著作。规律自身不能说明自身。规律存在于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应当从历史发展过程的分析中来发现和证明规律。不从历史发展过程的分析下手,规律是说不清楚的。

格·柯兹洛夫的《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科学教程》(《经济译丛》一九六〇年第一期),对这本书的批评是带根本性的批评,他指出了这本书在方法上的重大缺点。他主张从分析社会主义的生产过程,从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过程,来说明社会主义经济的各种规律。他还提出了书的结构方面的建议。他最好能自己写出一本来。但是建议容易,写出来可不容易。

4、教科书不掌握材料,不叙述历史,只有逻辑推论。第454,667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七章 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社会劳动。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的规律),生产资料公有制使人们的共同劳动能达到资本主义所远远不能达到的规模,工业和农业中的生产积聚达到了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程度.

毛主席评论说,教科书不掌握材料,不叙述历史,只有逻辑推论。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 (第三十四章 社会主义再生产和国民收入)关于社会主义再生产的本质问题的观点时说,这一节没有解释什么东西,不讲理由,缺乏说服力,尽给人一些概念。要看看下面是不是有些解释。


(七) 现在写出一本成熟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还受到社会实践的一定限制,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1、写出一本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条件还没有成熟。第803、804、152页

毛主席在读完教科书《结束语》后对全书所做的总体评价中说,写出一本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现在说来,还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有英国这样一个资本主义发展成熟的典型,马克思才能写出《资本论》。社会主义社会的历史,至今还不过四十多年,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还不成熟,离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还很远。现在就要写出一本成熟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教科书,还受到社会实践的一定限制。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关于苏联新经济政策的根本原则在而各人民民主国家的具体运用问题的观点时说,看来,这本书没有系统,还没有形成体系。这也是有客观原因的,因为社会主义经济本身还没有成熟,还在发展中。

2、研究通史的人,要研究个别社会、个别时代的历史。很有必要写出一部中国资本主义发展史来。第158页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关于中国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的观点时说,很有必要写出一部中国资本主义发展史来。研究通史的人,如果不研究个别社会、个别时代的历史,是不能写出好的通史来的。研究个别社会,就是要找出个别社会的特殊规律。把个别社会的特殊规律研究清楚了,那么整个社会的普遍规律就容易认识了。要从研究特殊中间,看出一般来。特殊规律搞不清楚,一般规律是搞不清楚的。例如要研究动物的一般规律,就必须分别研究脊椎动物、非脊椎动物等等的特殊规律。


三 民主革命

(一) 革命首先从帝国主义世界的薄弱环节突破

1、革命首先从帝国主义世界的薄弱环节突破。第88,442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十月革命的历史经验证实社会主义革命能够在不一定具有最高的资本主义发展水平的国家内开始和取得胜利。列宁指出,要使社会主义革命在一个国家内取得胜利,只要具有像革命前的俄国那样的中等资本主义发展水平就可以。

毛主席评论说,列宁指出的那句话很对。一直到现在,社会主义革命成功的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水平比较高的,只有东德和捷克;其它的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水平都比较低。西方资本主义发展水平很高的国家,革命都没有革起来。列宁曾经说过,革命首先从帝国主义世界的薄弱环节突破。十月革命时的俄国是这样的薄弱环节,十月革命后的中国也是这样的薄弱环节。

2、十月革命的胜利能够巩固的重要的原因是帝国主义内部矛盾多。第133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列宁还在1918年春天就在自己的和平经济建设的计划中制定了后来在新经济政策中获得发展的许多原则。但列宁的这些原则的实行为武装干涉所中断。直到3年以后,苏维埃政权才有可能彻底实行这些原则。

毛主席评论说,十月革命的胜利能够巩固下来,一条重要的原因,就是帝国主义内部的矛盾多。当时有十四个国家出兵干涉,但是每个国家派的兵都不多。帝国主义者,例如丘吉尔,当时寄希望于苏维埃政权自己垮台。

5、事实证明第二国际所说的无产阶级没有足够数量的现成的干部,不能夺取政权和保持政权,是完全错误的。第270,271,221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三章 社会主义国民经济体系的建立)在革命前的俄国,文盲占全国9岁和9岁以上人口的76%。在苏联,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文盲就已经基本上扫除了。

毛主席评论说,革命前的俄国,文盲占人口的百分之七十六。我国在解放前,文盲占人口的百分之八九十。这两个国家都搞成了革命。欧美资本主义国家,文盲很少,甚至没有文盲,一直到现在革命还搞不起来。这个事实的对比,证明了第二国际所说的,无产阶级如果还没有足够数量的现成的能够组织国家管理的文化干部和行政干部,便不能夺取政权和保持政权,是完全错误的。三国时吴国的张昭,是一个经学家,在吴国是一个读书多、有学问的人,可是在曹操打到面前的时候,就动摇,就主和。周瑜读书比他少,吕蒙是老粗,这些人就主战。鲁肃是个读书人,当时也主战。可见,光是从读书不读书、有没有文化来判断问题,是不行的。

革命为什么不首先在西方那些资本主义生产水平高的国家成功,这个问题要好好研究。第74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和资产阶级社会中的阶级斗争的整个进程,不可避免地会使社会主义用革命手段代替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产生大机器工业是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物质前提。资本主义的发展准备了实现这一过渡的社会力量即无产阶级。

毛主席评论说,革命为什么不首先在西方那些资本主义生产水平高、无产阶级人数很多的国家成功,而首先在东方那些资本主义生产水平比较低、无产阶级人数比较少的国家成功,例如俄国和中国,这个问题要好好研究。

8、事实证明,在资本主义有了一定发展水平的条件下,人愈穷,愈要革命。第145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工业高度发达的国家就用不着经历苏联不得不经历过的那条充满了巨大困难的工业化的道路。“由于历史进程的曲折而不得不开始社会主义革命的那个国家愈落后,它由旧的资本主义关系过渡到社会主义关系就愈困难”

毛主席评论说,这几句,现在看来说得不对。事实证明,在资本主义有了一定发展水平的条件下,经济愈落后,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是愈容易,而不是愈困难。人愈穷,才愈要革命。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就业人数比较多,工资水平比较高,劳动者受资产阶级的影响很深,在那些国家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现在看并不容易。这些国家,机械化的程度已经很高,革命成功以后,进一步提高机械化,问题不大。重要的问题是人的改造。东方像俄国和中国这样的国家,原来都是落后的、贫穷的,现在不仅社会制度比西方先进得多,而且社会生产力的发展速度也比他们快得多。就资本主义各国的发展史来看,也是落后的超过先进的,例如在十九世纪末叶,美国超过英国,后来二十世纪初,德国又超过英国,等等。

9、在西方各国进行革命和建设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资产阶级的毒渗透到各个角落里。第144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在工业发达的西方国家中,社会主义建设将在特殊的更为有利的条件下进行。正如列宁所指出的:如果说在俄国社会主义革命比较容易开始,那么,在这样一些高度发达的国家中解决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将要容易得多。

毛主席评论说,在西方各国进行革命和建设,有一个很大的困难,这就是资产阶级的毒很厉害,已经渗透到各个角落里去了。我国的资产阶级还只有三代,而英国这些国家的资产阶级已经十几代了。他们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有二百五六十年至三百来年,资产阶级的思想、作风影响到各个方面、各个阶层。这就可以说明,英国的工人阶级为什么不跟共产党走,而跟着工党走。


四 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

2、消灭了旧的生产关系,确立了新的生产关系,就为新的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道路。第170页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二十一章 社化会主义大工业——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关于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和殖民主义强国的帝国主义政策所造成的世界上多数国家没有充分发达的大工业,走上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国家面临加快发展大工业,迅速地消除资本主义统治的后果的严重任务的观点说,这里讲发展大工业是对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基础,说得不完全。一切革命的历史都证明,并不是先有充分发展的新生产力,然后才改造落后的生产关系,而是要首先造成舆论,进行革命,夺取政权,才有可能消灭旧的生产关系。消灭了旧的生产关系,确立了新的生产关系,这样就为新的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道路。


(六) 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就是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现代修正主义者的主要错误观点就是不要阶级斗争、不要无产阶级专政

1、谈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不能回避对敌人的镇压和阶级的改造。第97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无产阶级专政在暴力方面的作用,取决于某一个国家革命的某一阶段所形成的具体情况。革命的更为深刻和经常的特点就是:组织劳动群众,为了建成新社会而以新的自觉的社会主义劳动纪律教育群众。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就在于进行创造性的、建设性的、组织的和教育的活动。

毛主席评论说,“为了建成新社会而以新的自觉的社会主义劳动纪律教育群众。”这句话对。我们现在农村所进行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的教育,就是对农民群众所进行的新的自觉的社会主义劳动纪律的教育。在城市,我们也用这种精神教育工人。

在上面那句话后面,教科书说到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说到社会主义革命的“主要任务”,都说得不完全,都没有提到对敌人的镇压,也没有提到阶级改造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缺点。不但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要改造,资产阶级、上层小资产阶级要改造,知识分子要改造,而且农民也要改造。

2、机会主义者的主要错误是不要阶级斗争,不要无产阶级专政,只要资产阶级的国有化。第129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列宁关于社会主义在一个国家内胜利的学说推翻了机会主义者关于无产阶级必须要等到革命在所有的或大多数的资本主义国家开始以后才能够进行革命的论点。

毛主席评论说,这里所说的机会主义者在“关于无产阶级必须要等到革命在所有的或大多数的资本主义国家开始以后才能够进行革命的论点”,只是机会主义者的一个错误论点。他们的主要错误论点是不要阶级斗争,不要无产阶级专政,只要资产阶级的国有化。

7、现代修正主义者不是不要国家机器,他们所仇视的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的国家机器。第350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四章 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性质),现代修正主义分子所鼓吹的削弱社会主义国家、缩小社会主义国家的经济作用这样一条无政府主义的、机会主义的路线,是与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人民利益相敌对的。使社会主义各国在帝国主义面前解除了武装。

毛主席评论说,这一段对修正主义的批判,不正确。现代修正主义者,他们不是不要国家机器,他们要自己的国家机器可厉害呢,他们所仇视的是真正的无产阶级的国家机器。他们所谓反对国家对经济的领导,实际上是一种欺骗。他们的目的是用这个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产阶级专政。


(八) 首先制造舆论,夺取政权,然后解决所有制问题,再大大发展生产力,这是一般规律

1、从世界的历史来看,生产力的大发展,总是在生产关系改变以后。 第297, 298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三章 社会主义国民经济体系的建立)社会主义改造完成以后,在中国产生了先进的社会制度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在中国的特殊条件下,社会主义能在国家工业化实现以前,就在所有制方面(包括农村在内)取得胜利,是因为有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存在,有苏联这样高度发展的工业国家的援助。

毛主席评论说,这段话讲得不对。对于东欧这些国家来说,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有强大的社会主义阵营存在,有苏联这样高度发展的工业国家的援助”这样两个条件,为什么不能在工业化实现以前完成所有制方面(包括农村在内)的社会主义改造呢?

其实,在工业化实现以前,就在所有制方面取得胜利,并不是什么“特殊条件下”才有的事情。苏联也是先解决了所有制的问题,然后才实现工业化的。

从世界的历史来看,资产阶级工业革命,不是在资产阶级建立自己的国家以前,而是在这以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的大发展,也不是在上层建筑革命以前,而是在这以后。都是先把上层建筑改变了,生产关系搞好了,上了轨道了,才为生产力的大发展开辟了道路,为物质基础的增强准备了条件。当然,生产关系的革命,是生产力的一定发展所引起的。但是,生产力的大发展,总是在生产关系改变以后。拿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来说,正如马克思所说的,简单的协作就创造了一种生产力。手工工场就是这样一种简单协作,在这种协作的基础上,就产生了资本主义发展第一阶段的生产关系。手工工场是非机器生产的资本主义。这种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产生了一种改进技术的需要,为采用机器开辟了道路。在英国,是资产阶级革命(十七世纪)以后,才进行工业革命(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法国、德国、美国、日本,都是经过不同的形式,改变了上层建筑、生产关系之后,资本主义工业才大大发展起来。

首先制造舆论,夺取政权,然后解决所有制问题,再大大发展生产力,这是一般规律。在无产阶级革命夺取政权以前,不存在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而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在封建社会中已经初步成长起来。在这点上,无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有所不同。但是,这个一般规律,对无产阶级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都是适用的,基本上是一致的。

2、消灭了旧的生产关系,确立了新的生产关系,就为新的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道路。第170页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二十一章 社化会主义大工业——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关于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和殖民主义强国的帝国主义政策所造成的世界上多数国家没有充分发达的大工业,走上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国家面临加快发展大工业,迅速地消除资本主义统治的后果的严重任务的观点说,这里讲发展大工业是对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基础,说得不完全。一切革命的历史都证明,并不是先有充分发展的新生产力,然后才改造落后的生产关系,而是要首先造成舆论,进行革命,夺取政权,才有可能消灭旧的生产关系。消灭了旧的生产关系,确立了新的生产关系,这样就为新的生产力的发展开辟了道路。

3、欧洲的国家是小国林立。 第 145,146 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工业高度发达的国家就用不着经历苏联不得不经历过的那条充满了巨大困难的工业化的道路。

毛主席评论说,不能这样讲。

欧洲的国家是不是太多了?很多国家都那么小。中国的春秋时候,也是小国林立,相互斗争。当时有个郑庄公,此人很厉害。他对国内斗争和“国际”斗争都很懂得策略。

古代生产力水平很低,养兵过多,打起仗来,对经济的破坏确实很大。有时确实像蝗虫一样,飞到哪里就把哪里吃光。三国时董卓把长安到洛阳一带的人都杀光了,把洛阳完全毁灭了。打仗时没有吃的东西了,就吃俘虏。以后经济发展了,战争的破坏程度也随着发生了变化。


12、苏联集体农庄个人副业收入占的比重很大,说明他们农村还有一个彻底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第332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四章 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性质),根据农业劳动组合章程,每一集体农庄农户有宅旁园地上的副业、住宅、产品牲畜、家禽和小农具。

毛主席评论说,苏联集体农庄中,个人副业收入占的比重很大,有的材料说占百分之五十。这说明,他们农村中的社会主义改造,还没有完成,还有一个彻底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的问题。而教科书对集体农庄庄员个人的副业不提公有化的问题,似乎他们要使农民永远成为农民。


(九) 工农联盟的三个阶段

1、在国有化和机械化的基础上把工农联盟真正地巩固起来,工农之间的差别就会逐步消失。第118,119,90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工人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的原则,是社会主义建设的基础。俄共(布)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决议指出:“党的极重要的决定着整个革命进程的政治任务,就是要极注意地和最细心地保护和发展工人阶级同农民的联盟。”

工人阶级同农民的巩固的联盟是城市和乡村间、工业和农业间的正确的经济关系的必要条件,是农业的高涨及其社会主义改造的必要条件。

毛主席评论说,这里讲了工农联盟的重要性,但是没有讲工农联盟怎样才能发展和巩固。讲了对小生产的农民要进行改造,但是没有叙述改造的过程,没有讲这个过程中每个阶段有什么矛盾,如何解决这些矛盾。也没有叙述整个改造过程中的步骤和策略。

我们的工农联盟已经经过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建立在土地改革的基础上;第二阶段是建立在合作化的基础上。不搞合作化,农民必然向两极分化,工农联盟就无法巩固,统购统销也无法坚持;只有在合作化的基础上,统购统销的政策才能继续,才能彻底执行。现在,我们的工农联盟要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就是巩固人民公社和实现机械化的基础上的阶段。单有合作化、人民公社化,而没有机械化,工农联盟还是不能巩固的。有了合作化,又有了机械化,在社会主义所有制的基础上建立的工农联盟,才能在现代技术基础上得到进一步的巩固。就合作化来说,只是建立在小合作社的基础上,联盟也是不巩固的,必须从合作社发展到人民公社,还必须从人民公社基本队有发展到基本社有,再从社有发展到国有。这样,在国有化和机械化互相结合的基础上,我们就能够把我国工农联盟真正地巩固起来,工农之间的差别就会逐步消失。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关于社会主义革命与资本主义发展水平的关系问题的观点时说,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农业合作化,完成得很慢,重要原因是,没有在土地改革后趁热打铁,而是间歇了一个时期。我们一些老根据地也出现过一部分农民满足于土地改革而不愿再前进的现象。

2、俄国国内战争时实行余粮征集制,实在不妥。第106页

毛主席在论述教科书(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关于苏维埃政权对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自发势力的斗争的论述时说,列宁在一个时期,恨透了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俄国国内战争的时候,实行余粮征集制,势必要对农民翻箱倒柜,这个办法实在不妥。我们有二十二年的根据地的经验,历来实行征收公粮和购买粮食的办法,使我们有可能不走俄国那样的弯路。

3、“战时共产主义”政策不是不可避免的。第134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战时共产主义”在苏联过渡时期某一阶段的一定的具体历史条件下,即在国内战争和经济破坏的条件下是不可避免的。在没有武装干涉和长期战争引起的经济破坏的情况下,是不必要实行“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的。

毛主席评论说,那个时候的俄国,因为实在没有办法,对农民实行余粮征集制。这是无代价地取得农民劳动生产品的办法。按照教科书的说法,在武装干涉和长期战争的条件下,“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不对的。我们没有受到外国的武装干涉,但是国内战争的时间比他们长得多,而我们没有实行这种“战时共产主义”政策。

我们为什么能够坚持长期战争而又取得了胜利呢?主要是我们对农民采取了正确的政策,例如征收公粮和收购粮食的经济政策,在不同时期实行不同的土地改革政策,在战争中紧紧依靠了农民。

4、尽力发展城乡的经济联系。第131,132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列宁的社会主义建设计划是以尽力发展国营工业和农民经济之间的经济联系为前提。农民同城市进行经济联系的形式是通过买卖的交换。在过渡时期,国营工业和小农经济之间的商业结合是经济的必然性。

毛主席评论说,这里说,“列宁的社会主义建设计划是以尽力发展国营工业和农民经济之间的经济联系为前提的”,说得好。我们在长期战争中曾经打断了城乡的旧的经济联系,在解放初期,全国普遍召开物资交流会,在新的基础上恢复城乡的经济联系,包括恢复过去的牙行、经纪等。


六 政治战线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

(一) 在经济、政治、思想三个战线上,都要进行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

1、“进行一切社会关系的根本改造”的提法原则上对。第79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过渡时期要进行一切社会关系的根本改造,消灭旧的资本主义的基础,建立新的社会主义的基础,保证社会主义胜利所必需的生产力的发展。在同私有制传统势力和资产阶级影响的斗争中,要以社会主义的精神改造小资产阶级群众和全体人民.

毛主席评论说,在过渡时期中,要“进行一切社会关系的根本改造”,这个提法原则上对。所谓一切社会关系,应该包括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包括经济、政治、思想、文化各方面的关系。

2、在经济、政治、思想三个战线上,都要进行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第121,122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在过渡时期的经济生活的一切领域中 ,都按照“谁战胜谁”的原则展开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斗争。

毛主席评论说,这里只说经济生活的一切领域中展开谁战胜谁的斗争,这是很不完全的。我们的提法是,在经济、政治、思想三个战线上,都要进行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

3、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非常重要的。第719页

教科书说(第三十五章 从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因为在社会主义社会没有敌对的阶级,所有劳动者都愿意建成共产主义,所以从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是不需要通过社会革命来实现的。

毛主席评论说,搞社会主义革命,开始也是不知道怎样革法。三大改造基本完成以后,资产阶级右派的猖狂进攻,使我们搞出了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这个提法。现在看来,这方面的革命是非常重要的。


(二)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还有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

8、社会主义社会先进的人忠心耿耿,落后的人为名为利。第341页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二十四章 生产资料公有制。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性质)关于社会主义制度下社会矛盾的性质的观点时说,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先进的人对集体事业忠心耿耿,勤勤恳恳,朝气勃勃;落后的人为名为利,为私为己,暮气沉沉。在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过程中,每个时期都会有一部分人力求保存落后的生产关系和社会制度。我国农村中的富裕中农,在许多问题上都有他们自己的观点,因此他们不能适应新的变化,并且其中有一部分人对这些变化进行抵抗。甚至在技术问题上也有斗争,广东在农村同富裕中农展开农业“八字宪法”的辩论,就是证明。

9、不能说社会主义制度下所有成员都“极其关心”生产的发展。第456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七章 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社会劳动。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的规律),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体力劳动者和企业领导人员是统一的生产集体的成员,他们都极其关心生产的发展和改进。由此就产生出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旨在不断改进生产的创造性的合作。

毛主席评论说,不能说社会主义制度下所有的成员都“极其关心”生产的发展和改进。事实上是有不少人“极其关心”自己的卢布。

10、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是不断发展的。第216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二章 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大工业消灭着资本主义因素,而小农经济却经常地和大量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因素。社会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建设不能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建立在两个不同的基础上。

毛主席评论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是不断发展的,因而也需要不断解决。某一种生产关系这个时候适合生产力的发展,过一个时候就不适合了。例如,我国全国一完成高级合作化,当时每个专区、每个县就出现了小社并大社的问题。

11、八大一次会议政治决议关于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的提法不对。第121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过渡时期经济的基本矛盾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的矛盾。

毛主席评论说,这一段里关于过渡时期经济的基本矛盾的提法,是对的。我们在一九五六年八大第一次会议的政治决议中说,主要矛盾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个提法不对。半年以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的矛盾,突出起来,我们很多同志就觉悟了,并且采取了正确的办法解决这个矛盾。

12、政权先进和经济落后的矛盾不是国内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第175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一章 社会主义大工业——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苏维埃政权初期,世界上最先进的政权和落后的技术经济基础之间存在着矛盾。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必须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

毛主席评论说,同外国来比,政权是先进的,经济是落后的,我国现在也有这种矛盾。但这种矛盾,不是国内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


(四) 彻底批判资产阶级,使人民群众从它的影响束缚下解放出来

1、彻底消灭资产阶级的影响甚至需要半个世纪。第97页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二十章 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的基本特点)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问题的观点时说,我们的经验证明,改造是不容易的,不经过反复多次的斗争,都是不能改造好的。彻底消灭资产阶级残余势力和他们的影响,至少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甚至需要半个世纪。

2、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人们意识中的资本主义残余尚未完全克服。第429页

教科书说(第二十七章 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社会劳动。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的规律),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人们意识中的资本主义残余尚未彻底克服,劳动尚未成为社会一切成员的生活的第一需要。绝大多数工作者忠实地履行自己对社会的义务,在劳动中表现出积极的创造性,但同时也有一些工作者不老老实实地对待自己的义务,破坏劳动纪律。

毛主席评论说,这里说在社会主义阶段,“劳动尚未成为社会一切成员的生活的第一需要”。这里的“一切成员”讲得太笼统了。列宁也是社会成员之一,能够说劳动没有成为他生活的第一需要吗?

这一段说,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两部分人:极大多数人忠实地履行自己的义务;有一些工作者却不老实地对待自己的义务。这个分析是对的。但是要使一部不老实对待自己义务的人转变过来,也不能光靠物质刺激,还必须经过批评教育,提高他们的觉悟。

教科书说,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人们意识中的资本主义残余尚未完全克服。这么多年了,老是不“克”,怎么能“服”呢?


(九) 要把全国人民的干劲长期保持下去,争取把大跃进继续下去

2、穷,就要干,要革命,要不断革命。第685,686页

毛主席在评论教科书(第三十四章 社会主义再生产和国民收入)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国民经济高速发展和可能出现的比例失调现象的观点时说,“穷是动力”,这句话讲得很对。因为穷,就要干,要革命,要不断革命。富了,事情就不妙了。中国现在不富,将来富了,也一定会发生问题。在目前的情况下,越往西越富,革命也越困难。我们因为穷,人口那么多,东西那么少,这是一个矛盾。解决这个矛盾,就要有现在的这样一种干劲,这样一种朝气,而且一定要长久保持下去。


#49

1918同志跟我的分歧到底在哪里?为什么1918同志会认为我的解释仍然“不够”?1918同志所认为的“足够”是指什么呢?

1918同志说,“总的历史状况”才是资本主义复辟的决定因素。

我说,总历史状况下的“群众普遍反革命”才是资本主义复辟的决定因素。(换言之,我不认为总状况和反革命之间有着必然的、不可移易的联系;或者说,我认为,1918的总状况中完全不估计无产阶级专政的领导改造作用,这才不可思议。毕竟,他的总状况全是消极的,而没有一个积极的,以至于看这样的总状况,甭提什么革命最后失败了,就是最开始革命怎么还能成功、怎么还能发动,也简直成了一个谜)

因此,总的说来,区别不在于我和1918同志关于“总的历史状况”(消极方面)的看法有什么不同(如果有,那就是总状况中是否也要考虑无产阶级专政的能动因素),而在于,这样的历史状况(消极方面)就决定了复辟呢,还是说,历史状况下的群众普遍反革命才决定了复辟。

“总的历史状况”(消极方面)决定了复辟vs总历史状况下的“群众普遍反革命”才决定了复辟。

——这两种提法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

区别在于,“总的历史状况”(消极方面)和“群众普遍反革命”之间,二者是不是就能简单的划等号。

1918的提法,就是总状况(消极方面)决定了反革命,反革命是必然的,复辟是必然的,承认这点才算“全面和彻底”。

而我的提法,则是反革命有根据,但根据不是绝对的、不是不可改变不可克服的,“总的历史状况”(消极方面)和“群众普遍反革命”之间还有一段距离,中间隔着的是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能动因素。

因此,1918真正不同意我的地方,不是我仅仅满足于指出不同阶级的社会较量,而

不是我仅仅满足于指出

而“光从纯粹政治斗争,政治意识的角度去解释”(光是吗?)

1918所不同意的并不是这些东西,因为我也压根就不是这么干的。他真正不同意的,是即便我探究经济原因、指出物质根据、甚至从总和的全面的(消极)因素出发去解释为何为何为何,我也不会认为这些因素就是绝对的、必然的、不可更改、不可克服的

我不会说,在这样的历史状况(消极方面)下,群众普遍反革命就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要知道,革命还是在这种条件下发生的呢。

我仍会说,尽管群众普遍反革命不是没根据的,但这种根据决不是绝对的、必然的,而是一直都在变动的,并且正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下不断变动着、发展着的。硬说总的历史状况(消极方面)就决定了复辟、必然复辟,这才是没道理的。

因此:

要我讲,只要生产力没有发展到从物质上消灭复辟的任何可能性,就总能说复辟的根源是经济上的社会主义力量还太弱小。因此,只要资本主义还没有被铲除干净,直到它被铲除干净之前,都可以说,复辟的根源就在于经济上社会主义力量的弱小(而不看它本来也就是在这种基础上去变强的)。

简单的唯生产力决定论,和从生产力出发的所谓“总和状况”决定论,——后者虽的确不同于前者那种简单粗暴的决定论,看上去丰富得多、全面得多,但归根结底,结论倒是一致的

社会主义搞不成,社会主义“必然要”复辟云云。

而我之被视为唯心主义,也就有道理了,不讲从生产力出发的总和状况(消极方面)的“物质决定”,却讲群众革命和反革命的“社会较量决定”——难道群众社会较量的某种力量对比就不是一定物质生产方式的运动决定的吗?

是的,没错,可那也不是机械地决定好的,群众的社会较量同样具有“自己的特征”和自己的“相对独立领域”,从而对一定物质生产方式的运动产生“决定性的反作用”。

因此,说:

这没错,只是你也应该补充一点啊,“阶级的力量”也不是完全就由生产方式所决定好的,尽管,它也不是完全就能脱离这个生产方式的制约而随意起作用的。

既然我不认为总的历史状况(消极方面)就必然决定资本主义复辟,那我当然就会把重心放在怎样做才能促进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上面。

对此,广大群众接不接受得了,这先不管,自诩为无产阶级革命派或先锋队的人,至少要把“无产阶级专政和消灭四个一切”给提到首位来吧?至少要承认“无产阶级专政和消灭四个一切”是个吧?然后要把这个尽可能的贯彻下去吧?

连自己潜在的最大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总不会认为是生产力吧),那还谈何革命、谈何斗争呢?

因此:

只有“克”,才能“服”。虽然不是只要去“克”,它就能“服”(这是唯心论)。但不“克”,那就永远也“服”不了,更不可能指望它自己就自然而然的“服”了。

我说无产阶级专政是个纲,——这与其说是在寻求一种“对资本主义为什么会复辟的解释(甚至全面解释)”,还不如说是“对社会主义如何才能成功的关键点的回答”。

什么因素导致群众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社会主义革命,这不是没谈(已经说了那不是纯粹的意识、空想、观念),而是没想去着重谈、展开谈,因为那还不是最开始的重点。首先是搞清楚无产阶级专政,然后才是搞清楚专政的敌人都长什么样、长了啥内容、啥形式、根据是什么、怎样才能铲除这些根据(抓革命、促生产,形式内容相统一等)。

总结一下,我们的分歧不在于对“总的历史状况(消极方面)”的具体内容有啥不同看法,而在于对这些具体内容的现实意义有着不同评价。你认为这些条件和根据有着“决定性”的作用,而我则认为它们没那么“绝对”。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那就应该是这样的分歧吧。当然,也不排除我理解错了。


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50

你要这么理解,那就这么理解吧。

我的话是什么意思,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任何过度解读都是不必要的。如果有人一定要从我的话里读出唯生产力论,那我就是唯生产力论吧。而且我很乐意做一个唯生产力论者,这比某些迷信一个不靠谱的、不知道在哪里的“无产阶级专政”的“万能改造力量”的人靠谱的多。


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51



——《政治经济学讲话 1976版》
生产力对生产关系的决定作用确实是不能否认的。

之所以批判soviet1917,是因为他并没有把主观和客观结合起来,而是片面扩大客观因素,把农机作为社会主义的“救星”。


#52

消消气吧,这不是在针对哪个人啊。说我是“迷信万能改造力量”的人,我是不是也要生气呢?

这个问题很重要,存在两种观点(或者不是我说的两种观点?)。哪种观点是对的?或者,什么观点是对的?应该坚持什么观点?——这跟你对还是我对没关系,而是客观存在的不同意见,到底哪个意见才是正确的?

反过来说,把你打成修正主义唯生产力论,或把我打成万能力量唯心论——又有啥意义啊?革命又胜利了?无产阶级又清除了一个叛徒和敌人?

我看不到这种意义啊……


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53

一些认识:

无产阶级革命派(不包括托派西马)没有也不会否定生产力不发达的现实,也没有否定这一状况是群众中不断产生新生资产阶级乃至反革命集团的物质基础。它和唯生产力论者的分歧仅在于,是应该把在这个物质基础上复辟视作必然结果呢?还是这个物质基础只是在阶级斗争过程中给反革命集团提供了某些(甚至很大)优势,使得两大集团的斗争过程中,无产阶级遭到了决定性的但绝不是必然的失败呢?

总结一下复辟的一个抽象的过程:①生产力不发达,依然被迫采用小生产的生产方式和保留商品经济→②新生资产阶级、反革命集团拥有大量甚至可能是主要的群众支持→③反革命集团依靠着这样的群众基础在阶级斗争中对革命集团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④资本主义复辟。

这样一个复辟的过程被唯生产力论者简化成或者说跳成了这么一个过程:生产力不发达→由于生产力不发达,在无产阶级专政下依然要采用旧的生产方式→在这样的生产方式下新生资产阶级会不断出现→资本主义必然复辟。

但这一套已经被马列毛的实践反驳了,而且首先是由列宁决定性地反驳了。

既然建立社会主义需要一定的文化水平,我们为什么不能首先用革命的手段取得达到这个水平的前提,然后在工农政权和苏维埃制度的基础上赶上别国人民呢?

而既然无产阶级政权不被推翻甚至坚持到彻底胜利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那么由②到③就不是必然的了。无产阶级政权的被颠覆的原因就不再是生产力不发达,而只能是——在革命与反革命的较量中反革命集团得到了决定性的但也是偶然的胜利。生产力不发达的物质基础只不过是在这个较量过程中资产阶级和其群众基础存在的条件。此外,这一物质基础并不是什么会固定不变的东西,而是可以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可以不断被改造的,具体的方式就是抓革命,促生产。换句话说就是在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前提下发展生产力,从而不断巩固新生的生产关系,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于是,在无产阶级革命派看来,改造生产力,消灭新生资产阶级产生的土壤是必然要做的事,但革命失败的原因不能从物质基础上找。这是因为:①落后的生产力条件下,新生资产阶级的产生是必然的事,物质基础仅仅只能说明新生资产阶级如何产生、对反革命集团的群众基础如何做正确的认识,而不能说明革命必然失败;②无产阶级能夺取政权本身就证明了建设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③在无产阶级专政下改造生产关系、发展生产力,从而消灭这一物质基础是完全可能的。因此,复辟的原因应该从革命派和反革命派的对决中的具体情况中去找。

结论:生产力不发达是一个事实,在这一客观事实下,20世纪的社会主义国家被迫保留商品经济甚至小生产的生产方式,也是一个客观事实,在这样的生产方式中,群众中会源源不断地产生新生资产阶级也是一个必然发生的客观事实。在这个事实下,唯生产力论者认为反革命集团则是不可战胜的。然而以列宁为首的无产阶级革命派则完全不同意这一论点,革命派认为,这一事实顶多只能说在革命集团和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这一事实会使得革命派在生产力落后的无产阶级政权下开展工作不如生产力发达的无产阶级政权容易(两者都会面临着反革命的问题)。然而生产力既可以在资本主义得到发展,也可以在无产阶级政权下得到发展,从而这一物质基础就不是什么固定不变的东西,而是可以在阶级斗争中不断改造的,从而所谓的物质基础是不能真正说明资产阶级为何会复辟的。那么如何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只能在具体的斗争实践斗争过程得到回答。反革命集团又是如何决定性地获得胜利也只能通过探究当时的斗争实践得到解答,在这一过程中,唯生产力论者提到的物质基础仅仅只能说明斗争过程中的新生资产阶级不断产生的原因以及可能的具体的阶级形势产生的原因。


#54

抱歉,1918同志,我擅自误会你了。有同志跟我推荐了你的论20世纪社会主义(论述汇总),我已了解你的观点,知道你不是在说“总的状况决定革命必然失败”,而只是强调“总的状况是群众普遍反革命的根源”。

既然如此,我的分析自然完全错误,那只能针对那些主张“革命必败”的人物,而跟1918同志没有丝毫关系。

非常抱歉,恳求原谅。


#55

问个问题啊,1918在这个帖子里的观点与“论20世纪社会主义”的相关部分还有什么重大不同吗?


#56

你呀,不要过于严厉,他今天会做解释的。(虽然那个解释你肯定不会满意的)

有些事情不纯粹是“立场、利益”,也是“认识”的问题。一上来就断定这人是“铁板钉钉”了,“就是那样”了,也没必要。

非要说的话,可能是“中派”立场吧,比两边都更全面、更丰富、更准确,既不像生产力那样机械,也不像专政论那样迷信。

我的态度是,了然即可,明白彼此的差异后,反而可以更轻松坦率的面对。

这些。不过的确不是简单的唯生产力论,不是说必然失败,而只是想反思更具体的经验和做法。


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57

我不承认你的指控,现在又说我是“中派”了 这叫历史唯物主义,叫辩证法,和那个什么xx派毫无关系。
我觉得你很有必要改掉这个随便给人划派的习惯。如果真要说我是什么派,那我只承认我是马克思派。


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58

我们的鲁沙没经受住“革命”的考验啊。

“简单的唯生产力论”,并不一定都要把“必然失败”说出来,象图片中那几个人物,不是都说必然失败,当然也许人家说出来了,只是写文章的时候没收集到相关材料。

从我们之前与左翼论坛的接触看,散布这种唯生产力论的人不多,都算不上主流。

毛泽东时代我们批判过的一种谬论也叫“唯生产力论”,复辟后这种理论长期肆虐于华夏大地,很为党内外广大群众拥护。

同样被广大群众拥护的唯心史观在左翼论坛表现地淋漓尽致,可现在两种唯生产力论似乎在左翼成了一个小支流。

单说邓小平这种。只要看看改良主义者占了左翼的大多数,就知道这种唯生产力论并不是支流而是主流。

说三个人:Liuyuxi1948(简称L)、qy(简称Q),迎春(Y)。

Q对资本主义复辟的解释可参考1918上面那个帖子。Q那里虽没有党国体制这类词语,但其说法和1918基本一致。1918这种认识并非独此一家,前几年在中老年左翼那里就发布出来了。

Y也写过类似的帖子,我看了Q的文章之后,只是瞄了Y的几眼拉倒。

L、Q、Y三个人,对复辟的认识不同。

L:几个人搞政变;
Q、Y:看1918那个帖子就行。

L反对Q的看法,在我的一个帖子中有表现。但Q、Y在这上面没反对过L,或者反对了我没看见,那就说很少反对。

当时有网友说Q这是在宣传唯生产力论,我也那么批评过他,Q说自己的理论不是唯生产力论。

L、Q自视为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派,后来我说这部分看上去好像还能拥护毛泽东时代的革命派真正拥护的是华国锋时期的那种资本主义,模式:那种国家资本主义+提高了的生产力+他们自己鼓捣出的一些改良空想。

L、Q、Y现在肯定反对邓小平过于刺激他们的分田和企业私有化,但你说他们拥不拥护邓小平的唯生产力论?

有多少唯心史观,就有多少唯生产力论的拥护者。我个人认为,左翼根本不存在唯物史观。

从实践主体来看复辟。忽略次要的是为了简化。

1976年反革命复辟。复辟也可以发生在同年的11月或发生在1978、1980年,华国锋等人的作用只是保证了复辟发生在10月。为了简化,这些不考虑。

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群众支持复辟,或说群众支持资产阶级专政,反对无产阶级专政。

结果是产生了一个资产阶级政府。

1976年——群众——资产阶级政府。

列宁曾经说过,俄国当时具备了搞社会主义革命的政治条件,德国具备了搞社会主义革命的经济条件。当时德国乱七八糟的,换成比那时的德国更具备经济条件的2018年的中国。

只从实践主体看,今天广大群众支持当局或支持其他型号的资本主义,是当局维系存在的主要原因。2018年如果也具备了搞社会主义革命的政治条件,也许明年当局就不会存在,或者2020年不会存在,这些次要的忽略。

2018年——群众——资产阶级政府。
1976年——群众——资产阶级政府。

2108年,之前社会生产力长期遭受巨大破坏,更简单,都用不着复辟,现成的资产阶级政府。

那么我们就部分地离开实践主体,看看为什么群众在不同时代都造就了一个资产阶级政府。

对2018年的“马克思主义”式的解释,套用1918的主要思路,当然先要排除毛泽东时代的那种“特别是”之类的说法,因为生产力水平不同了。

目的不是要解释2108年,而是说“特别是”之类不对。我以前说毛泽东时代是没有无产阶级的无产阶级专政,更夸张,但不会“特别是”之类。

我说左翼不存在历史唯物主义。但能看到一些人在散发导师们解释历史唯物主义的文章,也只有在这时,那些文章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因为这时还没有添加进他们的严重主观影响。但当他们把导师的语句和实践相结合,也就是用他们自己的文章来传递自己的思想的时候,就会看出历史唯物主义不存在了,或者部分程度地不存在,一般是较大程度地不存在。

把导师的一些词、句,与部分看得到的想的到的事实机械地结合在一起,这样一个过程,就是Q改造事实、改造革命理论的过程。我曾以L为例说明这种改造过程,以S为例说明事实怎样被扭曲。

把他的理论稍加修改,照旧可以解释:1853——德国群众——封建统治。万能膏药贴哪都灵。看恩格斯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在解释什么,做个对比,差距自然就出来了。唉?后来恩格斯可说了,那时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确实不够成熟。不成熟没关系,看人家在解释什么,注意:Q在解释社会主义社会最后的资本主义复辟时解释了什么。

Q对复辟的“马克思主义”式的解释,就是他什么也没解释。

在这件事上并没过多批评Q,这并不是我们真正关心的。我关心的是毛泽东时代作为个例,也就是个别,必然包含着“一般”,这个“一般”在现在以及根据历史和现状能做出的比较准确预判的那部分“未来”会怎样。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是过去式,左翼没几个人会真正关心,真关心的话,表现肯定与现在的表现很不同,Q也不真正关心的。

后来可能也是在这件事上,又看到一些奇葩言论,就好意提醒革命家们,不必过多纠缠于此,解释资本主义复辟,凭革命家们目前的阶级立场和能力根本做不到。象恩格斯写《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那样正儿八经地写出来,那是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者(马列毛主义者,总之是共产主义者)才能做到的。革命家们最缺乏的就是人家那种革命精神。都有精神,缺这种精神就肯定要用其他的精神填充。

就我这种水平的都能看出来Q在扯淡,他的那套理论还能经得起历史和实践的检验?青少年左翼理论上的一些发明创造,这些任务,中国的前辈们早就完成了,没必要在这些事情上耽误自己相互耽误。

如果某种现象,某些现象,只出现在个别人身上,可能是偶然的;当出现于一群人身上时,那就是规律了。

“革命派”谁心里没个“专政”?“革命派”们的“专政”目前指导着自己做什么、不做什么、支持什么、反对什么,长期观察就看出来了。

一棍子打死,我也不赞同,再说也打不死。我有些言论放在毛泽东时代,估计早被群众打死了,真给打死。


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59

像你这么归类,除了持有同你的观点之外的其他全部人,都是所谓唯生产力论者了,都是“表面马克思主义实际反马克思主义”“什么也没解释”的了。我真是好奇了,承认过去中国社会主义的落后基础,并指出过去社会主义制度的阴暗面,指出这些问题对于造成资本主义复辟的意义,就真那么难么?

看看我写的对你们的回应: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你们扣给我的胡言乱语,我一概反驳回去。

而谁不能无保留地承认你的观点,就统统是什么中、老左翼散布的流毒的余孽。这套划分也太扯了点吧。你就没有仔细了解过我的观点是什么,就开始拿那几个人来和我做类比。搞什么飞机呢


#60

群众是个统称,并非是一个阶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