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格斯“理解不了”马克思? ——如何理解1858年恩格斯致马克思的一封信

恩格斯

#1

作者:马宁
转自公众号:科学的历史观
标题是转帖时加的。


有些人把马克思捧得很高,这自然是对的;但是同时又借各种机会贬低恩格斯,这就很让人费解了。有些人热衷于把恩格斯塑造成一个理论思维水平不高、主要靠吸收和借鉴马克思的思想来分析和解决问题、同时又不懂辩证法的人。这些人无视四十年间恩格斯是马克思唯一的合作伙伴这一事实,也无视马克思把《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称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入门”这一事实,把在马克思和恩格斯之间制造分歧当作毕生的事业。

有一个例子常被拿出来作为恩格斯不能理解马克思的证据。在1858年4月9日,恩格斯写了一封信给马克思,里边这样写道:

我因研究你写的分册的前半部分的纲要,十分忙碌。这个abstract〔纲要〕的确非常abstract〔抽象〕,这在简短的叙述中是难免的,我常常要费力地去寻找辩证转化,因为我对一切抽象的推理很不习惯。全部材料分为六本书,是再恰当没有了,我非常赞成,虽然我还没有弄清地产向雇佣劳动的辩证转化。货币问题也写得非常精细,这方面的细节我也还没有弄清楚,因为我常常必须先寻找历史根据。不过,我认为,如果我收到资本一般这一篇的结尾,我对思考的过程就会比较清楚些,而对这个问题也就可以给你写得详细一些。在进一步分析的时候,这个纲要的抽象辩证的色彩自然就没有了。

有人拿出这段话,洋洋得意:你们看!恩格斯自己都说了他不习惯抽象推理,弄不清辩证转化!

恩格斯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1858年4月2日,马克思给他写了一封非常重要的信件,里边第一次简要地阐述了他的写作计划。与恩格斯这段话有关的主要内容如下:

下面是第一部分的简单纲要。这一堆讨厌的东西将分为六个分册:1.资本;2.地产;3.雇佣劳动;4.国家;5.国际贸易;6.世界市场。一、资本又分成四篇。(a)资本一般(这是第一分册的材料);(b)竞争或许多资本的相互作用;(c)信用,在这里,整个资本对单个的资本来说,表现为一般的因素;(d)股份资本,作为最完善的形式(导向共产主义的),及其一切矛盾。资本向地产的转化同时又是历史的转化,因为现代形式的地产是资本对封建地产和其他地产发生影响的产物。同样,地产向雇佣劳动的转化不仅是辩证的转化,而且也是历史的转化,因为现代地产的最后产物就是雇佣劳动的普遍建立,而这种雇佣劳动就是这一堆讨厌的东西的基础。好吧(今天我感到写东西困难),我们现在来谈corpusdelicti[注:直译是:犯罪构成;这里的意思是:研究的主要对象。——编者注]。

恩格斯最感到困惑的是“地产向雇佣劳动的辩证转化”,他“没有弄清楚”。虽然对于货币问题的细节他也没有弄清楚,但是那只是细节;而他对“地产向雇佣劳动的辩证转化”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弄清楚。看起来恩格斯跟不上马克思的思路。但是事实如何呢?

首先,马克思这个时候刚刚形成了他的经济理论,这是一个全新的、载入史册的理论,与以往任何经济学说完全不同。任何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看到马克思如何简略的纲要,都不可能毫无困难的理解。当然在一些卖弄辞藻的哲学家们那里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存在困难的,他们可以用他们的胡话征服掉任何困难。

再次,这是最重要的,马克思的表述是不正确的。为什么恩格斯对“货币问题”只是“细节”“没有弄清楚”,对“地产向雇佣劳动的辩证转化”却根本搞不懂呢?因为“地产向雇佣劳动的辩证转化”这个提法本身就是错误的。

马克思在信中写道,

“资本向地产的转化同时又是历史的转化,因为现代形式的地产是资本对封建地产和其他地产发生影响的产物。同样,地产向雇佣劳动的转化不仅是辩证的转化,而且也是历史的转化,因为现代地产的最后产物就是雇佣劳动的普遍建立,而这种雇佣劳动就是这一堆讨厌的东西的基础。”

马克思是什么意思呢?学习过《资本论》的人都知道,马克思认为农业生产部门是最后被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征服的生产部门,“现代形式的地产”,是资本主义化的地产,与历史上的前资本主义时代的地产是非常不同的。早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就指出:

封建的土地占有已经包含土地作为某种异己力量对人们的统治。农奴是土地的附属物。同样,长子继承权享有者即长子,也属于土地。土地继承了他。私有财产的统治一般是从土地占有开始的;土地占有是私有财产的基础。但是,在封建的土地占有制下,领主至少在表面上看来是领地的君主。同时,在封建领地上,领主和土地之间还存在着比单纯物质财富的关系更为密切的关系的假象。地块随它的主人一起个性化,有它的爵位,即男爵或伯爵的封号;有它的特权、它的审判权、它的政治地位等等。土地仿佛是它的主人的无机的身体。因此俗语说:“没有无主的土地。”这句话表明领主的权势是同领地结合在一起的。同样,地产的统治在这里并不直接表现为单纯的资本的统治。属于这块地产的人们对待这块地产无宁说就象对待自己的祖国一样。这是一种最狭隘的民族性。

…………

这种假象必将消失,地产这个私有财产的根源必然完全卷入私有财产的运动而成为商品;所有者的统治必然要失去一切政治色彩,而表现为私有财产、资本的单纯统治;所有者和劳动者之间的关系必然归结为剥削者和被剥削者的经济关系;所有者和他的财产之间的一切人格的关系必然终止,而这个财产必然成为纯实物的、物质的财富;与土地的荣誉联姻必然被基于利害关系的联姻代替,而土地也象人一样必然降到买卖价值的水平。地产的根源,即卑鄙的自私自利,也必然以其无耻的形式表现出来。稳定的垄断必然变成动荡的、不稳定的垄断,即变成竞争,而对他人血汗成果的悠闲享受必然变成对他人血汗成果的忙碌交易。最后,在这种竞争的过程中,地产必然以资本的形式既表现为对工人阶级的统治,也表现为对那些随着资本运动的规律而升降浮沉的所有者本身的统治。从而,中世纪的俗语“没有无主的土地”被现代俗语“金钱没有主人”所代替。后一俗语清楚地表明了死的物质对人的完全统治。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一旦征服农业和其他诸如矿产等生产部门,就征服了整个社会的全部生产部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础是雇佣劳动,资本主义一旦征服了所有生产部门,雇佣劳动也就在所有生产部门中得到建立。所以,马克思说“现代地产的最后产物就是雇佣劳动的普遍建立”,只有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才是正确的。

但是马克思的这个表述方式明显是不正确的。因为雇佣劳动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特征,在理论体系上从地产向雇佣劳动转化,不论是“辩证的”还是“历史的”,都是错误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出现在哪里,哪里就建立了雇佣劳动;雇佣劳动的普遍建立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普遍建立的结果,而与地产毫无关系;相反,现代地产即资本主义地产的确立倒是以雇佣劳动取代人身依附关系为标志的。事实上,当1859年马克思出版《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的时候,在序言中再度提到六册计划时,他是这么说的:

我考察资产阶级经济制度是按照以下的次序: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在前三项下,我研究现代资产阶级社会分成的三大阶级的经济生活条件;其他三项的相互联系是一目了然的。

这个时候马克思已经不再使用“辩证转化”这种表述,而是“次序”。而再后来,这个六册方案被三卷(四册)《资本论》的方案所取代。在《资本论》中,雇佣劳动的部分出现在第一卷,因为要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说明剩余价值的生产,必须同时考察雇佣劳动。而有关于土地(地租)的部分,则出现在第三卷。可见,马克思不但更改了写作方案,而且也改变了考察次序。这是马克思思想发展、理论不断完善的结果。

所以,并不是恩格斯不能理解马克思,而是那些醉心于制造马克思和恩格斯之间的矛盾的人,既不懂恩格斯,也不懂马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