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资产阶级法权问题系列文章

生产关系

#1

_如题,本帖转载自激流网上对应题目的一系列文章,作者均为“猪头大师”

(一)

资产阶级法权是理解社会主义时期阶级矛盾根源的重要概念。资产阶级法权是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出的一个概念,用于描述社会主义时期社会矛盾和社会基础。他认为,在社会主义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中,由于实行等量交换的按劳分配原则,因此还存在着类似资本主义社会那种形式上平等而事实上不平等的属于资产阶级性质的法定权利。对此问题,列宁、毛泽东等人后来做了进一步的阐释。毛泽东进一步丰富了资产阶级法权的内涵和外延,将其作为观察社会主义时期资产阶级复辟根源的重要概念。结合苏东剧变以来社会主义低潮时期的经验教训,当前可以相对准确的理解这个概念及其与社会主义时期经济基础、社会矛盾的关系。

一、对概念认识的变化过程

资产阶级法权的概念最早是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提出的。针对按劳分配的性质,马克思指出:“这里通行的就是调节商品交换(就它是等价的交换而言)的同一原则。内容和形式都改变了,因为在改变了的环境下,除了自己的劳动,谁都不能提供其它任何东西,另一方面,除了个人的消费资料,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成为个人的财产。至于消费资料在各个生产者中间的分配,那么这里通行的是商品等价物的交换中也通行的同一原则,即一种形式的一定量的劳动可以和另一种形式的同量劳动相交换。”也即,马克思认为按劳分配与等价交换遵循同样的原则。资本主义从出生的第一天起,就打着“平等”的旗号,最鲜明的体现为其维护市场经济的等价交换,而资产阶级攫取剩余价值这一不平等的本质就是通过等价交换这一平等的形式实现的。马克思认为按劳分配具有同样属性,形式上是平等的,但实质上仍存在不平等,它默认劳动者不同等的个人天赋,因而也就默认劳动者不同等的工作能力是天然特权。如果一个劳动者已经结婚、另一个没有,或一个劳动者的子女较多、另一个的子女较少,在劳动成果相同,从而由社会消费品中分得的份额相同的条件下,某一个人得到的事实上比另一个人多些,也就比另一个人富些。当然社会主义条件下按劳分配同资本主义条件下已根本不同,生产资料已经不是私人财产,只有消费资料属于个人,因此按劳分配对特权的发展是受到限制的。因此,马克思认为:“在这里平等的权利按照原则仍然是资产阶级的法权,虽然原则和实践在这里已不再互相矛盾,而在商品交换中,等价物的交换只存在于平均数中,并不是存在于每个各别场合。”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进一步对资产阶级法权展开论述。列宁指出:“在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通常称为社会主义),‘资产阶级法权’没有完全取消。而只是部分地取消,只是在已经实现的经济变革的范围内,也就是在对生产资料的关系上取消。”“但是它在另一方面却依然存在,依然是社会各个成员间分配产品和分配劳动的调节者(决定者)。‘不劳动者不得食’这个社会主义原则已经实现了;‘按等量劳利领取等量产品’这个社会主义原则已经实现了。但是,这还不是共产主义,还没有消除对不同等的人按不等量的(事实上是不等量的)劳动给予等量产品的‘资产级级法权’。”

经过文革的实践,毛主席对资产阶级法权做出了全面的概括。毛主席指出:“中国属于社会主义国家。解放前跟资本主义差不多。现在还实行八级工资制,按劳分配,货币交换,这些跟旧社会没有多少差别。所不同的是所有制变更了。”“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是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等等。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这就极其深刻地阐明了资产阶级法权在现阶段存在的必然性,同时又特别要看到限制它的必要性。它是产生新的资产阶级的重要经济基础,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限制它,逐步创造使资产阶级既不能存在又不能产生的条件。

图1 社会主义时期资产阶级法权在生产关系三个组成部分上的表现

二、在社会主义时期的表现及对私有化的推动作用

在社会主义时期,资产阶级法权是无法完全消灭的,要依靠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关系的变革,促使资产阶级法权走向消亡。但如果对资产阶级法权不予以限制,任由其自由发展,也是容易滋生新的剥削制度的。结合苏东等社会主义国家变修、最后演变为资本主义的历史教训,可以看出,社会主义时期按劳分配、商品交易和货币制度、管理方式、官僚制均在产生资产阶级的因素,有可能发展出新的剥削制度。

综上所述,资产阶级法权是从资本主义商品生产和等价交换的概念里提炼出来的,按劳分配和贷币交换所体现的“平等的权利按照原则仍然是资产阶级法权。”资产阶级法权的实质是在平等的形式下实行不平等的制度。在社会主义社会里,资产阶级法权表现为三个方面:在所有制方面还没有完全取消,在人们的相互关系方面还严重存在,在分配方面在占统治地位。

表1 社会主义时期资产阶级法权的表现


#2

(二)

一、按劳分配

资本主义社会占统治地位的分配方式是按资分配,资本家阶级通过占有生产资料而无偿占有工人的剩余价值,而工人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劳动力商品只能换回工资,也即获得维持自身再生产所必需的生活资料。

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的分配方式是按劳分配,消灭了不劳而获,劳动者靠劳动能力从社会领取消费品,也即是按照劳动者的“先天特权”来分配消费品。按劳分配是以形式上的平等掩盖着事实上的不平等,以劳动与劳动报酬的平等交换掩盖着对人人拥有平等的生存与发展权利的否定。平等的“先天特权”的长期使用可能导致“后天特权”——财产权、社会地位等方面不平等的出现,两极分化日益严重,直至资产阶级复辟。也即从公平的出发点,按照平等的原则,最后可能出现不平等的结果。

80年代在农村分田到户的时候还没有出现资本家,劳动力强的家庭在小生产环境中占据优势地位。官方鼓吹勤劳致富、致富光荣,实际上是对“先天特权”的公开鼓吹。强劳力家庭通过劳动成果的不断积累,演变成万元户、专业户,最终成为可以雇佣他人的资本。傻子瓜子年广久、陈志雄雇工经营鱼塘都是典型的案例。

在城市里,80年代典型现象也不是资本家,在1987年获得准生证之前,私营业主都是非法的。80年代的弄潮儿是个体户。个体户也是遵循按劳分配原则、勤劳致富的。返城知青荣志仁开早餐店,一天早上能赚40多块,相当于当时人们的一个月工资。先后受到任仲夷、胡耀邦接见,“当个体户,也是做光彩的人,走光彩的路。”到1990年,荣志仁赴美国塞班岛开办“高雅酒家”,后又移民南非创立“再山有限公司”、回国开办广告设计公司[[1]]。就这样,一大批夫妻店、父子兵,经历了市场的淘汰和洗刷后,一部分成长为私营业主。如图2所示,个体户始终是私营业主的重要来源之一,1993年的私营业主中有8.8%来源于个体户,2000年上升到17.3%,2002年变为15.2%[[2]]。

在按劳分配的收入体制中,技术工人、专业技术人员、科研工作者的工资是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早期高学历精英通过艰辛的积累,加上亲友的资助,也是可能成长为私营业主阶层的。如图2所示,在不同时期,专业技术人员始终是转变为私营业主的一个来源,1993年早期的私营业主中有11.1%来源于专业技术人员,到2000年下降为10%,到2002年变为6.7%。从图中也可以看出,最初的一批私营业主中,来源于普通工人、农民、专业技术人员的比例还是比较高的,总体占比为47.3%,这批人都是从按劳分配的劳动付出中逐步积累,实现向小资本家、资本家的转变的。

图2 各个不同群体都有可能转化为资本家

资本主义的主要分配方式是按资分配,掌握资本的人获取剩余价值,雇佣劳动力要出卖自己的劳动力;社会主义的主要分配方式是按劳分配,消灭了不劳而获,劳动者按照劳动付出获取社会产品;共产主义的主要分配方式是按需分配,这个“需”是社会需求,不是按欲分配,按照全社会能实现的物质条件,满足每个个体的基本社会需要。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由于每个家庭的劳动能力不一样,每个家庭的负担也不一样,劳动能力强、技术水平高、受教育水平高、老幼负担轻的家庭经济收入宽裕、生活水平高,反之,劳动能力弱、技术水平低、受教育水平低、老幼负担重的家庭经济收入紧张、生活水平低。这种社会产别暂时无法消除。

表2 不同时期分配方式的演变

起点平等的按劳分配制度是社会主义的一面大旗。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还不能消灭不同劳动者的劳动能力有差别这种先天特权。如果不执行按劳分配,搞“一平二调”,也就破坏了交换上的平等,这不会为多数劳动者所接受,事实上将形成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直接剥夺,更谈不上事实上的平等,大家会认为按劳取酬原则被破坏,全身心投入劳动的人会认为那些干的少的人无偿占有了自己的劳动,还不如自己也消极怠工,“分享”别人的劳动成果,从而影响底层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但如果公然鼓吹这种先天特权,鼓励大家靠自己的“勤劳”去实现个人的发家致富,毫无疑问,这可能是走资派掌权的一个信号。这样做将会强化社会差别,为进一步改变分配原则、实行按劳分配与按生产要素分配相结合,为最终在全社会实现按资分配的统治准备条件。

二、商品交易和货币制度

商品生产是一个历史范畴,只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在原始社会起初还没有商品生产;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在出现了社会分工和商品交换的条件下,才产生了私有制,才产生了商品生产;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商品交易和货币制度就会消亡。在历史上曾经有小商品生产(简单商品生产)、资本主义商品生产和社会主义商品生产三种形式。

与封建主义的小生产不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占统治地位的社会财富表现为庞大的商品交易。资本主义商品交易制度在形式上是等价交换,是平等的,掩盖着对雇佣劳动者进行剥削的实质。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单个职能资本对劳动者的剥削行为已经被消灭,职能资本统一在一起,但仍存在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易,货币也仍将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发挥作用。由于社会主义制度往往在相对落后的国家和帝国主义薄弱链条建立起来,此时往往共存全民所有制、集体所有制和城乡个体经营等几种不同经济形态。彻底的公有制内部将消灭商品生产制度和货币制度。在全民所有制内部,基本不存在商品交易,各个国营企业之间以产品的使用价值形态流通为主,进货出货往往只记账,而不存在实际的资金流动。但不同所有制的公有经济之间,互相都不能无偿调拨对方的产品,要进行经济联系,只能实行商品交换,这些产品的生产就是商品生产。在全民所有制和其他所有制之间、集体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之间、集体所有制和个体经营以及社会消费者之间、个体经营和个体经营以及社会消费者之间都是商品交易,社会主义条件下仍存在广泛的商品生产和货币流通。国家在职工间进行的消费品分配,也还利用商品货币形式。

大跃进时期,刘少奇等人搞一平二调、废除商品生产、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很多人都跟风。陈伯达在1958年11月九省委书记会上给毛主席汇报:“现金结算减少了。遂平县现金结算,去年占百分之七十,今年倒过来,非现金结算占百分之七十。”毛泽东明确指出:“修武的粮,七里营的棉,是要交换的,不能调拨。不要把修武、徐水、遂平与鞍钢、上钢、上海国棉一厂混同了。”“把全民、集体混起来,恐怕不利。好像我们现在差不多了,共产主义已经来了。这么快,太快了!奋斗太容易了!把它们提得过高,跟鞍钢一样,而实际上不是,就不好了。这是客观规律。”毛主席花大力气纠“左”,其中的重点就是要有社会主义商品生产的概念,要充分利用商品交换和价值规律保护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他说:“许多人避而不谈商品和商业问题,好像不如此就不是共产主义似的。人民公社必须生产适宜于交换的社会主义商品,以便逐步提高每个人的工资。在生活资料方面,发展社会主义的商业;并且利用价值法则的形式,在过渡时期内作为经济核算的工具,以利逐步过渡到共产主义。”“要保留适当的工资制,保留一部分多劳多得还是必要的。”毛泽东要求省委常委、地委常委以上干部都要研究斯大林《关于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一书,并强调:“必须肯定社会主义的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还有积极作用。调拨的产品只是一部分,多数产品是通过买卖进行商品交换。”

资本主义商品生产是以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雇佣劳动为基础,为获取剩余价值而进行的商品生产;社会主义商品生产是以公有制为基础,为丰富全社会物质文化生活而进行的商品生产;共产主义不存在商品生产,产品生产将以满足人民的需求为根本目标。社会主义商品生产不同于资本主义商品生产,主要表现在消灭了单个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经济关系,消除了生产的无政府状态,缩小了商品交换的范围。但是必须看到,社会主义社会在分配和交换方面,也还不可避免地存在着资产阶级法权。商品交换仍然实行等价交换的原则。如果任意发展、扩大分配和交换方面的资产阶级法权,就会使资本主义发财致富、追求利润的思想泛滥起来,就会使化公为私、贪污腐化、盗窃行贿、投机倒把等现象发展起来,就会使某些执行修正主义路线的部门和单位改变所有制的性质,最后复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恢复人剥削人的制度。

商品流通顺畅的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是资本繁荣的重要前提,而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毫无疑问成为资产阶级必须攻克的堡垒,80年代恢复商品经济就是再造资本家阶级的重要一环。80年代之前,商品生产受到明显的限制,社会生产最主要的国营企业基本未纳入市场范围,而商品市场上多数商品的价格都是计委定价,很多重要消费品、医疗用品都是低于成本价、甚至免费出售的,价值规律发挥的作用有限。在这样的条件下,资本是很难生长、存活的。因此,80年代一开始,就是对计划经济体系进行攻击,吹响集结号。1984年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指出“改革计划体制,首先要突破计划经济与商品经济对立起来的传统观念,明确认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必须自觉依据和利用价值规律,是在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商品经济的充分发展,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不可逾越的阶段,是实现我国经济现代化的必要条件。”并作出我国现阶段处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论断,明确提出要有步骤的适当缩小指令性计划的范围,扩大指导性计划的范围,加强市场调节的作用。在农业生产方面,1979年以前,国家对25种主要农产品的播种面积、总产量实行指令性计划;到1985年,农业生产的指令性计划基本消灭,主要农产品产量分别实行了指导性计划和市场调节。在工业生产方面,1978年国家计委下达的指令性计划产品有120种,到1988年缩减为60种。从1984-1988年,中央各部管理的工业生产指令性计划产品从1900多种减少到380多种。[[3]]总体上,将最主要的生产主体——国营企业变成自负盈亏、独立经营,纳入市场体系;计委退出价格指导,放开市场价格,让价值规律充分自发调节经济活动。

经由80年代末的价格双轨制,92年后迅速走向市场化的单轨制,商业改革减少了指令性计划在生产、分配、交换领域的作用,促使国内市场蓬勃兴起,最终通过2001年加入WTO与全球市场紧密联系在了一起。随着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形成,等价交换后大量的货币在少部分人手中聚集,逐步演变成大大小小的资本集团,而多数人破产,只能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这样,通过恢复“平等”的商品交易和货币制度,实现了瓦解公有制、复兴私有制和剥削制度的目的。

表3 不同时期经济形态的演变

注释

[[1]] 财经经纬. 40年前,第一代个体户做个生意到底有多难[N]. 百家号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96718418296599309&wfr=spider&for=pc

[[2]] 中国工人研究网. 改革开放年代的资本运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 再造资本家阶级. 四、私营企业的发展现状. 2008:42-45.

[[3]] 中国工人研究网. 改革开放年代的资本运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 再造资本家阶级. 二、国内市场的形成. 2008:37-39.

相关文章

(见1楼)


#3

关于顶楼的最后一张图表

表1 社会主义时期资产阶级法权的表现

就我所知,毛时代在消除管理方式和官僚制所导致的复辟倾向上都做了有益的探索,例如文革时期的革命委员会,更早的还有鞍钢宪法

但对于按劳分配和商品交换所自发产生的倾向,有什么具体的抑制方法么


对社会民主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及其历史实践的批判——“社民吠日,无力回天”系列
#4

翻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学习与批判》杂志
1.批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提出共产主义劳动态度。
2.承认差别,反对高低悬殊
反对奖金挂帅;.人民公社改革工分评定,采取自报评议
3.创造条件,逐步扩大按劳分配因素,如七·二一道路。”分配方式本质上毕竟要取决于可分配的产品的数量,而这个数量当然随着生产和社会组织的进步而改变,从而分配方式也应当改变。“(恩格斯《致康·施密特)

1.对粮油棉实现统购统销,对重要生产资料实行有计划调拨和分配,有条件地逐步缩小乃至取消一些商品的地区差价,保障需要,打击投机。
2.扩大职工个人消费品分配中的非商品因素。
3.由国营和合作社商业管理绝大部分商品和零售环节以及全部批发环节
4.引导限制农村集市贸易。
5.为农村所有制过渡积极创造条件,最终改变国有制向集体出售生产资料这一商品交换。
6.坚决执行外贸垄断制,执行为人民,为世界革命的外贸路线,反对洋奴哲学利润挂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