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中国左派的出路和确切的解决办法


#23

是的,不能依赖,但是是必要的


#24

是的,网络是很好的宣传方法,也是在我看来最开始革命的酝酿。


#25

可悲,人民被蒙上了眼睛,口舌被掌控,我们就算知道也不能正视现在的问题


#26

其实要解决的就是如何让全国的马克思主义者能像当时的一共一样团结在一起


#27

工人的觉悟已经越来越难,至于团结,我个人认为在现在几乎不可能,现在严密的舆论控制。对于工人,以失业甚至是死亡作为威胁,对于学生以前途作为胁迫。而且我认为中共现在的方针其实很好,如果能落实那真的是在一步一步走向共产主义社会,但统治阶级总会有腐败,这是现在需要解决的问题。习近平的功绩也在于此,如果真的没有他真不见得腐败可以得到有效的整治。


#28

你竟然还对中共抱有幻想?现在还说什么这是“一步一步走向共产主义”,我猜你压根就不知道共产主义是何物吧。

至于习那套所谓“反腐”政绩,无非是打着公家旗号报私仇,官僚资产阶级的内斗而已,在你这竟变成“历史功绩”了?

谈什么团结不可能,斗争不可能,不过是从与引导你得出上述胡说八道的同样狭隘的眼光出发,所推出的同样荒谬的结论。你既无反抗的意愿,也无反抗的认识水平,所以自然遇到点什么就只能把头塞进地下,嘟嚷着不可能咯。既然什么都不可能,请问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29

对于中共我不否认我确实抱有些许“幻想”,如何步入共产主义或是其过程是怎样的我也不知道,但反腐方面至少在客观上照顾了民生(虽然也确实是官僚资产阶级的内斗)。
团结与斗争是可能的,无产阶级的胜利也是必然的,但我说的是现在,此时此刻,但也是希望渺茫,因为我也确实实在想不到如何去让我们团结起来,尽管我也希望我们可以团结在一起去斗争。(我也有斗争的意愿)
学识浅薄,望赐教


#30

我希望,我们可以团结在一起


#31

没兴趣给你上abc。想要赐教就去看论坛列的推荐书单。

不过,看了你发的东西,团结还是免谈了。和一个认为“中共方针是好的,实际是一步一步走向共产主义”还妄图给习包子洗地的人,能谈论什么团结呢?我觉得比起这个地方,资青团经营的那群小粉红可能更适合你。


#32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说我们如何去斗争而是如何在斗争成功后去防止腐败与背叛人民(中修与苏修)


#33

我不是丧失了政治独立思考的pink,但我们总需要一个团结的方式吧而不是各自在屏幕前敲打键盘喃喃自语。还有,革命需要客观条件而不是主观臆想的任务。


#34

你大概脑子有点不好使吧。
请问现在中国是什么社会?哪个阶级是今天中国的统治阶级?占据统治地位的生产方式又是什么?这个生产方式和这个制度下,各阶级特别是作为这个制度的全部财富和文明的创造者的无产阶级,地位和处境如何?
你连这些问题都不肯去考虑,仅仅凭借某个打着共产党旗号的冒牌资产阶级政党的一通令人作呕的自诩和几样粉饰太平的所谓“民生政绩”,就鼓噪它是所谓“应该予以保护”“纠正”“治疗”的对象,说的仿佛它还是无产阶级自己的党一样。
你不考虑这些问题,满足于主观臆断,是有十足的理由的。因为一旦我们稍微深入这些问题,你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了。
接着说什么今天不需要斗争,不需要革命,“只需要防止、纠正某某政权的腐化堕落”就行了----真是神经错乱到了家。
一个人死了,竟然还寄希望于用治疗感冒的方法使他死而复生!苏联已经完蛋了,然而你却声称今天的统一俄罗斯党是你的慈父!
看来你对于所谓共产主义革命的全部认识的上限,也就满足于寻找一套关于“统治阶级永不变质”的妙方了。
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乖乖回家读你的资治通鉴吧。
还谈团结 谈斗争,莫名其妙跑来勾搭小白,真是丢人。


#35

好吧,或许我的言论表达的不太对,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彻底的斗争,需要团结起来,但我没有想到让我们团结的方法,我的言论可能引起了你都不适,我对此感到歉意,但请不要封锁我的账号谢谢。(对于苏修与中修的问题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吸取其中的教训而不是企图去医治它,正如你所说去医治一个死亡的人),如今的中国政府也已经腐化到了头,我们也不需要去医治它,也不用去纠正什么。
还有我的脑子可能还能用吧


#36

妙方的问题我也想表达一下。任何的革命与斗争在成功之后都会面临一个现实的问题,如何建立一个无产阶级专政。


#37

先谈如何组织吧,现在工人连属于自己的工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