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危机怎样才会导致革命


#1

(林一章)


有位网友在《经济危机与革命》一文中提出了这样一个观点:“到目前为止,由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导致阶级矛盾激化进而导致社会主义革命,这一经典马克思主义的设想,在现实阶级斗争中还没有得到过验证。”

这里作者把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与社会主义革命直接地联系了起来。那么,经济危机怎样才会导致革命,或者说,怎样才能导致革命呢?对此,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早就有过多方面的大量论述,我们不妨简单举列宁和毛泽东同志的几段话来看一看:


(一)革命的客观形势

革命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够发生?列宁说:

【在马克思主义者看来,毫无疑问,没有革命形势,就不可能发生革命,而且并不是任何革命形势都会引起革命。一般说来,革命形势的特征是什么呢?如果我们举出下面三个主要特征,大概是不会错的:(1)统治阶级已经不可能照旧不变地维持自己的统治;“上层”的这种或那种危机,统治阶级在政治上的危机,给被压迫阶级不满和愤慨的迸发造成突破口。要使革命到来,单是“下层不愿”照旧生活下去通常是不够的,还需要“上层不能”照旧生活下去。(2)被压迫阶级的贫困和苦难超乎寻常地加剧。(3)由于上述原因,群众积极性大大提高,这些群众在“和平”时期忍气吞声地受人掠夺,而在风暴时期,无论整个危机的环境,还是“上层”本身,都促使他们投身于独立的历史性行动。
没有这些不仅不以各个集团和政党的意志、而且也不以各个阶级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变化,革命通常是不可能的。这些客观变化的总和就叫作革命形势。】(引自《第二国际的破产》)

造成这种革命形势的根源,归根到底就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及其所导致的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以及由此所导致的阶级矛盾的激化。这里说的是“归根到底”,也就是是从总体上来讲的,是从资本主义社会的总的历史过程来讲的,而不是说每一次具体的经济危机都会造成革命形势,导致革命爆发,“而且并不是任何革命形势都会引起革命”。


(二)革命的主观条件

所以,光有客观形势,革命还是不一定会发生的,它还需要其它的条件。因此列宁接着说:

【这种形势在1905年的俄国,在西欧各个革命时代都曾有过;但是,这种形势在上一世纪60年代的德国,在1859-1861年和1879-1880年的俄国也曾有过,当时却没有发生革命。为什么呢?因为不是任何革命形势都会产生革命,只有在上述客观变化再加上主观变化的形势下才会产生革命,即必须再加上革命阶级能够发动足以摧毁(或打垮)旧政府的强大的革命群众行动,因为这种旧政府,如果不去“推”它,即使在危机时代也决不会“倒”的。】(引自《第二国际的破产》)

这就是说,除了革命客观形势具备,还要加上革命的主观条件,才会导致革命。这种主观条件不仅仅是来自先锋队,还包括整个革命阶级,以至于广大人民群众。列宁指出:

【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在思想上已经被争取过来了。这是主要的。没有这一点,那就连走向胜利的第一步都迈不出去。可是,这离胜利还相当远。单靠先锋队是不能胜利的。当整个阶级,当广大群众还没有采取直接支持先锋队的立场,或者还没有对先锋队采取至少是善意的中立并且完全不会去支持先锋队的敌人时,叫先锋队独自去进行决战,那就不仅是愚蠢,而且是犯罪。】(引自《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

列宁又说:群众要转向革命,除了教育、引导还要靠他们自身的政治经验;而和平发展时期几十年都未必能获得的这种政治经验,在历史大变动时期,群众几年就能获得。

归纳起来,这种革命的主观条件包括:一个革命的坚强的政党,一条马列毛主义的正确路线,无产阶级历史主动性的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和政治经验的提高,等等。当这一切,或者最主要的主观条件形成的时候,革命的客观形势才有可能最后导致革命。


(三)革命的不同形式

有了革命的客观形势和主观条件,还需要找到正确的革命形式,才能取得革命的胜利,而革命的形式是随着不同的社会条件而不同的。就拿中国革命来说,毛泽东同志在当时党内大多数成员醉心于“城市中心论”时,就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他说:

【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这个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原则是普遍地对的,不论在中国在外国,一概都是对的。
但是在同一个原则下,就无产阶级政党在各种条件下执行这个原则的表现说来,则基于条件的不同而不一致。
……中国的特点是:不是一个独立的民主的国家,而是一个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国家;在内部没有民主制度,而受封建制度压迫;在外部没有民族独立,而受帝国主义压迫。因此,无议会可以利用,无组织工人举行罢工的合法权利。在这里,共产党的任务,基本地不是经过长期合法斗争以进入起义和战争,也不是先占城市后取乡村,而是走相反的道路。】 (引自《战争与战略问题》)

这种革命形式的采用还与当时经济与社会发展条件联系着,即中国当时是一个自然经济的农耕社会,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不占主导地位,工人阶级力量薄弱,因此,也必须依靠农村来发展革命。

俄国十月革命所面临的社会条件就完全不同了。俄国虽然还存在大量农耕的自然经济,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已占主导地位。所以,列宁说:

【城市不可能和农村平等。在这个时代的历史条件下,农村也不可能和城市平等。城市必然要带领农村。农村必然要跟城市走。问题仅仅在于,“城市”阶级中的哪个阶级能够带领农村,能够担当这个任务,以及城市对农村的领导采取什么形式。】(引自《立宪会议选举与无产阶级专政》)


(四)革命高潮的到来

在既具备革命的客观形势,又具备革命的主观条件,并且已经找到合适的革命形式的情况下,革命高潮何时会到来呢?毛泽东同志是这样回答的:

【所谓革命高潮快要到来的“快要”二字作何解释,这点是许多同志的共同的问题。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但我所说的中国革命高潮快要到来,决不是如有些人所谓“有到来之可能”那样完全没有行动意义的、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空的东西。它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经看得见桅杆尖头了的一只航船,它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见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日,它是躁动于母腹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引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从列宁和毛泽东同志的这些论述中,可以得到一些什么样的启示呢?至少应该有这样几点:

第一,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导致社会主义革命,是一个过程,需要经过多个中介的作用,这种可能性才会变成现实性。不能设想每一次或大或小的经济危机都会引起革命,但每一次经济危机都在为必然会来到的革命积累能量。所以,不能把经济危机与革命的关系简单化、直线化了。

第二,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的激化,不仅会引起经济危机,而且会引起它的政治危机、军事危机、意识形态危机等,这些也是导致革命的重要因素。当然,这些因素归根到底都根源于经济状况,但政治、军事危机又是经济危机的集中体现。比如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对参战的帝国主义国家来说,是它们国家的垄断资本主义本质造成的,是它们的军事危机的表现,但在客观上,也为社会主义革命创造了条件,最后导致了苏联、中国等一批社会主义国家的产生。所以,也不能认为经济危机导致革命“这一经典马克思主义的设想,在现实阶级斗争中还没有得到过验证”。

第三,对我们今天来说,革命的主观条件的形成显得尤为重要、尤为迫切。应该看到,无论是组织上,还是思想上,乃至阶级和群众基础上,都不能说已经有了必要的充分的准备。在这种情况下,即使革命的客观形势到来,也未必能够真正发动起来。这是需要加倍努力的。



(本文参考了铁心兰兰网友帖子提供的有关内容,谨表谢意!)


【捷尔任斯基帖子合集】关于阶级、唯物史观、无产阶级专政与复辟等
#2

马克思社会主义区别于以往的社会主义的地方之一,就在于它注重于从现实社会的经济变动和物质关系出发,把生产方式内部冲突的人格化——阶级之间的斗争,视为是社会革命的核心和真正内容。那种认为研究革命无需研究经济生产的论调,是一种十足肤浅短视的看法。这种论调虽然看起来有着“革命论”的激进外观——因为它拒绝的是经济宿命论,然而它却由此走向了唯心主义的方向,即认为革命是一种纯主观的、任意创造和任意消灭的东西。

这种观点在缺乏马克思主义素养的“中老年左翼”那里确实很流行。因为他们基本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他们过于注重中国革命的独特经验(这种经验往往给人以意志论的外观,很多国外毛泽东研究的学者就是这么走的),而忘记了为表面特殊性而暂时掩盖的普遍性。


#3

有些革命家已经激动了好几年了,我还替他们掐着高潮时间。

彻底的社会革命是同经济发展的一定历史条件联系着的;这些条件是社会革命的前提。因此,只有在工业无产阶级随着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在人民群众中至少占有重要地位的地方,社会革命才有可能。…在他看来,社会革命的经济条件是不存在的。由于在此以前存在过的一切发达的和不发达的经济形式都包括了对劳动者(不论是具有雇佣工人、农民等等的形式)的奴役,所以他认为,在这一切经济形式下,彻底的革命同样都是可能的。…他的社会革命的基础是意志,而不是经济条件。——马克思 巴枯宁《国家制度和无政府状态》一书摘要


#4

一位“实干”的革命家布朗基,以及恩格斯对其的评价

(林一章)

布朗基(1805年-1881年),法国早期工人运动杰出领袖,空想共产主义者。布朗基的社会政治思想是在实际斗争中,在空想社会主义特别是巴贝夫学说影响下形成和发展的。他的实际革命活动和关于武装夺取政权实行革命专政的思想,远优于一般的空想社会主义者。但他强调由少数革命者通过起义推翻剥削制度,他主张的专政仍然是少数革命家的专政,而不是整个阶级即无产阶级的专政。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布朗基的革命活动和英勇献身精神,给予了很高评价,同时对布朗基主义的错误观点进行了原则性的批评。

1874年6月,恩格斯针对法国布朗基派流亡者团体“革命公社”在伦敦发表的宣言《致公社社员》,写下了《流亡者文献》这组文章的第二篇,即《公社的布朗基派流亡者的纲领》。恩格斯通过分析布朗基派的宣言,阐述了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战略和策略的基本原则,揭露了布朗基主义冒险主义的实质。恩格斯所阐述的观点不仅对法国工人运动制订战略方针意义重大,而且也对欧洲正在形成的其他无产阶级政党制订纲领具有重要的意义。

以下摘录的是恩格斯文中对布朗基本人的总体评价:

【布朗基主要是一个政治革命家;他只是在感情上,即在同情人民的痛苦这一点上,才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但是他既没有社会主义的理论,也没有改造社会的确定的实际的建议。布朗基在他的政治活动中主要是一个“实干家”,他相信组织得很好的少数人只要在恰当的时机试着进行某种革命的突袭,能够通过最初的若干胜利把人民群众吸引到自己方面来,就能实现胜利的革命。在路易-菲力浦时代,布朗基当然只有通过秘密结社的形式才组成了这样的核心,于是便发生了在搞密谋时通常会发生的事情:那些对没完没了地保证马上就干起来这种空洞诺言感到厌倦的人,终于再也忍耐不住了,开始闹了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有一种选择:或者使密谋瓦解,或者在没有任何外部导因的情况下开始起义。起义爆发了(1839年5月12日),但是立刻就被镇压下去。顺便说一句,这是布朗基的唯一的一次没有被警方侦查出来的密谋;这次起义对警察局是一个晴天霹雳。由于布朗基把一切革命想象成由少数革命家所进行的突袭,自然也就产生了起义成功以后实行专政的必要性,当然,这种专政不是整个革命阶级即无产阶级的专政,而是那些进行突袭的少数人的专政,而这些人事先又被组织在一个人或某几个人的专政之下。

由此可见,布朗基是过去一代的革命家。

对革命事变进程的这种看法,至少对德国工人政党来说,早已过时了,就是在法国也只能得到不太成熟或比较急躁的工人的支持。我们同样可以看到,就是在上面提到的纲领中,这些看法也已经受到一定的限制。但是,我们伦敦的布朗基主义者所根据的仍然是这样的原则:革命完全不是自行成熟的,而是制造出来的;革命是由为数不多的一批人根据预定的计划实现的;在任何时刻都可以“马上干起来”。】


#5

确实是这样。但现今中国的状况我还是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
中国是集权的,不存在议会和工会。城市人口占比更高,已经总量上高于农村人口。
按照理论常识言,必然由城市燃起大火。但怎么组织工人呢?因为不存在议会和工会。
中国的派系斗争一定是有的,而且不弱。
看特朗普怎么做,如果搞的非常大,那么意识形态也会出问题。因为这次能干得你半死,下次等不到你回血或许直接揍死。你凭的什么和美帝刚?所以上层会疑惑,强行找出“续命办法“。
这种续命法,很可能变成过去文革的超级加强版。北大常务副书记前日提出”上山下乡“建议。
如果搞强化版文革,势必经济出现了危殆的打击,这已然是爆裂性的经济大危机。我想精英也不会好受,生活质量巨幅下跌是了然的,农村会出现饿死的现象。种地农民会更加更加的苦不堪言,城市广大工人会更加更加的精神压抑。
那么就回到了怎么组织这一重大问题上来了,这个是最关键的。
没有议会,没有工会。不可能合法的试图一切可能的联络。
所以能不能由秘密人员在动荡临界点,政府即将大搞前夕,散布中国四处暴乱,革命之势已成的假象。
这可以鼓舞真实暴动点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和军警的恐惧心理。
毕竟那个时候一定是断网炸基站的,不然任由炸裂的人民频繁交流,岂不找死吗?
你看啊,比如散布虚假信息鼓动群众,打击军警脆弱的内心,然后占领一个地级市。这样附近的临市由秘密人员策动,散布革命成功的视频资料。接应革命部队。
这样快速的占领国境线地区省份,以便危机的时候引进境外势力。想必为了分裂中国,虎视眈眈的境外势力一定大力支持。
但最大的问题是那些狗腿子战区,特么的战区机动速度很快的,飞机也是一波流。
比如我们这附近,就特么的有一个狗腿子的,少说也有一个营什么的吧?附近也是散着乱七八糟的军队。

但中国派系具体内容我们也不知道,更无从悉知,不可能策反啊。


#6

那就先学好马克思主义的基础理论——去看看《马恩全集》、《列宁全集》,还有同志们已经收集好的各种资料,然后再用理论联系中国的实际——包括现存的所有技术手段。非如此,你的“办法”就只能停留于空想和妄想。

如果一个问题你还没搞清楚,建议把它搞清楚了再发表观点。

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孔老二,但他作为教育家的不少观点我还是很认同的,如: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智)也。

以及

思而不学则殆。

因为你对现有技术的无知,所以不知道“断网炸基站”不过是个小问题。当然鉴于论坛是公开环境,解决这个问题的手段我是不会在这里讲的。

然后你就滑落到上面刚刚批判过的布朗基的密谋主义那边去了——把“他”字换成“你”字基本能对号入座。

当然,你的态度所代表的正是革命高潮孕育期的常见现象:


#7

我看了一些现代战争的武器装备,我觉得除了策反军队,其他都不可能


#8

但是要策反军队起码要在军队运作10年而且军衔必须要在少将及其以上不然就只能混进军队去宣传马列毛。


#9

你思考的方向就是错的。别跟着楼上的吹什么“除了策反军队别无出路”的论调。

瓦解旧军队固然是革命武装的重要来源(有的时候甚至是最重要的来源),但这之前,完全可以先在斗争中建立工人自己的纠察队、自卫队和初级的武装团体。

并且,马克思主义者谈的所谓中立、瓦解和争取旧军队,不是让你或者某个人“混进军队高层”“潜伏进去”,爬到什么少将以上军衔云云——这根本就是错误的方向,和空想社会主义梦想依靠来自上层的全能作用与今天流行在一些人那里的“保党换血”论没有任何区别。你无非是把社会主义希望寄托在少数几个占据高位的领导人的身上罢了,只不过现在领导人换成了你的所谓将领。

社会主义者讲的军队工作,任何时候都是直接依靠群众,依靠工人阶级的阶级斗争的。将领们根本不是工作重点,饱受军队体制的压迫和欺侮、直接来自劳动者的那些底层士兵、底层军官们,才是最大的争取对象。况且这样的争取,一方面靠军队内部的社会主义和进步成分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得靠强大的社会运动,特别是和平反战运动和社会主义的工人运动、青年运动的力量。更不可缺的是,一定社会崩溃的环境和条件,将旧军队的腐朽,军队与革命的民众的冲突淋漓尽致地暴露出来的那种事件。这才是瓦解军队的基本条件。我们在另一个地方,早就谈过这点了: 答“无产阶级没有武器怎么革命”

从 void的发言就看出,这人对马列的理解仍然是很差的。跟在某几个混子后面唱歌是容易的,但你现在作出的这些不着边际的空想,自以为“周全”,实质只是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营养的东西。


#10

我懂了,我的水平和政治觉悟确实需要加强,我原来一直认为只有换取旧军队的支持或者中立才能让革命成功 现在我认为在军队里爬上去不如直接依靠群众和工人阶级才能让革命成功!


#11

当然这一切的前题都需要社会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