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列毛主义万岁!——1995年

共运现状

#1

导言
1984 年,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组织(Revolutionary Internationalist Movement)建立起来了。它旨在聚集全世界的毛主义革命者,为创造一个没有剥削压迫、没有帝国主义、没有阶级分裂的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而奋斗。自从我们的组织建立以来,我们为了人类的幸福和解放已奋斗多年。今天,在毛泽东同志诞辰一百周年的日子里,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我们肩上的责任。因此,我们向全世界无产阶级以及其他被压迫的群众声明:我们的指导思想,是马列毛主义!
我们组织的建立,是以 1984 年马列主义政党和组织第二次代表大会(the SecondConference of Marxist-Leninst Parties and Organisations)通过的《革命国际主义运动宣言》为基础的。《宣言》坚决维护无产阶级革命的观点,在此基础上,它基本上正确地阐述了共产主义革命者在各国范围内与全世界范围内的任务,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以及其他的重要问题。今天我们重申,在我们深化理解我们的理论体系的过程中、在我们的联盟不断成长的过程中,《宣言》将始终是革命国际主义运动的坚实基础。
《宣言》正确地强调“毛泽东同志的理论是马列主义科学的质的飞跃”,并断言他把马列主义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然而,《宣言》中“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措辞却提醒我们,我们对马列主义发展的这个“新高度”仍然没有一个彻底的理解。在过去的九年中,革命国际主义运动内部掀起了一场持续时间长却收获颇丰且思想彻底的大讨论——这场讨论的目的,正是在于更完全地掌握毛泽东同志对于马克思主义学说的贡献。与此同时,革命国际主义运动中的党派和组织,以及革命国际主义运动这一整体,也投入到了反对帝国主义和修正主义的革命斗争当中。其中最重要的是,由秘鲁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of Peru)领导的人民战争(People’s War)为世界革命提供了鲜活生动的经验,这场战争成功动员了数以万计的群众,横扫了全国范围内的许多地区,并且建立了工农割据政权。这些进步,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都使我们能够进一步地理解无产阶级的观念体系,并在此基础上迈出影响更为深远的一步——认识到马列毛主义乃是马克思主义更高级的发展阶段。
马列毛主义——马克思主义发展的更高阶段
毛泽东同志详尽阐述了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许多关键论点,但毛主义却不仅仅是毛泽东巨大贡献的简单加和。恰恰相反,它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全方面综合发展。马列毛主义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是发展到一个更高阶段的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它以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为现实基础,在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的努力下,经历了从马克思主义到马克思列宁主义,再到马列毛主义的发展过程。一旦与群众结合,它就成为无产阶级不可战胜的武器,帮助他们通过革命的实践认识和改造世界。马列毛主义是一种普遍适用的、富有活力的科学体系,随着革命实践以及人类知识的不断进步,它也在不断地丰富自身的内容。同时,马列毛主义也是一切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的敌人。 ——由于它所具有的的真理性,它近乎无所不能。
卡尔·马克思
大约 150 年前,卡尔·马克思最先创造了革命的共产主义理论。在其战友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的帮助下,他详尽地阐述了一个崭新的哲学体系:包括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以及关于人类社会的基本规律的学说——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开创了全新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它不仅揭示了现行经济制度对于无产阶级的剥削,还阐述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和无政府倾向。可以说,国际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造就了马克思的革命理论,而马克思主义理论又反过头来为阶级斗争服务。除此以外,马克思与恩格斯还建立了第一国际,并共同撰写了《共产党宣言》 ——它的那句脍炙人口的名言现在仍然回响在我们耳边:“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马克思对 1871 年巴黎公社起义格外重视,并在其著作《法兰西内战》中总结了公社——无产阶级夺去国家政权的第一次伟大尝试——对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经验教训。马克思力图启发全世界无产阶级意识到自己的历史使命:通过社会革命夺去政权,并利用新政权——无产阶级专政——改造社会条件,使社会分裂为敌对阶级的那种经济基础被彻底消灭。因此,马克思坚决地与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分子进行斗争。这些机会主义者认为,阶级斗争的目的应当仅限于提高“工资奴隶”即无产阶级的生活水平,而不应该改变雇佣奴隶制本身。
上述这些政治立场、思想观点和方法统称为马克思主义,它代表了无产阶级思想体系发展史上的第一块里程碑。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
在领导俄国的革命运动和全世界无产阶级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中,列宁将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列宁对马克思主义最突出的贡献是,他分析了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帝国主义的种种情况。列宁对理论告诉我们,现代世界被划分为两极:一极是少数的帝国主义国家,另一极则是大量的被压迫被殖民的落后国家;此外,由于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平衡性,在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必然爆发重新分割世界的周期性战争。因此,列宁将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称为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列宁创造了全新的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它是无产阶级领导革命群众夺取政权的不可缺少的武器。最重要的是,在将无产阶级的革命理论发展到一个全新阶段的同时,列宁还成功地领导了 1917 年的十月革命:夺取政权、掌握并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这还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开天辟地的第一次。列宁还领导了针对第二国际修正主义的生死斗争。这些修正主义分子背叛了无产阶级革命,甚至狂吠着要求工人在世界大战中保卫他们的帝国主义“祖国”的利益。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以及十月革命的炮火,给世界各地被压迫的劳动群众送来了共产主义,将他们团结在无产阶级革命的旗帜之下。正是在这样的革命浪潮之下,第三国际(或共产主义国际)最终建立起来了。列宁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全面发展,代表着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第二次飞跃。列宁逝世以后,约瑟夫·斯大林领导了反对国内反动势力的斗争,有力地保卫了无产阶级专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又领导苏联人民粉碎了帝国主义侵略者对苏联的进犯。在巩固政权的同时,斯大林还厉行社会主义改造,将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推进了一大步。在国际上,斯大林在第三国际中为世界性的共产主义运动而奋斗,并最终确立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马克思主义发展的第二块里程碑的地位。
毛泽东
在领导中国革命的数十年生涯中,在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世界性斗争中,特别是在从理论上和实践上探索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以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过程中,毛泽东同志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到了一个更新的,同时也是更高的阶段。毛泽东对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哲学、政治经济学与科学社会主义——均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毛泽东曾经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在艰辛的理论探索和人民战争的实践当中,毛泽东将无产阶级的军事理论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毛泽东告诉我们,战争的决定性因素不是武器装备,而是人。他把他的军事理论置于阶级分析的坚实基础之上,深刻地指出:每种战争之特性、目标与意义,都以其阶级性质为转移。他指出,所有的军事理论都可以归结为一句话:“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为了形成能够发挥自身优势的军事战略和战术,革命的无产阶级必须依靠群众的积极性,调动革命群众的首创精神。毛泽东确立了根据地建设的指导思想:关于夺取根据地和系统建设根据地政权的方针政策,是调动群众积极性、发展革命武装力量以及壮大革命势力的关键;为了推进革命战争,他还坚持领导根据地群众开展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改造运动。毛泽东指出,应该由党来指挥枪,而不是由枪来指挥党,党必须成为发起和引导革命战争的发动机。他强调,革命的主要任务,就是通过暴力革命来夺取政权。毛泽东关于人民战争的理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但同样不可忽视的是,它必须结合具体情况才能得到很好的应用——特别是在现时代,必须考虑帝国主义国家和落后国家的两种不同的革命道路。
毛泽东解决了如何在被帝国主义控制的落后国家开展革命的问题。他为中国革命设计的蓝图,不仅在理论上和实践上对无产阶级革命作出了无法估量的贡献,而且在那些同样被帝国主义压迫的国家的民族解放运动中起到了巨大的指导作用。它的精髓包括:延伸人民战争的阵线,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把武装斗争作为革命斗争的主要形式,把党指挥的人民军队作为组织群众的主要形式;与此同时,必须调动农民阶级,尤其是贫农阶层的积极性,必须积极地开展土地革命;此外,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统一战线,广泛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以推进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各革命阶级的联合专政——它是在第一阶段革命胜利以后立即开展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前提。毛泽东还提出了革命“三大法宝”的论点,这三大法宝包括:党、人民军队以及统一战线——它们在是任何一个国家开展革命所不可缺少的利器。当然,它们必须根据各国的特殊情况和不同的革命道路,采取具体的形式。
毛泽东极大地发展了无产阶级的哲学体系——辩证唯物主义。他格外强调哲学中矛盾理论的地位:矛盾,即对立面的统一和斗争,是支配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基本法则。他指出,任何事物的同一性都是暂时的、相对的,而对立面之间的斗争却是无条件的、绝对的——这导致了统一物的裂解和事物发展过程中的飞跃。毛泽东灵活地运用他对矛盾的这种理解,成功地解决理论和实践的关系问题。他着重指出,实践是认识的源泉和真理性认识的评判标准,而理论也必须通过实践,才能够获得真正的飞跃。这样一来,毛泽东进一步地发展了无产阶级哲学的认识论。毛泽东不仅是一个出色的理论家,更是一个优秀的宣传家,他主张哲学与群众的结合,主张哲学的通俗化——例如,他用“一分为二”的妙语来反对修正主义者“二合为一”的形而上学论点。
毛泽东深化了“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这一哲学观点。他在《关于领导方法的若干问题》中指出:“在我党的一切实际工作中,凡属正确的领导,必须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就是说,将群众的意见(分散的无系统的意见)集中起来(经过研究,化为集中的系统的意见),又到群众中去作宣传解释,化为群众的意见,使群众坚持下去,见之于行动,并在群众行动中考验这些意见是否正确。然后再从群众中集中起来,再到群众中坚持下去。”他着重阐明了物质可以转化为意识,同时意识也能够转化为物质这一深刻的真理。这加深了人们对于主观能动性在人类实践诸领域中所起到的作用的理解。
毛泽东还领导了反对以赫鲁晓夫为首的现代修正主义的世界性斗争。面对修正主义的非难和挑衅,他坚决地捍卫了共产主义的思想体系和政治路线,并呼吁全世界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与修正主义势力决裂,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原则为基础组建无产阶级政党。毛泽东以其极具洞察力的思想,考察了苏联资本主义复辟的经验教训,以及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弊端和积极成果。在捍卫斯大林的卓越贡献的同时,毛泽东也客观地指出了斯大林犯下的错误。在此基础上,他总结了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经验,概括了反对党内修正主义司令部的“两条路线”的斗争。不难发现,作为一个哲学大师,毛泽东灵活地运用了唯物辩证法,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的种种矛盾。
毛泽东指出,无论是在夺取政权以前、革命过程中还是革命以后,共产党都必须扮演无产阶级先锋队的角色,引导无产阶级群众投入到反对资本主义、争取共产主义的历史性斗争中。毛泽东发展了关于如何永葆无产阶级政党之革命本色的理论。他指出,应通过积极开展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来消灭队伍中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思潮,应积极改造党员的思想意识;同时,必须坚持批评和自我批评,坚持开展“两条路线”的斗争,以反对队伍中的机会主义和修正主义暗流。毛泽东还指出,一旦无产阶级夺取了政权,共产党成为了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党和群众之间的矛盾就会成为社会主义内在矛盾的集中体现——这些矛盾体现了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的特征。
毛泽东对于无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也作出了巨大贡献,他深入地研究了生产方式的内部矛盾及其与社会政治和意识形态结构之间的关系。他指出,生产资料所有制是社会生产关系的决定性因素;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公有制的内容和形式必须是统一的。他强调社会主义所有制体系与生产关系的其他两个方面,即生产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分配关系之间的相互作用。毛泽东发展了列宁关于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的论点,并指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政治路线和意识形态决定了无产阶级能否真正掌握生产资料。相反,修正主义的兴起则意味着资产阶级的复辟;而社会主义经济的内在矛盾则意味着,一旦走资派控制了政权,全面的资本主义复辟对他们而言就变成极其简单的事。他深刻地批判了修正主义的唯生产力论,认为包括意识在内的上层建筑也能够改造经济基础,政治力量也能够发展生产力。这些论断鲜明地体现在毛泽东的口号“抓革命,促生产”当中。
毛泽东发起和领导了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场大革命是无产阶级专政历史上的一次重大飞跃。鉴于此,毛泽东领导无产阶级群众站起来反对走资派,将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意志传播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这些领域,即使在社会主义制度下,仍保留了剥削阶级的残余及思想。这场大革命的胜利,在未来的十年之内阻止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复辟,同时,它也极大地推进了经济、教育、文学艺术、科学研究以及其他领域的社会主义改造。在毛泽东的领导下,人民群众铲除了滋生资本主义的土壤,例如资产阶级法权和三大差别——城乡之间的差别、工业和农业之间的差别以及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差别。在残酷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斗争中,数以百万计的工农革命群众大大地增强了他们的阶级意识,强化了他们对于马列毛主义的掌握,并且磨练了掌握和使用政权的能力。由此观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既是无产阶级世界性斗争的一部分,也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试炼场。毛泽东深刻地揭示了革命政党领导与发动并依靠革命群众的辩证关系,并力图把二者统一起来以实现无产阶级专政。这样一来,强化无产阶级专政就不仅仅是几个革命家的事情,而是迄今为止最广泛而深刻的民主实践。在这波澜壮阔的民主实践中,涌现出像江青和张春桥这样的革命领袖。他们与革命群众站在一起,领导他们高举马列毛主义的大旗,与修正主义作斗争——尽管他们面对的是残酷的失败。
列宁说:“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光芒照耀下,列宁指出的这条界线变得更加明晰了。现在,我们可以说,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阶级的客观存在,阶级之间的对抗性矛盾的存在,以及党内资产阶级势力的客观存在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同时切莫忘记,在社会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内,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条件之下,都将存在着持续不断的阶级斗争。就像毛泽东所强调的那样:“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成修正主义。”
1976 年,在由华国锋和邓小平策划的反革命政变得逞以后,中国资本主义实现了复辟。但它丝毫不能动摇毛泽东主义的真理性,也不能抹杀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性成就与宝贵的经验教训;恰恰相反,它证明了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内在矛盾的理论之科学性,也证明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必要性。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无产阶级革命史上一座不朽的丰碑,也是一部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革命史诗。尽管我们的革命事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场大革命给我们留下的许多宝贵的经验教训仍然是极有教益的,我们的革命运动从这些经验教训中获益匪浅。例如,思想改造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基础性工作,这一论点已经被我们广泛地运用。
马列毛主义: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第三座里程碑
在中国革命的过程中,毛泽东对马克思列宁主义进行了多领域、全方位的发展,但是,只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当中,马克思主义才获得了巨大的飞跃——发展为马列毛主义而达于其第三座里程碑。从马列毛主义发展的这一更新的成果出发,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就能够更加深刻地理解先前几位伟大导师教导,甚至能够更加深刻地掌握毛泽东早年的理论成就。在今天我们甚至可以说,没有毛泽东主义,就没有彻底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而否定毛泽东主义,就是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本身。无产阶级思想体系的每个突破性成就,都遇到了顽固的抵抗;只有通过激烈的斗争,通过在革命实践中的应用,才能够获得群众的认可。如今,世界上数以百万计的无产阶级和被压迫群众正日益增加地投入到反对世界帝国主义体系和一切反动势力的斗争中来。在这片革命的战场上,群众正在寻找一面代表他们的旗帜。我们共产主义者必须大胆地运用我们的理论武器,并将它更为广泛地传播到群众当中。这样就能进一步地调动革命群众的积极性,组织他们的武装力量,达到无产阶级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目的。为实现上述目标,我们团结在革命国际主义运动旗帜下的各马列毛主义政党,应当在我们过去不曾存在的地方扎下根来,在革命组织已经存在的地方变得更加强大,以便准备、发动和坚持人民战争,直至夺取政权,实现无产阶级和被压迫群众的利益。因此,我们必须坚持、捍卫、运用——这是最重要的——马列毛主义。同时,我们必须推进以马列毛主义为基础的新型共产主义国际的建立——没有这种利器,世界性的无产阶级革命便不能取得成功。
毛泽东曾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遵循毛泽东同志的教诲,革命国际主义运动向来以促进群众性斗争为出发点,号召全世界革命者和无产阶级群众学习掌握马列毛主义。这种彻底解放的、具有极高党性的思想体系必须为无产阶级和所有被压迫群众掌握,因为只有马列毛主义才能使群众性的斗争横扫数千年被剥削被压迫的噩梦,迎来共产主义的曙光!
高举马列毛主义的伟大旗帜!
1993 年 12 月 26 日


#3

《马列毛主义万岁!》1995年
https://pan.baidu.com/s/17qJBDDueb4cFyyuvry5r3Q


#4

今天看新闻,讲了几个“马克思主义”。前些天看一网友说政府只讲马列主义不讲毛泽东思想,他还找了点证据。今天看到的是连列宁主义也没了。这些都是形式,马列主义,或者把它分开只讲马克思主义,不过是低级的招式罢了。

新中国成立,工人阶级取得了领导权,如果说是形式上的,那之前连这形式都没有。分析阶级的时候,工人阶级及其盟友农民阶级在阶级分析中要占多大比例?考虑到新生资产阶级主要还是从群众中产生的,比例更应该加大。但截止到今天,我们所见到的各左翼论坛对毛泽东时代进行阶级分析的文章中,这个比例颠倒了。大骂特骂官僚,少数人,重点还在那一小撮。讲到工人阶级,绝大多数不但空洞无聊,而且胡说八道谎话连篇。阶级斗争被严重歪曲了,历史,自然也不例外。

歪曲的几种常见招式,一个是胡说八道型的,一是看似无意实则有意掩盖型的,其它型号这儿不是重点。其中一个,就是歪曲、否定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或者毛泽东主义)的关系。既然是实践,就会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存在。

官方开始的时候是抬马(列)(主义)贬低毛泽东(思想),重点在否毛,后来就把马列毛全否了。他们搞出一个马列猫,重点也在猫,现在已经猫几代了。

看起来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现象。左翼的情况:
15ab0eceb98c9d854ef46c34d9107178be24dd26_1_690x273

看上去红旗举得挺高,实际上是打着红旗反毛泽东思想(或毛泽东主义)。左翼之外的绝大多数国民(小娃娃除外,但是是后备军),什么马列毛,早就给扔到臭水沟里去了。

所以,贬低、否定毛泽东思想(或毛泽东主义)并不是官方和左翼仅有的现象,而是整个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现象。

既然是普遍现象,就说明必定有规律存在。还是用图片来说明。图片直观,一提到阶级还要脑补,看图就明了了。

下面主要是1976年的一些图片:

四五事件后群众(即阶级)的游行、集会。


【捷尔任斯基帖子合集】关于阶级、唯物史观、无产阶级专政与复辟等
#5


#6


#7

1976%E5%B9%B4%EF%BC%8C%E4%B8%AD%E5%9B%BD%E7%A7%91%E5%AD%A6%E9%99%A2%E5%A4%A7%E8%BF%9E%E5%8C%96%E5%AD%A6%E7%89%A9%E7%90%86%E7%A0%94%E7%A9%B6%E6%89%80%E5%B9%BF%E5%A4%A7%E5%B7%A5%E4%BA%BA%E3%80%81%E5%B9%B2%E9%83%A8%E5%92%8C%E7%A7%91%E6%8A%80%E4%BA%BA%E5%91%98%EF%BC%8C%E6%BB%A1%E6%80%80%E6%88%98%E6%96%97%E8%B1%AA%E6%83%85%EF%BC%8C%E5%86%99%E5%A4%A7%E5%AD%97%E6%8A%A5%EF%BC%8C%E5%9D%9A%E5%86%B3%E6%8B%A5%E6%8A%A4%E4%B8%AD%E5%85%B1%E4%B8%AD%E5%A4%AE%E4%B8%A4%E4%B8%AA%E5%86%B3%E8%AE%AE%EF%BC%8C%E6%84%A4%E6%80%92%E6%89%B9%E5%88%A4%E9%82%93%E5%B0%8F%E5%B9%B3%E7%9A%84%E7%BD%AA%E8%A1%8C
1976年,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工人、干部和科技人员,写大字报,坚决拥护中共中央两个决议,愤怒批判邓小平的罪行


1976年3月,北京一所科研所组织知识分子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批判右倾翻案风


1976年6月,沈阳水泵厂,各车间、班组和科室普遍建立了理论学习小组,全场开办了二十四所职工业余学校,并建立了工人社会科学研究所,这是二车间政治学校在上辅导课,帮助工人加深对毛主席最新指示的理解


大字报:决不许为城市老爷卫生部翻案


#8

2

3

4

6


#9

不懂你想要说啥。如果你一直不正面论述你的观点,而总是一点一点的反诘、反诘、反诘……那么,你的行为就很奇怪了。是辩论吗?好像不是,仅仅只是反对。是想要提醒别人吗?也不是,貌似醒不醒还要看对方自己的悟性。。。这样看来,你说话的对象不是蠢笨如猪猡,就是傻甜如小白;说多了无益,说深了无用。说而半说、乃至不说。——诸如此类?


对《警惕对毛主席继续革命理论的误读和歪解》的简短分析
#10

解放前我们搞这种集会或学习小组,解放后也在搞。一些老年左翼说那时他们就这样搞社会主义(革命)。

我提一个问题。邓小平(可以联想到一小撮)用得着这样全国性的大批判吗?有几个左翼就说毛主席当年犯了错误,没杀掉邓。杀掉了,大概也就不必大批判了。不杀,早点撤职不行吗?批邓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

批邓绝不是目的。批邓是进行共产主义教育的一种手段。群众不明白什么是资本主义,那就告诉群众,邓要走的道路就是资本主义道路。但资本主义道路并非就邓的那几种表现,与此同时,我们在社会各领域都开展共产主义教育,推行社会主义革命路线,在各个领域、行业教育群众认识什么是阶级斗争,如何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然而今天的左翼理解成什么了呢?

复辟后被压迫剥削了许多年,一部分中国人自发地搞起了以前被许多人厌恶的大批判,只不过规模非常有限,形式也集中到了公园、网络等地方。我们看到的,对邓小平和官僚非常痛恨,现在是有切肤之痛了。

不过再翻翻历史吧:


【捷尔任斯基帖子合集】关于阶级、唯物史观、无产阶级专政与复辟等
#11

选一部分网友的跟帖:

6


#12

以前有老年人说,大意是现在的青年左翼并不关心毛泽东时代的阶级斗争。但是老年左翼是否也真正关心过解放前的阶级斗争呢?如果有关心的话,是站在什么阶级立场上的关心呢?无非把无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偷换成(小)资产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资产阶级同路人的眼光而已,而且也用这种眼光看毛泽东时代。

现在的批邓骂官僚,也不过是形式主义(实则是修正主义)。他们认为过去就是这么搞的,现在这样搞仍是无产阶级革命者。丢掉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灵魂,只抓住了一些形式。

苏联产生了列宁主义,伴随着时代的进步新的修正主义也随之产生。后来中国出现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主义),比列宁主义又前进了,修正主义就能老老实实还是那些副老面孔?新的修正主义也要随着出现。
只要结合实践认真观察并能理解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或马列毛主义),就不难发现两种现象:1、左翼的主义,形式上反毛多于反马;2、左翼的被压迫者,往往真正关注的只在经济领域,同时,这样的人几乎都要不同程度地反对社会主义,不同程度地拥护资本主义生产关系。

左翼的主义,在毛泽东时代早就被批判了的。作为毛泽东时代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对立面,为什么要拥护毛泽东思想呢?所以贬低毛泽东思想乃致严重歪曲毛泽东思想就是阶级立场的必然表现。

反毛之所以多于反马,是因为毛泽东思想在改造人类社会的具体实践上并不像马克思主义所阐明的一些基本原理那样相对抽象,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结合具体情况要落实到实践中去的。

以今天为例,毛泽东时代在教育领域、在文学文艺方面所揭示的一般规律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容易被观察到,未来也必然是这种情况。如果不考虑出人头地等想法,那么左翼只是希望分配资源的时候能更加公平一些,并不想比毛泽东时代大量群众搞的形式主义提供更多的实质性的内容。这是阶级的需求。

文学艺术方面,未来的京剧革命不可能象毛泽东时代那样再轰轰烈烈,因为科技进步提供了更多的影响渠道,比如互联网、手机、电影电视很普遍了。显然在这方面的无产阶级革命并不会随着京剧的必然小众化而在未来就能马上消失。

其他方面的情况类似。

那些相对抽象的马克思主义原理,在过去是被具体地实践的,资产阶级和群众也是具体地反对的。
相对抽象的马克思主义,一些人可以承认,但许多具体的毛泽东思想的内容,必须反对。而贬低毛泽东思想、严重歪曲甚至否定毛泽东思想(只捡起来一些对自己有利的形式)就必然要贬低、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

这就是过去的历史向后人说明的一些问题,这些现象在今天、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仍会是主流。


读《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于唯物史观所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