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工人筹建工会,却遭到厂方的黑打与衙门逮捕

工人现状

#21

声援团现场的视频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mLW53-OuBnjcG1mGC2hh2g 密码:049a


#22

清华部分学生、校友的声援书:立即释放被拘工友与群众!

郑小妍 今天

7月27日下午,约30名前往深圳坪山燕子岭派出所抗议的工友、群众被警察抓走,时间已超过传唤时限24小时。29日,现场一名警察称,这些工人、群众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刑事拘留,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会被关押一个月以上。

在工人斗争事件中,一下子刑拘如此多工人、群众,不敢说前所未有,起码也是十分罕见的。此种恶例,如不与之抗争,无疑将助长国家暴力机器打压群众的嚣张气焰,使工人争取权益的斗争面临更严峻的形势。对于当事人而言,长时间的刑拘也将对其生活、工作产生重大影响,乃至于会使其所参与的群众性自组织遭受严重破坏。

所以,我们必须及时声援、营救这些被拘的JS工友、群众。他们除了需要律师帮助,也十分需要社会舆论的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

行为人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无事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

行为人因日常生活中的偶发矛盾纠纷,借故生非,实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的行为的,应当认定为“寻衅滋事”,但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的除外。

那么,这些被拘工友、群众是不是“无事生非”、“无理取闹”呢?事实显然并非如此。事情的起因在于JS厂的各种非法用工制度,这些问题已经为JS工友所充分揭露:

①非法调休,一个月少几百块钱工资;
②占用休息时间,强制徒步,没有工资;
③非法制定严苛的罚款制度,俗称“JS十八禁”,从员工身上肆意搜刮;
④没有为员工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严重削减员工福利;
⑤泄露员工身份信息,非法建立员工黑名单;
⑥侵犯员工隐私,偷窥员工上厕所。

为了改变这些不合理现象,给工友争取到更大的权益,从5月份起,一批积极工人开始动员工友组建工会。毫无疑问,这将遭到资方的阻挠。6月份,资方开始举办并操纵“职工代表大会”见楼下《致佳士科技职工代表换届选举筹备组的一封信》一文——转载者注),试图以此抢占先机。区总工会原本支持员工建立工会,到了7月份又瞬间翻脸,表示JS工人组建工会的行动与其毫无关系。

7月16日,建会积极工友刘鹏华遭到殴打,报警后警察没有处理凶手,只是要求调解,然后不了了之。18日,另一位建会积极工友米久平也被暴力赶出工厂,报警同样不了了之。20日,积极工友们前去上班,遭受保安恶意阻拦,警察来后不由分说殴打、关押工友。随后其他工友前往警察局声援,又遭到殴打、关押。

21日,在抗议工人、群众的压力下,被关押的工友陆续被放出。从22日到27日,工人们一方面对JS厂进行抗议,要求进厂复工(依然遭到暴力驱赶),另一方面在派出所门前抗议,要求警方严惩打人凶手。在这里,工人们体现出了高度的斗争性,体现出了觉悟与团结的力量,他们与围观声援的工友、群众充分互动,一度阻遏了警方的多次武力威胁。

26日,警方发布声明称自己的抓捕行动并无过错,是工人“扰乱单位秩序”在先(之前的说法是“工人与保安互殴”),警方采取“强制传唤”措施(传唤前提不成立,且工人的伤势也说明并非单纯的强制措施)。这种毫无歉意与悔过的声明使工人、群众们极其愤慨,27日继续前往派出所抗议,结果遭到了警方的悍然抓捕与刑拘。

28、29日,许多群众前往派出所声援被拘者,但同样遭到警方的打压(没收手机、滞留在接待室等),甚至有黑社会人员殴打声援群众,而警方不予理睬。今天(30日)下午5点,警方又“强制传唤”了15名前往派出所递交联名信的声援群众。目前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工友、群众已达45人

如此种种,充分反映了工人群众在社会中的真实处境与地位,充分暴露了国家暴力机器的真实立场与属性。此时此刻,黑恶势力打压劳动群众的气焰愈发嚣张、手段愈发卑鄙,亟需社会各界发出正义之音,予以坚决而强烈的回击!

在此,我们作为清华大学学生的一份子,要求:

1、警方立即释放被限制人身自由的JS工友、群众;

2、警方尽快向被限制人身自由的工人、群众道歉、赔偿;

3、劳动局等部门严厉追究JS工厂的非法解雇、打人等行径;

4、总工会等机构履行职责充分维护工人民主组建工会的权利;

5、严惩下令抓捕者、JS管理者等责任人!

为JS被拘工友和群众发声,就是为我们自己发声;与JS被拘工友和群众一起抗争,就是为我们自己抗争。我们不是任人宰割的牛羊,也不是任人摆布的机器,我们要光明和希望,我们团结起来争权益!

关注“7.27”工友与群众被拘事件的清华学生和校友
2018年7月30日

联名方式
发送“姓名(如为化名请注明)+院系年级”至xinggong1848@gmail.com
或者微信Spectre_de_Marx
或者文末留言区

本联名面向清华师生校友,校外人士敬请参与面向全社会的联名:
发送“姓名+职业”至邮箱3102992271@qq.com
或者微信huazaidegushi1987

联名人(按姓名笔划排列,带为化名):
天马
社科学院2012级本科生
方然 社科学院2013级本科生
邵城阳 数学系2013级本科生
明正* 社科学院2012级本科生
赵光* 化学系2015级研究生
钟欣艺 外文系2014级本科生
骆斯航 哲学系2009级本科生
夏元瑾 人文学院2013级本科生
流明* 外文系2014级本科生
樊双赫 土木系2014级本科生
藏重* 某学院2013级本科生


#23

致佳士科技职工代表换届选举筹备组的一封信

原创: 螺丝哥 打工人一家亲 6月29日

筹备组组长郭丽群及其他筹备组成员:

你们好!

我们是佳士科技的一线员工。公司要举行职工代表换届选举,按照人员比例分配代表名额,增加一线员工代表名额,我们觉得这真是一件大好事,我们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去发表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使公司和员工能够更好的沟通。从选举通知出来之后,我们非常关心选举工作,并积极参与进来,但是职工代表的选举过程却跟公司公布的选举办法完全背道而驰,违背了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存在暗箱操作的嫌疑。

仅举以下例子说明:

一、有的组长指定候选人,若选其他人则是无效票。请问这个候选人是怎么产生的,为什么在产线上不进行海选?凭什么剥夺其他人的选举权?

二、有的产线某员工得票最多,可他们组长说票再多也没用,谁做代表领导说了算。如果是这样,那么还搞选举做什么,像以前那样,领导指定就好了。

三、有的产线选代表的条件是干活好,不说话。如果选代表的标准是这样,那还不如选一个木偶人。

四、有的产线选举更是儿戏,选票还在员工手上,还未交上去,选举结果就出来了。

五、有的部门选票发下来员工签好就收走,不当场唱票计票,然后公布一个选举结果,有造假之嫌疑。

这还仅仅是我们所了解到的情况就已经这么糟糕,如果职工代表是这样被选出来的,那么我们是不承认这样的违规选举,这样选举出来的“职工代表”不能代表我们职工的利益。

在此我们强烈要求按照以下方式重选职工代表:

一、各选举单位直选代表,不设候选人,让符合条件的员工都能够享有被选举权。

二、选出一线员工收集选票,选出两名员工计票唱票,禁止领导暗箱操作。

三、当场公布选举结果,对员工的质疑公开答复。

2018年6月29日


#24

撕下人大代表的画皮,佳土科技的惊天黑幕!

团结起来 团结起来2018 (微信公众号) 07-31


今年4月以来,深圳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佳士科技)因劳资纠纷被频繁曝光。

4月,因公司强制员工徒步,B4仓库配送员余浚聪在工厂微信群内表达不满,此后便被管理人员限制加班,并被无故辱骂殴打,直至非法开除。

7月,更有爆料指出,员工刘鹏华等人因要求组建工会被不明身份人士在厂内殴打,随后米久平又被厂方以不接受调岗为由暴力扔出厂外。

工人向当地派出所、区总工会和劳动部门求助,却无任何实质性回应。

与此同时,派出所在不调查举证的情况下单方面盘查被殴打的员工,却对打人凶手“法外开恩”,并且多名警员殴打维权员工,暴力羁押。

区总工会领导谢志海还训斥建会员工,要求其声明筹建工会一事与区总工会无关。

工人被佳士科技非法解雇后,在工厂门口要求复工,抗议非法解雇,却被工厂保安和当地派出所抓捕,连同被抓的还有周边关注此事的20余名热心群众,包括一名西安理工大学的女生胡开巧。

据不完全统计,有30人左右被警方带走后刑事拘留,至今已超过96小时。

那么佳士科技到底何许工厂?它为何能够长期违法不受约束?它为何能够驱使燕子岭派出所、劳动办等“人民公仆”愿意鞍前马后为其效劳?官商勾结的情况下,实现工人民主权利之路在何方?


妖孽佳士

人大代表的上市公司!

据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佳士科技)前身为佳士电器,成立于2005年9月,注册资本800万元;2006年5月,佳士电器更名为佳士有限;2010年2月,佳士有限整体变更设立佳士科技,注册资本15,501.2828万元;2010年3月,佳士科技注册资本增至16,600万元。

佳士科技实际控制人为徐爱平和潘磊,上市前两人合计直接或间接持有公司53.57%股份;佳士科技上市后,徐爱平与潘磊合计直接或间接持有发行人40.14%的股权,仍为实际控制人。2018年6月,佳士科技披露了1份股东增持计划和1份减持计划,增减持计划完成后,徐爱平将不再是佳士科技的第一大股东,按照最高减持额度计算,她的持股比例将降至约11%;按最高增持额度计算,千鑫恒的持股比例将升至12.86%,成为佳士科技新的第一大股东。

佳士科技法人代表兼董事长潘磊号称毕业于美国斯坦瑞大学,为深圳市人大代表,并为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外事侨务工作委员会委员。潘磊还有很多其他的光环,如中国a电器工业协会电焊机分会常务理事、中国焊接协会理事、全国电焊机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等,活脱脱的一个成功人士。

除了人大代表潘磊,佳士科技人力资源部郭丽群也是深圳人大代表。全坪山区不过22个市级人大代表,一个区区1000人的工厂,居然有两个人大代表。至于这两人是如何当选人大代表的,我们不得而知。但在最近的佳士建工会事件中,郭丽群作为人大代表,公然站在人民的对立面,指使黑社会、厂内狗腿子和警察殴打建会工人,这样的人大代表一定会历史留名,遗臭万年!


损人利己的问题企业

人大代表的佳士科技作为国内焊接设备行业内为数不多具备规模化生产能力的企业,目前正重点布局弧焊机器人等新业务。2015年-2017年,佳士科技业绩表现稳健,其中2017年营业收入为8.07亿元,同比增长14%;净利润1.44亿元,同比增长42%。

如此看来,佳士科技也算是一个有头有脸的大企业了,2005年至今短短13年的时间,就从一个注册资本800万元的小企业,发展成为政界商界通吃的大上市公司,且利润逐年上涨,看样子人大代表的公司就是牛逼

当然,人大代表的公司上市之后,五花八门的圈钱操作,也是饱受质疑。

2009年12月29日公司设立全资子公司重庆运达,购买了运达机电拥有的与内燃发电焊机业务相关的全部资产。2010年,佳士科技引进五个自然人股东,而这几个股东全部是运达机电的股东。佳士科技在上市前的这一举动,曾被质疑“拼凑上市”。

业内人士认为“拼凑上市”的现象会出现,最关键的因素是因为公司一旦上市,实际控制人的暴富效应。因此IPO就是一块人见人爱的“唐僧肉”,有条件的要冲上去咬一大口,没条件的也要创造条件去咬上一口。也正因为如此,佳士科技上市后,屡遭股民质疑,大家对佳士科技不顾小股民利益,只顾大股东圈钱的行为表示了极大的不满。

其后,佳士科技更被股民质疑隐瞒供应商关系,损害小股民和小投资者利益。2016 年 3 月 1 日,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深圳市首谷科技有限公司收购首谷 51%的股权,而首谷科技法人代表正是佳士科技原高管,担任佳士科技的国内营销总监,他还持有佳士科技股东宇业投资公司的股份,而这些关系,佳士科技从来就没有披露过。虽然佳士科技对于股民的质疑进了回应,称其为污蔑,但是在铁证面前,这种回应更显丑陋!

除了股民质疑,佳士科技的产品质量也曾令人堪忧,2011年,有新闻报导佳士科技劣质电焊的焊渣引燃刚拆卸的易燃材料,导致一工程施工现场出现火灾。

佳士还因产品质量问题被罚违约金。有法院文书显示:中集华骏公司、佳士科技公司之间的往来信函显示,合同设备在安装调试期间出现问题,导致设备不能正常运行。一审、二审期间,虽然佳士科技公司均辩称该安装调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是由于中集华骏公司提出合同约定以外的技术要求而导致,佳士科技公司并不违约,但未提交相关证据加以证明,故该辩解理由不能成立。

中集华骏公司与佳士科技公司签订的供货合同明确约定,由佳士科技公司承担合同设备的安装、试运行、负荷试车期间及现场技术服务工作。现佳士科技公司不能依约履行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虽然双方签订的供货合同约定违约金的计算方法是合同额的0.2%/每日,中集华骏公司依此方法计算提出的违约金数额为931500元(3105000×0.2%×150日),但该违约金计算标准明显过高,故原审判决综合考量合同履行及设备改造等情况,酌定违约金数额为200000元并无不当。


盘剥员工的血汗工厂!

佳士科技背景牛逼,政界商界混得风生水起,然而,它的工人却并没有从公司利润逐年上升中得到什么好处,更没有因为是在人大代表的工厂上班而得到更多的民主权利。与此相反,工厂处处为难员工,用各种各样的非法手段从员工身上榨取血汗,迟迟不组建工会,无视员工权益,践踏国家法律!

不给员工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非法调休……

据员工爆料,佳士科技本来就没有全勤奖,员工请假却需要用周末的双倍加班来对调,非法调休更是经常存在,员工常常因此损失大量加班费。而连续加班更是家常便饭,2018年3月,员工连续上班一个月没有休息每天都超过12个钟。劳动法中明文规定,加班要有加班费,佳士科技用调休冲抵加班的行为也不知道是谁批准的?劳动法中还有规定,员工每周至少休息一天,而佳士科技整月连续上班的安排不知道依据的又是哪条法律?员工的工资福利、身体健康和业余生活,在利润和产量面前,从来就没有被企业重视过!

从公司成立至今,佳士科技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违反法律,盘剥工人,这种长期公然侵犯工人权益的行为,不知道坪山新区相关部门的领导知不知情?人大代表潘磊了不了解?

当然不管他们知情还是不知情,对员工的侵害已经存在,其渎职与不作为都已经是无容置疑的事实了!

佳士在7月29日的声明中说自己对员工有多好多好,只字不提公积金、非法调休、连续加班、强制徒步……却一再强调篮球场、桌球室、K歌房和所谓的文化社团,也亏得他们用这些东西来给自己洗地,他们完全无视一线普工根本就没有时间使用这些设备,当然更不会交代参加文社团和享受家属来深探视待遇的都是工厂的哪些“工人”!

管理粗暴,超时加班,全月无休,强制员工参与徒步活动,偷窥监视辱骂并殴打员工……

强制徒步也就是说员工在每天工作超过12个小时,全月无休的情况下,好不容易熬到了月底有个假放,领导却要求大家参与所谓的“聚龙山十公里徒步”,当然这个徒步是没有工资的,它号称是为了提升员工身体素质,却完全忽略员工连续上班的劳累;名为自愿,实为强制,如果不去,就给穿小鞋,徒步结束后下午继续加班,不能有抱怨,更不能表达不满!

员工余浚聪对这种强制性的徒步表达不满,紧接着就被管理人员辱骂殴打,还被保安跟踪,并偷窥其上厕所,这种侮辱诋毁人格,并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事情,也亏他们干得出来,这就是佳士所谓的人性化管理方式。

佳士管理人员的这些行为,出现在天天将“以人为本”挂在嘴边的佳士科技也是非常讽刺了。

公司董事长、人大代表潘磊在深圳坪山厂区成立时讲话,屡次提到了“以人为本”的理念。事实上,佳士科技说的与做的却大相径庭,堪称说一套做一套的典范。


违法违规的“佳士十八禁”!

在佳士,更让员工不满的是“佳士十八禁”。佳士纪律委员会2012年9月3日颁布了佳士“十八禁”管理条例,从入职培训到组长早会上的宣导、或是老员工的口口相传,都会告诉你佳士“十八禁”是佳士厂不能逾越的一条红线,谁要是触犯它,轻则罚款,重则开除!严苛的“十八禁”背后体现的是佳士对员工粗暴的管理模式,更是佳士违法违规的铁证!

时至今日,员工都不知道这十八禁是如何产生的,而所谓的纪律委员会成员全部为佳士高管,规章制度的产生根本就没有经过员工讨论和表决。佳士科技7月29日发表声明,称自己一直非常重视员工的民主权利和劳动权益,那么佳士科技对“佳士十八禁”不知道要做何解释,为什么十八禁的产生没有经过民主程序?为什么十八禁的内容在明显违法的情况下仍旧被继续使用?为什么佳士科技至今没有工会?员工要求组建工会为什么会被殴打甚至开除?难道这一切都只是意外?

佳士科技的声明一以贯之的丑陋和无耻,睁着眼睛说瞎话!一点都没有辜负“血汗黑工厂”的大名。


官司缠身的风险企业

佳士科技从发家开始,就一直官司不断,不是跟老东家打官司,就是跟客户打官司,当然还有许多被盘剥的员工也在用法律途径维权。还有佳士科技的办公室员工在网络上爆料,说佳士科技经常需要加班却没有加班费,动不动就裁员,克扣工资,不给高温补贴更是家常便饭。如此看来,在佳士科技,除了几个大股东大管理,几乎没有多少员工是不被算计的!

这些诉讼还只是冰山一角,表面光鲜亮丽的佳士科技,背地里官司缠身、捉襟见肘,人大代表的企业,估计也是不怕打官司。


佳士工人组建工会获刑 厂方雇佣黑社会打人逍遥法外

2018年 5月中旬,因佳士长期恶劣对待员工,佳士工人向坪山区总工会反映了佳士的违法情况!区总工会表示可以组建工会去解决问题。2018年6月,佳士管理层得知员工要组建工会,来了个先下手为强,组建了所谓的“职工代表大会”,安插管理层的亲信在其中,工人自己推举的人都没有被选上,整个选举过程违规违法,却没有相关部门监督质疑!

%E8%BF%9D%E8%A7%84%E8%BF%9D%E6%B3%95%E7%9A%84%E9%80%89%E4%B8%BE%E8%BF%87%E7%A8%8B

7月12日,在区总工会指示下,筹建工会的员工广泛传播《申请加入佳士工会意愿表》,有多达89名员工签字。见此情形,佳士污蔑筹备建会员工,说他们是以所谓“消防培训”为名骗大家签的字,佳士可能是真的把员工都当傻子和瞎子了。

7月16日,组建工会的员工代表刘鹏华被厂方故意针对,无缘无故调到其他车间工作,并且正好安排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当天,就被两个不明身份的人殴打,打人凶手被专车护送出厂。刘报警后,警方无视刘鹏华伤情,反而要求调解,并将刘鹏华一直拘押到凌晨12点才放出来! 7月18日,组建工会的另一位员工代表米久平也被故意针对。中午,在聚龙花园党群服务站被区总工会谢志海科长要求声明筹建工会一事与区总工会无关!下午,回到工厂后,由于厂方单方面强制调岗,米久平提出抗议,却被厂里高层朱小欢指使几个黑保安,粗暴地扔出厂外!一位热心工友为其打抱不平,还被车间主管欧阳俊明死死掐住,恶语恐吓,随即就被非法解雇。

7月20日。被佳士解雇的员工像往常一样正常上班,却被保安恶意阻拦,粗鲁残暴地扔出厂外。随后又被燕子岭派出所非法拘禁!中午,坪山热心群众前往质问警方非法行为,也被燕子岭派出所带进去关押了24个小时。

7月27日,佳士被解雇员工在热心人士的保护下要求复工,却再次被逮捕,至今已经超过96个小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员工组建工会合理合法,却遭到企业和上级工会的非法对待,实在令人寒心。而工人被非法解雇后,维权无门,反被刑事拘留,更是可笑之极,这是对法治中国赤裸裸的挑战。


为工人民主权利而战

人大代表潘磊在参加各种人大会议的时候高谈阔侃大,为市政建设提建议,为拆迁顺利建言献策,为缩短土地流转奔走呼号,为权力下放摇旗呐喊……却从来不见潘磊为公司的员工做过什么实质性的事件,一个简单的公积金问题都不能处理,一个像模像样的工会都不允许成立。当然,潘大领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当他终于决定为员工做点事情的时候,就是伙同警察把员工关进监狱!这就是我们的人大代表潘磊的所作所为!

潘磊在深圳坪山厂区成立时的讲话

一个毫无依据的声明并不能让员工信服,也不能平息社会大众的怒火。佳士科技的所作所为已经无耻之极,而为其冲锋陷阵的政府官员更是罪无可赦。员工要建工会,区总从支持到万般阻挠,这期间的转变令人惊讶;佳士员工挨打,警察不作为,佳士科技违法,员工合法维权却身陷囹圄!

四十年改革开放,中国工人的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家作主已经被当成了笑话,享受法律待遇也困难重重,正常维权看起来遥不可及。

现在,敢于向黑暗势力说不的佳士工人及其声援人士,正遭到坪山新区老板和政府的联手打压,争取工人民主权利、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新生力量急需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路在脚下,让我们团结起来为中国工人的明天而战斗!


#25

这应该是自由派吧。今年年初的广州八青年就有自由派的参与,这次也是。以后可能还会和自由派有“联合”。但这些人不是什么好玩意,心里就想把人当炮灰使。当然,并不是反对与他们“联合”,但要时时警惕,别被收编,被人当枪使。


#26

人权律师团是自由派没错,但是大学生普遍偏左


#27

对啊,自由派收编大学生,当炮灰使


#28

八月份的一些最新消息,转自QQ


#29

https://syps2018.github.io/wenyihuiyan/?from=groupmessage


#30


#31

一身铁骨,一副热心肠——致我的战友阿英

工友兰志伟 四粒铜飞刀 昨天(即2018年8月9日——本转载者注)


#32

微信公众号“现代资本主义研究”2018年8月10日推送

回复关键词“阿英”即可获取两篇工人故事与该公众号的编者按。

如图所示:


#33

微信公众号“一粒铜豌豆”2018年8月10日推送

时间:当日22时43分

今日文章《那个唱国际歌的男人》,复制以下三个链接中的一个,然后去浏览器打开即可,别忘了转发:

1.https://m.weibo.cn/6628171189/4271575362337930

2.https://mp.weixin.qq.com/s/Xqo1vl7MoOo4dkAlv0szuQ

——本转载者注:前两个链接已经被和谐无法查看,第三个链接的内容与现代资本主义研究同日发布的第二张图片的内容相同

另:公众号“四粒铜飞刀”亦于同一天的22时31分发出如下消息——

请回复“国际歌”,查看今日文章。速转速传,切记切记!

本转载者按提示回复时已无法获取文章

我的丈夫余☆浚☆聪——那个领唱国☆际☆歌的工☆人

2018-08-10 声援团

来自网站

我的丈夫余浚聪——那个领唱国际歌的工人

我是黄兰凤,和丈夫余浚聪、弟弟余浚川同为727被捕工人。我和浚川刚刚被取保候审,浚聪现仍旧在看守所经受煎熬。

在看守所的时候,黑警察以我不配合为由,四个大汉撕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嘴角打出血,

被别人看到了,他们赶紧说是我在咬他们,还骂我是疯狗,

我当场质问他们:你们查查录像!到底是谁疯狗乱咬人!你们在怕什么?!

你们别以为打了我,我就会害怕!你们越猖狂,只会激起我们工人无比的愤怒!浚聪和很多兄弟姐妹还在里面受苦!我们出来的人绝不会离开!将誓死战斗到底!

可笑的是,昨天,我的公公,浚聪爸爸被警察胁迫到声援团找我,说要带我回家。

警察和他们说:

“你儿媳妇被洗脑了,被声援团扣下了,你们得赶快把她带回来!”

可别说是我们说的啊!”

你们看看声援团那边有多少人,都有哪些东西,这是我们的目的,但你千万不要告诉她

这还是人民警察吗?!鬼鬼祟祟的,分明是电视剧里的国民党特务

我想和大家讲讲我的丈夫,佳士工人余浚聪。

他街头演讲的视频,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

网友们说:我感觉他好帅

在我看来,他的正直,他的勇敢才是最帅的

他93年出生,家在江西上饶的一个山沟里面,那地方前几年才通了电话。

他是家里的老大,持家的担子很重,自学考上了中专,急于打工赚钱没有读完。总有人说他很聪明,没读书可惜了,他并不在意,很爽朗地笑。

虽然没有读书,但是他总是很认真思考身边的事情,认真学很多东西。在派出所门前,他带着大家唱起了国际歌。

我看到有网友讲,一个打工的,唱什么国际歌呢?

打工的怎么就不能唱了?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的本子上就抄着国际歌的歌词。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

我记得这句下面画着两条线,他应该很喜欢呢。

他的本子上还记着许多劳动法的知识,也经常给大家聊,什么补偿金赔偿金的适用情况啦,什么哪几种算非法开除啦等等。

佳士的第一封公开信就是浚聪写的。

公开信链接:

致佳士科技的公开信:!http://sdxf25.ml/archives/12678

他很聪明,却并没想着学个什么飞黄腾达,不再当一个打工的。

亲戚朋友说他胸无大志,他不羞不恼,

“胸有大志个鬼!当个小文员?照样被老板吊,照样被欠工资!”

能让自己不挨欺负,大家都不挨欺负,那才是真本事!”

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个打工的而感到低人一等,他努力学的东西都是想让我们和一切打工的兄弟姐妹过得更好,大事小事,都是如此

大家都很喜欢他,真的,他走到哪里都有大爷大妈给他介绍对象,小朋友也缠着他呢。

前一阵,我们拉上的同事因为倒班和超长时间的加班,都特别憔悴。那天下班时候,大家都累的想随便买点饼凑合一下。他就和大家说,都来我家吧,给大家炖鸡补一补!

我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还学会炖鸡了?

把大家都带回家,买了三只鸡,让我们都休息,然后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手机百度,还做的特别特别棒。

回想到那个场景,我真的感到特别幸福。

有个兄弟听到他被抓了,气的差点跳起来,“这么好的人也抓,干脆把我们都抓了得了!”

在生死关头,他也总是把打工兄弟姐妹都当亲人一般对待。

在这次的佳士斗争中,他总是冲在最前面,完全不在乎什么枪打出头鸟。

前几年我们打工的时候,经历了一场大火,那次贫民窟大火死了十几个人。在网上都搜得到。

当时我们住在2楼,晚上太热了睡不着。凌晨2点左右的时候,听见下面有人说“着火啦”,

浚聪一打开门,发现浓烟滚滚,连忙把水倒在毛巾上,让我捂住鼻子,跟着他往外爬。爬到拐角的时候,地板更烫了,管道都已经融化,他连忙牵着我往回爬。

爬回去之后,他又在我的毛巾上添了一些水。这时候,外面传来一声微弱的呼救,他按了按我的头,然后自己就爬了出去。

我心急如焚地等着,只见他拖着一个半昏迷的大哥进来了,把自己的毛巾撕成两半,然后把水壶里最后一点水倒在毛巾上,给大哥蒙住口鼻。

他把我们护在身后,过一会儿就摇晃一下我们,生怕我们晕过去。他自己一直保持清醒。直到我们得救。

那场大火,我们那一层楼,除了我们三个,没活下来几个人。

这次事故是因为贫民窟的电线和各种安全设施不合格导致,一场大火基本上把几百人的全部家当烧了个干干净净。

我们的肺里都吸入了很多烟尘,都住院治疗了。村委会每个人发了两百块钱就想私了。听到这个消息,大家在病房里都哭了起来。浚聪立即翻身下床,带领大家和村委的人进行交涉。

后来,他没有继续进行治疗,带着大家去维权,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斗争,村委终于妥协,赔了一个月房租

就是这笔房租,让几百人没有流落街头

这一年,浚聪20岁。

后来,我们碰到了好多这种事情。当自己受到欺负,浚聪绝不会忍气吞声,而别人受到欺负的时候,他也一定会挺身而出!

这次被浚聪被佳士针对,就是因为他批评了佳士强迫已经非常劳累的工人跟着老板徒步这种混账行为。

有人说,浚聪是“专门闹事”的,我就想不明白了,我们受了欺负,他带着大家维护权益和尊严,怎么就是闹事了呢!

浚聪很阳光,很坚强,但是内心也有柔软的时候。

如果你仔细看,他在街头演讲的时候,眼里闪着泪光。

我们就想加一点工资,要回我们的罚款,有错吗,有什么错?!”

我们今天站在这里,不是因为我们工人!是因为你们警察!你们从来不是为老百姓说话,是为老板说话!”

我们在你们面前,就是像蚂蚁一样,可以随便被你们踩死!”

他一定想到我们从小到大经历的磨难,一定想到了那场贫民窟大火——不仅是我们,更多是,那些仍旧在老家山区挣扎的孩子们,工伤被辞退的工友、干不动活的大姐们,还有千千万万过着苦日子的打工者!

浚聪啊,父母们总让咱们俩回家,让我们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对于工人来讲,本来就处处为家

本来就会直面黑厂,黑警察,就像你喜欢唱的歌一样,从“工厂退到工地,从机器退到螺丝,从工号退到名字”,又能够退到哪里呢?难道一辈子任人欺凌,忍气吞声?!

每到深夜,看着原来属于我们自己的小房间,我就会一遍遍看你的视频,唱国际歌的,演讲的,感谢全国人民的……

我看啊看,眼泪流下来,流干了,然后再流下来,又流下来。

现在,浚聪严肃的,微微皱眉的那张截图是我的手机屏幕。

他说:“我们为什么会站在这里,是因为你们!”

我黄兰凤今天也要告诉你们:我们为什么寸步不离,也是因为你们黑恶势力!一切欠我们的,我们都要讨回来!为了我的丈夫,勇敢的余浚聪,和普天之下所有的劳动者


#35

来自今天(2018年8月11日)下午17时23分的qq邮箱的邮件


#36


看看黑暗中无所不用之至极的罪恶。


#37

来自qq空间,本人最早于今日(2018年8月12日)下午13时41分在其他同志那里看到此图

8.12声援团紧急声明


#38

来自今天(2018年8月12日)下午13时50分本人的qq邮箱,发件人与昨天相同,均为“沈梦雨”(shenmengyu111@163.com)


#39

来自朋友圈(已将因反审查而使用的拼音、谐音字、各种隔断符去掉,尽量恢复原貌)

岳昕识破敌人诡计:

8月12日晚18:09,我接到来自东莞的电话,电话里男子一开始声称是“送快递”,然后开始问“现在在哪里”,要见到我。

我问对方是哪家快递公司,快递单号是多少,对方推脱了很多次,才声称自己是“加运美”快递公司,快递单号是“8367235678”,然后接着问我“现在在哪里”;我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这家公司的快递。且经查询,对应的快递单号根本不存在,纯属子虚乌有!我问对方在哪里,对方声称自己在“金牛西路”,经查,这是燕子岭派出所旁边的一条街道!
再然后,对方竟突然改变身份,声称自己是想加入现场声援团,并称自己是在东莞厂里打工的;我问他是东莞哪家工厂的,他支支吾吾,以“电话被监听”为借口,拒绝回答!

前脚称“送快递”,后脚称“加入声援团”,为何9分钟内身份变化如此之快?

快递单就贴在件上,为何连报个单号都百般推脱,最后给的快递单号又是子虚乌有?

那么多加入现场声援团的朋友,都打了我的电话,为何就他偏偏一丁点基本信息都拒绝回答,反而对我的具体方位如此感兴趣?

燕子岭黑警绑架了梦雨,还要再绑架岳昕吗?

请拨打电话:150-1521-4188,质问他!


#40

支持深圳工人斗争到底!
工人要团结起来!
工人合理的罢工权力是不能以稳定等名义剥夺的!


#41


很显然,黑暗的丧心病狂已经暴露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