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人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

人道主义

#1

简评“人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

魏道履

近几年来,在讨论关于人道主义问题时,有的同志提出“人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的命题,引为时髦,影响了一些同志,所以不能不对这个命题作些考察。这个命题就其实质来说,是从抽象的人、人性、人道等概念出发,而不是从社会物质生活条件出发来解释历史,评价各种学说和社会制度;它试图把这种抽象的“人”的理论去补允和改造乃克思主义的历史观。这只能使马克思主义理论倒退面不是前进

“人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这个说法,因为离开具体的社会关系来抽象地谈论人,所以它宣传的是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而不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主张唯心史观而不是唯物史观。这个命题不但在理论上是错误的,对实践也极为有害,而且也是不符合历史的实际情况的。

把“人”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这个命题在理论上的主要错误,在于混淆了以下几个基本原则的界限。

第一,混淆了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原则界限。自从文艺复兴以来,人道主义一直是欧洲哲学家们所研究和关注的问题。它曾经历着一个发展的过程,在各个不同的历史阶段有不问的表现形态,发展到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哲学,可以算是最高的表现。不过它们的主要内容,都是以“人”为中心,从“人”出发,并以“人”为归宿。总之,离不开抽象的“人”。

如果把“人”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那么,欧洲人文主义者、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者都是以“人”为中心,从“人”出发;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理论也从“人”出发;空想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真正社会主义”等等都讲“人”,存在主义者萨特虽不同于费尔巴哈等其他哲学,但他也是主张从“人”出发。这又怎么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同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存在主义者萨特的哲学思想划清界限呢?“人” 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这一命题的错误在于它笼统地,抽象地谈“人”,尽管有的同志也作种种说明,但这是无济于事的。他们拒绝或回避了“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这一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科学论断,模糊了不同阶级的界限,混淆了两个对立的思想体系,因而分不清马克思主义与非马克思主义,反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的根本区别。

第二,混淆了唯物史观和唯心史观的原则界限。马克思所说的人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是现实社会生活中的人,是处于一定经济关系中的人。马克思曾经说过,“每个个人和每一代当作现成东西承受下来的生产力,资金和社会交往形式的总和,是哲学家们想象的‘实体’和‘人的本质’的东西的现实基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第43页)。人的本质是由社会关系的总和规定的,但社会关系的总和决非机械的凑合,而是各种社会关系,包括阶级关系,归根结底,取决于生产关系。正如列宁所说的,生产关系是“决定其余一切关系的原始关系。”(《列宁选集》第一卷第6页)这种关系决定着整个社会的面貌,同时也决定着人的社会本质。可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不是从“人”出发,正好相反,人的本质是取决于各个社会的生产关系,是建立在它的基础上的。费尔巴哈是唯物主义者,他针对黑格尔抽象的绝对观念、自我意识,主张用肉体的人来代替黑格尔的自我意识。他也声称自己所说的人是现实的。但是,现实的人,在费尔巴哈那里是句空话。为什么呢?因为在费尔巴哈那里所说是“人”,实质上是离开人们社会经济关系的抽象的人,这种人在现实世界上是不存在的。正由于费尔巴哈是离开一定的社会的经济关系来考察人,因而他无法理解人类历史与自然界质的区别和真正的联系,结果陷入唯心史观。

马克思所说的现实的人是具休的,要研究社会物质资料的生产方式,研究人们的社会存在和社会意识的关系。历史唯物主义摒弃了那种以“人的本性”的道德观念作的历史尺度的唯心史观,按照历史原来的面目来认识历史。它以人类的物质生产活动,社会经济关系为出发点研究社会历史,发现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创建了科学的唯物史观和共产主义思想体系。所以,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应该是人的物质资料的生产活动及其关系。正如列宁指出:“它以人类任何共同生活中的基本事实即生活资料谋得方式为出发点”。(《列宁全集》第一卷第388页)离开了各个具体社会的生产方式,离开人所处的具体的经济地位这个出发点,而抽象地,笼统地谈人或现实的人,就不是历史唯物主义而是历史唯心主义。如果以这种抽象的“人”来补充和改造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这非但无助于历史唯物主义理论的前进,相反,将从唯物史观倒退到唯心史观的境地。

第三,不能把社会的人和人的社会混淆起来,或对立起来。主张马克思主义应该从“人”出发的同志有一个理论根据,就是认为马克思主义很少谈“人”,所以必须以抽象的人道主义来填补这个空白。这个观点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应该说马克思主义不是忽视人或个人,而是正确地说明了人或个人的问题。当然,马克思主义只是为关于现实的人及其社会历史发展现律的科学建立了基础,确立了基本原理。随着生活实践的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的内容也必将不断丰富起来。那种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很少讲人,所以必须以抽象的人和人道主义来补充甚至来改造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体系的同志,他们的问题在于把人与社会割裂开来,其结果必将是得出社会在人之外或人在社会之外的错误结论。我们不能认为讲社会发展规律,讲社会生产方式、经济关系、阶级关系等等,就没有讲人,就应该补充人,补充抽象人道主义的内容。恰恰相反,上述这些社会规律和关系,是离不开人的活动。那种把社会看作不依赖于人而存在的客体,把人看作脱离社会而存在的主体的观点,他们所理解的人,是离开了社会的生产关系,这样的人必然是抽象的人,是生物意义上的人,是费尔巴哈所讲的人,它是跟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相违背的。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人与人所处的杜会既不能混同,更不能把两者绝对对立起来。事实上,现实的具体的人是社会的主体,社会发展规律、社会生产方式、经济关系、阶级斗争等等,都是通过具体的现实的人的活动表现出来。社会与社会的人两者是有机统一的, 而不能人为地把它割裂开来,绝对对立起来。所以不能用抽象的人或人道主义作为历史唯物主义的出发点。研究真正现实的人, 就必须认识社会; 认识了社会,也就可以更好地认识社会的人

列宁曾经说过: “唯物主义的社会学者把人与人之间一定的社会关系当做自己的研究对象,从而也就是研究真正的个人。”( 《列宁全集》第一卷第384页)所以,用抽象的人或人道主义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把人看作与社会生产关系相分离的抽象的人不是历史唯物主义观点,而是资产阶级的唯心史观。

第四,不能把纯粹抽象概念与特定的具体内容的概念混为一谈。有些同志认为马克思主义也研究人,所以应该从人出发。这是把具有特定内容的概念抽象化,以达到他们所需要的目的。马克思主义要研究人的问题,但它是在历史唯物主义思想指导下来研究人的,是处于一定的社会经济关系之中。而不是象资产阶级人道主义者所说的那种抽象的人,也不是由某些人头脑中所臆想出来的那种理想的完善的人。这两者具有原则的区别,决不能把它们混为一谈。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人类或个人是劳动发展的结果,而不把抽象的人看作是历史的出发点。而且还进一步科学地说明了人如何创造历史,并指明了所有的人都得到全面自由发展即全人类得到解放的科学道路。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揭示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人们所参与的物质资料的生产活动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和动力。因而,它也是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出发点。

综上所述,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不是抽象的人,而是一定的社会经济关系、一定的社会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这一科学论断在马克思、恩格斯经典著作中是多有提及的。例如马克思在《评阿·瓦格纳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说过,他的分析方法“不是从人出发,而是从一定的社会经济时期出发的”(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十九卷第415页)。恩格斯在1888年为《共产党宣言》英文版写的序言中明确指出:“构成《宣言》核心的基本原理……就是:每一历史时代主要的经济生产方式与交换方式以及必然由此产生的社会结构,是该时代政治和精神的历史所赖以确立的基础,并且只有从这一基础出发,这一历史才能得到说明”《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237页)。可见,马克思是从社会生产关系出发来分析人类社会和各种社会现象,它科学地说明了人的本质,揭示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确立了历史唯物主义,创立了政治经济学,得出了科学社会主义的结论,建立了马克思主义的完整的理论体系。

“人是马克思主义出发点”的命题,不但违背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规的基本原理,而且也不符合历史发提的实际情况。

唯物史观的创立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一大贡献。他们两人合著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是唯物史观确立的一部重要著作。书中全面制定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原理,包括唯物史观的前提、实质和结论。在这本书中已不是从抽象的“人”或“人的本质”出发,而是直接考察物质生产活动。书中指出:“我们开始要谈的前提并不是任意想出的,它们不是教条,而是一些只有在想象中才能加以抛开的现实的前提。这是一些现实的个人,是他们活动和他们的物质生活条件,包括他们得到的现成的和由他们的自己的活动所创造出来的物质生活条件。”(《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第30页)又说:“人们用以生产自己所必需的生活资料的方式——在更大程度上是这些个人的一定的活动方式,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活,他们的一定生活方式,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活,他们自己也就怎样。因此,他们是什么样的,这同他们生产一致,又和他们怎样生产一致。因而,个人是什么样的,这取决于他们进行生产的物质条件。”(《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第24页)这说明,物质生产活动决定了整个人类生活的面貌,自然归根到底也就决定了整个历史的面貌。这里,马克思恩格斯第一次提出了具有“生产方式”含义的概念。

同时,书中还提出了历史唯物主义的最基本的原理,即生产力和交往形式的关系,由于这一原理的提出揭示了人类社会的一般结构(生产力——生产关系——政治上层建筑——意识形态),阐明了生产的过程就是生产力和交往形式的矛盾统一的过程, 从而揭示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由于对人类社会的结构和发展过程的了解,才有可能在这基础上全面确立唯物史观,实现了历史观上的根本变革,并与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划清了原则界限。从一八四五年以来,马克思把自己称为共产主义者,并且还不断对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思潮进行批判

事实说明,马克思恩格斯在唯物史观确立时期根本就不是什么以人为出发点,而是从社会经济关系出发来考察社会及其发展的规律。就是在唯物史观确立以前,虽然在其思想体系中还留有黑格尔或费尔巴哈思想的痕迹,但在当时马克思的思想也不是从抽象的人道主义出发,并作为它的思想基础的。马克思科学世界观形成过程,是批判黑格尔的绝对观念和自我意识,批判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清算人道主义的过程。马克思在批判以青年黑格尔派为代表的德国思辨哲学的过程中,发现流行于当时德国的小资产阶级的“真正的社会主义”的流派,这个流派正是以费尔巴哈的伦理社会主义和人道主义作为自己的理论基础,对抽象人的崇拜作为自己世界观的核心,其目的是以费尔巴哈的人道主义来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学说。显然,这些论点是与马克思在形成的唯物史观是敌对的。为了要用科学的世界观来武装工人阶级,就必须批判费尔巴哈的人本学的历史观,清算他的人道主义思想的影响,特别是批判了费尔巴哈关于人的本质的错误观点。马克思在一八四五年写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指出:“ 费尔巴哈把宗教本质归结于人的本质。但是,人的本质并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以后从对费尔巴哈人本主义的清算到对整个人道主义的批判,这些内容充分体现在马克思恩格斯合著的《神圣家族》和《德意志意识形态》中,而在后一本书中,可以说是出色地完成了这一历史任务。由此可见,唯物史观是在批判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摒弃“抽象的人”,转而研究现实的经济关系的过程中逐步建立起来的。因此,那种所谓人是马克思主义出发点的说法,是不符合历史的实际情况,也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学说产生和发展的历史事实的。

有的同志说,马克思不是曾说过“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人本身是人的最高本质”的话吗?难道这不可以说“人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吗?我们认为这个说法是不能成立的。的确,马克思在一八四三年发表在《德法年鉴》上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一文中,说过上面的话。马克思并没有掩饰这一点,他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一文中,当讲到《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和《论犹太人问题》两文时,曾明确指出,在那里用了一些习惯的哲学术语。其实这两句话是费尔巴哈在批判宗教时提出来的,马克思借用了费尔巴哈的话。这正是说明马克思不是天生的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思想的形成是有一个过程,在这过程中还有费尔巴哈的残留痕迹,是没有完全摆脱费尔巴哈哲学影响的一种表现。而并非成熟的马克思主义的提法。就是在一八四三年,马克思在许多方面也已表现超越费尔巴哈的地方。列宁在《卡尔·马克思》中,也曾评述马克思在《德法年鉴》这一时期所发表的论文,他说:“马克思在这个杂志上所发表的论文中已作为一个革命家出现,主张‘对现存的一切进行无情的批削’,尤其是武器的批判,他诉诸群众,诉诸无产阶级。 ”(《列宁选集》第二卷第577页)说明当时马克思已找到了无产阶级,在哲学上开辟了新的唯物主义道路。我们应该看到,马克思在《德法年鉴》期间已经有了唯物史观初步轮廓的设想,他说:“我们研究得出这样 一个结果: 法的关系正象国家的形式一样, 既不能从它本身来解释,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这种物质的生活关系的总和,黑格尔按照十八世纪的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先例,称之为“市民社会,而对市民社会的解剖应该到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找。”(《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第82页)这时马克思已经在一些方面超越费尔巴哈哲学。但是,他当时毕竟还没有认真地研究政治经济学,还没有提出“社会生产关系”的科学概念,然到了一八四五年,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马克思恩格斯则进一步批判了费尔巴哈人本主义哲学,摒弃了费尔巴哈的提法。指出“费尔巴哈谈到的是‘人自身’,而不是‘现实的历史的人’。‘人自身” 实际上是‘德国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三卷第48页) ,也就是德国的市民、资产者。可见,这时马克思已完全抛弃了“人是人的最高本质”的提法,用“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的新论断来取代旧的提法。时间距离现在已一百多年了,我们又怎么能够把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就经抛弃了的旧提法作为论据,来说明“人是马克思主义的出发点”呢?显然是不对的。由于出发点的变化,就将改变思想体系的性质,如果以“人为马克思主义出发点”作为命题,历史唯物主义将倒退为历史唯心主义,马克思主义将改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了。所以,我们对一个命题的分析,要始终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这一点在胡乔木同志《关于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的重要文章中,体现得非常突出,值得我们认真学习。


讨论:马克思主义对“人”的观点及其与人道主义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