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说巴师夏和凯里的“经济和谐”论

西方经济学
理论辨析

#1

马哲吧策划组 2017-05-27 发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吧


eb19c258ccbf6c81e1ebaf95b63eb13532fa400e


作者:鲁明学

马克思撰写的《经济学手稿(1857~1858年)》的开篇,就是《巴师夏和凯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第3~17页)。马克思之所以在他的终生巨著《资本论》的第一份手稿开篇就评说《巴师夏和凯里》,是因为当时这两个人的著作在为资本主义制度辩护方面,独具“创见”性。

弗雷德里克•巴师夏(1801~1850)和亨利•查尔斯•凯里(1793~1879),是19世纪中叶法国和美国最有影响的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家。他们的主要经济学说,就是宣扬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和谐”理论。他们否认资本主义社会阶级矛盾的存在,鼓吹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阶级利益是“一致”的,竭尽全力为资本家和当时社会矛盾已经十分明显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歌功颂德,论证资本主义社会是个“非常和谐”的社会。

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是同时产生的。与之相对应,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说和无产阶级的经济学说也是同时产生的,而且是并行发展的。早在15~16世纪,资产阶级重商主义经济学说产生、流行之时,便有作为其对立物而出现的英国莫尔的《乌托邦》、意大利康帕内拉的《太阳城》,以及德国闵采尔等人提出的早期空想社会主义经济学说;在17~18世纪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说产生和逐步形成理论体系的时期,又有英国的温斯坦来、法国的维拉斯、梅叶、摩莱里、马布利、巴贝夫等人发展了的空想社会主义经济学说与之相对立;在19世纪初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完成和庸俗经济学产生的时期,更有法国的圣西门、傅立叶、英国的欧文等人将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发展到成熟阶段,与资产阶级经济学说相抗衡。1830年后,随着资产阶级取得对社会的统治地位,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也代替了古典经济学在资产阶级经济学说中占据了统治地位,与之相对立,产生了法国的布朗基、卡贝、德萨米和德国的魏特林等人的空想共产主义学说。空想社会主义学说无情地批判资本主义制度,揭露其固有的社会矛盾,主张废除私有制,以新的社会制度来代替资本主义制度。它代表了作为自在阶级而存在的无产阶级的利益和要求。

资本主义社会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统一体。在资本主义产生和发展的初期,这一矛盾处于潜伏状态,当时资产阶级的主要任务是反对封建地主阶级。但在1830年后,法国和英国资产阶级先后控制了国家政权,成为社会真正的统治阶级。与此同时,资产阶级与地主阶级的矛盾退居次要地位,而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由潜伏变得公开化、尖锐化了,已开始成为社会的主要矛盾。工人反对资本家的斗争,由原来自发的、个别的、局部的经济斗争,开始转变为阶级的、社会的、政治性的斗争。于是在19世纪30~40年代,在法、英、德三国先后爆发了工人阶级的三大革命运动,即1831年和1843年法国里昂的两次工人起义、1835~1843年英国无产阶级的宪章运动和1844年德国西里西亚的纺织工人起义。在这种形势下,资本主义制度面临两大政治威胁:无产阶级的威胁和空想社会主义的威胁。工人运动的高涨和空想社会主义的发展,为科学社会主义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把工人运动同社会主义结合起来,产生了无产阶级的政党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从而使工人运动发展成为有组织的社会政治斗争,使工人阶级由自在的阶级变成自为的阶级。

就在这时,欧洲爆发了1848年革命。这次革命席卷了欧洲大陆各国,尤以法国和德国的革命最有声势。这次革命的主力军是欧洲的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在这次革命中表现出了自己是一种强大的政治力量,是一个特别能战斗的阶级。革命发展的后期已经具有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

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已经谋取了政治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急需一种更能为资本主义制度辩护的经济理论。这就是19世纪30~60年代先后出现的英国的西尼尔(1790~1864)、法国的巴师夏、美国的凯里等一批惯于掩盖社会矛盾、宣扬阶级利益和谐的资本主义辩护士的社会历史根源。

英国的纳索•威廉•西尼尔,提出了赞美资本家的“节欲”论,认为资本是由资本家的“节欲”产生的,说什么“节欲”是资本家的一种最为痛苦的牺牲,是资本家的美德。他还认为,“节欲”本身就是一种生产要素,它同劳动一样具有生产力,并且决定商品价值,应当获得相应的报酬。而法国的巴师夏和美国的凯里则创造了“经济和谐”论或“阶级利益和谐”论,竭力宣杨资本主义社会各阶级之间的利益是相一致的,没有什么利害冲突,赞美资本主义社会是一种公平、公正、美妙的“和谐社会”。

巴师夏原先是法国南部一个葡萄酒业资本家,1845年移居巴黎,以宣传自由贸易为业,创立了自由贸易协会并任秘书,还以欧洲自由贸易派的旗帜自居。他的主要著作是1850年发表的《经济和谐》。他的理论的主要特征是论证自由贸易的合理性,反对保护制度,倡导“经济和谐”论,反对社会主义。

凯里是美国造纸业和印刷业资本家。他从事经济学著述的年代是19世纪30~50年代。当时正处于欧洲工人运动日益高涨、美国独立战争之后和南北战争之前美国经济迅速发展的时期。在这种历史条件下,整个资本主义国际形势使凯里有必要倡导“阶级利益和谐”论,而美国国内形势又使他有可能宣扬“阶级利益和谐”。他的主要著作有1837~1840年出版的三卷本《政治经济学原理》、1848年发表的《过去、现在及将来》、《工农商利益的调和》和1857~ 1859年出版的三卷本《社会科学原理》。凯里的理论的主要特征是主张保护关税,反对英国对世界各国工业的垄断,宣扬“阶级利益和谐”论,反对被他称为“共产主义之父”的李嘉图的学说。

巴师夏的“经济和谐”论和凯里的“阶级利益和谐”论,基本观点完全一样,就是从他们所“创见”的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的“分配规律”出发,认为资本家和工人的利益是注定会和谐一致的,资本主义社会就是一个资本家和劳动者共同合作的、美好的社会。

巴师夏论证说:“比例于资本的增加,社会总产品中分配给资本家的那部分产品的绝对量也就会增加,但是相对量却会减少;相反的,分配给劳动者的那部分产品的绝对量和相对量则都会增加。”他认为,这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下“劳动和资本在其合作成果的分配方面的重要规律”。巴师夏把它称为“伟大的、奇妙的、保险的、必要的和不变的资本规律。”(季陶达主编:《资产阶级庸俗政治经济学选辑》,商务印书馆1963年版,第218~220页)。

凯里自称发现了资本主义社会产品“分配的一般规律”,即随着生产力的提高,“劳动的价值在提高,而资本的价值在降低,”因此,产品中“工人的份额在比例上和数量上都得到增加,资本家的份额在数量上增加,但在比例上减少。这个规律总是要使人们处在平等的境地。”这就是“它的美妙与和谐”(同上书,第233页)。可是,巴师夏和凯里都是用假定的、主观捏造的事例和数据来证明他们所“创见”的资本主义分配规律的。

巴师夏的“经济和谐”论和凯里的“阶级利益和谐”论,对资本主义制度的辩护性和对工人阶级的欺骗性是非常露骨的。巴师夏劝说工人们不要相信社会主义的宣传,要同资本家很好地合作,因为双方的利益是和谐一致的。他说:“资本家和工人们,你们不要再以嫉妒和不信任的眼光来相互看待,不要去听那些人的荒谬讲演。这些讲演都是从无知和假定出发,在保证未来繁荣的借口下,制造着现时的倾轧不和。可以放心:你们双方的利害是一致的,相同的;它们无可争议地是交织在一起的”;“凡是在生产工作中共同合作的人们都是能够获得他们应当分得的那部分产品的;你们之间的最巧妙的和最公平的分配是在天意这种明智的规律下进行的,是在自由的领域中进行的。”(同上书,第220页)

凯里为资本家剥削和压迫的辩护还更加直接明朗。他说:“支配劳动产品分配的伟大规律,就是如此。在科学所发现的一切规律中,它可能是最美妙的。”因为在各个不同的阶级之间,在有关利益的相互关系上,它提供了“达到充分和谐的基础”。它还证明了如下事实:即不论少数人加在劳动者多数人身上的“压迫多么利害”,不论资本“单凭占有的力量所产生的积累是多么巨大”,造成的人们之间的差别“多么惊人”,这一切都是建立社会平等所必要的,因而资本主义占有制度是有益的,它必然使资本主义“社会状况达到进一步的平等”,建立起“普遍的和彻底的均衡”,并确保“和平”、“安宁”、“发展个性”和从国内外“增加财富和人口”(同上书,第234页)。

凯里不但论证了资本家与工人之间在利益关系上的和谐,而且还进一步论证了地主阶级与其它阶级之间在利益关系上的和谐。他还认为,当时美国南方种植园里奴隶主与奴隶之间在利益关系上也是和谐一致的。

总而言之,巴师夏和凯里都在竭力证明,资本主义社会各个阶级之间在利益关系上是和谐一致的,竭力证明资本主义社会是一个和谐、美好的社会。马克思曾经意味深长地指出:巴师夏是“庸俗经济学辩护论的最浅薄的,然而也是最成功的代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18页),而“巴师夏承认,他是以凯里为依据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上册,第4页)。

实际上,巴师夏和凯里的“经济和谐”论,正是资本主义制度下经济、政治、社会矛盾明朗化、尖锐化的产物。自1825年爆发第一次世界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以来,几乎每隔7~10年,欧美各个资本主义国家就发生一次这样的危机,而每次经济危机又都必然引起工人运动的高涨。资本主义制度的基本经济规律,即资本家阶级无偿占有工人阶级创造的剩余价值的规律,并不是像凯里所说的,必然使资本主义“社会状况达到进一步的平等”,建立起“普遍的和彻底的均衡”,恰恰相反,它导致了资本主义社会的“两极积累”:资本家阶级的巨大财富积累和工人阶级难以忍受的贫困积累。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与社会化大生产的矛盾,是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所固有的基本矛盾。它是资本主义世界爆发一次比一次规模更大、更具有破坏性的经济危机的总根源。

在欧洲1848年革命后的19世纪50~60年代,欧美各资本主义国家仍然被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所困扰。国际工人协会(第一国际)正是在这种社会历史背景下出现的。19世纪70年代初的普法战争,是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尖锐化的突出表现,因而紧接着就爆发了巴黎公社革命。这是第一次真正的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革命。

由此可知,资本主义世界并没有按照巴师夏和凯里所假想的“规律”走向“和谐”和“美好”,而是走向了战争。当20世纪初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后,各帝国主义国家之间接连爆发了两次世界战争。历史发展的事实,无可争辩地宣告了巴师夏和凯里的“经济和谐”论的荒谬性和彻底破产。只要私有制存在,只要阶级存在,就会有剥削和压迫存在,就不可能出现巴师夏和凯里等人所宣扬的那种“和谐”社会。只有到了共产主义社会,即彻底消灭了生产资料私有制和剥削,彻底消灭了阶级和阶级矛盾,社会才有可能实现真正的和谐。

在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下,我们应当坚持并大力发展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共所有制,坚持按劳分配制度,坚持由国家和社会有计划地调节经济的运行和发展,逐步缩小不同阶级、阶层和社会群体彼此之间的收入差距,逐步消灭“三大差别”,从而为消灭阶级、实现社会平等、进入共产主义和谐社会创造条件。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之后,如果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不断受到削弱,以致空有其名,而另一方面又大力倡导、无节制地促使私人资本家经济恶性膨胀再膨胀,放任无政府制度泛滥,不断扩大各阶级、阶层、社会群体彼此之间的收入差距和生活水平差距,那么,社会矛盾就会丛生不断,并且日益尖锐化,社会绝无和谐可言。

应当说,巴师夏和凯里的“经济和谐”论是很荒谬的。不过其中有一点还是应当引起关注的。这就是要通过逐步缩小不同阶级之间的收入差距和社会地位的差距,使社会逐步走向和谐。


9楼 多味花生(id 邓槑呆)
a6c3dfbf6c81800a79770473bb3533fa838b475c


【目录】马克思主义哲学吧转帖汇总(18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