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该不该对自由派无脑“联合”?

原创

#1

马克思主义者应当自觉的用辩证法把自己的头脑武装起来,对一切事物进行由表及里的细致分析,尽可能的抓住它们的实质内容,而不是仅从表面出发,得到形而上学的结论。

在我国历史上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同志们,总结出了三大法宝,其中一大法宝就是统一战线。我们要想完成革命的事业,就不能只依靠工人,在坚持我们的原则下还要团结农民以及其他的革命力量,以此使敌人孤立。

可是,却有人借口行使统一战线之名,要求我们联合自由派去行动。有人说,“现阶段,最重要的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毛主席一直强掉拉拢中间派,也就昰当时的“自由派””“自由派也昰一支相对进步的力量”。

究竟是不是这样呢?我们需要研究下面几个问题才可以回答。

一.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二. 统一战线中“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是什么意思?

三. 自由派是进步的吗?它的本质是什么?

只有解答了这几个问题,才可以对是否联合自由派做出回复。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在今天,我国的垄断资本主义已经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剥削压迫早已普遍存在着,并且一天比一天发展开来。聪明的资产者们发明了996和724这样的残酷的剥削方式保障他们的利润,个别无产者和资产者的矛盾也越来越体现出两个阶级的矛盾性质来。在这样的资本主义社会,社会的主要矛盾乃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

和百年前不同的是,我国目前已经脱离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状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资本主义国家。封建的地主阶级已经被打倒,小农经济在资本主义的冲击下几乎瓦解殆尽,资本不光统治了城市,还席卷了农村。所以革命的性质就主要带有社会主义性质而不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性质了,在大局上说来,我们要反对的是整个资产阶级。

我们共产主义者的基本的目标,是组织起来无产阶级,让无产阶级明白自己的历史地位和任务,建立起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走社会主义道路。

什么叫“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一场革命,如果只有一个阶级参加,往往会陷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巴黎公社时期,起义的无产者没有能很好的联合农民一起斗争,势单力薄成为了失败的原因之一;在旧中国,无产阶级的人数不多,但团结了人口数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起来革命,终于砸碎了铁锁链,推翻了蒋家王朝。这些反面的和正面的经验都教育我们,应当建立统一战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非如此革命不能胜利。

所谓统一战线,所谓团结并不是一种无原则和无条件的联合。在马克思还在世的时候,就有在联合为名的旗帜掩护下,里应外合让拉萨尔派混入革命党内,起草了体现右倾机会主义的《哥达纲领》事件;在国民大革命时期,陈独秀为了联合国民党,压制工农运动,不敢发动群众起来,怕伤了和气;在抗日战争时期,毛主席提出了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保持了党的独立性。

这些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如果在联合之中抛弃了自己的原则、忘记了联合是服从于革命目标的这个道理,不但不能让革命前进,而且会使革命队伍涣散,甚至会瓦解和摧毁一个革命党派。只有积极的联合,在一个共同的革命纲领和目标下的联合,才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对革命有益的联合。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一个队伍强大不强大,不取决于他的人数有多少。在资产阶级革命的时代,资产阶级的数量也未必占社会的多数,在旧社会,无产阶级的人数,也只有几千万,甚至只有几百万,但是他们都展现出了自己的力量,实现了自己的革命目标。而以国民党为例,在27年412,715反革命政变后,它的性质主要变成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党,虽然在一个时期内有着较多的人数,但是在最后却不免于失败。

我们今天,一定要吸取这样的历史教训,不能一味以求队伍人多,而盲目的去联合一些不革命的,甚至是反革命的人。 即使以暂时的妥协和退让“争取”到他们,在未来也不可避免的要发生原则性的分歧,甚至让他们从内部把我们腐化,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和孟什维克的斗争是一个例子,拉萨尔派的《哥达纲领》是另一个例子。

正确的、 积极的联合,必须以不牺牲我们的原则为原则,在抗日战争中,我们虽然和国民党建立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但是,我们依然不放弃我们的无产阶级革命立场,在涉及重大原则立场的问题上,我们绝不和国民党妥协。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求团结则团结亡,这是一条关于统一战线的准则。

总的说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绝不等于“团结一切”,对于原则上有分歧,甚至想打入我们内部以腐化我们的势力,我们不应该和他们讲无谓的团结,那样只能损害我们的力量,助长敌人的气焰。历史上,常常发生这样的情况,当着敌人,在马克思主义者的猛烈进攻下,被迫沦为了不利的地位时,就开始摇尾乞怜,假惺惺的给我们说什么联合,暂时的隐蔽下来,可是等他们的力量恢复,他们又不可避免的露出他们的爪牙,向我们进攻。如果,我们不从长期的角度看到这一点,而只把眼光局限于眼前的,暂时的“联合”更多的人,那么我们就一定不可避免的要犯历史上犯过的错误。

怎么样确定我们该不该联合某一派呢?这就应该做细致的阶级分析,看他们是否可能接受我们的纲领,服从我们的革命大局。如果他们是真正的(而不是口头上的)愿意接受我们的领导,愿意与我们一道参加革命,那么,我们才应该讨论和他们联合的问题
说回自由派的事情,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看一看,这一伙人究竟是什么货色?

自由派是进步的吗?它的本质是什么?

主张和他们联合的那位先生说,自由派在今天是中间派,并且是进步的,所以应该联合。实际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自由派,全称应该是,资产阶级自由派。他们认为今天的体制是不民主的,应当对这个体制做出改变,简单的说来就是实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那个样子的议会选举,和其他西方资本主义式的民主模式,用直接的公开的和露骨的资本主义旗帜代替挂社会主义羊头卖资本主义狗肉的模式。他们虽然在一些部分上反对官僚资产阶级, 可他们并不反对整个资本主义,而是要求走另一种资本主义的道路, 他们和官僚资产阶级的分歧在于,“怎么样走资本主义?”;而我们和他们的分歧,在于走资本主义还是走社会主义?。

按照阶级划分,无论是自由派,还是官僚资产阶级,都是资产阶级的一员,他们在剥削无产阶级,维护资本主义统治秩序,对无产阶级进行镇压这些方面是一致的。这些所谓的自由派们不光是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而且尤其是反共的。对我们来说,他们都是反动的,他们之间的斗争,是资产阶级内部的狗咬狗,自由派的主张更加赤裸裸的反共反人民,他们整体上不是所谓的进步,而是和整个资产阶级一样,在今天都是堕落的腐化的部分,是革命的对象。

如果有的人,只看到他们反对官僚资产阶级政府,就要求联合他们。那么请问,在上个世纪30年代初期我们反对国民党反动派,日本帝国主义也反对国民党反动派,我们是否要去联合他们呢,答案是否定的。不做阶级分析,只看表面的胡乱联合,不应该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作风,这样下去,只会起到危害革命的作用。

通过上面的简单的分析,我们已经知道了,绝不应该因为自由派反对官僚资产阶级,就要求盲目的去联合他们,我们真正应该联合的力量是谁?当今我们应该努力去结合工人,去调查研究,去传播共产主义思想,我们应该联合农民,我们应该联合有可能革命的阶级。而我们在今天又有没有去普遍联合这些该联合的人呢?我们要怎样去联合该联合的力量呢?这才是我们今天应该去想去做的。 而不是,像一些人那样谋求简单省力,谋求妥协,而去联合一些不切实际的、不革命的、反革命的力量。

一点浅显认识,请同志们批评指正。


#2

提出联合自由派的人,在今天想和自由派联合起来做什么事?


#3

关于和自由派联合的问题,我认为还是要看具体的形势。
绝不能盲目的联合,但是如果形式有了变化,比如哪天当局决定把gfw升级到白名单,一定程度上的合作也可以是一种考虑


#4

我认为,对于自由派,该联合时还是要联合的。相对于现在一片污浊的,封建思想和赵氏法西斯主义思想横行的华夏大地来说,自由派无疑是一股比较进步的力量,而且从现在的形势来看,自由派的力量还是比我们大很多的,他们的力量倘若得到利用,对“反赵革命”是有益的。而且难道只有自由派“同化”我们而不是我们“同化”自由派?我认为,我们现在最首要的目的,是打倒官僚资产阶级在中国的寡头统治。而在战胜官僚资产阶级的将来,自由派也势必被我们改造,埋葬。
列宁讲过:_“我们赞成民主共和国,因为这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对无产阶级最有利的国家形式。但是我们不应忘记,即使在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国内,人民仍摆脱不了当雇佣奴隶的命运。”(列宁_全集第二版31卷第18页)还有一句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所以我认为,在现在马克思主义力量相对较弱而资本主义自由派力量相对较强,群众基础较深且敌人(官僚特权阶层)暂时一致的情况下,在坚持革命原则的基础上,一定程度上的统战是合理的。但当共同的敌人消灭后,我们就该对自由派下手进行打击改造了。


#5

请问如下几个问题。

1.你认为自由派的阶级属性是什么,从阶级上看,它是社会主义革命应该联合的对象吗?

2.你认为自由派愿意不愿意心甘情愿的遵守和服从我们的革命原则,和我们一起合作呢?

3.自由派的“群众基础较深”中的群众,指的是哪一伙人?

4.自由派的进步之处具体体现在哪里呢?

除了上面几个问题我想请教之外,我还想说一下“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这句话。这句话看似有理,但是它忽略了具体的情况,仅仅抛下了一句形而上学的判断,试问土地革命时期国民党是我们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是国民党的敌人,那么日本帝国主义是不是我们的朋友呢?很显然不是。这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论断,是一个实用主义的忽略具体情况的话,不应该为我们马克思主义者所采用,更不应该拿着这句话去到处团结人。在马克思的时代,反对资本主义的力量还有地主阶级的残余,有《共产党宣言》中提到的封建的社会主义(反动的社会主义的一支),而要不要和他们联合呢?结论是否定的。


#6

请看楼下一些朋友的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