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医学生


#1

原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浪淘沙。
作者:赵皓阳

2046年开学季,蓝翔技校又迎来了新一届的学员,已经三年惨淡光景没有一人报考的医学系终于迎来了新生——虽然只有一名。医学系的教授们还是奔走相庆,至少几年内学校里不会出现上一届学生毕业之后医学系空无一人的窘境了。

第一堂课,满头银发的老教授颤颤巍巍的走向讲台:“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和谐。”

“哦,和谐,和谐好啊…今天起你就是一名光荣的医学生了……恩,很光荣……你非常幸运,学校有五十多名教授、副教授、讲师来为你系统的教授医学知识。我们的课程先从《医学史》学起。给,这是你的课本…”一边递出课本一边自言自语道:“终于有学生了,我就知道医学不会亡,但是几年都没有了,谁知道这是不是最后一个医学生呢…”

老教授拿出了两本厚厚的线装本书籍,一本放在讲台上,一本递给了李和谐。李和谐看到这种上世纪末的授课方式表示很不解,他问教授:“我上高中的时候班上就用的是3D全息投影的教材授课了,怎么会现在还要用到纸质书本。”

教授无奈的摆了摆手“……哪有经费啊,经费……”

和谐看看课本,封皮是人工钉上去的,题目是遒劲的毛笔字《新中国医学史1949——20??》。翻开书,前面部分还是正常的油墨打印,后面就是完全手写了,一看笔迹就是出自多人之手,用线装版装订估计也是为了不停地往后面加内容,封面空出的年份肯定就是要等成书后再填的。也不知道这部医学史会写到啥时候,也不知道写书名的那个人还在不在人世,李和谐想,毕竟最近几十年来医学界发生了太多的事了。

李和谐合上了书,说:“教授,我不想学这些老掉牙的历史,我就想知道医学界怎么了。”

估计是长时间没有人交流导致语言功能退化,教授的话一直没说太顺溜:“怎么了…什么怎么了……恩,我知道你说的意思,”说着挥一挥手示意“直接翻到最后,我们从后往前讲,看看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李和谐翻开了厚厚的医学史,细微的尘土从书页中争相恐后的飞舞起来:

2044年,百度与莆田系联合成立的“莆度众生医疗服务集团”完成了对最后一家公立医院301医院的收购,至此公立医院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医疗市场彻底私有化。在新闻发布会上,莆度众生集团副董事长、CEO李彦绿发表演讲,表示整合医疗行业、颠覆医疗市场,一直以来是集团的既定目标,也是先父的遗愿,今日对301医院的收购成功,是具有划时代的历史事件。同时,李彦绿宣布,百度讲全面停止线上搜索业务。对于停止了一项公司60年的传统业务,CEO这样解释道:“一直以来,百度的搜索业务就是为了医疗广告服务的。若没有医疗广告的支持,百度的搜索业务早就会难以为继。今日,莆度众生集团对医疗市场的整合正式完成,用于服务广告的搜索业务也就不那么重要了。这是我们集团,出于对全体股东利益考虑,而不去舍本逐末的理智决策,更加体现了我们公司是一家负责任的公司。”

2040年,由于医生长期以来受困于医闹的人身威胁,同时待遇相比于其他体力行业也完全没有竞争力,再加上学医成本过高,报考医学专业的学生逐年飞速递减。直至今年,由于没有生源,最后一所大学宣布取消医学专业。与此同时,蓝翔技校宣布开设医学专业,蓝翔校长在医学系成立典礼上激动地说道:“中国不能没有医学,中华民族不能没有医学生。蓝翔愿意做医学教育界最后一座灯塔,所有失去工作的医学专业教师们,我们愿意为你们提供新的职位和一切生活所必须的待遇。”

“校长高瞻远瞩,功在当代、利及千秋啊”老教授颤颤巍巍的说道。

“但是还是没有人学医啊。”

“是啊…但说不准,以后会好起来的…说不准……来,我们接着看书……”

2037年,医疗服务产业监督协会会长柴会群突发脑溢血,送至医院后当值所有医生拒绝救治。一时间舆论对于医生违背职业道德的指责铺天盖地。接受采访时一位医生哭着说道:“就是我的杀父仇人躺在这里,我也会救他,然而这个人,我不救。”还有一位医生当场砍掉食指以示决绝。虽然柴会长最终得到了其他医生的救治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仍有五十余位医生吊销执业医师资格证,占到当时全国所有有资格证医生总数的百分五,医疗行业走向更深的萧条。

这本教材不知道给多少届学生用过,留白处写满了往届学生的“批示”,在这一段中,全是诸如“死全家”“千刀万剐”等骂人的话。李和谐想,我听我爸讲过他们小时候经常上一种“弹幕视频”网站,人们一边看可以一边发评论,想必就跟这书一样吧。

“教授,这个医疗服务产业监督协会是怎么回事?”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都不看新闻么。虽然说国内最后一家网络媒体十年前就被取缔了,但是你们不会翻墙吗?我年轻的时候,七八岁的小孩子都知道翻墙上网,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来,往前翻一页,看前面。”

2026年,鉴于医闹组织已经产业化、规模化、组织化,同时吸收了大量的失业人口,政府出于维稳考虑,不得不将医闹组织合法化。10月,以各地医闹组织为骨干力量的“医疗服务产业监督协会”正式挂牌成立,德高望重的著名记者柴会群当选为首任会长。

2027年3月,监督协会曝光各大公立医院财务状况,所有医院都出于巨额亏损状态。监督协会疾呼:不能让纳税人的钱养这些医疗吸血鬼!随即诸如《震惊!全国各大医院亏损总额抵过十个苹果公司的市值!》《内幕曝光!医院要让中国人民子子孙孙都背上抬不起头的债务!》《你要用自己辛辛苦苦纳的税去养医生吗?》之类新闻报道见于各大媒体,一时间舆论汹汹,矛头全部指向医院和政府卫生主管部门。政府迫于压力宣布医疗产业完全市场化,财政不再对公立医院进行财政支持,各大医院在市场竞争中自负盈亏。

2027年6月,由于丧失了国家财政的支持,公立医院被迫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以满足昂贵的人力、物力成本。随即,医疗监督协会发声指责公立医院价格过高,诸如《三个月价格翻倍,医院丧心病狂堪比黄世仁》《白衣天使变黑心天使,谁给了医院涨价的权力?》《医疗黑幕深不见底,患者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类新闻报道见于各大媒体。政府迫于压力宣布通过行政强制手段限制医院涨价,各大医院心灰意冷只好破罐破摔,如莆度众生医疗集团等民营资本趁机大肆收购入不敷出的公立医院。

“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啊。”教授一边摇头一边叹息道“鼓吹医疗市场化的,这些人不是傻就是坏,你看现在好了,穷人哪看得起病,富人能移民的移民了,不能移民也有私人精英医院给他们服务……”教授慢慢坐下,想起了他的同事、同学们,很大部分都出国自谋生路,在国外他们获得的尊重和经济报酬,国内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当初为信仰留守是对是错,他也会经常怀疑自己的选择。

李和谐没发现教授走神,继续往下看书:

2032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四胖宣布,朝鲜正式将立国之本的“先军政治”改为“先医政治”。近几年来,中国医疗市场动荡,最富有的人群都前去欧美等发达国家接受医疗服务,而中产阶级则更倾向于选择物美价廉的朝鲜去看病。短短几年医疗产业已成为朝鲜的支柱产业、GDP的最高拉动点,而朝鲜也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后再一次回到了中等发达国家的收入水平。金四胖甚至宣称,做好中国十六亿人口的医疗生意,二十年之内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滴滴滴”这时李和谐的智能手机响了起来,“又到广告时间了。”他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现在国内最流行的“棒子面17”型号智能手机非常物美价廉,五十块钱就能享受到最先进的科技成果。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棒子面系列手机中植入了大量广告,每天早九点到晚九点,每过一个小时就强制播放,不能退出,关机也会自动启动。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纯净版无广告的棒子面手机,只不过就是小贵个两千倍而已。手机打开全息投影功能,一个身材火爆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完美的呈现了出来,李和谐认识她,她就是今年刚刚当选的“直播女皇”,因为在某直播平台连续磕了一百六十七个小时的瓜子而名声大噪。虽然说事后被送去医院被抢救了几天吧,但是名气出来了,名气出来了做广告挣钱了呗,谁也不会管你怎么出名的。“大家好,我来宣布一个特大喜讯,微信公众号‘养生科普大课堂’在今天粉丝数突破十亿,成为第一个关注突破十亿的公众号。在此普天同庆之际,官方售卖的养生产品一律9.9折销售……”

李和谐对这种广告已经见怪不怪了,富人往欧美移民,中产去朝鲜看病,穷人怎么办呢,结果这些乱七八糟的养生学、气功健体、续命玄学就大大流行了起来。去年一个叫张六本的养生作者还进了福布斯排行榜,他的六本著作本本销售量过亿,比如什么《对症下药:同穴蟋蟀的五千种做法》《清晨吐纳术包治百病》《我为什么拉黑了朋友圈里所有的病人》全都是疯狂大卖。抬头看看教授,可能因为年纪太大,老教授已经再讲台上打盹了,他只好自己接着看书:

2022年,百度和莆田系正式合作成立“莆度众生医疗服务集团”成立典礼上莆田系教父陈悬壶发表著名演讲《传统医院之死》,精彩段落节选如下:“传统医院已死,他们不是被医闹搞死的,而是他们的思维跟不上时代的潮流。互联网时代,核心就是用户体验,传统医院只治病不讲用户体验,注定要被医闹拖垮、注定死路一条。而我们莆田系民营医院,从严酷的市场中摸爬滚打发展壮大,虽然我们医院不治病,但是我们能给用户良好的就诊体验。长期以来,我们莆田系的主业是搞心理诱导,这可以说是把握了时代前进的潮流。传统医院的医闹无法治理,还时不时有医生被砍,一般来说不是医院有差错,而是心理上不平衡。既然我们莆田医院能通过高明的心理操作骗钱,怎么可能会犯低级错误让患者砍人呢?所以,我断言,医疗市场的未来注定属于莆田系。”

2019年,因医闹猖獗、伤医案件频繁,同时医学专业耗时长、难度高,医生工作风险增加但待遇并没有显示出比其他行业的竞争力,报考医学专业的人数历年递减,高考录取分数逐年降低。即便有些医学院打出了“二本分数上一本学校”的招生宣传,依然未能收获成效。同时,微博上一篇《嫁人不嫁医学男》引发网络热议,虽然遭受众多网友抨击,但负面影响无法磨灭。

2016年5月5日,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陈仲伟,被自己20多年前的患者尾随至家中,遭砍杀30多刀。而原因则荒谬得令人震惊——烤瓷牙变色。43小时的竭力抢救后,陈医生不幸去世。

2015年8月19日上午,安徽省池州市人民医院内51岁的心理科汪医生上完夜班准备驾车离开,突然被人用砖头将汽车挡风玻璃杂碎,并扔进一枚自制爆炸物,汪医生被炸受伤,据悉,嫌犯儿子去年在接受医生王某治疗期间跳楼死亡。

2015年7月31日下午,贵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手显微外科主任宋开芳被一男性患者连捅数刀。凶手朱某曾因陈旧伤(拇指掌指关节陈旧脱位伴侧副韧带损伤)向宋主任救治,因不满意疗效,跟踪宋主任到停车场行凶。

2015年6月16日,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生一起患者泼汽油伤医事件,该院放射科副主任覃医生被重度烧伤。行凶者王某因患癌症正在该院化疗。

2014年2月17日,齐齐哈尔北钢职工医院耳鼻喉科一名术后复查患者,在复查的过程中,认为医生在操作过程中弄疼了他,随后回家取铁棍,再度返回医院耳鼻喉门诊,将孙东涛医生殴打至死。行凶者因为未满十八岁免于死刑处罚。

2013年10月26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3名医生在门诊为病人看病过程中被1名持刀男子捅伤,46岁的王云杰医生抢救无效去世。凶手连恩青只是因为手术后,鼻部通气不畅而怨恨医生。

2013年9月23日,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附属医院,患者肖胜持刀砍伤3名年轻护士,其中一人还有孕。行凶者曾在这家医院接受胡须种植手术。

2013年1月19日凌晨,内蒙古包钢医院急诊科接到包头市120指挥中心急救出诊电话。医院值班医生神经内科主治医师朱玉飞带领120急救队立即出诊到达现场,凶手李某突然冲入厨房提了一把菜刀就向救护人员猛砍。砍人的过程中,救护人员往外跑,他抓住了朱医生,防盗门被反锁,其他人被堵在门外。当民警赶到现场破门而入时,朱医生已不幸身亡。

2012年11月29日,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针灸科主任医师康红千,被一男子用斧子砍死。行凶者王英生患脑血栓,到康红千处医治后感到不适,心怀不满。

2012年4月28日,湖南省衡阳市三医院南院(原结核病医院),33岁的女医生陈妤娜,被肺结核患者王运生连捅28刀身亡。凶手王运生仅仅觉得陈医生是在敷衍他,遂动杀机。

2012年3月23日下午约5点,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患者李梦南,持刀捅伤四名医生。其中28岁实习医生王浩伤重身亡。李梦南因患强直性脊柱炎前往哈医大一院治疗,因李梦南还患有继发性肺结核,故医生建议先治愈肺结核,再治疗脊柱炎,但李梦南认为医生故意刁难不给其看病,遂产生杀人之念。

……

……

李和谐想起了自己的爷爷,他自幼父母离婚,是爷爷一手带大,三年前爷爷因为肺结核去世,生前没有得到有效救治。他清楚地记得爷爷生的话:“我这病在三十年前不算什么,可是这十几年医院、医生发生了太多的大事,没人愿意当医生,穷人要么去那些骗人的医院,要么看不起病……可惜啊,你没有生在好时候……”李和谐下决心说没人学医我来学医,我来治好爷爷你的病。爷爷想了想说:“一百多年前,中国有一位大文学家叫鲁迅,他跟我得的一个病。他年轻的时候,父亲生病因为庸医没有得到很好的救治,所以下决心学医。后来他发现,学医治得好一个人,但是一个民族的病更重,中华民族的病,不是能靠医生治好的……”

李和谐心想,我治不好民族,我治好爷爷你就够了,治民族的病让一些能写文章的大人物来吧。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就在书里看到了,那些说自己能“治”民族病的人,是什么样的:

2015年5月,@新安晚报 官微爆料,某患者手术后右肾“丢失”,字里行间暗示医院“卖肾丑闻”,再网友不断拿出证据澄清、打脸之后,该官微已然拒绝道歉或承认错误,疯狂删除微博评论、拉黑质疑网友。此前几年,媒体炒作的医院“偷肾”相关的失实报道还包括河南农妇丢肾、宿州丢肾等。

2014年8月10日下午,湖南湘潭县妇幼保健院一名张姓产妇术后大出血死亡,一篇煽动性的新闻稿引爆网络“妻子赤身裸体躺在手术台,满口鲜血,眼睛里还含着泪水,可却再也没有了呼吸。而本应该在抢救的医生和护士,却全体失踪了……”。9月11日,经湘潭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工作办公室组织专家鉴定组依法依程序鉴定,湘潭县妇幼保健院“8·10”产妇死亡事件调查结论为产妇的死亡原因符合肺羊水栓塞所致的全身多器官功能衰竭,事件不构成医疗事故,医护人员系躲避家属追打而避离手术室。

2013年7月19日,新京报发布新闻《福建泉州一12天大婴儿疑被医院保温箱烤死》,报道直接引用微博的信息源称“泉州儿童医院一个刚出生婴儿放保温箱,因温度太高,被活活烤死”,其配发的数张照片更是触目惊心。经过卫生主管部门调查,婴儿死于葡萄球菌皮肤烫伤样综合征,发病突然、急骤,死亡率极高,好发于1~5周的婴儿,是一种严重的急性泛发性剥脱型脓疱病,是在全身泛发红斑基底上,发生松弛性烫伤样大疱及大片表皮剥脱为特征。而新生儿保温箱合格,保温箱的设定最高温度就37度,是模仿子宫内的环境的人体常温。

2013年5月和2014年2月,南方周末先后刊发记者柴会群采写的《“疯子”医生:你砸医院招牌 医院砸你饭碗》、《“创收”院长》、《公立医院创收潜规则》3篇报道。中国记协在深入核查后,组织新闻宣传管理部门、新闻媒体、医疗卫生领域、司法领域、新闻院校等各界专家对上述报道进行专题评议。评议结果显示,绝大多数代表认为上述报道中,关于绵阳市人民医院“为正常人安装心脏起搏器”、“高价购买老款医疗设备”、“公推直选科主任从未有过先例”、“四维彩超机每天收入近万元”、“2007年超声科收入比2006年增长45%”五个方面的相关内容严重失实,部分代表认为失实,无人认为上述内容真实或基本真实。

2011年9月5日,深圳新闻网发布新闻《医院要做10万元手术最终8毛钱治愈》,报道称陈先生刚出生的儿子因腹胀,深圳市儿童医院告知孩子有肠梗阻、小肠结肠炎,疑为先天性巨结肠。建议进行造瘘活检手术,手术费超过十万。随后陈先生带儿子到广州市儿童医院就诊,称接诊医生开了八毛钱的药,“孩子就治好了,能吃能拉”。陈先生怀疑深圳市儿童医院过度医疗,要求医院撤销科主任,退还3900元住院费,赔偿10万元。9月15日的《羊城晚报》就曾报道,受此事件影响,深圳市儿童医院有三个类似病情的患儿家长拒绝手术,以至于“造成病情加重”。10月28日患儿家长在孩子手术后公开道歉。10月31日,深圳新闻网公开道歉,这是可查证的唯一一次媒体对于医疗失实报道的道歉。

2010年,记者柴会群在《南方周末》上先后报道深圳凤凰医院产妇“缝肛门”事件相关报道,称因为家属没给够红包助产护士缝合了产妇的肛门,一时间舆论哗然。深圳市卫生部门迅速介入调查此事,据调查人员介绍,没有证据证明助产士缝了产妇的肛门,“调查出的事实是,助产士发现产妇分娩后肛门出血,于是对肛门进行了结扎止血,并没有缝。从调查情况来看,可以说是好心办坏事”。在事实打脸面前,柴会群又在《南方周末》发布新闻《“缝肛”门:鉴定说“缝了”,医方露馅了》至于结扎痔疮和缝上肛门有什么区别想必记者大人是不知道的。最终,产妇换上了抑郁症,助产护士丢掉了工作,回到陕西老家,生活拮据。记者柴会群当选为年度风云记者。

李和谐看这一段历届学生写的“弹幕吐槽”特别多,除了骂人的话还是有些可以参考的信息的:“莆田系那么多假医生、那么多坑人的门路,没见媒体这样死缠烂打,都是我们公立医院好欺负。不奇怪,莆田系是人家媒体的大金主,大广告商,看二十多年前一份报纸,头版骂百度做无良医院的竞价排名,末版就是XX男科医院的大幅广告,讽刺啊。”

“上面的你这就不懂了,当年有个大集团叫新东方,他们员工在莆田系出了医疗事故死了,老板俞敏洪还发了微博声援,结果从上到下都受到了莆田系的威胁,这么大一个资本家最后都夹着尾巴不了了之了,何况平民和当地媒体?说为啥莆田系没医闹,拜托人家哪个不是地方大鳄,通吃黑白红三道,医闹这群小混混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医院作恶有媒体监督,那么媒体作恶由谁来监督?话语权掌握在谁手里,这是一个不平等的问题。医生拿红包是新闻,都知道骂,那记者拿红包呢?参加个什么会的报道各路记者每人红包少则二百多则上千,美其名曰‘车马费’,知道的人有多少?就是去采访个什么乡镇企业、大棚蔬菜之类回来土特产也得拉半车,你不知道这些说白了还是媒体掌握着话语权嘛。问题在于媒体就是舆论监督力量,那么这一种监督力量需不需要规范呢,长此以往为了新闻爆点、吸引眼球就可以大放厥词发布失真报道,那么受伤的绝不仅仅是医疗行业。”

唉,李和谐看着这些心情太沉重了,揉一揉眼睛,看见教授还在打盹,又把书往前翻了几页,前面的画风陡然不一样了,已经是印刷体的内容了,估计前半部分成书的年代要早了不少:

2015年10月,屠呦呦先生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以表彰她在青蒿素研究中的卓越贡献,这种药品可以有效降低疟疾患者的死亡率。她成为首获科学类诺贝尔奖的中国人。

2003年年初,非典型肺炎在中国南部爆发,随即以很快的速度蔓延全国。4月开始,举国动员,抗击非典。短短两个月之后,6月15日,中国内地实现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既往疑似转确诊病例数均为零的“三零”纪录。6月24日WHO将中国从疫区中除名。在抗击非典的战役中,共有三十三名冲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

1968年,响应领袖号召,“赤脚医生”的乡村医疗形式在全国推广,到1977年底,全国有85%的生产大队实行了合作医疗,赤脚医生数量一度达到150多万名。赤脚医生为解救中国一些农村地区缺医少药的燃眉之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最普遍的形象是两脚泥巴,一身粗布衣裳,也没有过硬的专业知识,但确确实实是当时社会经济条件下能够选择的最好的制度。简简单单的青霉素、破伤风、助产知识、消灭四害、防疫知识,甚至于最基本的洗手习惯,都让农村人口的健康状况、死亡率、婴儿存活率大大改善。从土地改革开始,农业合作社、村办小学、成人识字班、赤脚医生等等一些列伟大的变革,五千年以来第一次将活力与生机散播在泱泱中华最底层的土壤上,千千万万的乡村教师、赤脚医生,他们就像是宗教神话里福音的传播者,汇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动着这个民族大步向前,在华夏大地上完成了一次无声的革命。

1969年1月,屠呦呦领导课题组从系统收集整理历代医籍、本草、民间方药入手,在收集2000余方药基础上,编写了640种药物为主的《抗疟单验方集》,1972年,屠呦呦和她的同事在青蒿中提取到了一种分子式为C15H22O5的无色结晶体,他们将这种无色的结晶体物质命名为青蒿素。世卫组织认为,青蒿素联合疗法是当下治疗疟疾最有效的手段,也是抵抗疟疾耐药性效果最好的药物。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数据,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超过2.4亿人口受益于青蒿素联合疗法,约150万人因该疗法避免了疟疾导致的死亡,非洲人民把中国医疗队给他们使用的这种疗效明显、价格便宜的中国药称为“来自遥远东方的神药”。

1964年中国政府宣布“基本消灭性病”,此后十几年中国无性病历史。直到1977年湖南出现一例男性淋病患者,这一纪录才宣告终结,此后性病再次在中国蔓延。性病的消灭是伴随着挽救和改造妓女运动展开的,有资料显示,当时国家为了给身患性病的妓女治病动用财政经费支持达一亿元之巨。

1960年11月,全中国最后一例天花被消灭。1952年,卫生部发出指示要求实行全民普及种痘,经过八年的努力,曾经的烈性传染病、无药可治的绝症、至少造成1亿人死亡、另外2亿人失明或留下终生疤痕、被称为“文明杀手”的天花病毒,在人口最多、贫穷人口最多的国家里,销声匿迹。

从1955年底和1956年春开始,有计划、有组织、大规模的防治血吸虫病的群众运动,在各个疫区蓬勃开展。江西省余江县是血吸虫病流行区,有6000多病人,近十几年死于血吸虫病的就有三千多人,1956年起,余江县,开新沟、填旧沟,开新塘、填旧塘,消灭钉螺修建新的良田。1958年6月30日,经过两年苦战,余江县宣布彻底消灭血吸虫,6000多病人也全部治愈。听闻此消息毛泽东赋诗两首: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1950年公共卫生局颁布《传染病预防及处理暂行办法》,确定了14种法定传染病,同时将鼠疫、霍乱、天花列为3大烈性传染病,随即展开全民灭鼠、灭蝇运动(后发展为“除四害”)。对城市中阴沟、污水池、粪坑、粪场、垃圾堆和56000余户住宅,喷洒杀虫药剂灭虫,在农村中开展全民打鼠运动。新中国至今未爆发大规模鼠疫、霍乱。

二十世纪初,我国居民人均期望寿命为73.0岁,与建国前的35岁相比,大幅提升一倍有余;全国孕产妇死亡率已由建国之初的1500/10万下降至2008年的34.2/10万,婴儿死亡率由建国初的200‰下降到2008年14.9‰。同时,严重威胁群众健康的重大传染病得到有效控制,全国甲、乙类法定传染病发病率从1949年的20000/10万下降到2008年的268.01/10万。中国成功地消灭了天花和丝虫病,实现了无脊髓灰质炎目标,在总体上消除碘缺乏病阶段目标,有效控制了麻风病、血吸虫病、疟疾等曾经严重威胁人民群众健康的疾病。这些数据可以让我们骄傲的宣称,中国虽然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水平,但是医疗卫生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已经到到了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准,在第三世界国家中一枝独秀。新中国的医疗成就,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伟大成就。

李和谐看得入神,没有发现教授已经醒了,老教授清了清嗓子,说:“好看吧…不过有一点,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就比如说,新闻是记者写的,自然不会揭自己的短;这部医学史是我们医生写的,自然也不会说医生的坏话。记者中有败类,医生中当然也有败类。我们的眼光还是要向前看,不能躺在功劳簿上吃现成的。其实走到现在这一步,政策的问题、医疗体制的问题、我们医生自身的问题、当然也包括媒体的问题,都需要被正视。可是现在才正视,晚了啊……”

教授顿了顿又说道:“作为一个医生,来跟我来宣誓。古希腊有一位医生叫希波克拉底,在西方被人们尊为“医学之父”,后来世界医协大会对他的誓言加以修改,定名为《日内瓦宣言》,这是每一个医生都要遵守的铁的准则,来跟我读:

在我被吸收为医学事业中一员时,我严肃地保证,
奉献于为人类服务。
我对我的老师给予他们应该受到的尊敬和感恩。
我将用我的良心和尊严来行使我的职业。
我的病人的健康将是我首先考虑的……”

空荡的教室和走廊里回响着一老一少两个声音,在一片萧条的末世图景中捍卫着最后的尊严和荣耀:

“……我将尊重病人交给我的秘密。
我将极尽所能来保持医学职业的荣誉和可贵的传统。
我的同道均是我的兄弟。
我不允许宗教、国籍、派别或社会地位来干扰我的职责和我与病人间的关系,
我对人的生命,从其孕育开始,就保持最高的尊重,
即使在威胁下,我决不将我的医学知识用于违反人道主义规范的事情。
我出内心和以我的荣誉庄严地作此保证!”

ps:作者有一本书《生而贫穷》,作为左派入门书籍不错。其中更加宝贵的是作者收集的一些数据,推荐一下。


#2

有点意思。


#3

话说现在学医门槛高吗?我是打算学医的。


#4

打算学医要面临一个很重要的抉择:是成为(现在可能尚不存在的)为人民服务的赤脚医生,还是去大医院为老爷们服务以换取一点可怜的残羹冷炙、甚至有时还要成为掌管医院的吸血鬼们的替罪羊和医闹的牺牲品呢?


#6

我当然是想去当赤脚医生,但就目前来看我父母更希望我以后去所谓大医院。


#7

还不是在“伟大的”资本主义改造下产生的医疗产业化所造成的?


#8

赤脚医生的话应该是基本没法过活的,毕竟特色没有这项开支。当代独立的医生基本就是小资产者,没有资产阶级的扶持,竞争不过医院,只有可能在一些偏远地区工作。


#9

在知乎看到这位作者似乎涉嫌抄袭?


#10

这个作者说以前有人引用他公众号里的一些文章,所以有些段落读者可能觉得文章眼熟。不知道你是不是说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