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和人道主义

人道主义

#1

注:一篇对马克思主义式的人道主义观的叙述,供参考。

马克思主义和人道主义

张儒义

在近现代思想史上,人道主义是一个长期被各种哲学派别注意研究和发挥的课题,也是马克思主义者,特别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及其后来的杰出代表们十分重视的一个课题。

马克思主义,就其思想的源起和终极目标来说,是要克服人在剥削压迫制度下的“异化”,掠弃资本主义社会那种“物的世界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90页。]的极不合理的生产关系,使人“真正占有”自己的“本质”,“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120页。]即真正变成“社会化的人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8页。]。这就是说,是要使全人类都得到彻底解放,使每个人的天资才智得到充分的发挥,人人都享有幸福生活的条件,过上美满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在这个意义上讲,马克思主义也是一种人道主义,而且是比任何一种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更全面更彻底的人道主义。然而马克思主义不仅仅是一种人道主义学说,它比人道主义要广阔得多,深刻得多,高明得多

人道主义,就其最广泛的意义来说,也只是一种从人的本性出发,关心人的解放,维护人的尊严、权利和自由、人的价值,要求人充分自由发展的思想体系。而马克思王义在理论上则是包括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在内的内容极为丰富的科学学说。这是人道主义所难与伦比的。不过由于马克思主义最初是在资本主义同封建主义的矛盾、资本主义社会内工人和资本家的矛盾的推动下,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脱胎而来,因此它的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在科学共产主义思想的创立阶段,批判继承了人道主义者的一些合理思想因素,特别是吸收和改造了费尔巴哈的人本主义思想、空想社会主义者的人道主义观点,从反对人的非人化出发,曾把自己的共产主义思想,看作“真正的人道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7页。]。马克思说:“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120页。]。并认为这种人道主义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是存在和本质,对象化和自我确证,自由和必然、个体和类之间的斗争的真正解决”[《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120页。]。换句话说,就是共产主义的完满实现,才是人的“异化”现象的真正克服和这个“历史之谜”的真正正确解答。

由上可见,马克思主义从其形成之始,就是十分重视人的问题的研究的,并不是如有些西方学者所批评的是什么“马克思主义忽视了人”,患了“人的贫血症”。但是,马克思主义者,也确实十分疾视那种离开人的社会本性,离开人的历史发展的抽象的空洞的人道主义宣传

人虽是由自然界发展而来,然而人又是自然界的对立物。人有自己的“类本质”而根本区别于动物。人的“类本质”或“类特性”诚如马克思所明确指出的:“恰恰就是自由的自觉的活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96页。]。这种“自由的自觉的活动”,指的是人的实践能力与活动,亦即人的脑力和体力的支出劳动。劳动就是“人的类本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97页。]。劳动把人的潜力充分发挥出来,使人超越于动物之上。有些动物如海狸、蜜蜂之类,似乎也能进行劳动生产,“但是动物只生产它自身或它的幼仔所直接需要的东西;动物的生产是片面的,而人的生产是全面的;动物只是在直接的肉体需要的支配下生产,而人甚至不受肉体需要的支配也进行生产,并且只有不受这种需要的支配时,才进行真正的生产”[《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97页。]。这说明人的劳动一开始就是具有社会性或群体性的。尽管不直接受肉体需要而进行生产所表现的社会性,在后来有许多发展变化,却仍然是人之所以成为人的最基本的“类特性”,以至脱离了人的社会性来谈人的问题,就脱离了人本身。

人的社会性,随着人的劳动生产力的发展,在其已经经历的若干历史阶段,其表现形式和具体内容是不同的。野蛮人和文明社会的人有区别,文明社会的几个阶段又相互区别。但不论其区别如何大,人仍然是有不同于动物的共同本性的。那种认为只有人的自然属性才是人的共性的说法,是不能把人与动物相区别的。上面我们谈的人的“类本质”或“类特性”,就是一切社会成员的共同本性,也是劳动的社会性。在阶级社会中,人虽具有阶级性,然而阶级性并非人的“类本质”。人的阶级性是人类社会多因素中主要是由分工和私有制出现导致劳动者与劳动资料的所有相分离的“异化”引起的。因此,消灭阶级与消灭人的“异化”具有客观的一致性。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指出了“要研究人的一般本性”,又指出了“要研究在每一个时代历史地发生了变化的本性”[《资本论》第1卷第669页。]。在他看来,“整个历史也无非是人类本性的不断改变而巳”[《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174页。]。西方的某些“马克思学”研究者,往往把马克思在青年时代所阐述的关于人的观点,同马克思后期著作所发挥的思想绝对对立起来,那是不正确的。实际上后期的马克思著作,在人的问题上,是更具体地揭示了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异化”的秘密,明确论定了资本主义私有制是资本主义社会人的“异化”的经济基础,并指出了消灭这种私有制的科学途径。《共产党宣言》上讲的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必然胜利的科学结论,所反映的就是不可抗拒的客观规律。马克思并没有背弃他早期要消灭人的“异化”现象的基本观点。克服“异化”和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是一致的。他在早期著作中,例如《1844年经济学一一哲学手稿》中,早就指出过,共产主义“是以扬弃私有财产作为自己的中介的人道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76页。]。又说过“只有通过扬弃这种中介,一但这种中介是一个必要的前提—积极地从自身开始的积极的人道主义才能产生”[《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74-175页。]。但在当时对扬弃这种中介还缺乏严谨的论证,在尔后的许多著作中才得到详尽的考察和发挥。可是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同除掉私有制联系在一起则是始终一贯的。

……

资本主义社会现今虽然发生了许多新的现象,但资本主义的本性是否改变了呢?马克思主义所揭示的关于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还灵不灵呢?共产主义——人道主义的理想能否实现呢?这是当前所谓“信仰危机”或“危及信仰”的突出问题。我们仅从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特点方面,来看看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论述到底是否过时了。我们认为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是科学的,远远没有过时。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同一切别的人道主义相比,有自己永不磨灭的光辉特点。

其一,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是建立在科学的唯物主义基础上的。马克思、恩格斯在形成自己的独特的人道主义思想之时,在工人运动推动下,就批判继承了德国古典哲学的唯物主义和辩证法,创立了唯物史观。他们运用它集中批判了空洞的思辩的唯心主义和唯灵论的人道主义,特别是集中批判了鲍威尔兄弟伙“神圣家族”以“‘自我意识’即‘精神’代替现实的个体的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7页]的那种人道主义。马克思说:“在德国,对真正的人道主义说来,没有比唯灵论即思辩的唯心主义更危险的敌人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18页。]。说明马克思主义是同唯心主义不相容的。鲍威尔等人企图用新形式复活黑格尔唯心主义哲学,“重新把人本身变成某种范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18页。],吹嘘用“自我意识”来解决人的“异化”,解决劳动和资本、无产者和有产者的矛盾。这当然是一种幻想。这种幻想式的人道主义,显然不能解决任何关于人的实际问题。马克思、恩格斯在对这种唯心主义的人道主义进行批判的过程中,明确提出并且强调要从“现实的、活生生的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18页。]出发。同时,马克思、恩格斯还批判了唯物主义者费尔巴哈“对抽象的人的崇敬”。费尔巴哈在批判基督教方面是有贡献的。他认为神是人的“异化”物,神并不神秘。但他把人理解为抽象的人(即自然的人),并宣扬对它的崇敬,而不是把人如实的看作社会的历史的人。因此,马克思、恩格斯提出“必须由关于现实的人及其历史发展的科学来代替”[《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237页。],而历史唯物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科学。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在观察和研究人的问题时,必须坚持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一唯物主义基本观点,决不能把人的“异化”和“异化”的克服建立在什么“自我意识”、“绝对观念”、“主观性精神”等等的分析上,而要研究社会的经济基础,研究社会的物质运动,从中找出客观的而不是随意的规律来。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矛盾运动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使我们对关于人的问题的认识有了可遵循的方向,它第一次把对人类社会的认识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按照它的基本观点,人的“异化”,以及阶级的存在,都是同生产的发展相联系的,是生产力发展所必然出现的社会现象;同时,它又认为这种“异化”又必然会随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和与之适应的社会制度的改变而能得到克服。它揭示了“异化”的必然性和历史性。这样就给人们认识“异化”以科学的指导,既不能对之惊慌失措,狂吠乱叫,也不能安之若素。

现今西方学者们所倡导的人道主义,例如存在主义的人道主义,鄙弃社会,甚至鄙弃现实的人的存在,幻想离开现实社会,离开世界,在主观意识中创造什么人的自由世界,显然是不科学的。萨特的所谓“存在先于本质”,而又把“本质”解释成为“主观性”的观点,是以否定人和世界的“存在”的客观现实性为前提的。因此,这种存在主义的人道主义,至多表现了对现存制度的不满情绪,并无帮助人们认识人性“异化”和克服“异化”的科学说明。美国人道主义哲学家拉蒙特所宣传的自然主义的人道主义,虽然在反对“超自然”方面有正确的见解,但他认为“人是‘自然’的不可分割的部分,不能以任何尖细的隙缝或断裂而从自然分离出来”,则是片面的。这仍然是一种否认人的社会性、否定人的社会本质的唯心主义人道主义思想,也同样是不能认识和解决人的“异化”的根本问题的。人和动物的一切本质区别,都是因社会才形成的,自然性并不能说明人的根本特征。离开了人的社会性,不能说明人的“异化”及“异化”的克服,而且在人的问题上必然陷入唯心主义。

其二,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是革命的人道主义。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的形成,在人道主义思想发展史上是一次伟大的创新,是一次真正的革命。它洞察了人类社会非人道现象的真正根源,研究并阐明了消灭这种根源的科学途径。马克思明确指出,他的人道主义是“以扬弃私有财产为中介的人道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76页。],即要以去掉私有制为克服“异化”的根本条件。

前面已经谈到,要去掉私有制这个使人“异化”的根源,必然会受到维护私有制,.其中也包括某些既要维护私有制又要倡导人道主义的人的非议、抵制和反对。因此,人道主义的实现过程,就不能不是一个激烈的革命过程。没有革命,要克服人的“异化”,实现真正的人道主义是不可能的。

为了真正的人道主义能够实现,马克思、恩格斯创立了一整套革命的理论和策略,其中也包括在反人道的势力拥有和使用暴力的条件下,革命者也要拥有和使用暴力这样的理论。

在是否使用暴力对付反人道的势力的问题上,许多非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者,是极端忌讳的。他们往往默许以至公开拥护反人道的势力使用暴力,而反对革命的人道主义者为了消灭非人道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现象而使用暴力,因此他们的人道主义理论在本质上是有片面性和欺骗性的。

马克思主义坚持在科学认识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基础上的革命性。把革命着作是实现人道主义一—共产主义的必经过程和手段,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恩格斯旗帜鲜明地宣布了革命的人道主义目标。他们说:“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马克思恩格新全集》第1卷第229页。]”

为了消灭私有制,彻底铲除不人道的社会根源,革命的人道主义者,必须坚持用多种方法,推翻维护私有制的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统治,并在一定时期内实行真正的人道主义者对反人道的势力的专政即无产阶级的或人民民主的专政。如果不陷入空想,就会认为这种专政是必要的。为了教育人民,为了改造被推翻的反人道势力,没有这种专政,是不可能实现真正的人道主义的。所以,马克思在总结1848-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经验时说:“推翻资产阶级!工人阶级专政”[《马克思恩格新全集》第1卷第417页。]。

有人不分青红皂白,认为“专政”总是同人道主义不相容的,把人道主义同无政府主义联系起来,以为没有任何政府,人就可以充分自由了。事实恰恰相反,无政府主义是根本不能使人得到自由的。因为它只是离开现实社会的一种幼稚的空想。当现实世界存在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情况下,你要无政府,统治阶级会允许吗?!当你要推翻统治阶级,不组织一定的社会力量行吗?!要组织社会力量,没有坚强的组织性纪律性行吗?!因此,许多伟大的革命者(其中也包括青年时代的毛泽东同志)在酝酿人道的民主的革命之始,也曾信过无政府主义,但由于实践的教育,都放弃了无政府主义而走上了真正的革命道路。他们的革命历史实践证明,革命的专政同人道主义并非矛盾的。

其三,马克思主义的人道主义是同人的本质的实践活动密切联系的人道主义。马克思的学说,一贯反对崇尚空谈。他的人道主义,是主张从实际出发,与革命的实践活动紧相联系的。因此,他十分强调“用实际手段追求实际目的的最实际的运动”[《马克思恩格新全集》第1卷第50页。],反对那种“满口讲的都是‘震撼世界’的词句,而实际上他们是最大的保守分子”[《马克思恩格新全集》第1卷第23页。]。主张包括人道主义在内的任何理论、思想、学说,都要用实践来检验,用实践来决定弃取。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也是检验各种人道主义思想的试金石。

……


讨论:马克思主义对“人”的观点及其与人道主义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