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明创造型劳动的一些疑问

讨论集

#1

我这里说的发明创造型劳动是指能提高生产力的劳动,比如科学研究,新技术的发明,生产工艺的改进等等。(我不是很确定这算不算是一种劳动,暂时以发明创造型劳动来称呼。)

列举一些我觉得比较典型的例子:

  • 机械工程师设计一种新的机械
  • 化工工程师改进化工生产的生产工艺,研发新催化剂等等
  • 制药科研人员研发新药
  • 硬件工程师设计集成电路芯片
  • 软件工程师编写软件
  • 科研人员的各种基础自然科学研究

说一些我认为的这种劳动的特点

本身没有直接的物质生产。它的成果大多是一些知识,方法,解决方案,图纸,配方等等。这些成果会被应用到物质生产上,或者物质生产的辅助性劳动上,可以明显地提高全社会物质生产劳动的生产力。

设计出的新机械,需要机械制造工厂制造出来才能使用。化工生产工艺的改进,新药配方,需要有化工工厂,制药工厂投入原料去使用。集成电路芯片电路图需要由集成电路工厂制造才能成为芯片。机械,集成电路以及软件的结合可以实现生产的自动化,极大的提高了生产力,代表就是各种机器人自动化生产流水线。科学研究就不说了,这个是前面几个例子的基础。

这种劳动的成果,在资本主义社会,一般会有专利或者版权的保护。应用这些成果,往往要经过专利持有者的同意,并向其支付专利费,以此来保护这些成果的创造者。因为这些成果一但被创造出来,就可以永久的起作用,不会像食物一样吃了就没了,或者像机器一样会逐渐磨损直到不能使用。而且可以和容易的复制传播,一台机器不可能当成两台来用,但图纸可以同时被很多人使用。这些成果的具体内容被公开之后,其他人经过学习就可以掌握,而创造者不能从中获取好处。

随着社会分工的发展,这种劳动也有专门的人来从事。很多企业会有专门的研发部门,每年都会产生很多新的专利。

这种劳动有很大的风险性,有可能长时间没有成果,也可能很快就有了很大的成果。

一般需要的投入很高,而且似乎存在着固有的越来越高的趋势。

我想问的问题是

  • 马克思主义理论中是如何看待这一类劳动的?有没有这方面的论述?能用劳动价值论解释么?
  • 专利制度是资产阶级法权吗?是不是和资本剥削一样的死劳动剥削活劳动?
  • 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中还存在专利制度么?如果不存在,是如何计算工资的?是按成果发奖金,还是拿死工资?会和其他劳动的工资水平有差别么?

第一次发主题帖,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也只是初步涉猎,如果有什么有问题的地方,还请指教


#2

第一,此类所谓发明创造型劳动是“总体工人劳动”的一种(陈文通讲了很多有用的东西,可以看看)。论述请自行查阅《资本论》。此类劳动因为不直接参与物质生产,所以不创造价值,但可以为创造价值服务,执行的是为剩余价值增值或夺取市场份额即总剩余价值份额的职能。无法用劳动价值论解释,也没必要解释。如果你愿意,可以将设计或研究的过程理解为为了改善不变资本而必须的一部分投入,价值并入不变资本的价值量里。

第二,专利制度不是什么资产阶级法权,而是资产阶级私有制在上层建筑特别是文化领域的映射的一部分。只有那些形式平等实质不平等、形式自由而实质不自由——从而必然在社会生产出这样或那样的阶级/阶层对抗的制度,承认这样或那样的劳动的私人性质的制度,才能叫做资产阶级法权。例如在社会主义的低级阶段,按照本质上与资本主义社会类似的价值量进行按劳分配(《哥达纲领批判》),八级工资制,这样或那样文案上“平等的权利”,才能叫做“资产阶级法权”。因为过去文化大革命晚期毛泽东曾强调这一概念,今天的中国左翼(特别是所谓毛派)错误地滥用了它。它根本不是用来批判资本主义的,而是用来批判低级阶段的不够格的社会主义的。你多半也存在这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很乌托邦,本来我是不愿回答的。因为在我看来,此类臆想的问题只能用不着边际来形容。不过既然你比较富于理论兴趣(这是好事,因为所谓马克思主义者里面多数人是毫无理论感的,他们寻求的仅仅是“支撑”和“论证”),那不妨来略谈下这个问题。

  • 首先,不要把专利制度和工资捆绑起来谈论,这是一种不正确的问法。专利制度类似于一种“所有权”,而所有权本身并不能创造财富,它必须投入生产(你在上面也提到了)。在资本主义社会之所以存在一部分所谓“专家”“技术集团”可以凭借专利制度坐收渔利,与资本家对创造价值毫无贡献却可以将剩余价值据为己有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它们都产生于同样的私有制生产关系,其中的剥削过程又不断地为形式上的“资本-劳动”的“平等”交换而掩盖。
  • 对知识创造活动的尊重和承认,在社会主义社会将继续,但却是以一种非专利制度的、基于社会整体利益的、公开和自由的方式完成这种尊重和承认。这就是说,发明创造活动应当得到鼓励和赞赏,但主要是通过全社会的尊重、名誉的、精神激励的辅之以适当的物质激励来完成。承认发明者的“发明者身份”和“首创性”,但社会主义并不许诺并保障发明者拥有将这些成果据为己有并谋求个人私利的权利。不过,如果某个公民坚持保留自己成果的秘密性质,不愿向社会公布,那社会主义也应该尊重这种个人的选择。但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例外情况,社会主义提供的足够的激励制度和精神感召,以及整个社会普遍的对于创造性劳动的尊重,就足以令个人打消这种疑虑了。至于激励内容和奖金数额,这就不是我感兴趣,也不是我能解决的问题了。现在我们也没有人能对此做一个准确答案。总之,对于我们社会主义者而言,只要指出未来这一激励制度并不构成新的阶级统治的起源就够了。

#3

我有一个疑问:汉语里法权这个概念是不是在58年关于资产阶级法权的讨论后才做了这种特化?在50年代莫斯科外国文出版社版的马恩著作中《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恩格斯致康·施密特》以及《哥达纲领批判》中Recht几乎一律翻译为法权,而在后来的版本中
1.《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恩格斯致康·施密特》里“法权关系”改译为“法的关系”。
比如莫斯科中文版《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有这样一段:“我这番研究工作使我得出结论如下:法权关系,也如国家形式一样,不可能从它们本身中得到理解;恰恰相反,它们是根源于物质生活关系,黑格尔曾按照十八世纪英法两国作家先例把这些关系的总和称为”公民社会“,而对于公民社会的解剖则应当在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求。 显然这里译文中的”法权关系“是特指市民社会(这里译作公民社会)的法权关系。
2.《哥达纲领批判》莫斯科中文版有这样一句”法权永不能超过社会经济制度以及由此经济制度决定的社会文化发展程度“。在72版中使用的是Recht的另一个翻译即权利,”权利永远不能……“云云。这里的”法权“更是普遍的,对有文明以来社会适用的。


#4

感谢回复

关于资本论,我只是断断续续地看了第一卷,等我快读完第一卷的时候,差不多忘记了前面讲的什么。老实说,阅读这本著作对我来说有很大的难度。。。所以后来我看的是徐禾的《政治经济学概论》,没注意到有这方面的论述。

关于激励的问题,假如说,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并存的时候,因为资本主义的社会意识仍然广泛存在,这些专门从事发明创造的人员是否会因为专利制度而更倾向于投向资本主义怀抱呢(出于更好的物质激励的考虑)。


#5

这个不清楚。法权主要就是指一种表现在上层建筑法律和通行规则中的权利关系,也指一些由生产关系直接派生出来的关于生产和分配的社会权利关系(关于生产领导的、支配的等等)。工资等级制就有二者的交集。


#6

不太理解你们为什么都要去看徐禾的东西。好像“左圈”的人都推崇这本。读《资本论》前,你可以先尝试读下《雇佣劳动与资本》《工资价格利润》和《1857-1858手稿》《1861-1863经济学手稿》等著作,先对马克思试图创立的经济学体系有个概观。《资本论》的很多思路不是突然出现的,都是直接来自于已有的手稿和著作的,有轨迹可寻的。
至于记忆么,多来几篇,结合几本教材是完全够的了。目前我也只看到第二卷呢。


#7

emmm。。 因为我就是看了知乎上的“左圈”推荐才知道这本书的。感觉也还可以。

确实也是最近才知道这个论坛。

我有个建议,论坛置顶的入门推荐书单,也许可以加一个阅读顺序之类的。


对社会民主主义\民主社会主义理论及其历史实践的批判——“社民吠日,无力回天”系列
#8

查《学习资料》1973年有这个解释。、
“法权,是指社会的统治阶级为维护本阶级的利益,而提出和规定的一些法律原则,它是阶级意志的反映。资产阶级法权,就是资产阶级为维护其剥削制度,而提出的并强制人们必须遵守的法律原则,是资产阶级意志的反映。
”资产阶级法权的特征,是以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事实上的不平等,也就是说,作为资产阶级法律上所规定的所谓平等权利,都是以事实上的不平等为前提的。……正如列宁所指出的,”这种资产阶级的法权不过是为了保护资产阶级,”使其不受日益贫穷破产而变成除了双手以外一无所有的无产者大众的侵犯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无产阶级专政代替了资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连同它的法律制度都被粉碎了……但是社会主义社会“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个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在这里,也存在从平等的条件(对大家都实现按劳分配)出发,而结果却有事实上的不平等(生活水平不同)的情况,也是一类残余形式的资产阶级法权。“这就是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还保留着”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既然在 消费 品的分配方面存在着资产阶级的法权,那当然一定要有 资产阶级的国家 ,因为如果没有一个能够 迫使 人们遵守法权规范的机构,法权也就等于零。消除资产阶级法权残余,单凭主观愿望是不行的,只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创造条件,才可能逐步加以消除”


#9

那样的顺序是毫无意义的(参见这个贴的序)。对于有兴趣的人而言,他们不会在意顺序,因为他们会将马恩列斯的著作都全部看完并力求掌握;对于没兴趣的人,你推荐了也没用。加上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一个整体,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所完成的革命在哲学、经济学和革命学说等领域基本是同步的,所以人为割裂它们是多余的。
逼乎的那群很喜欢搞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我们不搞。
要真说有什么顺序,老老实实按照时间顺序把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看一遍再说吧。


#10

emmm,所以时间顺序应该也算个参考吧。。

我是直接先读的最有名的《资本论》,确实难倒我了。如果能有前置确实会好点


#11

看了这个解释,历史实践的需要已经令这个词与经典学说的“资产阶级法权”有了一定的差别。很明显的一点,就是强调了资产阶级法权的阶级压迫性质即资产阶级来源,却忽略了它完全可以建立在非资本主义的社会基础上,由一些业已经过某种程度的社会主义改造的、却又达不到科学社会主义所要求的那种高度的暂时的政治经济历史制度而产生。例如在曾经的苏联和中国的这类低级社会主义的形态上,以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不平等和部分的资本主义因素(或者是其萌芽,例如毛时代已经出现的技术阶层和精英群体)而展现出来的“资产阶级法权”,就决不是这个名词解释开头所言的那种资产阶级法权。马克思的原文只是借此比喻而已。


#12

不,我们拒绝此类倡议。逼乎怎么做,左圈怎么做,我们就要反其道而行之。
这里到处都是作为现存的“左圈”的对立面而存在的,我们不仅抨击资本主义,也无情地抨击“左圈”以及他们关于调和资产阶级因素从而创造出“重新发现”的“马克思主义”的幻想。例如逼乎的某群以贩卖实践唯物主义烂货为生的“野种哲学家”,就是这类典型。


#13

老版本选集的一个缺点就是政治经济学选的太少……资本论只选了第一卷原始积累那部分,第二卷第三卷的内容简直只有在列宁的著作里可以管窥到一些……列宁的《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只选了第一章,《论所谓市场问题》《土地问题与“马克思的批评家》等等论文也没选……


#14

所以不同版本结合起来看也是有必要的。《列宁选集》没怎么看,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版后的我是不满意的,1848年革命的政论被砍掉了不少,然而那些都是学习阶级分析法和无产阶级革命策略的力作。所以最近重读马恩的著作,我干脆不读选集了,直接用十卷本的文集来读。该有的代表性著作基本有了,一定程度弥补了这种因为编者的特定时期的目的而有意遴选所导致的偏向。


#15

列宁《国家与革命》:“在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通常称为社会主义),“资产阶级法权” 没有 完全取消,而只是部分地取消,只是在已经实现的经济变革的范围内,也就是在对生产资料的关系上取消。“资产阶级法权”承认生产资料是个人的私有财产。而社会主义则把生产资料变为公有财产。在这个范围内,也只有在这个范围内,“资产阶级法权”才不存在了。“

1.和列宁提到的不同,现实中社会主义国家甚至没有在对生产资料的关系上完全取消资产阶级法权。还存在集体所有制和小生产,还存在商品交换和市场。根据《反杜林论》的分析,无疑这会使得国有制的企业内部也采用商品形式、彼此当作独立单位等等,所以搞修正主义很方便。
2.即使是“科学社会主义所要求的那种高度的政治经济历史制度”,列宁接着论述“但是它在另一方面却依然存在,依然是社会各个成员间分配产品和分配劳动的调节者(决定者)。“不劳动者不得食”这个社会主义原则已经实现了;“按等量劳动领取等量产品”这个社会主义原则也已经实现了。但是,这还不是共产主义,还没有消除对不同等的人按不等量的(事实上是不等量的)劳动给予等量产品的“资产阶级法权”。”也就是说衰朽的旧社会的因素也没有完。货币形式的保留,不是最后实质上恢复为真实的货币,把杜林先生的分立的经济公社卷跑了么?就算是货币只执行劳动券的职能了,价值范畴不消失,能就不能说没有复辟可能呢?


#16

这些在《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里是有讲的,这本书经过了在杂志上的刊载和群众讨论,说明当时中国无产阶级对这个问题是有一定认识的,如果只是毛主席发了一个指示,没有讨论学习运动的影响,现在恐怕“资产阶级法权”这个概念也不会被滥用到这个地步,一如当年上海理科院校大批判组写的批判爱因斯坦对相对论的哲学解释的大量文章(他们本意是要继承《唯物主义与经验批判主义》的战斗唯物主义的任务)催生了许多“民间科学爱好者”一样。


#17

感觉学习《资本论》第一卷还可以,第二第三卷以及马克思那些手稿就遇到不少困难了。


#18

有的句子,因为你刚才提到了,我就删去了,看来产生了误解,再次完整引用吧。


#19

毛泽东的理解没什么问题。主要是有些毛派太不争气了,资产阶级法权快成为一顶帽子了,据我观察,左圈里流行的一套公式就是“资产阶级法权”公式,什么都是资产阶级法权的错。殊不知,所谓资产阶级法权只是源于当时历史条件所决定了的那些社会主义制度最初阶段(不发达阶段)还待于发展的各个方面,劳动解放的因素尚不具备在法律层面的反映而已。


#20

“法权,是指社会的统治阶级为维护本阶级的利益,而提出和规定的一些法律原则,它是阶级意志的反映。资产阶级法权,就是资产阶级为维护其剥削制度,而提出的并强制人们必须遵守的法律原则,是资产阶级意志的反映。
”资产阶级法权的特征,是以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事实上的不平等,也就是说,作为资产阶级法律上所规定的所谓平等权利,都是以事实上的不平等为前提的。比如,在资本主义国家中,都有这样一条法律,宣称私有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这条法律在形式上几乎对于一切人都是平等地适用的,看起来好像公平得很。然而,工人一无所有,根本没有什么”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生产资料要保护。正如列宁所指出的,”这种资产阶级的法权不过是为了保护资产阶级,”使其不受日益贫穷破产而变成除了双手以外一无所有的无产者大众的侵犯
“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无产阶级专政代替了资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连同它的法律制度都被粉碎了,生产资料公有制代替了资本主义私有制,从根本上消灭了人剥削人的制度。但是,社会主义社会“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个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例如,”各尽所能,按劳分配“这个社会主义分配原则,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绝对不可能实现的,但比起”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分配原则来,它仍然不可避免地存在某些资产阶级法权规范的残余。例如,有的劳动者已经结婚,有的还未婚;有的子女较多,有的子女较少;假定他们向社会提供的劳动相等,劳动报酬也相等,但实际生活的水平却不相等。在这里,也存在从平等的条件(对大家都实现按劳分配)出发,而结果却有事实上的不平等(生活水平不同)的情况,也是一类残余形式的资产阶级法权。“这就是在共产主义社会第一阶段还保留着”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既然在 消费 品的分配方面存在着资产阶级的法权,那当然一定要有 资产阶级的国家 ,因为如果没有一个能够 迫使 人们遵守法权规范的机构,法权也就等于零。消除资产阶级法权残余,单凭主观愿望是不行的,只有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创造条件,才可能逐步加以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