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黑格尔的历史哲学的一些个人批判

原创

#1

如果说黑格尔是一位伟大的哲学家的话,那是不应有什么错误的,黑格尔将古老的和康德的辩证法加以进一步发展,并初步建立起了现代的辩证法体系,尽管这种相对科学的体系建立在了客观唯心主义的基础上,但相比于古典哲学旧有的形而上学“传统”来讲已然是一大进步,然而也恰恰因为黑格尔所推崇的绝对精神所组成的客观唯心主义体系,使得黑格尔学派在历史观上的见解最终不得不宣告破产。黑格尔学派的历史观,尽管相比旧有的古典哲学和启蒙学派来说已经有了很大进步,黑格尔舍弃了旧史学在人的主观动机与行为中寻找历史本身逻辑的幼稚做法,并创造性般的提出了在历史人物的表象背后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动力在推动历史人物和历史本身前进,可是,黑格尔的创造性见解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尽管黑格尔看到了历史背后是有其固有的运作规律的,但却认为这一规律是绝对精神的表现,也就是说,虽然黑格尔承认历史是运动的,但运动的却不是人而是绝对精神,而在这种观念之中他也就不可避免的漏出了他作为普鲁士资产阶级所具有的妥协性马脚,他矛盾的坚称,君主不仅是必须存在的,而且君主权力是“意志最后决断的主观性权力”,更甚一步的宣称专制的普鲁士王国是历史的终点,而这样的谎话早已在他与世长辞后一百多年的历史中宣告破产。黑格尔固执的秉承自己绝对精神的哲学观点,因此也就无法真正科学的认识到人本身,他将道德、伦理、人性都看作是绝对精神的外化,而拒不承认这些东西本身都是跟随着历史发展而变化着的,黑格尔看到了劳动的作用,但他把劳动理解为逻辑运动的一个环节,只是逻辑的展开,因此也就无可避免的将人与社会历史又割裂开了,尔后的代表德意志古典哲学终结点的费尔巴哈学派,在这个问题上的认识甚至是更退一步,仅仅把历史当做观念上的不变的人的运动而不是现实的人的运动,更彻底的抛弃了社会历史上的辩证法。而黑格尔关于德意志民族是绝对精神的最后选择与和平使社会堕落之类的谬论,也早就在尔后一百年的浩劫中被彻底抛弃。正如梅林所说的:

“黑格尔虽然有这么多看透了历史发展运动过程的天才见解,却仅做出了任意的历史推断来,那就是因为他把效果看成了原因,把事物看成了观念的反映,而不是照实际那样,把观念看成事物的反应……黑格尔的辩证法虽然把整个自然的、历史的和精神的世界描写为一个过程,描写为永久在运动和发展中,而企图去证明这一运动和发展中的内在关系,却以这样一种体系为结束,这个体系竟能发现等级制君主政体是绝对的观念,蓝色骠骑兵是一种理想,封建领主是一个必要的等级,原罪有深刻的意义,太子是一个范畴等等。”

正如马克思所言:

“在黑格尔,思维过程——他在观念的名称下,把它转化为一个独立的主体——是现实世界的创造主;现实只是它的外部现象。反过来,在我,观念不外是在人类头脑中变位了变形了的物质。”

而这一切黑格尔学派的谬误,从根本上来说都来源于黑格尔的哲学思想中的这样或那样的非科学性,更根本上来讲,是他代表普鲁士资产阶级同容克贵族与霍亨索伦家族长期斗争中所被“培养”的妥协性。虽然黑格尔抛弃了康德哲学物自体的二元论,更科学的将思维与存在的同一性加以肯定,但这种对物自体理论的批判却建立在了黑格尔绝对精神的客观唯心主义体系之下,这就意味着他与不可知论做了诀别,但却染上了先验性的顽疾,而这一顽疾在他的反动历史观之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在面对现实的(当时的现实)历史运动之中,又不可避免的以资产阶级的观点先验的去断然否定这些运动,拒绝进一步发掘他所认为的那个“历史更深层次的规律”,而这一切错误的源泉,恐怕也是正如梅林所说的那样:

“对黑格尔来说,这种观点是很自然的,因为资产阶级在德国根本没有达到过实际的生活;资产阶级为了拯救它的独立存在,就只有逃到观念的太空中去,在那里进行它们的gm战斗,这种战斗的方式不会冒犯或尽可能不冒犯统治地位的专制封建反云力派。”


#2

恭喜我自己终于记得排版的事了。。


#3

黑格尔的辩证法是“影子”的辩证法。因而他在现实中毫无作用。马克思所以说他是头足倒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