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四休三?别闹了,还是先保证三个八小时吧


#1

原创: Proletar 无产者评论 昨天

最近社科院举办了一场《休闲绿皮书:2017~2018年中国休闲发展报告》发布研讨会。报告中建议“在我国劳动生产率达到一定水平的前提下,可实行每天工作9小时,每周工作4天的四天(36小时)工作制。届时,国家就可以取消每年通过前挪后借形成的黄金周或小长假制度。员工可根据自身需要与单位进行协商,灵活安排自己的假期。”

这样算下来,即使取消了黄金周和小长假,在工作时长上来说,对于广大劳动者也是稳赚不赔的好事。但是,在众多媒体凸出报道“做四休三”的同时,建议中的后半句“延长退休”、甚至“永不退休”却并没有得到像前者那样充足的曝光。

http://wx3.sinaimg.cn/mw690/0060lm7Tly1fu11htwx6oj30u00ds0tt.webp

图片来源:凤凰网

在世界各国的退休年龄大多都在65上下徘徊的时候,原社会主义主要大国俄罗斯和中国也拉开了延迟退休的大幕。俄罗斯和中国此前的退休年龄均为男性60、女性55岁。俄罗政府打算从2019年开始,将男性的退休年龄将逐渐从60岁提高到65岁,女性从55岁提高到63岁。而中国显然走得更远,在设想男女同龄65岁退休的同时,已经在向日本学习,喊出“取消退休制度”、打造“永不退休社会”的口号了。

http://wx1.sinaimg.cn/mw690/0060lm7Tly1fu11iv8yyyj30ck0f53zc.webp

建议中说得明白,“以时间换时间”,这是一个交易。“做四休三”增加休假时间的后面等着的是延长退休、永不退休。这个交易是否有利于劳动者呢?我们可以来算算,将如今所实行的工作制度是“做五休二”、每天八小时再加11天法定节假日、60岁退休(男60,女55,暂且取最高值)称为方案A。绿皮书中的“做四休三”、九小时工作制再加17天节假日、65岁退休,称为方案B。那么方案A的年工作日:365天-104天(52周2的休息日)-11天(法定节假日)=250天,即一年工作2000小时。方案B则是365天-156天(52周3的休息日)-17天(法定节假日)=192天,即一年工作1728小时。假设一个劳动者20岁开始参加工作,那么在方案A中Ta将于60岁退休,总共工作了200040=80000小时。在方案B中Ta于65岁退休,总共工作了172845=77760小时。这样算下来方案B比方案A每人要少工作2240个小时,相当于在方案A中少干了280天,即1年多。但是在工作年限大于等于47年的时候,方案B就会比方案A的工作时长更长了。而根据2017年的一篇报道,欧盟统计局发表报告称2016年,一个15岁的欧洲人大概会有35.6年的职业生涯。只有福利制度相当完善的北欧国家——冰岛的工作年限超过了47年。

http://wx4.sinaimg.cn/mw690/0060lm7Tly1fu11jvvf3qj30iw0fygmb.webp

图片来源

https://www.xiancai8.com/guoji/170922222213135.html

根据我们的计算可以看出,实行“做四休三”减少劳动时长似乎是有利于广大劳动群众的。但是也可以看出,要保证在劳动时长减少、延迟退休也可行就必须要求提高劳动生产率,以及良好的福利制度以保证劳动力的健康、提高平均寿命。而要真正实现这个美好的愿景,恐怕并非易事,因为交易的另一方——劳动力的雇佣者的意志是不容忽视的。在劳动生产率提高后,还很可能出现的情景是:作为雇佣者的资本家选择节省人力成本,即保持和之前一样的劳动时间和强度而雇佣更少的人。同样可以完成的工作量,为什么要选择减少劳动时间和强度,而雇佣更多的人呢?雇佣更多的人要是降低人均工资的话劳动者又能答应吗?这里便遇到了一个双方利益互相对立的矛盾。劳动生产率提高后的未来要走哪条路,要看交易的双方——劳动者和资本家谁的力量更大,谁更具有谈判的主动权。

休闲绿皮书画出的美梦是否能够实现仍然是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的。而网友们清醒地看到了这一点。在“做四休三”的新闻报道下的评论中能看出来,在市场经济中已然摸爬滚打了多年的劳动阶层已经很清楚游戏的规则了,也明白雇主才是真正制定游戏规则的人,在这套游戏规则内,劳动者是玩不赢的。

http://wx2.sinaimg.cn/mw690/0060lm7Tly1fu11ly7i3bj30k506lt8n.webp

http://wx3.sinaimg.cn/mw690/0060lm7Tly1fu11ntr8gbj30jr03fa9v.webp

根据全国总工会2017年的统计。有47.1%的职工,每周工作时间在40小时以内。每周工作时间在41~48小时的人占31.3%,48小时以上的人占21.6%。可以看到有52.9%的劳动者每周都存在加班情况。而加班加点足额拿到加班费或倒休的职工仅占44%。这些数据揭示了为什么大家对于“做四休三”的态度如此冷漠。法律条文中的规定资本家都可以违反,义务加班了这么多年,自然会有人担心“做四休三”难道是要让我们加更多的免费的班吗?不难理解广大劳动者的普遍诉求为什么是先把八小时工作制和周末双休落实好。

早在1817年,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就提出了八小时工作制,他喊出“八小时劳动,八小时休闲,八小时休息”的口号。在资本主义早期,工人阶级为争取八小时工作制就开始进行罢工、示威活动。在19世纪和20世纪波澜壮阔的工人运动和革命斗争中,八小时工作制深入人心,成为所有劳动者自觉捍卫的准则,以后的各个资本主义国家也都迫于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力量的压力陆续实施了八小时工作制。

然而历史200多年过去了,21世纪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我们工作的内容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却仍然在为八小时工作制无法得到落实而苦恼,仍然每天不得不工作十几个小时,默默忍受着超出的劳累,并不被承认的侮辱,以及被损害的健康。不能说这200年来我们社会的劳动生产率没有提高,但别说“做四休三”了,还是无法保证八小时的工作。可见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并不会自然而然地为广大劳动者带来高效而舒适的工作生活方式。生产率的提高是造福于劳动者还是造福于资本家仍然取决于二者的较量。在资本主义的经济关系下,资本家掌握了生产资料从而可以掌握工人的劳动,而他也必须依靠剥削工人的劳动才能获取利润。工人们一无所有必须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才能生存,要想生活得更好就必须以武力、罢工等等武器与资本家斗争,以拿回自己生产的被剥夺了的利益,并且最终消灭这种一小群人通过掌握生产资料便可以掌握其他大多数人的劳动的生产关系。资本家与工人的矛盾是资本主义所无法避免也无法克服的矛盾。“工人生产得越多,他能够消费的越少;他创造价值越多,他自己越没有价值、越低贱;工人的产品越完美,工人自己越畸形;工人创造的对象越文明,工人自己越野蛮;劳动越有力量,工人越无力;劳动越机巧,工人越愚钝,越成为自然界的奴隶。”要使生产率的提高更好地服务于无产阶级而不是成为工人自身的囚牢,也就必须像200年前的工人一样,向资本家斗争,夺取生产资料从而夺取劳动生产率的指挥权服务于自己。

在留言区也有不少人谈到了自己公司的加班文化,这些留言里的高频词汇是“领导”与“工资”。劳动者不得不主动义务加班, 听起来似乎矛盾,却是赤裸裸的现实。老板掌握了决定员工工资高低、升迁降级更主要的是雇佣还是辞退的权力,这种不对等的权力关系使得员工不得不臣服于加班文化,不得不互相竞争、倾轧以求生存,违背自己本意去主动加班。

还有一个很普遍的原因便是基本工资太低,不够养活家人,不得不加班工作来赚钱。这在血汗工厂富士康里是很常见的,工人们甚至抢着加班。但是真的如郭老板说的那样是员工自愿的吗?是的,富士康工人们反而会去抗议公司缩短每月加班时间的做法,生产线上的线长甚至会拿是否给你安排加班来威逼利诱工人“听话”。但是,这种主动真的是工人们想要的吗?工人们除了接受忍饥挨饿和“自愿加班”外还有别的选择吗?很明显,这是逼仄狭隘的生存空间中的无奈的选择,却硬生生被自视甚高的老板们描绘为工人们皆箪食壶浆以迎加班的欢乐景象。资本家们擅长于这种把戏,先将你逼到墙角无路可走,再帮你指条“明路”在这种局势下聪明的你该做如何选择?丢给你几只烂桃子和一个带着夹板的乳酪供你选择,然后高唱自己是如何如何的民主,完成了如何如何自由的一笔交易。

http://wx4.sinaimg.cn/mw690/0060lm7Tly1fu11sndpnlj30gl073t8y.webp

在绿皮书中有数据能够将劳动者身不由己的选择体现出来: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对全国2552名在业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40.1%的受访者表示“没有带薪年休假”,4.1%“有带薪年休假,但不能休”,18.8%“有带薪年休假,可以休,但不能自己安排”,而“有带薪年休假,可以休,且可自主安排”的仅占31.3%。仅有不到1/3的劳动者能够享受到国家法律规定的带薪假期,并可以自己来安排。

即使在我国的首都,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国家的象征的地方。根据中国人民大学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王琪延等人的调查研究,北京市居民有业群体周休制度、法定节假日制度、带薪休假制度完全落实率分别为79.2%、59.2%、62.9%,三类休假制度均能完全享受的群体仅占34.2%。也只是1/3的劳动者多一点而已。

累计工龄不足一年的群体中有62.7%的群体不能享受带薪休假;

累计工龄在1~10年的群体中,有64.5%的群体能享受5天以上的带薪休假,14.0%的群体能享受少于5天的带薪休假,21.5%的群体无法享受带薪休假;

累计工龄在10~20年的群体中,有68.3%的群体能享受到10天以上的年假,而9.4%的群体可以享受少于10天的年假,22.3%的群体还不能享受带薪休假;

累计工龄在20年以上的群体,在过去一年里有37.8%的群体能享受15天以上的假期,32.1%的群体可以享受少于15天的假期,另外有30.1%的群体没有享受过带薪休假。

即在各个工龄段上,都几乎有1/3左右的劳动者无法享受或无法完全享受国家法律规定的福利。报告同样调查了北京有业群体没有带薪休假的原因:

主要原因是工作太忙,没有时间休,这一比例达到45.6%。其次是单位无带薪休假制度,比例为20.0%。竞争压力太大,担心失业也是另一个原因,占到12.8%。其他的原因还有担心上司批评(2.6%),加班费丰厚,主动放弃休假(4.2%)。

可以看出勉强能够称之为主动放弃休假,自主选择的物质刺激手段也仅仅占了4.2%。其余皆为被迫的选择,资本主义的民主和自由的大话在数据面前不堪一击。休息本是为了更好地工作,却有61%的劳动者因为怕丢了工作或是影响工作而被迫放弃了休息。20%的劳动者被企业违法剥夺了休息的权利。天子脚下,竟也是法外之地。

劳动者的休息得不到保障则健康就得不到保障,在新浪微博上由于一份出处不祥的睡眠数据引起了热议:从2013年到2018年,中国人均睡眠时长已由8.8个小时降至6.5个小时,平均38.2%的中国人有睡眠问题,比全球平均高出11.2%。在劳动时间上我们得不到八小时工作制的保障,资本家说是员工主动加班。在睡眠上我们也都得不到八小时睡眠的保证了,也有人说是因为手机的普及,大家习惯了晚睡玩手机。但从劳动时间上我们就能看出,如果我们把自己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奋斗给公司,奉献给老板,那么留给我们自己的时间还能剩下多少呢?网友们在话题下的议论也都纷纷将矛头指向了加班,而在实际工作中“领导都没下班,你怎么能下班”的忧虑和压力也是广大劳动者的切身体会。如果说这份引起热议的数据出处不明,那么根据《2018中国睡眠指数报告》对16个城市2550个90后人群开展的研究数据表明,仅有24.5%的90后可称得上是睡得比较舒服。2018年,最后一批90后迈入成年队列,大多已走向工作岗位,作为中国年轻主力劳动力,他们的健康睡眠状况实在堪忧。

根据绿皮书中的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平均休闲时间为2.27小时,较三年前(2.55小时)有所减少;其中,深圳、广州、上海、北京居民每天休闲时间更少,分别是1.94、2.04、2.14和2.25小时。相比而言,美国、德国、英国等国家国民每天平均休闲时间约为5小时,为中国人的两倍。平均每天不到2个半小时的休闲时间,恐怕我们并不能将睡眠不足的原因归咎于超时玩手机。假如每天能够八点钟下班,那么玩两个半小时的手机,10点半洗漱睡觉,那么睡眠状况想必也不会那么糟糕。如果我们将睡眠质量的问题怪罪到仅仅两个半小时的休闲时间上来,怕也就只能牛马一般只剩下吃、睡和干活了。就真的像马克思所说:

工人只有在运用自己的动物机能—— 吃、喝、性行为,至多还有居住、修饰等等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自由活动,而在运用人的机能时,却觉得自己不过是动物。动物的东西成为人的东西,而人的东西成为动物的东西。吃、喝、性行为等等,固然也是真正的人的机能。但是,如果使这些机能脱离了人的其他活动,并使它们成为最后的和唯一的终极目的,那么,在这种抽象中,它们就是动物的机能。”

在我们连八小时的工作制都保障不了,于是连八小时的睡眠也保障不了,休闲时间只有可怜的2.27个小时,带薪休假不是没有就是不敢休的情况下,如何还能去奢望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自然而然地为我们带来“做四休三”?仅仅有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不够的,这不,200年的生产率的提高仍然没有为我们带来“八小时劳动,八小时休闲,八小时休息”的生活。提高了的生产率为谁所用,造福于谁,还是取决于我们与资本家勇敢的斗争。

作者:醋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