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葱上黑毛的人就这么没有水准?


#1

https://www.pin-cong.com/p/110160/?s=110312

我是真的无语了,整篇充斥着各种主观YY和没有任何引用来源的臆想,我还以为品葱上黑毛的人能说出不少干货呢,结果拿来说事的内容都是胡编乱造,我没有品葱的账号,无法去那个回答里反驳,马列之声这里有谁有账号可以把我所说的内容给转过去吗?

他强调:“现在的严重问题是,不仅下面作假,而且我们相信,从中央、省、地到县都相信,主要是前三级相信,这就危险。如果样样都不相信,那就变成机会主义了。群众确实做出了成绩,为什么要抹煞群众的成绩,但相信作假也要犯错误。比如一千一百万吨钢,你说一万吨也没有,那当然不对了,但是真有那么多吗?又比如粮食,究竟有多少,去年三千七百亿斤,今年先说九千亿斤,后来又压到七千五百亿斤到八千亿斤,这是否靠得住?我看七千五百亿斤翻了一番,那就了不起。”、 “现在有种空气,只讲成绩,不讲缺点,有缺点就脸上无光,讲实话没有人听,造假,讲得多,有光彩。讲牛尾巴长在屁股后面,没有人听,讲长在头上,就是新闻了。”、“破除迷信以来,效力极大,敢想敢说敢做,但有一小部分破得过分了,把科学真理也破了。比如说,连睡觉也不要了,说睡觉一小时就够了。”

1966年10月24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汇报会议上的讲话》中说:“刘少奇从来不找我,从1959年到现在,什么事情都不找我。五九年八月庐山会议我是不满意的,尽是他们说了算,弄得我是没有办法的。

《刘少奇选集》(下卷)中选入的有关从1957年至1961年,5年间的文章只有7篇。其中,在“大跃进”和公社化期间,不仅没有一篇涉及到反对“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文章,而且从1958年5月30日至1961年5月7日,整整3年竟不可思议地出现了文献空白!

刘少奇身为主持党和国家工作的党的副主席,处在非常的历史时期的5年,竟然在文选中出现了整整3年的空白,尤其是在1959年4月当选为国家主席和国防委员会主席后,至1961年5月7日,两年多的时间,竟然没有一份文献能收入《刘少奇选集》。这说明了什么呢?
再看《邓小平文选》(第一卷)中选入的有关从1957年至1961年,5年间的文章共8篇,比刘少奇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在“大跃进”和公社化期间,不仅没有一篇涉及到反对“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的文章,而且从1958年4月7日至1960年3月25日,竟然不可思议地出现了近2年的空白!紧接着,从1960年3月25日至1961年10月23日,又出现了1年另7个月的空白!前后相加,文章空白期,5年间达3年又6个多月!甚至直到1962年2月6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之前,5年多的时间,没有一篇涉及到经济工作的文章!
而与其他领袖的选集相反,从1957年至1961年,5年间,不包括有关批示,仅仅是《毛泽东文集》中收录的有关论述经济、反对“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严重地泛滥来”的文章,就多达27篇

“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搞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那末,工人、农民、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一九六六年八月,红色风暴从天而降。台安县回民作礼拜的清真寺完全被毁,阿訇被批斗,家产被抄没。(88)宁夏回族自治区在全区范围内大拆清真寺。譬如海原县,仅三四天时间内就拆除清真寺六十七座、庙宇十七座。(89)
宁夏最大的清真寺一九三六年曾被中共红军徵用,红卫兵看到门前写□“陕甘宁省豫旺县回民自治政府旧址”的牌子,知道那是党的“革命圣地”,是非分明的红卫兵当然不会破坏。

共产党不信邪,指穆斯林不吃猪肉是“四旧”。中共青海省委强行规定穆斯林每户每年上交两头猪,命令穆斯林农家和清真寺养猪,连清真寺的阿訇也有交购指标,不得例外。清真寺成了养猪场,穆斯林农家盖起了猪圈。宁夏回族自治区的穆斯林居然是非常强烈响应毛主席养猪积肥的号召

或许,现在矮子所谓的“防左”到底为何,我们现在再看可能会有不同的思考了。

7000人大会上刘少奇说责任都在“中央各部门和国务院及其所属各部门”,但是没说自己什么责任,这在党内常识中是啥姿势大家都懂,不然地雷阵也不会被揶揄成地雷阵。
老毛当时自我批评,而后彭真当真甩锅给老毛。
矮子呢?“这几年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的责任,中央首先负责,而在中央,首先应由做具体工作的中央书记处负主要责任。”(《年谱》第5卷,第83页。然而矮子也就只一句,在此之后就是不断扯分散主义,也就是说锅是地方额,中央书记处不背。然而中央书记处书记一长串,他作为总书记的责任呢?没有,也没提。
7000人大会后为何决裂?本质上是刘、邓、彭此三人,也就是主席、分管党务和负责具体工作的负责人,不想承担任何责任,反而把责任甩锅给二线,而二线的老毛拒绝这个锅。
在此,我知道你肯定想说,老毛握有实权云云,于是这里有几个常识。
在那会中央实施的是中央领导人一线二线制,该制度是文革废除的,所以老毛的二线地位是事实。
那时候以党领政,总书记处接管经济工作,国务院靠边站,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党内的书记处经常大包大揽去住持工作。
当时的权力架构是,中央书记处是邓小平,党务和宣传是彭真,中办是杨尚昆,主席是刘少奇,那时候一线工作是刘少奇主持,书记处管经济工作。
于是7000人大会出现一个神奇的局面——主管经济的书记处的人没问题、管宣传的没问题、主席没问题,然后矛头指向一个二线大骂。永远健康如何崛起,就是在这会看准了老毛的意思说“大跃进不是路线错误,是方法错误”,这么说也有根据,最初的15年超过英国的钢产量的目标完成率并无问题,后来下面的人加码乱搞。同时周也不认同锅是老毛的。
然后说说这几个人
至于刘少奇,刘在7000人大会上说的话,庐山会议上彭德怀恰好也说过类似的,搞清楚,庐山时彭可不是打毛,而是用浮夸风打刘,结果被刘打下去,毛那会是刘的神主牌,用老毛打击自己的政敌,“所有人都可以平反,唯有彭德怀同志不能平反”这句话出自谁的嘴?徐水县委书记张国忠宣布“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各种高产卫星就上天了。这正好是1958年8月刘少奇派陈正人到河北省徐水县搞共产主义公社试点之后的事情。
以及彭真,老毛郑州会议上就提出收缩指标、反浮夸,他当初被国家计划委员会那帮人忽悠说三年超过英国没问题,他信了,后来发现不对劲,于是郑州会议上提出,结果彭真根本不鸟,继续折腾然后反过来倒打一耙赖老毛身上。

不要看说了什么,要看做了什么,这很正确,不过这把尺子应该施加在所有当事人身上,至于文革那就是个更大的话题了,我不否认老毛的问题,然而问题具体如何倒是值得探究的。

毛主席在1959年4月29日亲自撰写的《党内通讯》(一封信)如下:

省级、地级、县级、社级、队级、小队级的同志们:

我想和同志们商量几个问题,都是关于农业的。

第一个问题,包产问题。南方正在插秧,北方也在春耕。包产一定要落实。根本不要管上级规定的那一套指标。不管这些,只管现实可能性。例如,去年亩产实际只有三百斤的,今年能增产一百斤、二百斤,也就很好了。吹上八百斤、一千斤、一千二百斤,甚至更多,吹牛而已,实在办不到,有何益处呢?又例如,去年亩产五百斤的,今年增加二百斤、三百斤,也就算成绩很大了。再增上去,就一般说,不可能的。

第二个问题,密植问题。不可太稀,不可太密。许多青年干部和某些上级机关缺少经验,一个劲儿要密。有些人竟说愈密愈好。不对。老农怀疑,中年人也有怀疑的。这三种人开一个会,得出一个适当密度,那就好了。既然要包产,密植问题就得由生产队、生产小队商量决定。上面死硬的密植命令,不但无用,而且害人不浅。因此,根本不要下这种死硬的命令。省委可以规定一个密植幅度,不当作命令下达,只给下面参考。此外,上面要精心研究到底密植程度以何为好,积累经验,根据因气候不同,因地点不同,因土、肥、水、种等条件不同,因各种作物的情况不同,因田间管理水平高低不同,做出一个比较科学的密植程度的规定,几年之内达到一个实际可行的标准,那就好了。

第三个问题,节约粮食问题。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多吃,闲时少吃,忙时吃干,闲时半干半稀,杂以番薯、青菜、萝卜、瓜豆、芋头之类。此事一定要十分抓紧。每年一定要把收割、保管、吃用三件事(收、管、吃)抓得很紧很紧。而且要抓得及时。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定要有储备粮,年年储一点,逐年增多。经过十年八年奋斗,粮食问题可能解决。在十年内,一切大话、高调,切不可讲,讲就是十分危险的。须知我国是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吃饭是第一件大事。

第四个问题,播种面积要多的问题。少种、高产、多收的计划,是一个远景计划,是可能的,但在十年内不能全部实行,也不能大部实行。十年以内,只能看情况逐步实行。三年以内,大部不可行。三年以内,要力争多种。目前几年的方针是:广种薄收与少种多收(高额丰产田)同时实行。

第五个问题,机械化问题。农业的根本出路在于机械化,要有十年时间。四年以内小解决,七年以内中解决,十年以内大解决。今年、明年、后年、大后年这四年内,主要依靠改良农具、半机械化农具。每省每地每县都要设一个农具研究所,集中一批科学技术人员和农村有经验的铁匠木匠,搜集全省、全地、全县各种比较进步的农具,加以比较,加以试验,加以改进,试制新式农具。试制成功,在田里实验,确实有效,然后才能成批制造,加以推广。提到机械化,用机械制造化学肥料这件事,必须包括在内。逐年增加化学肥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第六个问题,讲真话问题。包产能包多少,就讲能包多少,不讲经过努力实在做不到而又勉强讲做得到的假话。收获多少,就讲多少,不可以讲不合实际情况的假话。对各项增产措施,对实行八字宪法,每项都不可讲假话。老实人,敢讲真话的人,归根到底,于人民事业有利,于自己也不吃亏。爱讲假话的人,一害人民,二害自己,总是吃亏。应当说,有许多假话是上面压出来的。上面“一吹二压三许愿”,使下面很难办。因此,干劲一定要有,假话一定不可讲。

以上六件事,请同志们研究,可以提出不同意见,以求得真理为目的。我们办农业工业的经验还很不足。一年一年积累经验,再过十年,客观必然性可能逐步被我们认识,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就有自由了。什么叫自由?自由是必然的认识。

同现在流行的一些高调比较起来,我在这里唱的是低调,意在真正调动积极性,达到增产的目的。如果事实不是我讲的那样低,而达到了较高的目的,我变为保守主义者,那就谢天谢地,不胜光荣之至。

毛 泽 东
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九日

最后我们来分析毛的讲话,毛首先就讲了自己的责任,“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人推卸责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是第一个负责的应当是我”,“拿我来说,经济建设工作中间的许多问题,还不懂得。工业、商业,我就不大懂。”(《年谱》第5卷,第78、79页)毛这个表态还是相当坦诚的,伟大领袖都承担责任了,那下面的工作就好做多了,一些地委书记、县委书记激动地说:“主席都检讨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相比之下,刘从未讲过自己的责任,这就等于把责任全推给毛和周了,下面的人不了解情况,但毛周两人心里是很明白的。表面上,刘“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慷慨陈词占据了道德优势,但政治上却处于劣势,变成“孤家寡人”了。所以,毛接着就讲了一段意味很深的话:“我们不怕公开的反对派,只怕秘密的反对派,这种人,当面不讲真话,当面讲的尽是些假的、骗人的话,真正的目的不讲出来。”(《年谱》第5卷,第78页)这就等于把刘看成是搞“阴谋诡计”的人了。

《人民日报》总编辑吴冷西在回忆录里也说:“1958年3月,毛主席找我谈话,他说:‘河南提出今年办四件大事,我怀疑是错误的。就算都做到,也不要登报。人民日报硬是要卡住。否则这个省登,那个省登,大家都抢,搞得天下大乱。’”河南是刘邓抓的典型,“高产风”、“共产风”都是从河南先刮起来的。五十年后,我们再来看毛刘两人在“大跃进”中的责任,就比较清楚。“大炼钢铁”是毛放的炮,这主要是毛的责任,但饿死人主要是由于浮夸风,粮食产量吹起来后,粮食征购数量自然也就抬起来了,这主要是刘的责任。所以,刘在大会上没有主动承担责任,这在政治上是失策的,等于得罪了毛周两人,也让毛憋了一口气。庐山会议,“神仙会”开成了“批斗会”,七千人大会,“出气会”开成了“憋气会”,这两件事情都超出了毛的控制。1964年毛开始批刘时就说:“七千人大会有纲,也有目”,他就认定刘对自己有“异心”,从此就警惕了。

刘心里可能想:要不是毛发动“大跃进”,我们怎么会犯如此大的错误,这主要是总路线的错误,我们搞慢一点,毛就批“反冒进”,搞快一点,毛就批“右倾”,这让一线的人如何工作呢?刘对毛心里也有怨气。
但毛心里可能想的是:我已多次警告过你们,但你们就是不听,浮夸风越搞越猛,庐山会议时,我本来是要“纠左”,结果你们闹起来,非要把彭打成“反党集团”,没跟我商量,就把彭的决议发到底下去,“庐山会议,反对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在贯彻执行反右倾时,搞到了县以下,发生了问题,出了毛病”。(《年谱》第4卷,第597页)毛刘对责任问题的看法分歧较大。


说起来,马克思主义在国内是如何与民族主义合流的?
#2

和弱智没什么好说的


#3

你回去反驳是打算给谁看呢?

品葱上黑毛的人就这么没有水准?

除了他们在“黑毛”之外,以你的水准还能看出些什么?能不能看出他们自己的立场?——然后立场反映利益,阶级分析的照妖镜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如果仅仅停留在“拜毛”的程度上,你和那些无脑“黑毛”的实际上也没什么区别。


#4

因为黑的实在太没有水平了,要说有点干货也行,好歹也让我长长见识,问题是连个有效的干货都没有,反正烂摊子都是毛的锅,我刘邓都是白莲花这种说辞更是连论据都没有,“春秋笔法”这种东西已经不是太常见的问题了,对事实的选取,论述方式的拿捏,甚至掺杂水分进去,当你想证明《史记》的内容有虚假时(史记现在被证明确实有虚假),你是该找里耶秦简和竹书记年呢?还是去找《东周列国志》呢?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那篇回答通篇连个原始资料引用都没有就直接扣屎盆子,这就像有人质疑马克思的理论著作是狗屁不通但是全文都没有引用马克思的著作哪篇是狗屁不通,甚至连反马的著作内容都没有引用就下定论,你碰上了该做什么感想?


#5

以前我可能也会头脑一热,然后卖身注册账号和那厮对喷五十回合。

至于现在么,我会先用阶级分析照妖镜看透他骨头的颜色,然后一边武装自己的头脑一边推动形势发展——到时候他自然会站到革命势力的对立面,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用武器去批判他了。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6

作为一个初学者,说一点个人的愚见,请大家批评指正使我进步。
我觉得让声音出现在公众视野是有意义的,并非是基于能争取可改造的对象,而是扩大马克思的影响力,但是我不认为在一个完完全全是敌人的阵地维持这种影响力是划算的。相比之下,即使是所谓的“二次元革命论”都比这一行为靠谱,起码“二次元”的受众普遍思想活跃,对社会认识更“单纯”更容易有“理想”。而对于这种死硬的、充满自嗨的人群来说,我们还不如多看一点书来的合算


#7

死宅了解一下


#8

说实话在品葱上与他辩论对我而言着实不利,首先我是新晋注册,6个小时内只能发10个回复,发完只能再等6个小时才行,所以你看到后面他一大堆回复我没有回复就是因为我的回复限制所致。不过他在评论区的回复也是非常多的破绽,首先他的一切言论居然都来自炎黄春秋和李锐,连个原始资料都没有,就这还嘲讽我复制粘贴,我说论点给我的论点做论据我想这是举证责任原则最基本的义务了,结果让他做论证反而连点原始资料都没有,这不是扯淡么?


#9

我只看到一个无脑拜毛者因为被无脑黑毛者戳裂了玻璃心——你(愿意)看到的仅仅是他在黑毛,而不愿或不能分析为什么——而想继续和对方菜鸡互啄——有时间干这个不如去武装下自己的头脑,以认识到他的社会存在决定了他一定要黑毛,更认识到社会存在是要靠物质的力量,而非单靠嘴皮子能改变的。

退一步说,就算你的确不是无脑拜毛者,一个愿意把宝贵的精力浪费于和一个水平低劣的无脑黑撕扯,还把本论坛当作私人传声筒的人,会是“有脑”的吗?


#10

无脑拜毛我不认同,我只是根据我所能知道的老毛所说和所做的记录做出自己的判断,至于自信,起码我说的东西我能确保有根有据,如是而已。再者,枪杆子出政权不代表笔杆子就是不重要的,老毛说起来用笔杆子的时候要比枪杆子更多更长
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卡尔·马克思 .

不然,我们学习马克思主义干啥?不就是用来学习批判的武器么?说起来,马列之声官方制作视频上传b站或者youtube,又或者我们上社区论坛进行辩论,本质都是在用批判的武器,我们拿马克思主义武装自己的头脑是为了什么?如果真的只有武器的批判才能改变的话,那么我们也不需要在社区里吹水了,大家都去上街闹革命去吧。


#11

以马克思主义为例子,我们所生活的社会,是资本主义社会,每一个人从一出生开始,便在生活中被不断的灌输资本主义社会的统治阶级,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即资本主义社会的合理性,如资本=个人价值/社会地位,竞争引导人类进步,金字塔社会的合理性,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等。而这个社会的经济基础,同样在不断的用事实证明着这种意识形态的正确性,特别是在资本主义高速发展的地区和阶段,这样的“事实”,则暂时性的,表现的更为明显——草根青年读个好大学就能翻身做人上人,学狼一样玩命工作咬死对手就有高收入,有眼光敢投资某个方向(如股市,房地产)就能迅速的增值资本而实现阶级跨越,当然随着帝国主义对海外的扩张,也有不少国内冒险家在海外淘金成功的例子。
所以,作为一个超越于当前社会的意识形态,无产阶级意识形态想要取代存在于多数人心中,且在一段时间内能被一些事实所验证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很自然的就需要一个宣传,普及,以及用更多的事实去验证它的过程。
这样的历程,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同样走过——在历史上,比之宣扬血统纯洁性,家族世袭高贵,能力天生赋予,王权即神意等等,以维护封建社会合理性的封建意识形态,作为相对进步者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同样经过了如启蒙运动这样的思想传播,以及之后接近一个多世纪的革命与反革命,民主与王权的反复拉锯斗争,直到一战结束,资产阶级才真正主导了社会,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也被欧美社会,乃至整个人类社会所普遍接受,然而直至今天,如中东,南亚等地区仍有严重的封建意识形态存在。
所以,要让无产阶级意识形态(实际上就是肯定无产阶级作为统治阶级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合理性的理论)普遍替代掉生活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我们从幼时起便接受的,深存于脑海中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进而指导大众去改造人类社会,它当然需要一个广大无产阶级互相启发唤醒,以及团结在一起,去集体验证它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关键的因素其实不仅是先觉悟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的积极作用(这的确重要,但很多时候其重要性却也被过度强调了),更重要的,则是客观事实对这一理论的验证,如资本主义制度对人类社会带来的恶果,以及社会主义制度得以超越于前者的优越性的体现。


#12

对方本就是个走资派。他说服不了你,你觉得你能说服他?

你这么和他辩论,到头来能启发得了谁?

现在这个阶段,你要真有和反革命辩论的闲功夫,还不如去作作群众工作呢——至少群众比反革命好启发。


#13

看来那人能够看到我在马列之声的回复,那好,在6小时的限制完结之前,我先回在这里,不过说实话,那位答主你既然看得到何不在马列之声这里辩论?在那里我6个小时后10个回复回完我就又得等6个小时,这对我来说很不利,要么转换辩论地方,这里也好,qq也罢,微信也行,只要是不限制回复次数的地方都可以。


#14

说了半天,感觉什么都没说,我并不反对对老毛听其言观其行,我觉得我说的很清楚,这把尺子量老毛的时候,刘某人和某伟人也得被量,我想这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还是一句话,文选/选集在相应时间里有任何相关内容么?这幸亏当时人事调动和开会会议等还不至于被一手遮天给改了。一个假设性推论是不能拿来做论据使用的,想做论据首先得有事实支持。吴冷西写的时候,上谕总不会还是老毛吧?那会的上谕怎么说都该是某伟人了吧?要按照这个意思,某伟人在泼脏水咯?然而某伟人那会可是和刘某人一条裤子的哟?当然最重要的是,我上面那些,除了一段话出自吴冷西之外,别的可不是。老毛是不是两面派,那是你需要提供论据的,我不和你争论,不过多说一句,老毛如果算两面派,那些在建国后表演在左右两边闪转腾挪的算什么呢?那些自己瞎搞搞出一屁股屎还想甩锅的又算什么呢?

《刘少奇选集》(下卷)中选入的有关从1957年至1961年,5年间的文章只有7篇。其中,在“大跃进”和公社化期间,不仅没有一篇涉及到反对“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文章,而且从1958年5月30日至1961年5月7日,整整3年竟不可思议地出现了文献空白!刘少奇身为主持党和国家工作的党的副主席,处在非常的历史时期的5年,竟然在文选中出现了整整3年的空白,尤其是在1959年4月当选为国家主席和国防委员会主席后,至1961年5月7日,两年多的时间,竟然没有一份文献能收入《刘少奇选集》。这说明了什么呢?

再看《邓小平文选》(第一卷)中选入的有关从1957年至1961年,5年间的文章共8篇,比刘少奇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中,在“大跃进”和公社化期间,不仅没有一篇涉及到反对“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的文章,而且从1958年4月7日至1960年3月25日,竟然不可思议地出现了近2年的空白!紧接着,从1960年3月25日至1961年10月23日,又出现了1年另7个月的空白!前后相加,文章空白期,5年间达3年又6个多月!甚至直到1962年2月6日《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之前,5年多的时间,没有一篇涉及到经济工作的文章!

而与其他领袖的选集相反,从1957年至1961年,5年间,不包括有关批示,仅仅是《毛泽东文集》中收录的有关论述经济、反对“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左倾错误严重地泛滥来”的文章,就多达27篇
“县委以上的干部有几十万,国家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如果不搞好,脱离群众,不是艰苦奋斗,那末,工人、农民、学生就有理由不赞成他们。我们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长官僚主义作风,不要形成一个脱离人民的贵族阶层。谁犯了官僚主义,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骂群众,压群众,总是不改,群众就有理由把他革掉。我说革掉很好,应当革掉。”

你这话有个前提,就是老毛说的话再党内说一不二,但是就如我前面提到的,你该不会想说老毛一句顶一万句,说啥都能得到党内不折不扣的执行吧?那阵子党内的架构和具体管事的我列出来过了,如果是老毛的责任,老毛反浮夸的文章为何如此之多?而此二人却没有大举批判?这首先是逻辑上的问题。如果刘某人和矮子工作做好或者背锅的话,为何文章如此少?然而事实是,他的工作绝对没做好。再者,如果老毛在党内真的如你所说的权力冲天,之后何必发动文革去整倒刘邓?他完全可以用他的权力在党内把刘邓给撸下来,这首先是逻辑问题。

文选的内容是原始资料,当时此人有无说过相关内容显然是可以得到证实的,不然修养和高个也不会坐视自己那段时间都是空白而不会想着给自己加两笔。目前也没法用逻辑解释,为毛修养和高个的文选和选集里那几年空白一片,而老毛的却有不少,如果这是真相,我们自不必说,如果这是人造的假象,那么又是什么逻辑和动机造成修养和高个往自己脸上抹屎,给老毛塑金身,总不能说三个人的编纂组成员都是前朝的死忠余孽?而高个即便活着也坐视这点?赵翼等古人批驳《史记》中所谓的“赵氏孤儿”尚且要根据道理逻辑和《左传》,怀疑一切可以作为立场,然而并不作为论据。还是那句话啊,事实也好,逻辑也好,得先证明我是错的,才行。我又不是啥业内人员可以得到机密资料,手中也就是公开资料,你当然可以说有虚假,但还是得给出可靠的依据。就像我上面说的,我说的既有老毛的发言也有老毛的具体行动,应该算“知行合一”吧,再不济也比那群整篇洋洋洒洒抒情的东西有依据。

最后,你认为我是黑邓给毛辩护的所以我是毛左,原来说到底还是立场先行,这就是品葱用户的客观理性?治史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掌握原始资料,难道我要弃原始资料不顾,去看一些人自由心证的描述不成?何况这些原始资料在逻辑和道理上并无问题。结果从你的回答到评论里的回复没有一条是引用党史的,如果你要论证我的内容是谬误,那么总得拿出相应的证据,来证明,但是到现在为止你有贴出来么?我前面每次回复都是基于原始资料的引用,如果你真的有接触过党史,那么在我引用选集和年谱的时候早该拿出党史里相反的内容来批驳而不是在这里继续玩臆想了。而你的质疑恰恰现在不成立的点就在这里,选集如果如此容易篡改和删减,修养和高个会容忍自己的选集在那几年一片空白?好吧修养仆街我们不谈,高个呢?我等虽然人脉不足,搞不到会议纪要,然而如果选集里的内容如此虚假,想必早有人拿这等原始资料出来批倒批臭,然而有么?“春秋笔法”这种东西已经不是太常见的问题了,对事实的选取,论述方式的拿捏,甚至掺杂水分进去,所以为什么之前很强调文选,基本上这是可信度相对最高的第一手原始资料。

叫什么名字不重要,谁出版的也不重要,我说的是执笔人说到底,我还是宁愿看原始资料,我自己自然会得出答案,我不能说完全不信任他们,但对于这些选取后的史料,我抱持着怀疑态度,我认为也理当保持怀疑态度。我对于口述历史,如果是不相关的人,那还能当做一个旁证来参照,但这类事件利害关系人的口述历史嘛,那就只剩下“呵了个呵”,毕竟傻子都知道,这类口述的路数就和微博上那些“求扩散、求转发”的黑幕揭露一样,往往消息飞了一会后就发现,当事人嘴里说的“事实”和实际情况差得像被PS过。言谎春秋和南方蜥是俩路数,不是跑出来说土鳖赶紧死,而是说“我才该当家”,常见路数就是从一个具体人物或不大的事件入手,说自己当初在某地做啥,然后在大环境下因为坚持正确合理思维被打倒,或者说我是XXX熟人,给自己和熟人翻案,在顺便黑一把毛。
比如说当年炮制的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土鳖调粮食扩大茅台生产的文章,初一看是没骗人啊,平常年份就2、300吨,59、60年的产量都800多吨,土鳖果然罪该万死。但问题是,高度白酒是当年下窖当年出窖么?这两年的产量实际上前几年下窖,用的是前几年的粮食,这造谣文就是利用普通人不知道酒是怎么酿的来造谣。

就不要说李锐之流了。他以前是干什么的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现在是做什么的,他写的书是不是参考土鳖党史,你我大概都没法查证,而且参考什么内容和怎么参考也是个技术活,曲笔回护、断章取义这种事从古代就有,不新鲜,我们不说多方查证,最起码在没有第二方的证据证明前(还不能是和他一条战线里的,起码得是无关第三方),最多也就是一家之言的程度罢了,而这种东西的可信度只能凭良心,然而在这类问题上,良心不值钱。

当然要我说,他们既然那么自由派,早两年干嘛反对杂志社私有化?不应该欢天喜地放炮仗庆祝么?看来铁杆庄稼还真有魅力啊。

就像广场舞事件里,梁晓燕的话可以信,因为他不是当事双方,是第三方,而且她说的有多方旁证证明,但是捂耳开溜和柴婊的话就不能信,因为要是让他们口述是绝对不会出现“我们就是要天下大乱/我们就是要流血”这种话的。
什么叫实际情况?就是多方表述、指证,然后加以比较得出的结论,而不是仅仅根据单方面的所谓“调查”来说事,就像《魏略》、《吴书》可看但可信度较低,研究三国主要还是《三国志》、裴松之注和《后汉书》等。
那种拿一方甚至一个人的说法当真像的,让我想起拿花生米日记当真像的杨天石那个傻逼,连呆湾学者都受不了他那股子傻逼气息。言谎春秋属于那种全身都是破绽到已经无所谓破绽的玩意,就和南方蜥、养猪场一个样,属于相信不相信全凭信仰。用一个人、一方的说法当真相,说句不好听的,这与你们深恶痛绝的“以官方信息为准”有何区别?只是因为不是“官方”,于是就算是一人一方的说法也可以采信了?那何必还要什么第三方调查,还是说你觉得第三方调查这把尺子只能量官方,不能量你们?
我说句诛心的话,就是用一些你不好查证的领域的内容来说事,才好造谣嘛,举个外国的例子,珀西瓦尔在马来亚战役被膏药军吓破胆带着10多万军队投降,战后写报告把屎盆子往当地华人头上扣,结果信息披露后当地华人上达天听后才正本清源,但即便如此,报告内容也没改,这就是一人一方说法,特别是事务利害关系方说法不靠谱的体现。
这就是所谓敝帚自珍嘛,因为屁股,把为了造谣而服务的虚假内容极力淡化,强调质疑的人眼睛是歪的,于是你就是正的了?
别的不知道,今儿才看见微博上吐槽门户网站下的LOW逼评论来着。

送上《浮士德》里的一句话:“花花绿绿的场面中夹带点清纯,众多的谬误里闪烁着一星真理,如此便酿造出最醇美的烧酒,足以叫世界兴奋得忘乎所以。”

典型的偷换概念,土鳖当时造成的经济和社会问题确实是造成人民不满和人民抗议的根本原因,然而,人民抗议就等同于所谓的皿煮诉求?当时的百姓有几个知道你皿煮是啥鸟不?变成所谓的皿煮诉求正是被一群人劫持话题和代表后才变成的,所以说有“坏分子”并没错。
然而“坏分子”并非是一小撮,首当其冲的就是党内既得利益者依靠改革攫取利益后想通过换皮来把利益确保的那群人,其次就是党外、社会中的那些皿煮人士在他们精神干爹的领导下借机鼓噪,两股人狼狈为奸后,利用人民不满和抗议劫持话题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人民本身的诉求被丢一边去了。

至于说中国所谓的知识分子,他们基本上是完美体现了从宋朝以来的寡廉鲜耻,运动中喊出的第三个口号就是“提高知识分子待遇”,这就体现了他们劫持话题到了什么程度,本来人民因为生活抗议,结果被他们拿来给自己攫取利益,但他们的生活真有那么糟么?说白了,他们产生了奇怪的错觉,把自己当成了“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中的“士大夫”,想要继续在象牙塔里四平八稳,然后还能拥有远高于一般人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总吹冥国的缘故,毕竟冥国北大老师一个月3、500大洋,就算是太祖当个图书管理员还有8个大洋,而当时一个纱厂女工一个月连2个大洋都没有。不过现实是,他们这些摇唇鼓舌的,真要以阶级论也就是个师爷罢了,想当士大夫?那可真是“你也配姓赵”了。
所以说,运动中出现那些知识分子们拼命鼓噪鼓动学生和一般人,鼓吹“血战到底”,自己事发当晚就逃到米国大使馆寻求避难,有人同情学生想让学生撤下来,表示反对理由是“学生撤下来,政府就会对知识分子开刀”,一点都不奇怪,一群龌龊的人只能干出龌龊的事情。

我是不反对把太祖变回人,并进行客观看待的。优劣分析网上很多了,我就不必再来献丑,但就如我上面说了,不要干拿《三国演义》批《三国志》的事情来,要怀疑一切,但也请别搞出因为要怀疑一切,所以不相信,然而又拿不出任何根据,只能做无意义推定的事情来。还有,当你再说我选择相信选集的时候,你何尝又不是对你自己之前贴出的东西做了选择性相信,你又推敲了几分?所以说你还是在绕圈子回避我上面的反问,你认为文选和选集有作假可能,我可以认同你怀疑的立场,但是,我不能因为你怀疑,却既没给出任何事实证据,又没给出任何经得起推敲的逻辑的情况下,就认同你的怀疑的答案。你可以这么说,你也可以不服,我也不会否定,但我就想问你一点,当你想证明《史记》的内容有虚假时(史记现在被证明确实有虚假),你是该找里耶秦简和竹书记年呢?还是去找《东周列国志》呢?

“我最厌恶的就是为了区分某种立场,所以对一个有历史客观事实行为的人物做出区别对待。”

我觉得你在说这话的时候该看看你自己的言论,你在黑毛的时候有没有做到你口中的言行?矮子的罪行只有89?真的,你说这话你自己都不觉得害臊么?政治斗争这类斗争古今中外都是又黑又脏,就不说他,周、彭、刘、邓那个不是一屁股屎?按照这些人所谓揭批的效果,政治家大概只能是自带主角光环的圣人,当然这个标准是只衡量土鳖的,所以你是真傻呢?还是装的很傻很天真呢?我比较倾向于后者就是了。且不说被开除出党的方某人、刘某人、王某人,社科院的严某人,亲赴现场的苏某人、戴某人、于某人等等,这些对一些人来说有些陌生的名字,你也不能忘了10年领奖的刘大结巴吧?你自己这段话是完美的自我验证啊——错误的观点和根据,得出错误的结论。

无论哪个势力给自己宣传都是这个路数,你见过炮党说大炮是个LOLI控,贪污了1W多日元导致同盟会瓦解,武昌起义和他屁关系没有,他儿子孙科能当上广州市长是因为拿他要娶小三做把柄?就算是盛名之下的林肯那光环也褪色了。再说上面的乱邦,他的徒子徒孙有几个会说他的两少一宽有根本是拿法律和人类平等当狗屁?从边疆地区撤出汉族干部导致边疆地区动荡混乱、发展缓慢,并遗祸至今?之前没太多人说,自从绿猪闹大后,他儿子的微博下骂的人还少了?
所以说,当你选择看这些势力的“官方”文章时,你就得做好吃屎的心理准备,而不是希望他们良心发现。

至于文革,老毛有他的浪漫主义,也会脑袋过热,但还是那句话,他也是个自己做起来的极为理性的一个人。老毛是理想主义者,也会过度浪漫,然而他也毫无疑问是个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者。
把人物身份一元论,然后散发那种恶臭的小资情怀,那你还是滚去星巴克拿一份看不懂几个字的洋文报纸装逼比较合适。说真的,你要是想继续这种靠翻动脑仁变着法嚼舌头的路数,那也没有什么意思了,你要是想玩无理辩三分,为了你精神上的同志们搁这儿硬拗逻辑,我看也大可不必,你应该去找你精神上的同志们抱团取暖,哦我忘了,整个品葱就是一个抱团取暖的地方,我确实没必要再说。

最后,马列之声上的那帖子是我本人发的,那个时候我的品葱账号还没有审核通过,所以发到那里看看有人可以代发吗,第二天醒来看到品葱的审核通过了,我就自己再转过来了。至于复制粘贴有没有用,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说发表自己的论点不需要引用论据的。感情你前面那些内容都是你自己臆想的连个原始资料都没有么?我只是根据我所能知道的老毛所说和所做的记录做出自己的判断,至于自信,起码我说的东西我能确保有根有据,如是而已。


#15

以上是回复的品葱那位的,后面点进来的朋友可以无视上面那段回复。


#16

顺便我想问下某人,你口口声声说你引用的是原始资料,结果你直接来了一句炎黄春秋和李锐,你确定你明白什么是原始资料么?不说其他的,我上面引用的时候好歹也标注了到底是引用自哪篇文章,你这除了说李锐的“第一手资料”以外可是连具体的引援出处都没给出,你写论文的时候不提引援出处直接说我的资料是来自某某人之手么?要说党史的话,你最起码把引自党史哪部分给标出来和引用过来啊。你连这个都没做到就说包括党史文刊你这是忽悠傻子呢?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春秋笔法”这种东西已经不是太常见的问题了,对事实的选取,论述方式的拿捏,甚至掺杂水分进去,所以为什么之前很强调文选,基本上这是可信度相对最高的第一手原始资料。文选的内容是原始资料,当时此人有无说过相关内容显然是可以得到证实的,不然修养和高个也不会坐视自己那段时间都是空白而不会想着给自己加两笔。
然后,文选的可靠性有无问题首先得有反例才能继续讨论下去吧?对于你的发问我觉得存在逻辑问题,我说修养和高个的选集那几年是空白,我如果怀疑的话,难道怀疑他们其实说过话?我说老毛的选集里有相关问题的表态,我如果怀疑的话,难道怀疑老毛其实没说过?这好像和我之前说的内容不对吧?


#17

你既然想要继续下去我也可以奉陪,问题是在品葱我有限制,你即想辩下去又不想换地方,你这是几个意思?我上面说了,不在马列可以在其他地方,只要不是有回复限制都可以。说到底你靠着这种回复限制来在那隔空喊话也没意义。

第一,就如我上面说的,你这除了说李锐的“第一手资料”以外可是连具体的引援出处都没给出,你写论文的时候不提引援出处直接说我的资料是来自某某人之手么?要说党史的话,你最起码把引自党史哪部分给标出来和引用过来啊。你连这个都没做到就说包括党史文刊你这是忽悠傻子呢?我之前就和你说过,“春秋笔法”这种东西已经不是太常见的问题了,对事实的选取,论述方式的拿捏,甚至掺杂水分进去,所以为什么之前很强调文选,基本上这是可信度相对最高的第一手原始资料。

这句话你没看是不?你既然说你看的是原始资料和党史,可以,拿出你看的党史来证明,举证责任原则我想你不会不清楚吧。我说你欠我钱我有欠条但我就是不拿出来,那么请问如何证明我说你欠我钱是真实存在而不是我信口胡诌的?我前面的说法论点事实也好,逻辑也好,得先证明我是错的,才行。我又不是啥业内人员可以得到机密资料,手中也就是公开资料,你当然可以说有虚假,但还是得给出可靠的依据。就像我上面说的,我说的既有老毛的发言也有老毛的具体行动,应该算“知行合一”吧,再不济也比那群整篇洋洋洒洒抒情的东西有依据。

请问您呢?说引用原始资料,但是是哪部原始资料?第几卷第几页,大可以引用过来,我想这应该不难吧,你要真有看原始资料的话何必如此东扯西扯就是不正面回应?


#18

你发在这里没有意义啊,隔空喊话,对方又看不到。如果要打脸,就直接去那个什么pincong网站回复它。


#19

我也知道没意义啊,问题是品葱我是新注册,6小时只能回复10个评论,所以我才跟他提议换个地方,但是对方不应啊
“根本没人会特地注册一个账号跑去马列之声那种地方跟你打口水仗,咱两可以一直斗到中年,我不到你停止回复绝对不会停下来。
但我肯定是没兴趣为你服务,愿意的话可以自己来这热脸贴冷屁股。”

这是他在品葱的评论回复,你说我能怎么办?一边说能和我杠到中年,一边说我就是不离开品葱,要来我到他那里去,就像一个囚犯在监狱里对着外面的人说咱俩单挑,我能揍扁你,我让他选场地他就是不从监狱里出来隔空喊话你,我是没见过这种人。

我在这里回复是因为他也看我的这个帖子,然后再回到他品葱的评论里回答。


#20

意思你是把本站当作你的私人传声筒?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这种贴有一个就够了,你以后可别动不动就发这种挂人贴。

有事私聊,不要动不动就挂出来炫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