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社会主义运动的未来的一点想法

原创

#42

1918同志的这篇文章对个人的启发很大。
学习马克思主义,是仅仅想拿来马克思主义来作为提高个人“修养”的某种“工具”,还是想要真正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是一个需要坚定的清醒回答的问题。
如果想要当一个真的马克思主义革命者,就不能只停留在前人给我们留下的书籍中,我们能否从自己开始,去走出去了解了解今天时代的具体情况呢?如果可以有一批同志不光在理论上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并且把它实际的运用在了了解调查和分析现实的运动中去,那么这批同志将成为我们事业的宝贵财富和具有很强推动力的部分。
认真看书学习,了解现实情况,参加实际斗争,努力弄通马克思列宁主义。


#44

呵呵,你又在说什么胡话?有疑问直接提,想反驳就具体指出来分析完了再说,如果只是看这篇文章“不爽”,自己又提不出全面详实的批判,那还请趁早闭上自己的嘴圆润地滚出去,这里可不会给一帮不学无术、在理论问题和实践要领中都做不出贡献的、刷存在感的玩意提供任何活动空间。


#45

贸易战下的房价冲击应该是个机会,假如房地产崩溃市场大萧条,要不要发动群众,努力的争取全国工人的结社权?


#46

中共盗用社会主义的旗号,说的好。
中共用社会主义的旗号来剥削,压迫人民。
而且善于转移社会矛盾。
事实证明中共不傻而且是很麻烦的敌人。


中国资本主义上升期可否在本世纪内结束?
#47

同志,你这个我试了试,效果很不理想。他们就算知道了真相也只会笑笑,有人会说看吧每个国家都是这个样,更有人不屑一顾。当然这个对于一些人冲击还是很大的,可是如果不改造他们的三观。这不但不会改造他们的3观,还会推向敌对势力。以上是对于文革真相,至于跟他们讲资产阶级文化和封建文化,他们自己就身于深山之中,要我们却,不妨让现实把他们的塔推到。以上是我不成熟的建议。


#48

你的帖子已经被社区标记并被临时隐藏。


#49

无言投下。


#50

我表示明确反对这样的主张,即使这种主张很普遍。
现在我们来谈谈具体情况。

这个主张说:“许多共产主义国家按照激进的左派进行建设国家都失败了,苏联解体,中国妥协。这证明了,资本主义社会是绕不过去的,我们应尊重历史发展规律,肯定资产阶级的历史贡献。”这实际上完全不符合逻辑的。因为

  1. 这种主张说所谓的“共产主义国家”(实际上不是共产主义国家,共产主义没有国家,应称为社会主义国家)是按照“激进的”左派进行建设,可是恰恰相反,苏联在斯大林同志为首的联共布中央领导下反击了极左(形左实右)的托洛茨基主义,也就是“先机械化再集体化”的所谓“超工业化”建设方式;而中国等也是在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反击了共产风等极左方针进而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显然,中苏等不是按照激进的左派方法论建设的,恰恰相反,是按照实事求是的马克思主义者的方法论开始其建设的。

  2. 苏联解体是因为社会主义走不通吗?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是因为社会主义走不通吗?当然不是。恰恰相反,苏联的解体是由于赫鲁晓夫为首的修正主义者们背离了社会主义道路,为利润进行生产、实质上的分裂集体农庄等在赫鲁晓夫及其后继者中被树立并不断巩固,到了80年代的最后几年,我们完全可以将苏修视作披着红皮的资本主义国家,解体不过是官僚资产阶级们撕下束缚他们的红皮罢了;而中国呢?中国的复辟实际上与苏修相类似,只是由于一些原因使得官僚们不愿那么快地放弃红皮罢了。
    归根结底,资本主义在中国与苏联的复辟,不是什么社会主义走不通,相反,是由于阶级斗争的不彻底导致资产阶级重新夺取政权导致。这是上层建筑的决定性反作用。而不是什么“历史规律”。

  3. 这种主张中说“肯定资产阶级的历史贡献”,可是难道我们马列毛主义者有否定过资产阶级在历史上做出的贡献吗?马克思在《宣言》的第一章中已经明确肯定资产阶级的历史贡献,否认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所作贡献的,或者说无法正确认识历史的,不是我们马列毛主义者,而是一众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们,比如蒲鲁东与巴枯宁的门徒们。
    但是,肯定资产阶级的历史贡献,难道就要搞投降主义吗?肯定资产阶级的历史贡献,难道我们就要放弃斗争吗?肯定资产阶级的历史贡献,难道我们就要什么也不做,而只是做一个“麦田守望者”吗?回答只有一个,绝对不是。
    切•格瓦拉同志曾经说过:“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作为一名革命者,投入斗争中去不仅应当是为了无产阶级的最终解放,同样可以是为了使无产阶级脖子上的锁链变得松垮以便更好击碎。肯定资产阶级曾经有的贡献,绝不代表放弃斗争,这是革命的辩证法。
    更何况,即使我们放弃斗争,难道工人阶级会放弃斗争吗?沉重的压迫、非人的剥削,难道工人们能够长久忍受下去吗?当然不可能,相反,工人们的斗争已经一年比一年浩大了。看看这张地图上的斑驳镶嵌的数字吧!


    这是什么?这就是中国大地上所有被压迫者彼伏此起的怒号!这就是工人们的自发组织斗争!这就是反抗!对这种主张中所谓的“需要肯定的资产阶级”的反抗!

接下来这种主张又说:“要进入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生产力的极大发展是必不可少的,目前应该大力发展生产力,这样才能为社会主义提供物质基础。而要发展生产力,也要肯定资产阶级发挥的积极作用。”这句话同样不符合现实,因为

  1. 马恩列斯毛都说过,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是从腐朽的资本主义走向真正共产主义过渡阶段。什么是腐朽的资本主义呢?
    列宁告诉我们,帝国主义就是成熟的资本主义,就是腐朽的资本主义。从那时起,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已经被资产阶级们创造出来了,局部的生产计划、大规模的垄断,社会化大生产、资产阶级对小资产阶级的蚕食鲸吞使得小资产阶级这一私有制的天然保卫者被不断地消灭等一起构成了资产阶级的墓碑,而这块墓碑的最后一块砖就是无产阶级在阶级斗争中的完全胜利,这完全胜利,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建立。而通往完全胜利的过程,不仅是在革命的第一阶段也就是建立社会主义国家的短暂过程中,而更是包含在整个从社会主义发展向共产主义的历史进程中,因而也就包含着社会主义社会。综上所述,社会主义早已有了其物质基础,历史留给我们的教训关键不只是关于如何建立社会主义,而更是如何保卫社会主义。有一段演讲是这样的:

“当革命还正在进行的时候,就是说当整个阶级在灭亡,他和一个人的死亡根本是完全不相同的。人死后尸体可以抬出去,但是旧社会在灭亡了的时候,很可惜,资产阶级的这个尸首,那就不可能把他一下子钉在棺材里埋葬在坟墓里,资产阶级的尸首在我们心里头腐烂着,他把毒气传染给大家,他在发散着臭气!”

怎样解决呢?用毛泽东同志的话说,那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但是到此我们有些偏题,让我们回到那段话去。

  1. 资产阶级还能发挥积极作用吗?不,正相反,资产阶级的存在已经不再能够促进生产力发展了,换言之,资本主义已经无法再容得下不断发展的生产力了,为什么呢?首先,资本主义导致的商品相对过剩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消费主义的盛行实际上正是对商品相对过剩的直接证明;
    其次,资本主义生产平均利润率随着有机构成的不断升高而不断降低,这是肉眼可见的;
    再者,资产阶级用以应对经济危机的手段也越来越少了,起先其可以靠向国外市场或殖民地倾销过剩商品,然后其搞国家干预经济,最后连这也走不通时,其只能寄希望于技术进步,可是真不走运,现在的技术进步已经被资产阶级自己锁死了,他们贪得无厌的剥削让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得到充足、优质而全面的教育,可是人口的投入是科技发展必然要求,因此现在,我们的资产阶级只能依靠毁灭生产力本身来维持自身存在了,手段呢?战争。这难道就是资产阶级存在的“积极”作用?显然,这只是消极作用罢了。

再然后,这种主张:“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也必将受世界影响,如果中国的资产阶级在与美国等西方资产阶级竞争中失败,那中国的无产阶级未来也是灰暗的。”显然,这里还是很有问题。因为

  1. “中国的发展”到底是什么的发展,结合现实,我想应该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那么确实,由于全球化的不断推进,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越来越离不开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但是反过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也越来越离不开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这从中国制造业的强度可以看出。从这个角度,我们完全可以知道,中国垄断资产阶级集团与跨国垄断资产阶级集团不是绝对竞争的、对立的,相反,其完全可以并且确实已经联合起来共同压迫、剥削中国的无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中国民间资产阶级、跨国垄断资产阶级在华代理人(也就是外资资产阶级)是中国既得利益集团三个不同组成部分,其在争夺最优利润分配时可能会产生内斗,但是一旦中国的无产阶级开始行动,哪怕是最轻微的联合行动,也会使这三家马上联合起来镇压无产阶级。将中国垄断资产阶级集团与跨国垄断资产阶级集团割裂,这实际上就是否定了资本主义的整体性。
    顺带一提,中国的垄断资产阶级集团们为了保全自己的大部分利益,早已将中国本身明码标价地对外出售了,这是去年6月的事情,我相信大部分人都知道。

  2. 中国资产阶级(中国垄断资产阶级集团)在与西方资产阶级(跨国垄断资产阶级集团)的竞争中不会有所谓的“彻底失败”,至多是做买办罢了,其只是为了维持自身在中国的完全统治地位进而保证得到十足的利润才与跨国垄断资产阶级集团斗争而已,如果它们被打败了,那么对他们而言,不过是让出一些利益罢了。
    显然,不管怎样,老爷还是老爷。
    而对于工人阶级呢,如果中国垄断资产阶级在对外竞争中失败,在一般时候影响不大。毕竟,不论谁当老爷,该做的14~16小时还是要做的,该拿的3k元工资还是拿不到的。而如果引起了政治危机,那么对工人阶级而言则是一个机会。显然,事情不会变得更差,因为事情已经不能再差了,甚至有可能,事情会变好,因为工人们将有改变现状的机会。这哪里体现得出黑暗呢?

再次,这种主张说“腐朽的文化侵蚀青少年”,显然,这里马上就与“资产阶级仍有积极作用”相矛盾了。为什么呢?
因为意识是物质的反映,腐朽的文化难道不正证明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日渐朽烂吗?当我们回首看去,看看那资本主义大发展时代充满自信、富含对现实的批判、对伟大事物的赞扬的19世纪文学,再看看现在消费主义统治下的商业化的、碎片化的文学,两者之间的差别就算是不读书的人都能感受出来,这恰恰证明了现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糜烂腐朽。

随后,资产阶级面对危机真的处理得越来越好了吗?难道资产阶级真的平安地越过了战后的所有经济危机吗?不对,资产阶级们应对危机的手段已经越来越少了,2008年经济危机的余波到现在都没有平静下来,欧美地区的不断右转实际上就是经济难以复苏的绝佳体现,难道这可以作为“资产阶级越来越好地处理危机”的证明吗?不能,这是而且只会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论断的证实。

明天写总结(滑稽)


#51

行吧 我表示将继续学习理论知识并尽快走向思想的成熟


#52

最初想打点字,现在想想还是算了。既然你读书少,那请你来读读书。这篇文章是马克思恩格斯批判工人党内试图”联合“”承认“”团结“资产阶级的机会主义者的:

”博爱派’说应该用资产者可能的“和解”和“尽可能多的社会影响”牺牲掉无产阶级运动的独立性,而你则说为了所谓“生产力发展”和“资产阶级的经济使命”而放弃掉组织革命的工人运动的努力。

这些论调无一不是有益于资产阶级、摧毁无产阶级运动的独立性的,最终只可能让无产者变成站在历史之外静静等待的消极物,人在家中坐,共产天上来。这就是你想要的社会主义吧?

不过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庸俗化和歪曲(现在先假设你懂马克思主义)。

关于生产力问题,你还是看看这个贴吧:


#53

不太可能, 中共对地方的控制是超乎想象的强,看看他们近两百万的网络警察就知道了。全国范围内的暴动是不现实的。我更加担心的是经济恶化导致政府对工运的警惕和国家越来越重视安内而不是对外。


#54

在中国这样的资产阶级独裁国家,想要搞运动太难。不要说进行有组织的“民运”,就是取得一定的群众基础都是难上加难。
况且,对于运动而言,需要之前的无数次的“锻炼”才能逐渐成熟,这一点,老实说,比登天还难。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我们就会前功尽弃,而且在这个国家,甚至一个小小的“群体性事件”,都会遭到无情的打压。
如果上述困难可以靠“列宁式道路”来克服的话,那么官方的意识形态引导就是我们的“拦路虎”。这个意识形态引导与沙俄的绝对君主制下的官方宣传不同,与国民党反动派的“党义宣传”不同,它是几种社会主义的混合体,这是前两者所不具备的,前两者没有任何的社会主义的内容。我们在做群众工作时,只有将“彻底的理论”带给群众,才有可能克服这个困难。
综上所述,我个人认为,我们应该同时走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的道路,我们的运动才可能行得通。


#55

同志你的分析很有见解!但关于19世纪与现在文学的比较,会不会是又与幸存者偏差所导致的结论呢?


#56

我认为不会。据我对现代流行文学的了解,现代文学往往是以商业化的快餐文学为主,这种快餐文学中往往出不了精华,倒是能出不少厕纸或者带插画的厕纸,厕纸以给人以感官刺激为己任,而文学性这种不能带来利润甚至有可能把人吓跑的东西,还是扔掉好。这与过去的流行文学完全不一样。
我举个例子,19世纪时,雨果的悲惨世界、海上劳工等作品就是那时的流行文学,这从《一八七一公社史》中对工人一开始要选举雨果为议员可见一斑,但是雨果的作品没有文学性吗?显然,雨果的作品富有文学性。

商业化运作的文学作品中最有文学性的我认为是杰克伦敦的作品,他是靠文学作品盈利谋生的第一人。


#57

嗯~~还是希望现代文学能出些优秀作品吧(。•ˇ‸ˇ•。)


#58

我相信在非流行文学领域内会有的。


#59

换个说话,现在的传统文学不再“流行”了。是吧_(:з」∠)_


#60

流行的东西里面不少都是感冒呢。(@赫尔岑


#61

感冒?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