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是不对的


#1

楼主 smakingchin (2016-01-29 发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吧)

引言

特里·伊格尔顿所著的《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1],在国内受到不少追捧。

有人认为该书“对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精神做出了深刻的分析”[2]。

有人认为,伊格尔顿作为一位坚定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在世界处于全球性金融危机这个特殊的时期,本着对马克思主义深入系统的研究,在《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这本书中,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理论立场,其主旨就是要“展示马克思观点的合理之处”,为马克思主义辩护。[3]

还有人认为,该书选择了10种流传最为广泛的对马克思主义的误解,细致剖析其中的逻辑矛盾和知识谬误,将其与马克思的论述进行比较,从而在学理辨析的过程中完成了对马克思主义的辩护。[4]

但是,也有人认为,伊格尔顿提供的证据与证明大部分都证明了其反面,至少也是答非所问——他所为之辩护的马克思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马克思,原来的那个马克思如果今天还活着,绝不可能接受伊格尔顿教授为他所作的拙劣辩护。该书所列举的反马克思言论缺乏来源,拼凑的那十个所谓“当前西方反马克思主义观点”全不注明具体出处。[5]

而李君如则以“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的名义指出,“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对马克思的辩护,本来就是一体两面的事。”[6]

但是,《共产党宣言》早就指出

“法国和英国的贵族,按照他们的历史地位所负的使命,就是写一些抨击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的作品。”[7]

难道这些贵族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也是对马克思的辩护?

二、马克思如何看待中产阶级

李君如指出,“特里·伊格尔顿是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居的文学批评家,他总是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而且,他对马克思主义的文本做过认真研究,有许多独到的见解。”“他讲到马克思关于‘位于工人和资本家中间’的‘数量持续增长的中产阶级’的论述,长期来被我们所忽视”。李君如进而指出,“有的年轻学人只读过几本马恩著作,未能把握其全貌的情况更是十分突出。”[8]

的确,在《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一书中,伊格尔顿的独到见解之一就是关于马克思对中产阶级的看法。伊格尔顿写道:马克思“慷慨地赞美中产阶级”[9],马克思“毫不吝惜地称赞中产阶级是历史上最革命的阶级”[10],“如果没有马克思曾衷心赞赏的中产阶级,我们将失去自由、民主、民权、女性主义、共和主义和科学进步的宝贵遗产”[11]。

但是,伊格尔顿恰恰没有指出,马克思的这些观点,他是从马克思的哪部著作或哪部文本的哪一页上看到的。在他的这些为李君如专家所看重的地方,恰恰同样“全不注明具体出处”。也许,比年轻学人全面得多的李君如专家能够替伊格尔顿指出其观点在马恩著作中的具体出处,但我们还是自己来翻翻书吧。

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第一版全部50卷中,我们找到如下几处马克思提到中产阶级的地方:

在经济学手稿中,马克思写道

“断言自由竞争等于生产力发展的终极形式,因而也是人类自由的终极形式,这无非是说中产阶级的统治就是世界历史的终结——对前天的暴发户们来说这当然是一个愉快的想法。”[12]

在致巴普的信中,马克思指出

“在德国其他未宣布戒严的地方,普鲁士人也同样实行了为中产阶级所支持的压制各种独立见解的恐怖制度。”[13]

难道“暴发户”一词也是对中产阶级的慷慨赞美?

难道支持封建势力压制各种独立见解的恐怖制度是“最革命”阶级的革命行为?

难道这种恐怖制度就是“自由、民主、民权、女性主义、共和主义和科学进步的宝贵遗产”?

马克思根本没有直接提到中产阶级是什么革命的阶级,更遑论最革命的阶级。但是,在《共产党宣言》中的确提到过一个在历史上曾经起过尽管不是最革命但也是非常革命的作用的阶级,那是——资产阶级[14],并指出

“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15]。

而伊格尔顿所谓“《共产党宣言》曾抨击过中产阶级家庭”[16],则表明他所说的中产阶级其实就是资产阶级。原来,李君如专家要我们关注的伊格尔顿的重要论述,竟然是位于工人和资本家中间的数量持续增长的“资产阶级”的论述。但是,这样一来,就存在工人、资产阶级和资本家三个不同的人群的划分。然而,后二者分得开么,即存在不属于资产阶级的资本家或不包括资本家的资产阶级么?

另一方面,如果马克思赞赏的是资产阶级,而且伊格尔顿因为恩格斯资助过马克思也声称“马克思其实是为资本主义制度服务的”[17],那么,“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对马克思的辩护”,又怎么可能“是一体两面的事”呢?难道李君如专家认可,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也是为资本主义制度服务的?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小骂大帮忙?

虽然《共产党宣言》对资产阶级的历史作用有过肯定,但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明确指出

这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任务,是宣告现代资产阶级所有制必然灭亡。”[18]

而这部著作也公开呼吁:

“每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当然首先应该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19]

也许,“对马克思主义的文本做过认真研究”的伊格尔顿,还会继续说《共产党宣言》恰恰表明,马克思在“衷心赞赏”资产阶级,并在为资本主义制度服务。但是,只怕他自己也不会相信他的胡言乱语。

也许有人要说,所谓中产阶级,指的是小资产阶级。但《共产党宣言》恰恰指出

“中间等级,即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都是为了维护他们这种中间等级的生存,以免于灭亡。所以,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是反动的,因为他们力图使历史的车轮倒转。”[20]

而马克思对小资产阶级的鄙视和挖苦,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和《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这两部著作[21]中已经表现得十分淋漓尽致了。

在致左尔格的信中,马克思在谈到海德门时曾经指出

“所有这些可爱的中产阶级作家——如果不说是专家的话——都满怀着一种非满足不可的愿望:立即利用顺风传到他们耳朵里的任何新思想来捞取金钱,或者捞取名誉,或者捞取政治资本。”[22]

这也许可以成为我们评价伊格尔顿和一些人的参考。

三、马克思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伊格尔顿指出,“马克思对他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中一些重要问题的真知灼见足以使‘马克思主义者’成为一个令无数人心向往之的标签。”[23]但是,这样的一个标签曾经由于有像伊格尔顿这样的自封者的存在,而在历史上被马克思所否定。

恩格斯在谈到《萨克森工人报》时曾经指出

“我在这家报纸上看到了(一般来说在‘反对派’的所有其他报刊上也是这样)被歪曲得面目全非的‘马克思主义’”

进而提到马克思曾经预见到会有这样的学生,当时马克思说:

“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24]

而马克思在给维•伊•查苏利奇的复信草稿中也曾经提到

“关于您所讲到的俄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我完全不知道。现在和我保持个人联系的一些俄国人,就我所知,是持有完全相反的观点的。”[25]

伊格尔顿声称,“马克思主义者不会认为那些虐待穆斯林的中情局秘密监狱就能把托马斯·杰斐逊和约翰·斯图亚特·穆勒等人开创的自由主义传统一笔抹杀,即便这样的秘密监狱如今已经成了自由社会政治生活的组成部分。”[26]

难道一个黑狱遍布的社会,还谈得上什么“自由”社会政治生活?

其实,马克思早就指出过,伊格尔顿眼中的宝贵遗产即所谓的自由主义传统的自由不过是

“资本所享有的压榨工人的自由。”[27]

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上理解或定义“自由”,资本主义社会和伊格尔顿才能一边大兴黑狱,一边鼓吹自由。对于这样的急于回归自由主义传统的“马克思主义者”来说,其“最大的愿望”自然地“不见得就是永远做马克思主义者”[28]了。

而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的愿望则是希望能够把这些人全部从马克思主义阵营中欢送出去。

伊格尔顿说什么,“马克思在《剩余价值理论》中写道:‘人类能力的发展是以占大多数的个人甚至阶级为代价的。’他的意思是,随着共产主义的实现,人类的善最终将战胜恶,但这一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包含许多痛苦和不公正。”[29]

但是,马克思这句话的真实意思恰恰是讲在共产主义社会以前的社会,如资本主义社会里,才会是这样,而共产主义的实现则是最终

“克服这种对抗,而同每个个人的发展相一致”。[30]

伊格尔顿将那些资本主义社会造成的痛苦和不公正,歪曲地归结于实现共产主义的过程,是在真正地为资本主义辩护,并企图吓唬人民群众不要去试图实现共产主义。

恩格斯在给马克思的女婿拉法格的信中曾经提到

“德国党内发生了大学生骚动。近两三年来,许多大学生、文学家和其他没落的年青资产者纷纷涌入党内。他们来得正是时候,可以在种类繁多的新报纸的编辑部中占据大部分位置;他们照例把资产阶级大学当做社会主义的圣西尔军校,以为从那里出来就有权带着军官官衔甚至将军官衔加入党的行列。所有这些先生们都在搞马克思主义,然而是十年前你在法国就很熟悉的那一种马克思主义,关于这种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曾经说过:‘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大概会把海涅对自己的模仿者说的话转送给这些先生们:‘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31]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伊格尔顿却声称,“马克思主义者丝毫不反对法官、摇滚明星、传媒大亨和将军们热情涌入他们的阵营。他们不会排斥鲁珀特·默多克和名媛帕丽斯·希尔顿,只要这两人能够进行恰当的忏悔和一定时间的自我惩罚。”[32]

显然,这些涌入马克思主义阵营的跳蚤们自然会同意这样的看法:“如果出于某种奇妙的原因,终结现行体制符合时装设计师的利益,而不符合邮政工人的利益,马克思主义者就会将其政治关注聚集于时尚设计师,并强烈反对邮政工人的进步。”[33]

但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只会“完全相反”地站在进步的立场上。

我们不应当让马克思所否定的这样的“马克思主义者”来糟蹋马克思主义的名声。

对于这些人,我们应当正确地把他们称为“伪马克思主义者”。

四、小结

我们没有兴趣对这本几乎每一页都存在错误的书籍展开全面的批判。“行家伸伸手,就知有没有。”上面的批判已经表明,伊格尔顿所谓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只是在力图“证明”戴着写有马克思这三个字的帽徽的中产阶级作家们为什么是对的。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看来,这种所谓的对,其实只是不对而已。

最后,我们要提到的是,列宁曾经评价斐·雅·施米特博士的论文《黑格尔和马克思》是

“对马克思进行‘自由主义的’(确切些说,资产阶级的、怜悯工人的,因为作者大概是保守分子)歪曲的范例。”[34]

九十八年之后,伊格尔顿提供了一个同样的范例,而他居然还好意思地说什么“还有哪位思想家像马克思这样受到如此严重的曲解呢?”[35]

[1][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
[2]穆宝清:《伊格尔顿:重新坚定马克思主义——读<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文艺理论与批评》2013年第2期。
[3]姜华:《全球性金融危机时代仍然在场的马克思主义——关于<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的思考》,《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2年第3期。
[4]萧莎:《为马克思一辩——评伊格尔顿新著<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2年第2期。
[5]吴亮:《马克思,还是西绪弗斯?——评伊格尔顿<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书城》2013年第7期。
[6]李君如:《为什么要重新讨论马克思“是对的”?》,《人民日报》2011年11月22日第20版。
[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54页。
[8]李君如:《为什么要重新讨论马克思“是对的”?》,《人民日报》2011年11月22日第20版。
[9][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303页。
[10][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138页。
[11][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23页。
[1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册,人民出版社1980年,第161页。
[1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3卷,人民出版社1973年,第154页。
[1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3页。
[1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4页。
[16][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272页。
[17][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10页。
[18]《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8页。
[19]《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3页。
[20]《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42页。
[21]参见《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
[2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第240页。
[23][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1页。
[2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人民出版社1965年,第81页。
[2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人民出版社1963年,第443页。
[26][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35页。
[27]《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757页。
[28][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7页。
[29][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80-81页。
[30]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6卷第2册,人民出版社1973年,第124-125页。
[3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7卷,人民出版社1963年,第446页。
[32][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229页。
[33][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229页。
[34]《列宁全集》第55卷,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338页。
[35][英]特里·伊格尔顿著、李杨等译:《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新星出版社2011年,第303页。

作者:余斌(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摘自余斌《〈资本论〉正义——怎样理解资本主义》,广西人民出版社2014年12月版


【目录】马克思主义哲学吧转帖汇总(18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