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考茨基——Liuyuxi1948的“迷药”


#1

【前天在hq网写了个帖子,发的时候就想到挺悬略略修改了一下,没想到还能发出来,今天去贴续集发现被删了。当时为写续集还保留着没改动的前一部分,就贴在这里做个标记。】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52年到1891年这40年当中,教导无产阶级应当打碎国家机器。而考茨基在1899年,当机会主义者在这一点上完全背叛马克思主义的时候,却用打碎国家机器的具体形式问题来偷换要不要打碎这个机器的问题,把我们无法预先知道具体形式这种“无可争辩的”(也是争不出结果的)庸俗道理当作护身符!!——列宁《国家与革命》

I

这个题目是从别处抄来的,套在liuyuxi1948(以下可简称liu娃)身上正合适。随着社会发展考茨基们也改头换面了,中国的考茨基们早就在实践中同时也在理论上把否定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作为终生的伟大任务。下面涉及的理论主要是阶级分析与无产阶级专政学说,考虑到99.9%的左翼分子非常敌视无产阶级专政和在阶级分析方面的极其无能,就没有深入的必要。

昨日,伟大的小生产者“革命家”、坚定不移的民修分子liuyuxi1948宣布:不合群在红旗网也是不多的具有马列主义理论功底的网友之一。你只能算个混混小丑。

字字珠玑。

打从蔺宇那儿领了“混混”帽子之后,我早就是红旗网几个半混混之一了。

liu娃这个小商贩为啥也在那吆喝呢?因为他修正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传播资产阶级瘟疫的时候多次被我揭下画皮,怀恨在心。其他多数人,位列“不多的具有马列主义理论功底的网友”之外,所以常与之沆瀣一气。

老左们的往事不堪回首,未来的革命遥遥无期(2025除外),吵闹自然是家常便饭。本着混混界该撕的一个都不能落下的精神,扒一扒liuyuxi1948在红旗网的光荣革命经历。

第II部分

liu娃言论选之1:

liu娃给了一个提示,捧出他过去制造的一堆垃圾,叫“谁在践踏 《共产党宣言》中的一个‘原理’?”

他这篇垃圾的主题,本是反对列宁写过的一些解释,我也在红旗网解释过几次,这个革命家一点也不愿接受。当年删改跟帖的用意早就说明,那完全出于他的照顾,具有高尚革命情操的liu娃最后竟能捏造出本人心虚了。

在这半年前的2013年10月7日,我这样跟他解释:

说起来我与liu娃也是老交情了,没交情也有矫情,那些年把他惯得不像样子。之所以在批评、教育他的时候还要呵护他,其中一个原因是当年位卑认为应该尊重他,不要对他过于严厉。几年后liu娃搞阴谋诡计的时候可硬是没顾及位卑对他的照顾(我没告诉他),上演了一出《农夫与蛇》的故事,当时看着就有些寒心呐。

有因有果,俺时常想着位卑的嘱托,半年后在那些帖子里教育liu娃时就把过于严厉的帖子毫不留情地删去了。

★liu娃自己的表白(划重点):

该帖信息量丰富。当一些左翼分子还在趾高气昂地自封为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共产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时候,liu娃已经宣称自己是“四人帮”线上的人了,而且“可以毫不掩饰”。

他被贬是因为他是“四人帮”线上的人。四人帮线上的都是什么人?张铁生、康生、毛主席,个顶个的英雄。华叶政变后面加上个邓修上台,就说明被贬还不是十月政变时期发生的,反动派当时居然漏掉了这样一条大鱼。(至于对各种造反派的认识,去看王绍光的著作和文章。)

遥想liu娃当年,30左右,在部队里啥级别?降职三级去大企业当科长。

如果不知道当年的城乡差别和工农差别,大概也不会明白成为大企业的科长对小农liu48而言意味着什么。前几年红旗网上几个别有用心的机会主义分子都恨不能让张铁生饿死,咋不问问liu48为啥愿到大企业去享福呢?农村天地大有作为,干嘛要跟市民抢口粮呢?

liu娃言论选之2:

★2015-9-23:

他翻出几个最伟大纲领,不愧为四人帮线上的人。

温习功课——

1975年《宪法》第三章 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

第二十六条 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服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

liu娃从我这抄去最高纲领和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简单解释之后,在2015年转了一篇哪个大仙写的垃圾,名字是“论《共产党宣言》的核心思想(是消灭私有制)”。硬生生把《共产党宣言》搞成了反动的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的叫嚣。

有兴趣的不妨搜搜那个帖子,在那里我开始苦口婆心那个仔细地教他们学会认识阶级啊。在那里liu娃和他的小跟班不合群,面对我用大白话说出的毛泽东时代的革命路线和毛泽东时代的公民们应该尽到的义务时,恨得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啊!

红旗网上还有一群癞蛤蟆跟着他们呱呱叫。

根据他们表现出的对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国家宪法的极端仇视,对比上面图片这个四人帮线上的人表白的两个“最伟大”,莫非精神分裂了?

这群垃圾说那么多废话,造谣栽赃、恶毒攻击,不就是反对社会主义、反对那个“最伟大的纲领”吗?何必那么绕弯子?

明明白白大声说出来,拥护社会主义制度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公民应尽的义务,未来无产阶级国家的宪法必须废除把拥护社会主义作为公民应尽的义务。

这不就得了?

满满的都是套路!一群人渣!

liu娃言论选之3:

继续温习功课——

1973年《党章》第三章 党的组织原则 :

第五条:党的组织原则是民主集中制。
第六条: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全国代表大会和它产生的中央委员会。
《党章》第四章 党的中央组织:
第九条:党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产生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的常务委员会、中央委员会主席、副主席。
党的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由中央政治局召开。
中央政治局和它的常务委员会在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闭会期间,行使中央委员会的职权。

对1976年10月的反革命政变,几个右翼分子这样解释:

在红旗网林一章同志转发的《刘健:究竟是谁非法篡党夺权?——回顾“粉碎四人帮”程序》:

这个“不合程序”的“程序”是什么呢?看《郑酋午:从现在来看抓捕“四人帮”事件》:

这个程序就是党章党纪,除此之外,郑酋午还加上了一个毛泽东独裁。

说这话的,是右翼分子!右翼分子中有的人还知道要看党章党纪!

★看看不多见的“具有马列主义理论功底”的四人帮线上的人、伟大的liu娃是怎么解释的:

liu娃这是说漏嘴了?现在不知道过去更不知道华接班是否合法,而且“当时普遍认为华是接班人”!看他的解释,不是毛泽东独裁那套就是宫廷内幕故事,脑子里压根就没有那个他用来表演自己立场的“最伟大的纲领”:党章!

这个四人帮线上的人,这个在部队中被连降三级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一种纪律叫党纪!一个根本没把共和国宪法和党章放在眼里的垃圾。直到今天还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红旗网闹分裂的时候难怪会上窜下跳毫无原则。狗改不了吃屎。

未完待续


#2

补充:
★liuyuxi1948在《怎样认识73党章75宪法的历史与现实意义》一文中,强调了自己的坚定立场:捍卫基本原则!

一些人也看到了liuyuxi1948在2015年、2016年的“革命”实践,看到了他是怎么捍卫那些基本原则的,他在生活中就那样的人,所以政治上也没什么原则。华国锋?小纸条?

什么叫抽象肯定、具体否定?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例子。冒犯了liu娃个人利益的“基本原则”,哪怕那是宪法、党章规定的,也必须否定!

第III部分 liuyuxi1948反动言论选·续

这部分是关于社会主义时期阶级分析的内容,牵扯到无产阶级革命学说,以及无产阶级专政在中国的实践。不理解、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可绕行。

liu娃反动言论选之4:

★从上面的证据来看,liuyuxi1948似乎不是一个喜欢较真的人。2013年9月29日这位“革命家”却较了一次真:

liu娃与我辩论时常常胡说八道,还喜欢构陷论敌,怎么突然就“原则”起来了?他煞有其事地表示“一定要慎重”,还嘀咕着“理论宣传和研究的原则”。很不符合这个四人帮线上的人的做事风格。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

liu娃的“慎重”、“原则”针对的是什么呢?原来在那篇记录稿中出现了一段让他极其厌恶的内容:

当时对他这样解释:

不是孤证。提醒过他,复辟后康生同志这方面的宣传被资产阶级走狗批判了!

作为同是四人帮线上的人,那些年在这种重要问题上的宣传和复辟后的被批判,liu娃不记得了?还是根本就没关心过?宣称自己当年那么革命,到底干啥去了?

既然知道“理论宣传和研究的原则”,而且也是四人帮线上的人,见到自己的领袖宣传过的重要革命理论之后,怎么想置之死地而后快呢?

这样讲是不是冤枉了他呢?

★在发生这件事之前的2013年9月14日,论坛创办者qy(马甲拼音缩写)在liu娃的亲自授意下,发了这样一个跟帖(只取重点,他们针对的是另一篇文章:《康生同志谈阶级的划分》):

而且qy用的是蓝色较大字号字体。“阶级划分的标准”与“阶级敌人的划分标准”正是liu娃的发明,qy马上心领神会——暂且把功劳记在liu娃的账上。

取两段我当年转发的康老的讲话:

对比一下字号大小、字体颜色。

本人混混水平,语文也学得不好,不知道“概念”和“范畴”是否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深刻含义。只是,从康老的讲话中俺实在读不出那是在讲“阶级敌人的划分标准”!

都是套路!

自称无产阶级革命派,甚至还有四人帮线上的人,对自己这边当年宣传过的革命理论,今天怎么这么仇视呢?一定要想方设法否定、抹杀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3

liu娃反动言论选之5:

★2013年10月7日,liuyuxi1948宣布:

他强调了正确认识阶级的重要性。指出我攻击他的阶级观点“是危险的”。

理论来自实践并反映实践,尤其是在对阶级的认识上,更能体现出这一点。我攻击的是“他的阶级观点”还是“哪个阶级的阶级观点”?不妨通过学习齐平发表的《阶级是一个历史的、经济的范畴》来看看。

顺便简单介绍这篇文章发表时的背景:

1978年底,伪共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心议题是要把“党”的工作重点转到经济建设上去。

全国范围的摸黑、否定江青、张春桥等无产阶级革命领袖、攻击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已于政变后声势浩大地进行了几年了。

1981年伪共发布《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污蔑、否定毛主席和文化大革命。选其中的两段话:

齐平写的《阶级是一个历史的、经济的范畴——兼评康生在划分阶级问题上的唯心史观》发表于1980年4月。注意这个时间。

按顺序截取了齐平此文的一些内容,看划出的重点:


说四人帮和康生把剥削阶级的存在看成是永恒现象,这是胡说八道。注意红线部分。


这是从列宁那儿找掩护自己反革命面目的外衣。


这是造谣,康生不是第一个提出来的。齐平发表这文章的时候是1980年4月,这时还不方便公开攻击毛主席。


“分辨敌友”这四个字是今天的一些“革命家”们在反对毛主席的阶级论时也明确提出过的。

齐平:

分辨敌友同划分阶级,这是既相联系又相区别的两个不同的问题,切不可把两者混为一谈。

qy(在liu娃的的亲自指导下):

一个人的阶级出身与其思想所代表的阶级是两码事。二者是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阶级划分的标准与阶级敌人的区分(划分)的标准,是概念和范畴不同的两个问题。

几十年前后的思路完全一致。是巧合吗?

看来,这个问题上的发明权不能给liu娃了,至少给齐平才公允。

齐平、liu娃、qy狡辩了这么多,无非就是否定。否定什么呢?


与此跟帖第一张图片中liu娃的观点相呼应。

再看看几十年前的齐平在该理论的指导下是怎么正确分析“我国现阶段阶级的现状”的:

今天的liu娃当年是不是也像齐平这样看待这些问题,从liu娃嘴里是得不到答案的。liu娃对社会主义时期工人和农民的认识,这里先不分析。

齐平所代表的那个阶级的认识,必然会指导他们所进行的实践活动:

又玩了一招移花接木:


liu娃们与当年的齐平们有多少相似的地方啊。当然似乎也有明显的不同,似乎。引用qy的一句话,叫“既有联系又有区别”。


#4

liu娃反动言论选之6:

★2013年10月7日下午3点21分,liu娃宣布真理:

我唯一好奇的是,一个逻辑如此混乱、神智这般不清的“革命家”,为什么还没彻底疯掉呢?

liu娃虚伪地表示了“可以探讨”之后,在同年同月同一天同一下午的4点10分——据他表白自己具有革命家般宽阔胸怀才不到一个小时(此时脑补读秒画外音滴答、滴答…)——又一次宣布真理:

你攻击我的阶级观点是徒劳的…那是危险的。

来阵咳嗽声配合一下…

同一天晚上7点多:

前几天liu娃搞了个小动作,就知道这娃没憋好屁,准又怀念起当年教育他的美好时光了。但是今天想想,我TM是在跟外星人对话吗?

“唯心主义的”,看上面那个帖子,多熟悉的腔调,“而且也是别有用心的”!

就世界观而言,无产阶级的大多数的思想是资产阶级的。(这是事实。)

指导着这大多数无产阶级参与社会实践的,根本的还是他们自己的世界观、他们自己的意志…

无产阶级革命是多数人革少数人的命…咳…咳…反过来说,少数人革多数人命的观点是荒谬的…咳…咳…

假设liu娃在毛泽东时代是个能代表(绝)大多数的工人,工人代表,他的世界观是资产阶级的,但他又是革命的…咳…咳…因为他代表大多数,不能“成了极少数”,否则“资产阶级就是大多数了”,所以他是革命的…咳…咳…

抽支烟压压惊先…咳…

[这里有个疑问,liu娃说工人阶级的(绝)大多数的思想是资产阶级的,就是热爱群众;我也说工人阶级绝大多数的思想是资产阶级的,为何却成了污蔑群众的小丑?当我略微多讲一点工人们的那些资产阶级思想的具体表现时,liu娃为什么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呢?]

不妨根据历史事实写一个剧本,来解决liu娃逻辑上的混乱。

《liu娃的革命生涯》

解放前liu娃在某地资本家的工厂中饱受压迫,在进步人士的指引下加入共产党汇入了革命洪流中。瞧,此时liu娃的世界观既是资产阶级的,又表现出了革命性。(逻辑上的混乱解决了一部分)
liu娃怀着喜悦的心情迎来了共和国的诞生…

[此时响起画外音:在当前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是真正革命的阶级。]

继续走…“巩固新民主主义制度”,哎呀太露骨了这,怎么能这样随意揣度liu娃呢?画面略过:生产资产所有制的基本改造、大跃进等等后停留在60年代。根据现实中liu娃的表现差不多了(结合上面liu娃自己的理论)。

这时的liu娃还是工人,先不要让他当干部,否则很有可能会成为后来被批斗的对象,他必须保持革命性。可是他要继续革什么命呢?他明明是站在毛主席对立面上的…剧本嘛…不要那么真实…

暂停剧本的写作,来看看liu娃们在现实中的表现。

2013年6月,某农民兄弟在红旗网写了一些自己的所见所闻,部分内容的截图如下:

未经该作者同意,我又把这些事情搬出来了,目的是为了扒一扒那些自称为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混蛋们的狂妄、无知、自私、狭隘的丑恶嘴脸。

作者所说的,我之前耳闻目睹过不少,因此才相信此类事情的真实性,并且为了身边的同龄人和压迫他(们)的压迫者进行过抗争。那时,资产阶级的压迫没现在这样厉害,而liu娃们在做什么呢?liu娃这些英雄们就是那些压迫者!

英雄们看到该农民兄弟的发言之后,纷纷开启了装逼模式:

介绍一下liu娃。建国前后出生于农村,在毛泽东时代,农民liu娃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混入人民解放军,并在军队内混到(中)下级干部。参考他的同龄人张铁生,那时已经担任很高的职务了,反思一下,张铁生和liu娃之间,为什么会有这种差距?

蹦出来一个帮衬liu娃的:

原来,该农民兄弟是在“污蔑毛泽东时代”,理所当然地被英雄们“有力地”驳斥了!

英雄们懂辩证法,知道“分清主流与支流”、“本质与现象”、“普遍与个别”、“主要与次要”。他们那“有利地驳斥”,是对后人“极好的社会主义教育”!

补充一句,这个liu娃与贺春生在毛泽东时代叫“群众”。该农民兄弟大概忽视了英雄们正是“主流”、“本质”、“普遍”、“主要”的代表!至于英雄们是否真正关心他们嘴里的群众,以后稍作分析。


解放前是不是“有可能”?我在马列之声这转发过周恩来的《切实执行婚姻法,保护妇女合法权益》(1951年9月29日):

周恩来发表这篇报告的之前,在一些地区因受虐待而自杀和被杀的就那么多,没导致自杀和被杀的对妇女、儿童的暴力必然更普遍。岂是一个轻描淡写的“有可能”!

封建遗毒是教育教育就能在短期内消灭的?

奇了怪了,liu娃说在他的阅历和力所能及的范围,对妇女儿童的暴力“极少见”!是根本没关心过呢?还是真的“极少见”?

毛泽东时代结束没过多少年,我见到的那些猛男们打骂妇女儿童的现象是怎么回事?是恨自己的老婆孩子没有进军北京推翻资产阶级专政?

自己从未关心过、不知道的,就当作不存在。尤其是,这些现象指向了“主流”们、“普遍”们、“主要”们;尤其是,还有伴随着其他一些“落后思想”(注意:不能被称为“丑恶现象”,是恨不起来吧?)。

某革命家(该人在红旗网的分裂闹剧中骗了一些网友的钱)教育我注意宣传策略后我对他这样说:

显然,liu娃并不是一个如他自己表白的那样热爱群众的人,毛泽东时代的群众生活此人近于一无所知(真的吗?这种表现是掩盖手段吧?)。

liu娃显然是不可能搞什么上层建筑革命的,也不会真正去促进生产关系的变革。但他又自称是红卫兵造反派,响应中央的指示参加了一些什么运动。

根据现实情况,剧本里的工人liu娃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他的革命生涯就结束了,后面直到今天一直致力于反对无产阶级专政,怎么让他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变成革命的呢?

想一想…对了,让他喊喊口号,如“斗私批修”、狠斗“一小撮”…把这些形式主义当成革命,不就解决了剩下的逻辑了吗?

ok!

无产阶级革命英雄liu娃诞生了!

等一下,这不是弄虚作假吗?

啥?!

呜,没说什么…


#5

liu娃反动言论选之7:

★前几天的:

过去几年,我一直劝告左翼革命家们,表演热爱群众的事业一定要敬业,眼神、表情、手势、语气等各方面要刻苦揣摩,勤学苦练,尤其是要注意逻辑。没逻辑的话,像我这个群众在观赏表演的时候就容易起哄,毕竟是混混嘛,没啥素质,不能体谅演员们的辛苦。

逻辑,例如让liu娃表演吃饭,总不能拿起狗屎就往嘴里塞,咱口味没那么怪,看着也不像在吃饭。这里面还有一个生活习惯问题。

再如说1989年发生那么大事件。

热爱群众的liu娃在复辟后一直心系无产阶级革命,对未来群众将要遭受到的压迫那是相当的心急如焚啊,立志多少年后要拯救群众于水火呐。

当时多少人和liu娃一样为了革命在做准备?很多啊,各地许多党的组织和群众建立了密切联系。只是,到了1989年轮到民间革命家们大显身手的时候,没动静啊。难道有一股神秘力量把liu娃们引入了平行宇宙?事件发生之后又突然回来了?成科幻片了。

如果我没判断错,过去liu娃(是不是自己?只是判断)唯一一次(还是几次?)进军北京(地点对否),不是为了夺权,而是去自己的老主子那里哀求多赏一点残羹冷炙。压根儿就没关心过未来群众的处境。

所以要真实,要有逻辑。表演热爱群众,不能拿这件事做原型。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的创造者。

表演到这里的时候,需要用德语、俄语、湖南话各说一遍,要注意语气,眼神、手势的力度都要跟上。

但是,liu娃平时好像很不喜欢这句话呀,而且非常痛恨,看证据:

政变导致资本主义复辟,这明明就是过去批判的反动的唯心史观。而且,华叶政变后,据贝特兰介绍,就在事实上否定了毛泽东思想、否定了文革、改变了毛主席的社会主义革命路线。怎么邓小平上台后这些才成为现实?

当年在跟liu娃与他的小跟班不合群解释这事件的时候,把我一顿痛骂,说我污蔑群众。这之前不合群没控制好火候,都造谣斯大林也蔑视群众。华岳论坛一个叫什么失败的表演热爱群众的时候,好家伙,是马克思还是恩格斯都被视为有不尊重群众的嫌疑。这就太假了。

让一个老演鬼子汉奸的演员突然表演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我这心里很不适应。虽说liu娃自认为是不多的具有马列功底的、而且是四人帮线上的人,但要对群众负责。他出来表演热爱群众不合适。

啥叫唯心史观?现在去看看那些麻木地生活着的人们,那些声称政治与自己没关系的人们,听听他们那种人对历史的解释,就会有直观印象。

liu娃不知道自己过去是站在资产阶级一边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不知道自私麻木的市侩立场是很难改变的,他今天的历史观就把他过去的实践真实地暴露了出来。

“1953年11月北京第1版、1973年12月北京第3版,1979年9月北京第1次印刷”的《三国演义》前言部分截图:

3

4

6

过去我们这样批判(注意划线部分,唯物史观和唯心史观反映了政治上两条路线的斗争!不是小问题!是大是大非问题!):

今天打着红旗、以人民的名义来宣扬的唯心史观就不是唯心史观了?就不反动了?!


#6

Liuyuxi1948反动言论选★神之终章

liu娃宣布某人是“不多的具有马列主义理论功底的网友之一”时的语气和liu娃自己平时的表现,那的确如前些天网友所说,满腹经纶。

“四人帮线上的人”。如果我跟邻居这样说:我认识一个四人帮线上的人,估计他们会认为我精神不正常。但是如果在左翼圈子里说,我跟一个四人帮线上的人有老交情了(甭管啥交情),那我可以得瑟个十年八年的。其他的绝大多数,弱鸡,而且还是弱爆了的那种。

所以,liu娃很有底气做出下图中红线部分的评论:

liu娃老牛逼了。划绿线部分说的有道理。持有那种论调的代表人物就是他的同志:qy。当然qy是很不服气的。

liu娃下面有这样的解释:

最终liu娃推销他的唯心史观去了,前面帖子中有截图。

那么看看春桥同志在《论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中还提到了什么。

如果在理论和实践上限制、割裂、歪曲马克思主义,把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一句空话,把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变成残缺不全,只在某些领域专政,不在一切领域专政,只在某个阶段 ( 比如所有制改造以前 ) 专政,不在一切阶段专政,也就是说,不是全部地打掉资产阶级的一切土围子,而是留下一些,让它再扩大队伍,那岂不是为资产阶级复辟准备条件吗 ? 那岂不是把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保护资产阶级特别是保护新产生的资产阶级的东西了吗 ?
我们有些同志组织上加入了共产党,思想上并没有入党。他们的世界观,还没有跳出小生产的圈子,还没有跳出资产阶级的圈子。他们对于无产阶级在某个阶段、某个领域的专政是赞成的,对于无产阶级的某些胜利是高兴的,因为这可以给他带来某种利益,而只要这种利益到手,他就觉得可以安营扎寨,经营经营他的安乐窝了。

作为“不多的具有马列主义理论功底的网友之一”的——我有些怀疑,对liu娃而言是不是“唯一”?——liu娃似乎对张春桥这两段话一直保持着惊人的蒙逼水平。

是看不懂吗?还是装傻?再看一次liu娃的混乱思维:

简单说,我管什么阶级不阶级,只要看你的世界观,在什么世界观的指导下为哪个阶级服务,是支持无产阶级专政还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

liu娃今天仍在宣扬唯心史观,那么在毛泽东时代,在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激烈斗争中,在历史观方面,在史学上,在政治路线上你liuyuxi1948都站在资产阶级立场上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加上还是个解放军的(中)下层干部,那不就是个正儿八经的新生资产阶级分子吗?

所以,liu娃必须确定自己的身份,自己的阶级,必须把自己属于贫下中农、工人和贫下中农是革命的这种说法紧密联系起来。

所以,liu娃说毛泽东时代后期(或许更早一些),大多数贫下中农和大多数工人都理解了毛泽东思想,换句话说,都成了马克思主义者。有个叫三结合的也是这种观点。

而这几亿马克思主义者的缺点,都是抽象的,天知道是些什么缺点,由革命家们视自己的需要而定。

民间革命家们是什么样的,大多数贫下中农和大多数工人就是什么样的,反过来也成立。只是在必要的时刻革命家们会指出,自己的觉悟比大多数人的高。

脆弱的自尊心,强烈的虚荣心。考虑到现实情况,春桥同志才会这么说:

广大群众在党的领导下是有力量、有本领同资产阶级进行斗争,并且最后地战胜他们的。旧中国是一个小生产象汪洋大海一样的国家。对几亿农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始终是一个严重问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但是,这几亿农民中,贫下中农占多数,他们从实践中知道,只有跟着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是他们的光明大道。

对黑体字部分liu娃从来不关心。为什么革命领袖们会认为对几亿liu娃进行社会主义教育是一个严重问题?严重到“需要几代人的努力”?liu娃们不愿面对,把这些话直接就给否了。

牛逼的“不多的具有马列主义理论功底”的liu娃真的读懂了春桥同志这篇文章?

liu娃们的老主人们可是读懂了的,毕竟是主子!他们的走狗是这样有针对性的抨击张春桥的:

这是我辑录的。看得出来走狗们也非常热爱群众。

资产阶级走狗替主子们一宣布,liu娃们当然高兴了。同是污蔑群众,我是混混小丑,张春桥用心险恶。

同是站在资产阶级一边反对无产阶级专政,liu娃连当年那些资产阶级走狗的水平都远远不如。

奇怪的是,就这样一个非常反动的民修分子、一个非常仇视无产阶级专政的狂妄无知之徒,居然在左翼畅通无阻。他的那些在历史上就被揭穿过的、被批判过的反动思想居然成为了左翼的潮流!一个过去就自私、麻木、反动至今不知悔改的人,居然成为了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派。

liu娃在左翼是个活跃分子,他一个人有能力左右左翼的主流思想?

正是有大大小小的众多的liu娃才是形成左翼主流反动思想的主要原因。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有liu娃的影子。

所以,liu娃拿来套用到社会主义失败的“政治斗争和政治事件”之所以能起“特殊作用”,其基础和前提是国内的民众基本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或途径支持资本主义。

连自己的具体社会活动、站在哪个阶级立场上都不知道,连工农阶级和其他市民阶层的生活、实践活动都搞不清楚也根本不关心的人,怎么就能凭一些简单的结论推理知道资本主义为何复辟的?

经历过毛泽东时代的青年和成年人,没人觉得自己应该为今天重现人吃人的社会现象负责。liu娃冷血地表示:

红旗网多次发表毛主席关于中央出现修正主义应该怎么办的谈话。没人反思为何当年没那么办。

一些人说,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们掌握了枪杆子,即掌握了liu娃。liu娃宣称自己没接到反攻的命令,并指出工人阶级及人民大众是一盘散沙。枪杆子群众和工人群众农民群众相互扯皮,互相推诿,谁都没责任。责任是华叶汪的,是一小撮的,是走资派的,是邓小平的,这种认识好,大家都接受了。然后翻来覆去骂娘骂了几十年。有些人把骂娘作为目前革命派的重要任务,美其名曰揭露官僚资产阶级的真面目,促使群众觉悟。革命家们都很反动,不知要把群众觉悟到何方。

枪杆子liu娃,在成为枪杆子之前属于哪个阶级?平时是怎么生活的?在liu娃成为枪杆子之后又是怎么生活学习工作的?在liu娃担任了一定职务之后的表现呢?一小撮如何控制了国家机器?控制了liu娃?至今是个迷。


#7

2

这是从另一本书上截的图
1

这些理论毛泽东时代都宣传过的。

绝大多数老年左翼当年是没受过这方面的教育?


#8

林立果的"讲用报告"都有人吹(当年揭批:https://mbook.kongfz.com/item_pic_188683_568812682/,这里没批他谈工厂的部分,实际上问题不小),大念"政变经″的就更多了。


#9

这就是左翼群众支持资产阶级专政、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证明,这就是群众支持资本主义、反对社会主义的证明。

坚定地选择这条路,还不愿丧失自己的社会地位,很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