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内外受敌的“强人”

中国政治
中共

#23

我本来该问是什么即时通信工具的群的。


#24

选择权是在他的手上。如果他想让共产党继续存在。他就不得不阻止资产阶级的私有化政策,而这样一来,原有的私人垄断集团将会彻底抛弃他。官僚垄断集团虽然掌握国有经济,但是他们不希望把官僚所有制改变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而是希望习近平能够与美国垄断资本继续对抗,争夺霸权,趁机吞掉民营资本。但是这样一来私人资本又会抛弃他。所以我说他是一个左右被攻击的家伙。而无论走那一条道路,社会主义革命都是不可避免的。这并不是说他会主动选择走社会主义道路,而是说他无论如何选择都会造成社会主义的结果。他做出选择是被动的,如果他哪怕坚持消灭私人资本,搞全盘国有制,共产党也依然会失去合法地位,因为官僚垄断资本是不会放弃他占有政治经济利益的权力的,问题就在这里。如果他要想挽救党,那么他就不能依靠官僚垄断资本,或者,私人资本的任何一方。但是他无法这么做,如果要抛弃官僚垄断资本,那就意味着要抛弃整个国家机器,也就意味着他必须开展一场新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选择权在他手上,是挽救党还是毁灭他,无论他选择官僚垄断资本还是民营资本,共产党的解体都是必然的,除非他发动文革。这是他的问题。他不得不做出选择。党不是铁板一块,我不敢说那里面一个马列主义都没有。作为党的权力核心,他是有能力做出这个选择的。至于他到底会不会做,那就是社会上阶级的客观力量对比的问题了。当然这仅仅是一种可能性,还不是现实性。


#25

事物的变化和运动是在其内部,灭亡资本主义的是资本主义本身,只不过是他的否定方面罢了。工人阶级难道就不是资本主义的一部分?没有资产阶级哪来的工人阶级?二者是互为规定的。反对资本主义的是资本主义本身,说明的是造成资本主义灭亡的是他内在的矛盾,是这个矛盾灭亡了他,资本主义作为一个事物本身就是对立面的统一,是作为社会运动的中介环节,也就是说他是自己灭亡自己本身的。如果你把社会主义仅仅作为外在于资本主义的东西,那才是犯了形而上学的错误。事实上社会主义也是一个中介,是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的中介形式,而资本主义本身也是如此,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构成这个社会的两个对立面,构成环节发展的运动。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取得统治地位,资本主义就转化为自己的反面,但转化是有过程的,这个过程就表现为整个社会主义时期。


#26

骂人是不对的。我说了这么多,不是都没有骂你。吵归吵,但得有理有据。你不能以你看不惯就来骂我吧。这是争斗不是斗争。


#27

你的所谓的可能性是没有的,你能指望希特勒把德共的人从集中营放出来吗。
你似乎觉得习近平不是官僚垄断集团的代言人。虽说“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不过从他上台来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并不会背叛他的阶级。
而且文革也不是他想发动就能发动的,群众基础社会基础统统没有,他拿头发动。
我接受你第二个回复的批评。
这样说不就行了,你一开始说的这个本身可是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国家。


#28

资产阶级政党里不会有反对资本主义的力量。这句话一般情况下是对的,但是沦为修正主义大本营的第一国际,里面不就冒出来一个第二国际?第二国际沦为伯恩施坦的天下的时候,也跑出来一个列宁。俄国社会民主党里也冒出来一支布尔什维克嘛!事物不是纯粹的,而是对立面的统一。就算在美国那样资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也是有共产党的。


#29

文化大革命是有群众基础的。你怎么能保证习近平不会背叛官僚资产阶级?苏修解体苏共的时候,仍然有人发动了八一九政变企图逮捕叶利钦。怎么能说就没有布尔什维克了?我在最后也说了,习近平会不会这么做,问题在于社会上阶级斗争的客观形势。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难道就所有人都反对他?我看那些工人农民就支持他,反而是那些名为共产党的大官不支持他。毛主席就是绕过所有官僚机器直接发动群众,当时只保留了中央和军队主体。其他的都被搞了一个底朝天。即便如此,中央依旧有斗争,你看邓小平是不是,四五运动就是他搞的。你看嘛,无产阶级政党里就有两个司令部,一个无产阶级,一个资产阶级。所以我不相信现在就是铁板一块,什么时候都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对立面的统一。


#30

列宁和布尔什维克是突然有一天凭空从你说的这些组织里冒出来的吗?是从一定的社会基础和群众基础里产生的吧。现在的中国并没有这种基础,别说马克思主义者了,左派的人也没有几个。你说文化大革命是由群众基础的,当年的工农最起码是口头上拥护马列主义,拥护无产阶级专政,今天你随便拉一个人和他讲一讲马克思主义,他不觉得你是神经病就不错了,还基础。
你是觉得发动八一九政变的人是布尔什维克吗,那你还是多看看论坛里的帖子吧。


#31

中国有这个基础。另外依你的说法,我也可以反问:修正主义是一天就冒出来的嘛?修正主义有他的社会基础,马列主义也有他的社会基础。因为二者都是存在的嘛。一个取代另一个是因为现实的阶级斗争。你怎么能说中国社会没有这样的斗争?我看不但不是没有,而且是大大的有,一天比一天更加激烈。这种斗争不但在社会上,在党内部也有。修正主义作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可以反映进共产党内部,马列主义作为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也可以反映进共产党内部。今天掌握路线的是修正主义,明天无产阶级就可以把他变成社会主义。这种改变不是靠资产阶级的恩赐,也不是靠保皇派的哀求,更不是靠习良心发现,而是靠现实的阶级斗争。


#32

我最后不是说过了吗。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取决于现实的阶级斗争。哪怕他是官僚垄断资本的死硬代表,无产阶级的代表难道就不能把他们打翻在地,夺回领导权?法国大革命不到处是这样的现象?


#33

只谈毒性不谈剂量?今天的中国,哪个基础大哪个基础小不是明摆着的?认识到现在的革命环境是极端恶劣有这么难?你要是觉得现在这种和人讲马哲都会被认为是神经病、老古董的时期,是你口中“大大的有”的时期,我只能说,佩服你的乐观。
我的意思是中国现在尚没有产生列宁和布尔什维克党的那种基础,我也没说过中国社会没有这样的斗争,不然我咋会出现在这里和你扯皮。


#34

中国存在着庞大的工人阶级队伍,和严重的阶级斗争。他是有产生无产阶级政党的基础的。但这并不是说无产阶级政党会自然的生长出来,而是需要我们亲手去行动,建立他。


#35

建议说成“尚没有”。


#36

那你就是自己话没说清楚。从习近平实施什么政策,激化什么矛盾,直接跳跃到所谓“走哪条道路”上根本就是荒谬的。决定中国以后走什么道路的,可不再是某几个个人某几个集团了,而是由现实阶级斗争来决定的。并且在现存制度下,这种斗争离要发展成为现存资本主义社会的炸裂性的力量,也有一段距离。而只要社会主义革命未能到来,这类斗争,无一不过是在资本主义道路的框框下行进。

所以你怎么能说:“选择权在他手上,是走社会主义,还是走资本主义,我看他是犹豫不决的”呢?

既然你自称没有包含保皇的意思,为什么又要采取这种异常的跳跃式的、带有强烈保皇意味的句子来表达你的观点呢?


#37

多谢指正,已修改。


#38

同志,这个选择权是指他是否要挽救共产党,因为他有这个能力。但并不是说他有这个意愿。因为社会上有资产阶级,无产阶级两派。他自己代表着资产阶级。但是最高权力在那里摆着,哪一个阶级的代表最终能够拿到他就不一定了。不然为什么文革失败?就是以为资产阶级司令部搞掉了无产阶级司令部,之所以能够搞掉是因为现实的阶级斗争。那场革命的最终决战是在党内进行的。


#39

你还在继续玩弄“修正主义统治”的说辞。现在哪里是什么修正主义统治?明明是资产阶级统治啊。

所谓修正主义,至少要在表面打着忠于无产阶级斗争,忠于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吧,在理论上则主张以“时代变迁”为名修正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特别是无产阶级专政论和经济学说),修正主义在实践上即便不按马克思主义的路线来,但也得替工人谋福利吧,也要反对资产阶级吧。可是今天中共哪里还有什么“马克思主义”气息呢?市场经济论,先富带后富论,过河论,“一党独裁的社会主义本质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论,除了装它们的抽象箩筐以外,哪里还有什么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呢?这些玩意可是连修正主义的鼻祖——伯恩施坦主义也不敢去想的东西。人家伯恩施坦在他的书里面还骂市场经济,替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先进性做辩护,在实践上也坚决站在工人阶级政党一方去反对德意志帝国,不断抨击资本家对于工人的剥削。而中共呢?今天的中共,无论是在理论,还是在实践上,究竟哪里还有一丝“马克思主义”的影子呢?

今天的中共无非就是一个披着共产党旗号的资产阶级政党罢了。它不仅已经将自己自觉地转化为了中国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进行剥削和镇压的工具,并且还以“改革”的旗号亲手培育和拉拢了一批又一批民间资产阶级。

所以中国革命的目标是推翻中共,而不是像某些老左幻想的什么“保党救国”“重建xxxxxx”,不推翻这个可耻的独裁暴君,现代中国资本主义的最大保护人,中国工人就决不能解放。

请问,今天中共内部哪里还有什么马列主义了呢(顺带吐槽,马列主义是按“一个”“一个”来算的)??


#40

修正主义就是资本主义,是由共产党退化而来的资产阶级,工人贵族。修正主义是社会帝国主义。现在不就到处打着社会主义旗号,前些天还假惺惺纪念马克思呢。你见过美国民主党纪念马克思嘛?不是修正主义是什么?


#41

同志你打算靠谁打倒这个资产阶级政党呢?


#42

笑了。我看你明摆着就是保皇嘛。公然都说什么“习近平可以挽救共产党”“中国共产党还能够挽救”“还有回头路可以走”这些东西了,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最高权力“?不知这个最高权力是哪个阶级掌握的呢?是哪个阶级以最优越的条件、最垄断的制度、以对中国工人最野蛮的统治手段去执行这个”最高权力“的呢?马克思主义者怎么能空谈什么最高权力,把最高权力看作是中立的、无染的、随时可以像传篮球那样从一个人手里到另一个人手里的东西——而避开这种权力产生的社会关系和制度的阶级结构不谈呢?

回顾改开40年,中共自己既是旧的资产阶级的代表,又是新生资产阶级的创造者和保护人,这难道还不清楚吗?今天中共的统治能得以保留的秘密,就在于它用强力保护了中国资产阶级在剥削无产阶级时候的那些制度和条件的延续,它的威权令丧失了自己政治理想的中国资产阶级们感到惬意(虽然偶尔也不悦)。中国资产阶级的生存条件,也就是今天中共的生存条件。

你怎么能让一个党去反对它的阶级基础,反对它一切力量的来源、一切政策、方针、路线和意识形态的服务对象——去反对它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