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特色当“临时工”的经历

经验交流

#1

楼主在贴吧写完,现在发到论坛保存一下免得哪天被百毒删帖。以下都是我的真人真事。

去年底,在我爸朋友的介绍下,我进入了本地的记胃当了几个月的陪护人员(性质大家可以百度)。过去的陪护是从各个单位临时抽调人去的,因为这工作非常单调又煞笔,所以人人厌烦,而且缺乏系统性和专业性。那时距离所谓监cha法出台还有几个月,于是似乎以广东某地为试验(我家乡),决定将这类陪护人员专职化,于是我借此契机也成为了一名体制“临时工”。

关于记胃工作本身,为了不被查水表我就不说太多了,而是说说我在区5装部的事。因为记胃本身没有足够的办公室给十几号人闲着喝茶,实际上也不需要那么多人,于是在名义上我们是被记胃和5装部联合招聘的。于是在平日没有记胃工作时,我们男女十来号人就在5装部搞搞卫生、喝喝茶、跑跑步打发时间,薪资待遇一年包括社保等在内也就3w多(实际到手一个月大概2k,没有灰色收入)。

作为5装部联合招聘的条件,区每年拨出的专用经费约40多w,需要交给5装部2w(忘了是2w还是3w来着),每个人也需要购买相应的服装,2套长袖迷彩衣裤,2套短袖的运动服,4套共900多(质量非常差,而预备役相同的衣服是免费的)。

在5装部我们偶尔操练一下队列、帮忙搞卫生做饭,也算清闲。在这里我也发现,所谓的参jun也是一门生意。预备役有二十人左右,大多是刚成年没有再继续读书的孩子,有些甚至像是初中生一样青涩,据他们说,服预备役也算工作,每个地区的5装部每年有输送新兵苗子的任务,于是为了提高通过率和防止半路熬不过逃兵yi的情况,就会提早招好一些预备役,预体检和做一些训练。而这些预备役,每个月是包吃包住的,而且还有月补贴,跟我们这些临时工工资差不多…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也出现了几个预备役不想干跑路的情况,他们的班长队长也大发雷霆,完成不了人数目标他们也要负责。


#2

除了搞卫生,我们也需要帮着食堂择菜做饭。在和掌勺大叔大妈的聊天过程中,又“大开”了我的眼界。

大叔大妈在这里干了几年了,招人时说做五休二,条件不错。但进来后却身不由己了,因为包括步长正胃在内,都是吃住在5装部的,所以即使到了周末碍于领导要求,也必须来做菜做饭,有时甚至要做宵夜,实际一个月的休息天数屈指可数。而哪怕如国庆、甚至大年夜,都没得假放,因为领导没回家,你不做饭谁做饭?工资大概有3、4k,虽然比不过一个刚入职的在编人员,但也算本地非公人员里比较可观的了。

我们在食堂的时候,经常会见着几个二十来岁的女性推着餐车进出,偶尔也会和大妈说几句。据大妈说,她们是由正胃聘请的“服务人员”,工作就是服侍正胃的一大家子。正胃是外地调来的,带着他妻子孩子老父老母一大家子,吃住在部里,为了“解决”生活上的琐碎事,特别请了几个服务人员做搞卫生送餐之类的事。说到这,大叔大妈都抱怨到,过年的时候正胃还把他三姑六婶都喊道部里过,预备役们也回家了,做饭就他们俩得累死。在一次搞卫生的时候,我有幸见到了部里原本是招待人、如今正胃家使用的客厅,60多寸的大平板,红木家具,装修得如同大富之家。

5装部在某种意义上或者也是army的缩影,最顶端的是步长正胃,其次是政工科等科室的主任、在编人员,管理预备役的队长以及编外人员,最底层的无疑是我们和预备役。这里说一下,我听女同事说当时步长即将调离,于是对于正胃的所作所为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每次打扫卫生,正副两个队长(他们自称是编外合同工,月薪3k)便窝在会议室拿着手机看NBA,而班长便领着我们分组去打扫。我最烦就是去给各个科室打扰,这群顶着军衔的编内,就会在翘着脚、吸着烟、聊天的同时漫不经心得说:窗台好久积了很多尘,抹干净些…拿拖把给我们这里拖一下…待会儿把垃圾给倒一下…(在这里提一下,前面说过的“服务人员”是不管这些事的,她们只需要服侍好正胃一家人活动的房间便足矣)

在这群编内人员中,有这么一位“病号”领导存在。具体职务我不清楚,但他确实是“身体”最不好的。有一次,我与一男同事在会议室扫着地,这位“病号”急匆匆过来,用不容置疑得语气让我俩跟他出去一会儿。我暗想莫非出什么大事了?待去到了后院的停车场,他打开汽车后备箱对我们说:这几盒茶叶帮我提上去。一共4盒茶叶,加一块没有2斤重,我一只手全提住跟着他慢悠悠走到了4楼办公室,他对着办公室内其他几人点头示意,然后便让我们离开了。事后同事说,这位“病号”已不是第一次,光是这位同事自己就替他提过两瓶矿泉水、几叠资料等等“重物”。


#3

以下的部分是我真正想写给大家看的。

我是去年十月底入职的,今年年前辞职了。一方面是记胃的陪护工作属于拿命换钱(有空我会在论坛写点相关的),另一方面便是我下面写的。

入职后,领导曾经给我们进行过一次思想动员会,介绍了我们的工作。在记胃,我们属于陪护人员;在5装部,我们属于应急队友,所以会有协助消防应对山火以及抗洪救灾等应急工作。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应急”也包括协助暴力机关处理重大散步事件、拦截上房等。

去除在记胃工作的时间,我在5装部实际呆了两个月,而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一共有两次突发事件,幸运的是这两次都没有选上我到现场挥动镰刀锤子专正,遗憾的是也缺乏了现场第一手资料。

第一次是12月,那天上午本来预订是进行操练的,结果队长接到一个电话,二话不说就开出了仓库里的两辆面包开始塞人,轮到我时刚好满了,于是我与另一位女同事便留下去食堂帮忙了。上车的两名男同事也不知所以,后来通过微信一点点得传回了消息:要去邻市慰问老干部。我就纳闷,你慰问人也不带这么急的吧?还拉上那么多人?结果这一去,等到下午下班了,他们也没回来,还说有可能要过夜。
最终他们在晚上11、2点还是回来了,第二天才说清楚,事情是本地上房户和邻市上房户搞串联,要一起去省城or京城上房,相关领导得到消息第一时间通知部里去邻市拦截,务必要把人带回来。于是部里的人跟邻市的拦截人员一起,等了大半天终于逮到了人给拉了回来。
第二次是1月。那阵子天很阴,又下了几天雨,在广东属于很难熬的时候。那天,我们全市各个县区的5装部联合起来进行一次负重徒步演习,很幸运刚好轮到我去食堂帮忙…9点不到,大概100多人在我们部集合完毕,然后坐上大巴前往起点的某某大桥,然后负重徒步回部里。全程不到10公里,预订11点会回来。9点半不到,我还在刨土豆,一群预备役就蜂拥而入,让掌厨的多做些饭菜,他们临时有任务,徒步中止,回来拿好防风袄就得出去执行任务了。

由于训练中止,操场上留下了一百多个负重背包,我们几个帮厨的只好一个个搬回物资室。这时候天上开始飘起了细雨。等我们回到厨房,又接到了队长的电话,说是任务比较久,可能回不来吃饭了。大妈说,回不来也得做啊,哪怕浪费倒进馊水桶,也比被领导骂好。

同事慢慢传微信过来告知情况:本地某建筑工地发生了事故,一名邻市的务工人员死了,找开发商只肯赔小钱,于是死者家人和本地的邻市工人群体一起去市zf上房讨说法。因为人实在太多,光靠jc系统已经不足够维持秩序了,所以紧急要求各地5装部派人增援。同事发的小视频里,天上下着细雨,一排看不到底的黑色制服和迷彩制服混着,拦在市zf门口。而他也在微信群咒骂预备役,光给自己带防风袄,他们几个记胃的冻得瑟瑟发抖,那些jc系统的都看不下去借了几件给他们。

中午12点,没人回来。他们还在街上吹风淋雨维文,饭都吃不上。最后还是搞起来轮班制,他们终于在2点吃上了午饭。下午4点半,虽然人群已经散了,但所有暴力机关都留在了市zf礼堂,防止反扑。直到5点半,他们才姗姗归来。上房的人是否解决了自己的诉求?开发商是否做好了善后?事件的结果不得而知。事后,我问起同事,他咒骂预备役的排外和上房人给他找事,我问他是否会对这种工作感到不适,他说:混口饭吃而已,我管那么多干嘛?

逐渐地,随着预备役们队列等项目越来越熟练,在日常的操练中,新增加了防bao演习。他们戴着防御头盔被分成两组,一组手持防bao盾牌,一组手持“捕人钳”(具体叫什么不知道,但从功用上我给它起了这个名字),持盾的在前,拿钳的在后,站在5装部门口的电动栅栏前,模拟着被人群冲击的场景,这些二十岁不到的青年,从生疏到熟练,已经掌握了如何用武器制服bao民。(捕人钳大概有1米半长,一边有个开关,另一边是个圆形开口钳,合上以后可以禁锢住成年人大腿的粗细,关上后不用钥匙就打不开)

今年的2月年关前,记胃领导给我们进行了一次总结会,对一些同事不愿意呆在5装部的事进行了批评,同时也告诉我们新的一年记胃陪护工作将更重,我们留在5装部喝茶的时间都没多少了。会后,我把辞职信给了领导。

新的一年,本地的公众号接连发布了诸多官员落马接受调查的事,领导的话一语成谶。我在后来也了解到,我走后不久也有同事辞职了,但随之而来的是招聘了更多的陪护人员。


#4

有趣的经历。下次发帖请一楼发完全部内容。在这里用不着分层的。


#5

好的。因为第一次发一直提示保存失败,我以为是太长了。:sweat_smile:


#6

真心同情那些上访的人,还有同志,这些在贴吧发要小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