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次社会主义革命及以后:毛派、毛主义者、毛主义的马列主义者——历史与现在【个人意见版

中国左翼

#21

补充:毛时代真正的马列毛主义者数量确实很少。毛主席在一次谈话中说如果有200个马克思主义者就好了。


#22

为什么?为什么社会主义不是乌托邦,不是世外桃源😅


#23

嗯,大致理解了


#24

请您在问这种毫无深度的问题之前先入了马克思主义的门好么?


#25

我知道,我读了马列,但是社会主义应该是让人向往,让人热血沸腾的!怎么还痛苦不堪呢


#26

是水贴过多,禁言三天


#27

革别人的命与革自己的命的辩证法我完全同意。相信只要不是机械的理解字面意思的人,都会懂得革别人的命、更要革自己的命的含义。

毛的贡献当然有很多,但核心是这个吧,继续革命,革谁的命?怎么革命?要文革不要武革,要抓革命促生产——都解决了。其他的我会去了解的。

至于最后一点,国际通用或一般都用马列毛,这没问题。如果都到了第二阶段,大家也都通称毛主义,这也没问题。

如果都在第一阶段,那么,对有武装斗争条件的国家来说,直接说用毛主义指导革命,这也没问题。

但对于只有和平斗争条件的国家,也直接说要用毛主义指导革命,这合适吗?

毛马列的提法不是要标新立异、要在马列毛的通用提法之外另创某某主义……而只是针对各国的不同革命条件提出的针对本国具体国情的口号罢了。在只有和平斗争条件的中国,只提一般的马列毛是不够的,还要具体针对的提出毛马列——当然,总的来说,这还不是什么大问题,具体的,可能要在怎么做工作的过程中去解决了吧。


#28

建立一个党组织需要毛主义指导,如何联系群众需要毛主义指导,建立起统一战线需要毛主义指导,武装暴动以后如何建设人民军队,如何战胜敌人还是需要毛主义指导…


#29

这样讲就没意思了,我觉得有机会的话,至少要具体地指出,你打算如何用毛主义去从无到有的建设一个政党并使其与工人运动相结合、最终成功夺取政权。——而且这样的具体论述还表明,它的确是毛所独有、所特有的,而跟列没啥关系。现在这样谈都太抽象了,仿佛是各自在表达信仰和立场一样。这样谈会过于笼统化,不晓得在实际工作方法和工作路线上到底有哪里不一样。我想暂时可以搁置这一点,留待双方都能具体的展开论点之后,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30

突然有个问题,苏联复辟的情况,也类似吗


#31

本来也没有说毛主义和列宁主义没关系。


#32

类似。
不同之处则在于苏联的革命者没真正意识到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更没有发动过wg,所以是不知不觉就失去了政权。


#33

举几个例子吧
群众路线和民主集中:
“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是说,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于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如此无限循环,一次比一次地更正确、更生动、更丰富。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
“没有民主,不可能有正确的集中,因为大家意见分歧,没有统一的认识,集中制就建立不起来。什么吗集中?首先是要集中正确的意见。在集中正确意见的基础上,做到统一认识,统一政策,统一计划,统一指挥,统一行动,集中统一。如果大家对问题不了解,有意见还没有发表,有气还没出,你这个集中统一怎么建立得起来呢?没有民主,就不可能正确地总结经验。没有民主,意见不是从群众中来,就不可能制定出好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办法。”
“我们都允许他讲话,而且讲错了也不要处罚,讲错了话可以批评,但要用道理说服人家。说而不服怎么办:让他保留意见。只要服从决议,服从多数人决定的东西,少数人可以保留不同意见。在党内、党外,允许少数人保留意见,是有好处的,错误的意见,让他暂时保留,将来他会改的。许多时候,少数人的意见倒是正确的。”
在传统的列宁主义里面是没有如此的论述的。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有两条宗旨是必须注意的:第一是“惩前毖后”,第二是“治病救人”。对以前的错误一定要揭发,不讲情面,要以科学的态度来分析批判过去的坏东西,以便使后来的工作慎重些,做得好些。这就是“惩前毖后”的意思。但是我们揭发错误、批判缺点的目的,好像医生治病一样,完全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把人整死。一个人发了阑尾炎,医生把阑尾割了,这个人就救出来了。任何犯错误的人,只要他不讳疾忌医,不固执错误,以至于达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而是老老实实,真正愿意医治,愿意改正,我们就要欢迎他,把他的毛病治好,使他变为一个好同志。这个工作决不是痛快一时,乱打一顿,所能奏效的。对待思想上的毛病和政治上的毛病,决不能采用鲁莽的态度,必须采用“治病救人”的态度,才是正确有效的方法。”
这与俄国布尔什维克党的主张是有所不同的,例如斯大林认为“主张用党内思想斗争的方法来“战胜”机会主义分子的理论,主张在一个党的范围内来“消除”机会主义分子的理论,是一种腐朽而危险的理论。”


#34

在马列主义的毛主义、列宁主义的毛主义的意义上,简称马列毛主义——我同意。

在马列毛主义的意义上,简称毛主义——我反对。

您举的那些更为细致的例子,没有人会反对的(我想)。而咱们谈的重点根本不在这里。毛还有整风、还有其他一系列党的建设和工作方法,所以呢?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它就代替了列宁主义,变成比列宁主义更有指导意义的第三个主义?我还是觉得我们乍看起来意见不同的根源,全是因为谈得抽象的缘故。真的,以后有时间,必然会在当前应该怎么做的问题上,把一致的或不一致的地方谈具体的。


补充一下,马列毛的具体学说和具体贡献千头万绪,但只挑一些核心的、根本的方面来表述,我个人认为可以表述如下:

  1. 承认阶级只与一定发展阶段的历史条件相联系、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不过是抵达无阶级社会的过渡的——这是马克思主义。

  2. 承认以政治机关报和职业革命家组织建党(非机械的)、以全面鼓动领导全面阶级斗争、变帝国主义战争和民族民主革命为社会主义革命的——这是列宁主义。

  3. 承认社会主义社会仍然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下仍要继续革命、革别人的命更要革自己的命的——这是毛主义。

由此,我说要做一个“列宁主义的毛主义者”,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应该很了然了吧?

在革命第一阶段,毛对列宁主义有补充、有发展、有丰富、有提高(特别是落后国家武装斗争条件下如何建党、如何建军、如何革命等),但不足以代替列宁主义。

在革命第二阶段,毛的贡献则是独有的,是马列所无法企及的。

以上就是我的观点和立场了,超过这些的东西,我是很难承认的。


#35

我觉得我们没有太大分歧,先把这个话题放一放吧。


#36

自己只是想到什么说什么,以前说过包括帖子中的用词等地方不严谨甚至有错误,我也不想再去改正,因此那些帖子只能做参考。倘若给整出来,有些地方是要误导别人的,所以宁可丢掉也不能整理。

你这篇文章我看了一遍,看到前面几个标题的内容也感到有点奇怪。

贴几张图片,第一张出自76年6月的政治经济学,后面的是76年9月那版政治经济学。

1

2

3

4

5

6

7

对比我说的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应该不难看出要说明的问题。即使从群众之间的相互关系中也可以看出,人们到底是在维护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啊。

很早以前,有些人说能回到改革开放初期就好了,现在有些人则说能回到毛泽东时代就好了。那时候的人纯朴有人情味,我就说这种被一些人看好的人情味很危险。

让我系统写一篇,那我现在没这能力也没时间。系统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有现成的,不去画蛇添足了。只能有针对性地挑一点很基础的被人们故意歪曲的理论用实例来说明,中老年人犯的错误青少年不要再犯了。

有些地方不明确要考虑现实。人们都有自尊心,那么热情我蹦出来说假的,影响啊。

前几年我和一位同志经常跟别人的帖子发表反对意见,我反对的多了些,就有青年同志说你别显摆了,说还是不说也矛盾。某青年写了篇挺长的分析阶级的文章,一看就是按照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路子来的,跟帖说了些,然后在某帖吧就看到一青年骂娘,这心惊胆战的,是不是他写的?

曾发过一组图片,实际上就是说明为什么前三十年的说法是错的。那么大标语竖起来写着粉碎四人帮,同时还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的标语,那么明显对立的标语能并存就说明那不是社会主义了,本来以为不必解释,结果还要解释。有张图片烟雾缭绕在上香呢,这社会主义?

前几天还发了两篇文章,是看到某论坛又有人在那造谣了。针对性的发了一篇车匪路霸的,一篇歪曲毛泽东思想的。治安问题过去比现在还乱,并不是这些年才集中爆发的。那时候是怎么回事?老往一小撮人身上推,他们有那么大本事吗?

更早还发过纤夫老先生的文章截图,虽说他对无产阶级专政的了解限于形式主义,但那水平也明显看到老中青三代左翼形式上的重马列轻毛,这个现象并不是只存在于青少年左翼,历史上前几代人就那样。这也可以说明尽管社会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有些规律性的什么事情还在发挥着造成这种一致的影响力。

有次辩论恐怖手段是否应该,过后某人就质问我,你只反对不拿导师们的原话作为证据,你没理。那时就郁闷,每天浏览论坛的左翼人士几百号人,电子书都是现成的,这都要我给摆到嘴边呐。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有时要靠自觉,再说难道现实生活中的影响也联想不到?

调查就是解决问题
于那个问题不能解决吗?那末,你就去调查那个问题的现状和它的历史吧!你完完全全调查明白了,你对那个问题就有解决的办法了。一切结论产生于调查情况的末尾,而不是在它的先头。只有蠢人,才是他一个人,或者邀集一堆人,不作调查,而只是冥思苦索地“想办法”,“打主意”。须知这是一定不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打出什么好主意的。换一句话说,他一定要产生错办法和错主意。——毛泽东

不能只听我说,那也是道听途说。青年人需要自己的理论家,调查过程中所占有的材料会成为自己的,有时候宣传人家会有问题要问你,就像我在这儿被质疑。那你回答的时候占有的第一手材料越多,解释的时候就会越全面。而且还需要帮助别人也学会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和研究问题的方法。

现在不象解放前,还有急迫的军事问题需要解决。现在有时间把阶级斗争的现状和历史跟别人讲清楚。

这么多年来并没有一个出来宣传该宣传的无产阶级专政和阶级斗争真实状况的人,否则也不会产生“不曾在任何地方再见过同捷尔任斯基相同的观点”,这是让我很生气的。过去告诉一些革命家们,不能老想着自己的事情歪曲历史歪曲阶级斗争,让没接触过的人看到,那三人成虎人家就当成真理了。没任何效果,结果就是看不到“相同的观点”,把真实的社会主义革命搞得很另类。对的成了错的,错的成了真理。

并不是我所有的观点在左翼没人提到,只是不被人注意,被绝大多数人给故意掩盖、歪曲了。象这儿提到过梦玲讲,资产阶级产生于无产阶级。当然这种说法很不全面,当时政治审查很严,有些政策就是向工农(贫下中农)倾斜,新生资产阶级主要地来自人民群众,说资产阶级产生于无产阶级很片面,但这也与左翼的主流认识大相径庭了。

有的老年人他亲身经历过那些个年代,他们亲眼看到了,从基层到高层多数来自群众。这怎么一当官就变了?所以有的人就支持梦玲,他们看到了左翼不愿面对的事实。但他们又解释不了,将之归于人性恶。

有些革命家就拿出马克思等导师的话,讲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两边的人都在扯淡。问题不是解释而是过去在实践中针对那些问题有改造措施。就说现在,毛泽东时代没解决掉的问题现在没有了?更严重了。

多次引用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那篇文章,他老人家提供了研究历史事变的一种方法。那时的领导阶级是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毛泽东时代的领导阶级是工人阶级了,结果在许多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分析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时,甚至做的连恩格斯做过的都不如。

毛泽东时代的有些阶级斗争基本规律,比如社会各领域中的路线斗争,恩格斯那年代和现在都严重存在,只不过现在和那时比毛泽东时代更严重,绝对的一边倒了。

有些事情恩格斯怎么可能讲,丁玲写过三八节有感,有些问题是对的,但架不住反对的人多。人家在那杀敌,这边泼冷水,搁谁谁原意?解放后还是问题。

说工人阶级有革命性,换做现在,革命性表现在哪?是哪种革命性?是哪种社会主义的?

支持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没有,打到这个政府的有一些。哪种革命性?毛泽东时代的工人阶级表现出一部分社会主义革命性,但总的来说还是主要维护资产阶级专政。1980年假设一个工人20岁,现在快要退休了,大半辈子在反社会主义,退休了反而来革命性了。哪些工人?哪种革命?为了长远目的,要在不同阶段把握阶级力量的客观对比。不仅自己要学会,还要帮助更多的人学会分析,人家不愿学习那没办法。

再说学校,过去说工人阶级管理国家,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要管理学校。学校中存在的问题不知道学校和其他方面的联系也不清楚,怎么管理。我们自己知道了别人是否也知道?是不是我们只是在简单重复过去的一些形式?而那些问题还是革命导师给指出来的。没指出来的有吗?过去说左翼就搞的好像只有我自己上过学似的,郁闷。

左翼的阵线就这么大点地方,上年开始竹筒倒豆子一样也不管别人能否理解哗啦啦倒出来算完成一个公民的义务,改版的时候本不打算继续发言,开始没重新登录,只是看到两位同志发生了较大误会,百度发言有限制,这才又唠唠叨叨到现在。自个都早烦了。又不能和别人一样老抄书,只能结合实际把现在已经继承下来的那几代人理论上的一些错误说明白,那不是观点上的巧合。

真正的社会主义革命早就被官方尤其是群众自己以各种各种的方式、途径歪曲了。如果自个能起到一点作用,就是把部分现实生活和书本之间架一座桥梁,唯一这么点作用。


【捷尔任斯基帖子合集】关于阶级、唯物史观、无产阶级专政与复辟等
就资本主义复辟问题答“保夫鲁沙”
#37

然而,这就是很大的作用啊。您说得简单,“这么点作用”,可实际作用不可估量,完全是截然相反的两种面貌了。

不过听了,好歹先听全吧?这么多年了,相反方面的东西也没少听,现在又多听一点,有什么关系?

所以才说,已经花了各种时间零敲碎打写出来的东西,先整理起来,会更有帮助。

是的,只能做参考。在这里凡是已经有一定思考能力和社会阅历的同志,应该已经不会随随便便接触一种观点,就会不动脑筋而丧失判断力和独立思考能力。不是作为正式的观点或某种权威论述来刊发合集,正是作为一种材料、观点和声音的参考来刊发合集。假使这种材料和声音很多、随处可见,那倒也算了,可事实不是啊,少的可怜。这样少而零碎,更需要作为参考资料好好整理。

我曾记得鲁迅先生讲“大部头的厚书”和那种“简介某某ABC观点入门或速成的小书”,前者虽杂、也有不少错误的地方,但毕竟能给人以更多的营养,后者虽小而精,实际却是不那么顶用的。【原话我已记不清了】

反过来说,如果读者没有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那还能指望他干什么?指望我说得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对的、都不犯错误?怎么可能?

我想,分目、编排、至少做成链接索引,在您不能系统地、正式地成文以前,对于大家全面占有材料而言,具有重要作用。还是请您考虑一下吧。

特别是我翻不出您更早以前的帖,查阅发帖记录或主题记录都一样,下拉半天都更新不出内容,只能看到最近显示出来的那些东西。这至少表明“查阅发言记录”的功能很不好用,至少我的情况如此。


#38

这是论坛系统在名字包括非 ascii 字符的用户上的一个 bug(名字完全由 ascii 字符组成的用户不受影响),但查看某一用户全部活动(“某用户个人资料页面/活动/全部”)的功能是正常的,不受用户名字符构成的影响,您可以沿此路线查阅受该 bug 影响的用户的早期发言。


#39

好的,原来如此,我说怎么下拉半天都更新不出来。这样技术问题就解决了,既然我自己就能翻出全部帖子,那么我愿意自告奋勇去做这些帖子的目录索引工作, @捷尔任斯基 只要您不反对(基于我回复的理由),我就着手开始吧。


#40

对这种说法不能赞同,如果按照这种看法,那么生产力本身对生产关系的决定性就被忽视了。这种所谓“社资阶级斗争和力量的对比”恰好就是生产力发展到何种程度决定的。小生产的产生正是和落后的生产力相伴的,当社会化大生产发展很不完全时,小生产就会源源不断地自发产生。对于上世纪的中国农村,按照韩丁的说法,30%的合作社办的成功,40%一般,30%糟糕,这种合作社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利用了机械化?还是仅仅把家庭式的自然经济变为了“东方村社”式的经济?对这些问题不考虑,却把群众的落后意识看作是“必然”,强调群众自己就落后,那么即算是知道这一点,就能避免资本主义的复辟了吗?那么恩格斯所说“一个天才人物就能免去五百年的迷雾”岂不是成真了?何况,毛本人不是已经做了最大的尝试了吗?
改造生产关系,迫使小生产破产的,绝不仅仅是所谓靠“革异己的私有制、资产阶级法权、习惯因素或习惯势力的命”,要消灭这些,必须依靠生产力在不断发展中,打破锄头代替农机,体力劳动束缚脑力劳动的现象,必须把协作式的高效农业生产发展起来。否则对于农民而言,既然倒退回自然经济能维护他自己单干的劳动特权,反对集体经济不是一种必然吗?就我所知,直到1979年,中国的农业劳动效率依然远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在这样的生产力条件下,机械化的作用在许多落后的地区几乎完全体现不到,劳动能力强的农民想单干何足为奇?
“人们经常提到法国,但是法国的农民所有制,比起英国的大地主所有制离土地国有化要远得多。的确,在法国凡是买得起土地的人都可以获得土地,但是,正因为如此,土地便分成许多小块,耕种土地的人资金很少,主要依靠本人及其家属的劳动。这种土地所有制形式以及小地块耕作的方式,不仅不能采用现代农业的各种改良措施,反而把耕作者本人变成顽固反对社会进步,尤其是反对土地国有化的敌人。他被束缚在土地上,必须投入全部精力才能获得相当少的回报;他不得不把大部分产品以赋税的形式交给国家,以诉讼费的形式交给讼棍,以利息的形式交给高利贷者;除了那块小天地,他对社会运动一无所知;他一直痴情地迷恋着他那一小块土地,迷恋着他的纯粹名义上的占有权。于是法国农民就陷入同产业工人阶级相对立的极可悲的境地。”——马克思《论土地国有化》
这不正是自然经济并未完全消解的表现吗?可是要斩断这种思想的根本是斗私批修吗?那只是维持生产关系的一种政治手段,况且,这种理论化物质的力量在当时的中国还是极为有限的。根本还是要促使农业走向完全的高效的机械化,把人从土地的束缚中解放出来,使得农民能够成为农业工人,使得他们真正在单干的条件下完全无法做到集约协作的高效, 否则,集体化是维持不住的。强调先进生产关系对生产力发展的促进,却不强调落后的生产力时时刻刻都在顽固地把生产关系拉回属于它自己的那个阶段,不承认落后的生产力决定了资本主义复辟的历史必然性,而认为靠一种对“群众意识”的革命就能维持社会主义制度,这不是走向唯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