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论人性及人的社会性和自然性的关系问题


#1

(林一章)

人性问题,一直是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最近又见到网上连续有多篇帖子在谈论这个问题,主要的观点是,认为人有社会属性和自然属性两个方面,人性就是社会性和自然性(或称动物性、生物性)的统一。这种观点是否正确?

一九四三年六月二十八日,刘少奇给爱国将领续范亭写了一封信,其内容主要是讨论“人性”问题的。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毛主席对信稿加了很多批语,批评了刘少奇在人性、是非、善恶等问题上的一系列错误观点,指出了其所存在的历史唯心论、二元论、庸俗唯物论和形而上学的倾向。

毛主席对刘信的“总评”是:【缺乏唯物的历史的观点。】为什么呢?综观毛主席的批语,主要是因为:

一,刘少奇认为,关于人性、是非、善恶诸问题,是历代均有争论,直到现在仍没有正确解决的一个问题。而毛主席认为,马克思主义早已解决了这些问题,只是缺乏通俗的宣传,不能说还没有解决。

二,刘认为,人与其他动物最基本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思想的。而毛主席则指出,最基本区别是人的社会性,人是社会的动物,不是有无思想的问题,这是唯物史观与唯心史观的分水岭。

三,刘认为,“人为万物之灵”,人是有理性的动物。而毛主席认为,这是唯心论的社会观。人是物质发展的一个高级形态,不是最终形态,它将来还要发展,不是什么万物之灵;人首先是社会的动物,资产阶级总是强调人的理性(精神),我们不应如此。

四,刘认为,人永远不能作神仙,即永远不能解脱自己的物质性与动物性,这就确定了人的自然本性。而毛主席批道:人是社会的动物,人永远不能脱离社会而孤立,人不能离社会而为神,人只有一种基本特性——社会性,不应该说它有两种基本特性,一是动物性,一是社会性,这样说就是二元论,实际就是唯心论。

五,刘认为,食色之性,好好色、恶恶嗅之性,不独是人有,其他许多动物也是有的。而毛主席认为,人的食色是社会的,与动物的食色有根本区别,这是两种不同范畴的好恶,把它们等同起来,就是庸俗唯物论。

六,刘认为,人的社会性与人的自然性有区别、有矛盾,但是又凝合在一起,并且在基本上是保护着(人类共同的)自然性的。而毛主席则指出,人当作人,它只是社会的动物,人分成阶级后,只是阶级的人,再也不能多一点,无所谓人类共同的自然性,更无所谓以社会性去保护自然性。

七,刘认为,人们在社会劳动的过程中,改造着自然界,同时也改造着人们自己,改变着人们自己的本质与本性。而毛主席认为,人在劳动中改变着人们自已的手、脑、五官和思想等等,由各种不同社会结构,改变为各种不同的社会性,只应这样来解释人的性质的改变,否则就是唯心论。[这里的关键在于刘离开了社会结构的改变来谈人的性质的改变。]

八,刘认为,人的自然性,是先天的,人的社会性,是后天的。而毛主席指出,自从人脱离猴子(类人猿)那一天起,一切都是社会的,体质、聪明、本能一概是社会的,不能以在母腹中为先天,出生后才算后天,人的一切遗传都是社会的,是在几十万年中[现在科学证明是几百万年]社会生产的结果,不指明这一点,就要堕入唯心论。

九,刘认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是自然人,人又是社会人(或阶级人),所以人同时具备着自然性与社会性,这就是人性的两个基本方面。而毛主席批道: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这是对的,但这就是说,它是社会人,不是所谓自然人,人是自然界的一个特殊的部分——社会人。

十,刘认为,说人性无善恶,只是就人的自然性来说才可以。而毛主席认为,道德是人们经济生活与其他社会生活的要求的反映,不同阶级有不同的道德观,这就是我们的善恶论;把人性分为自然性社会性两个侧面,并承认自然性是无善无恶的,就给唯心论开了后门。

下面,就摘引刘少奇给续范亭信中有关人性问题的观点和毛主席的批语(【】号内是毛主席的批语):

·关于人性、是非、善恶诸问题,是中国过去哲学历史上提得最突出的一个问题,也是二千余年来,历代均有争论,直到现在仍没有正确解决的一个问题。【毛主席批语:马克思主义早已解决了这些问题,只是缺乏通俗的宣传,缺乏拿马克思观点分析中国历史的工作,不能说还没有解决。】

·人与其他动物最基本的区别,就在于人是有思想的。【毛批:最基本区别是人的社会性,人是制造工具的动物,人是从事社会生产的动物,人是阶级斗争的动物(一定历史时期),一句话,人是社会的动物,不是有无思想。一切动物都有精神现象,高等动物有感情,记忆,还有推理能力,人不过有高级精神现象,故不是最基本特征。】

·人……按照客观事物发展的规律去改造客观事物,去进行劳动生产,去制造工具,去改造世界。……这就是人与其他动物最本质的区别。【毛批:这是进化了的人,不是原始人,原始人与猴子的区别只在能否制造工具一点上。自从人能制造石枪木棒以从事生产,人才第一次与猴子及其他动物区别开来,不是因有较猴子高明的思想才与它们区别开来,这是唯物史观与唯心史观的分水岭。】

·“人为万物之灵”,人是有理性的动物。【毛批:这是唯心论的社会观,人是物质发展的一个高级形态,不是最终形态,它将来还要发展,不是什么万物之灵。人首先是社会的动物,资产阶级总是强调人的理性(精神),我们不应如此。】

·人能把自己与自然界区别开来,并利用自然界去改造自然界(相对的与自然界对立起来)。【毛批:这也是历史地进化的,不是一下子如此的。人最初是不能将自己同外界区别的,是一个统一的宇宙观,随着人能制造较进步工具而有较进步生产,人才能逐渐使自已区别于自然界,并建立自己同自然界对立而又统一的宇宙观。这种宇宙观也是历史的,将来的对立统一观的内容与现在又将不同。】

·人永远不能作神仙,即人永远不能解脱自己的物质性与动物性,【毛批:否,人是社会的动物,人永远不能脱离社会而孤立。】

·把人与其他动物区别开来,又把人与妄诞中的神仙区别开来,这就确定了人的自然本质。把人性与一般的物质性动物性区别开来,又把人性与妄诞中的神性鬼性区别开来,这就确定了人的自然本性。【毛批:当作人的特点、特性、特征,只是一个人的社会性——人是社会的动物,自然性、动物性等等不是人的特性。人是动物,不是植物矿物,这是无疑义的,无问题的。人是一种什么动物?这就成为问题,几十万年直至资产阶级的费尔巴哈还解答得不正确,只待马克思才正确地答复了这个问题。既说人,它只有一种基本特性——社会性,不应该说它有两种基本特性:一是动物性,一是社会性,这样说就不好了,就是二元论,实际就是唯心论。】

·孟子说:“食色性也”,王阳明强调"好好色,恶恶嗅"的"人性"。但孟子与王阳明在这里所说的人性,不独是没有说出人的社会性,就是人的自然性,也没有说出来。因为食色之性,好好色、恶恶嗅之性,不独是人有,其他许多动物也是有的【毛批:人的食色是社会的,与动物的食色根本区别。】(其他许多动物都好吃好的东西,甚至比人还长得更美色,都有恶恶嗅的嗅觉)。【毛批:这是两种不同范畴的好恶;把它们等同起来,就是庸俗唯物论。】他们在这里只说出人的动物性的一部分。【毛批:人的食色并非动物性而是社会性。】如果把这当作人性,就是片面的说法,就是偏向。就不能把人性与兽性区别开来。【毛批:人的一切都与兽性区别开来,没有不区别的。】如王阳明主张"狂",六朝文士甚至认为人在当时可以不穿裤子,就是强调人的动物性。【毛批:人不穿裤子并不是动物性,还是一个社会的动物。】程颢程颐与朱熹则是相反的,他们抓住人的理性这一面,故意强调起来,主观的机械的制作许多规律来限制人们的思想与行动,来摧残人们的自然性。【毛批:应说来摧残人们的社会性,程朱把人们当作非人所谓"圣贤"来处理,所以是错的。】(程朱已经察觉到人的自然性与社会性,把性分为义理之性与气质之性。 【毛批:正是错误的二元论,实即唯心论。】但他们认为义理之性是善的,气质之性是恶的,人能克制气质之性,发扬义理之性,就成为圣贤,并以克制气质之性的多少为标准,认为学道功夫就在这里。如是就主张尽量的去故意摧残人的自然性)。【毛批:摧残正当社会性。】这也是一种偏向。【毛批:是完全错的,不止偏向。】

·以上是说人的自然性。【毛批:人是社会的动物,人的思想是社会的产物,把思想放在自然性范畴,美国"行为派"(以庸俗唯物论为表形的主观唯心论)正是如此。】但是人的自然性,只是人的一种本性,人还有另一种本性,即是人的社会性【毛批:二元论。】。人的社会性与人的自然性有区别、有矛盾、但是又凝合在一起、并且在基本上是保护着(人类共同的)自然性的。二者互相限制,也互相推移。【毛批:这个观点不妥,当作人,它只是社会的动物,人分成阶级后,只是阶级的人,再也不能多一点,无所谓人类共同的自然性,更无所谓以社会性去保护自然性,人的生命及种族存续,它就是当作社会的人的存续,再无别的。】

·何谓人的社会性?因为人的生活,是社会的生活,必须有维持社会一切人们共同生活的社会规律,这种社会规律,限制着人们的自然性、自然欲望【毛批:不妥。】只能在一定限度之内发展。

·因为人为万物之灵,人的思想行动能够自觉的规律化,【毛批:人的自觉是历史地的,不是绝对的。】所以人也就最容易在客观环境的影响之下而引起自身的变化,比一切其他"冥顽不灵"的东西不同。【毛批:人同冥顽不灵的猴子的最初区别,仅仅在于用工具劳动。】人们在不断的社会劳动的过程中,改造着自然界,同时也改造着人们自己,改变着人们自己的本质与本性。【毛批:改变着人们自已的手、脑、五官和思想等等,由各种不同社会结构,改变为各种不同的社会性,只应这样来解释人的性质的改变,否则就是唯心论。】

·人的社会性,是后天的,是从各人所处的社会环境条件中养成的,如人的思想、意识、观点、习惯等,是人在生产中斗争中养成的,学会的。……【毛批:自从人脱离猴子那一天起,一切都是社会的,体质、聪明、本能一概是社会的,不能以在母腹中为先天,出生后才算后天。要说先天,那么,猴子是先天,整个人的历史都是后天。拿体质说,现在的脑、手、五官,完全是在几十万年的劳动中改造过来了,带上社会性了,人的聪明与动物的聪明,人的本能与动物的本能,也完全两样了。人的五官百体聪明能力本于遗传,人们往往把这叫作先天,以便与出生后的社会熏陶相区别,但人的一切遗传都是社会的,是在几十万年中社会生产的结果,不指明这一点,就要堕入唯心论。】

·特定阶级人们的阶级性,分裂了掩盖了人们共同的社会性。【毛批:是分裂了,不是掩盖了。】

·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是自然人,具体的人又是社会的一分子(在阶级社会中还是一定阶级的一分子),人又是社会人(或阶级人)。所以人同时具备着自然性与社会性,这就是人性的两个基本方面,这就是人这种东西所有的两种基本属性。【毛批: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这是对的,但这就是说,它是社会人,不是所谓自然人,人是自然界的一个特殊的部分——社会人。】

·至于说人性无善恶,那也只能是抽象的,并且只是就人的自然性来说才可以。【毛批:否,所谓是非善恶,是历史地发生与发展的,历史地发展的相对真理与绝对真理的统一,不同阶级的不同真理观,这就是我们的是非论。道德是人们经济生活与其他社会生活的要求的反映,不同阶级有不同的道德观,这就是我们的善恶论。把人性分为自然性社会性两个侧面,并承认自然性是无善无恶的,就给唯心论开了后门。】

【毛批:总评:缺乏唯物的历史的观点。】

读了毛主席的这些批语,我们也可以说,关于什么是人性、什么是人的本质,毛主席早已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解决了这个问题,只是缺乏通俗的宣传,缺乏拿马列毛主义的观点分析具体的人性的工作,这是有待于后来者的。

最后再说几句:毛主席《在刘少奇给续范亭信上的批语》是一篇十分重要的马克思主义文献,也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全面论述人性问题的第一篇文献。但是,在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辑出版的《毛泽东文集》中,却没有收入全文,只是摘录了少部分批语,将这篇重要文献搞得支离破碎,完全湮没了它的本来面目和重大意义,更完全掩盖了刘少奇的一系列错误观点。因此,现在很少有人知道毛主席的这篇文献,即使知道也很少见到它的全貌。这是“特色”犯下的又一严重罪行!


#2

在第二个春天里

当局是这么做的——

说明

人性,人道主义的问题,在哲学、文学以至整个社会科学领域中,都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近年来,我国学术界打破“禁区”,正在对这个问题进行深入的探讨,并在探讨中重视研究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论述和思想,这是一个可喜的现象。但在这方面也有一个如何准确地完整地了解马克思主义思想的问题。为便于同志们的学习和研究,特编辑这本资料,供同志们参考,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马克思和恩格新在创立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的过程中,在他们不同时期的著作中,都曾广泛涉及人性、人道主义问题,为我们提供了基本的观点和科学的方法论,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这方面的论述,相对地来说,早期比较多,也比较集中,因此在学习和研究他们的观点时,希望能注意联系他们思想发展的总的脉络和具体的阶段,吃透原义,完整地去理解和掌握他们论述中的精神和实质。

在辑录马克恩和思格斯的这些论述时,编者力求保持在文字和意思上的完整;他们在著作中只提及人性或人道主义或字眼而未作深入论述的,一般都不收入;而作了一定阐述的,或者论及与此有关的问题因而对理解他们的观点有所帮助的,则尽量辑录;重要的论述力求做到不遗锅。因此,《一八四四年经济学哲学手稿》,集中谈到人性和人道主义问题的《异化劳动》和《共产主义》两章全部收入(另外还辑录了其他章节中的一些段落)。《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也全文选录。

编者
一九八一年十一月

————————————

这本书(《马克思 恩格斯论人性和人道主义》光明日报出版社)的最后一章:

近年来有关人性和人道主义问题论文索引
1977-1981

粉碎“四人帮”之后,随着思想理论界的拨乱反正和“双百”方针的贯彻执行,我国学术界对于人性和人道主义问题的探讨和讨论,逐步展开,日益活跃。人们从哲学、伦理学、社会学、心理学、文艺学等不同的领域,对诸如什么是人性、人道主义,阶级社会里有没有“共同人性”,什么是“共同人性”,马克思主义与人性、人道主义的关系.以及文艺创作与人性、人道主义思想的关系等一系列重要问题,各抒己见热烈争鸣,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据不完全统计,自1977年至1981年l2月,全国报刊以及有关书籍仅专题文章就发表240余篇(讨论与此相关的“异化”和“共同美”问题的文章,主要论述其他问题附带谈到这一问题的文章以及发表在内部刊刊物上的有关文章,均未计入)。为有助于进一步研究时参考,兹将这些文章篇目按时间顺序集录于后。由于时间急促,资料也不够齐全,疏漏之处在所难免,敬请批评补正。

一九七七年

大抒无产阶级之情——兼论“四人帮”所谓“反人性论”的反动实质 田原 《四川文艺》第11期

人性还是阶级性 海怿冰 《黑茏江大学学报》(社科版)第6期

要敢于抒无产阶级之情 蒋国忠 《人民日报》12月25日

一九七八年

文艺与泪水 丹晨 《文艺报》第4期

文艺复兴至十九世纪西方资产阶级文学家艺术家有关人道主义、人性论的言论概述 朱光潜 《社会科学战线》第3期

一九七九年

人道主义笔谈 沈国经等 《外国文学研究》第1期

由《达吉和她的父亲》所想起的 高缨 《光明日报》3月2日

人性和阶级性的对立统一及其在文学作品中的表现 王磊 《辽宁大学学报》(社科版)第2期

论人性与阶级性——文艺战线一条重要的经验教训 曲若镁 《文艺百家》第1期

要敢于写无产阶级的人性 王愿坚 《解放军文艺》第3期

大胆地描写无产阶级的人性和人情 刘定中 《新疆文艺》第4期

文学是人学 姜东赋 《新港》第4期

铁锁、手帕和人性 文之浚 《湘江文艺》第4期

该哭就哭该笑就笑 刘心武 《北京文艺》第4期

评林彪、四人帮对“人性论”的批判 宏军 《解放军报》4月24日

人情、人性漫议 郑荣来 《电影文艺》第5期

人性论乎,棍子乎? 丁柏铨 《雨花》第5期

关于人性、人道主义、人情味和共同美问题 朱光潜 《文艺研究》第3期

话说“文学是人学” 迪荪 《湖北日报》 5月20日

发乎情,止乎礼义——谈带着阶级性的人性 郑祖杰 《东海》第8期

略谈人性和阶级性 包忠文 《雨花》第9新

论人的本质和文学 刘敏中 《学习与探索》第5期

一往深情 引人入胜 吴调公 《雨花》第11期

有超阶级的人性吗? 朱汝瞳 《东海》第12期

也谈人性与阶级性——与王磊同志商榷 胡绳生等 《辽宁大学学报》(社科版)第6期

人是目的 人是中心 刘宾雁 《文学评论》第6朝

一九八〇年

人学、人性、文学 程代熙 《光明日报》1月9日

试论人性 胡义成 《光明日报》1月31日

略谈文学的人性与阶级性 艺声等 《学术月刊》第1期

关于人性论的一次对话 薛德震 《读书》第1期
话絮 晓江 《艺术世界》第1期

应给人性的探讨开绿灯 费震建 《教与学》第1期

关于文学中的人性、阶级性等问题试探 黄药眠 《文艺研究》第1期

人性与阶级性 韩忠斌 《牡丹江师院学报》(社科版)第1期

试论单命人道主义在马克思主义中的地位 黄万盛 尹继佐《复旦学报》(社科版)第1期

人性、共性、差异性——与胡义成同志商榷 陈象成 《宁波师专学报》(杜科版)第1期

人、人性、人情 胡义成 《社会科学》(上海)第1期

漫谈人性 丁松龄 《浙江师范学院学报》(社科版)第1期

试谈人性与阶级性的关系 王永昌 同上

因题目大同小异,余下的N多N多皆略


#3


#4

你这个图片引用地很好。

我看过一篇文章,说新中国成立初期80%是文盲。曾引用过周恩来的一份材料:

据不完全的统计,各地妇女因婚姻不能自主受家庭虐待而自杀和被杀的,中南区一年来有一万多人,山东省一年来有一千二百四十五人,苏北淮阴专区九个县在一九五○年五月到八月间有一百一十九人。

根本谈不到正确的家庭教育。李卜卡内西在那个反对军国主义的文章中提到,母亲会抵消有阶级觉悟的父亲的对子女的教育。家庭在为哪个阶级培养接班人?

可以调查老年人这方面的看法。喂饱了吃好了,不要做坏事之类,剩下的就是学校的啦。直到今天,我没见过一个人在这方面有阶级觉悟。

就算是教师,那也需要接受教育专业的训练。作父母,对自己的孩子来说那么重要的时期,却只能凭着上面一代代人传下来的老思想。这老思想没阶级性?

当一个社会形成了长期的固定的认识,整个社会成员的习惯,要改变就非常困难了。

“梁效”在《必须实行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一文中说:“一定的意识形态一经形成,就具有相对的独立性,不可能随着经济基础的改变立即改变。”规律性的东西。

极少数青年人即使有这好的想法,也缺乏相应的知识。

就说教师吧。假如2019年革命了,成功了,能出几个无产阶级的教育家?都政治家。学校怎么办?老师、学生还是原来的思想,政府下个文,政治家讲几句话?教育革命就成功了?不现实。

在社会主义中,个人私有财产还存在,小集团还存在,家庭还存在。家庭是原始共产主义后期产生的,将来要消灭,有始有终…家庭在历史上是个生产单位、消费单位、生下一代劳动力的单位、教育儿童的单位。现在工人不以家庭为生产单位,合作社中的农民也大都转变了,农民家庭一般为非生产单位,只有部分副业。至于机关、部队的家庭,更不生产什么东西,变成消费单位、生育劳动后备并抚育成人的单位。教育部门的主要部门,也在学校。总之,将来家庭可能变成不利于生产力发展的东西。——毛主席在成都会议上的讲话( (一九五八年三月二十二日)

对子女的家庭教育,接受不了。在学校推行无产阶级革命路线都接受不了。没办法。

这些事,中老年左翼基本不谈,在他们眼里没什么要改变的,至多小问题,实质性的没有。


#5

关于人的问题我还是不怎么了解,据说现在已经有证据表明猩猩会制造工具了,以前我是这么理解的
1.社会人是动物进化而来的
2.制造工具并使用工具劳动是动物成为社会人的基本条件
3.成为社会人没有标志物,它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可现在仔细想来就混乱了,既然如此那么社会人就不一定得是人类也就是说一般动物(制造工具的黑猩猩)与人实际上没有根本区别。可我们却可以对类似黑猩猩的动物疯狂杀戮,仅仅是因为其发展的比我们慢?没有足够的武力?难以沟通?这和殖民者与原住民的关系有何区别?希望同志可以批评一下我的这个想法,解答一下我的疑问。


#6

确实,不止人会制造工具
人的内涵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人的有些外延也会变成内涵。
黑猩猩或多或少具有人的社会性,但是人的思维具有质的飞跃。
关于共情和同理心,经院哲学家已经讲得够多的了。
“疯狂的捕杀”具有目的论的色彩。人类活动领域的扩大,黑猩猩活动的领域自然就缩小,这一过程不会完全地反应到当时的智人的头脑中。不能说殖民扩张的目的是屠杀,屠杀是手段,经济才是目的。不能说殖民扩张的目的是带去瘟疫,因为当时的侵略者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病原体对印第安人是致命的。


#7

同志可以举一两个具体的例子吗?对这句话还是有点不大理解。


#8

简直是金日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