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20世纪社会主义

原创

#1

楼主 lenin在1918 (2018-02-16发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吧)


一楼:

(楼主)lenin在1918: 注:这是我用列宁在1918和共产主义的幽灵等号在贴吧活动的时候 关于苏联、中国等20世纪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经典社会主义二者之间关系的讨论文字的整理。部分论述未注明时间。

应当注重社会主义的历史经验,充分探讨和汲取20世纪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和教训,是今天在更高的基础上推进社会主义运动的前提。
收录可能不完全,欢迎补充。

二楼:

lenin在1918

八楼:

小学生:看完了,我认为1918的观点和论述很不错,但我觉得在文革的问题上可能有一点不合适。毛主席说“还是按照老的办法”是指表面形式照旧,但内容还是要变化的。文革没有实现公社制度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造派内部的派系斗争,必须要让军队加入以稳定秩序,因此才设立了“三结合”的革委会。革委会的设立不能认为是文革的结束(也就是说不应该同意文革3年说的观点),实际上革委会设立后还进行了改变不合理的规章制度的斗争,群众也得以较多的参与工厂管理等(参考贝特兰的书)。与其说九大是文革的结束不如说是文革进行到了新的阶段。之后一些官僚分子尝试扭转路线时毛也再次发动了群众(批孔、反击翻案风)。

八楼楼中楼——

小学生:个人意见,希望赐教。当然我也认同文革有很多方面还是不足的,一次文革不能解决全部问题

lenin在1918: 这个问题,我在 https://leninin1918.wordpress.com/wenge4/ 里的第(五)(六)节谈到过一些。1969年当然不能算作文格的结束,但原本作为它的主题的那些旨在革新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类大胆尝试(群众组织和民主制的新尝试、高度的眼论自由和批评自由、工人 直接接管政权、坚决的反官僚斗争等等)确实受到了很多限制。如果把文格比作一把手术刀,那么它的锋芒已不如从前了。毛看到了文格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新问题,所以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想解决它们,以保证文格的轨道。从一定程度上恢复旧制度、恢复一些旧官僚的职权就是其中一步举措。我愿意相信毛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也是积蓄力量重新进攻的权宜之计。但毛默许和推动了文格的降温,我认为这是事实。所以,有很多造反派后来根本搞不懂中yang的意思了,活动陷入徘徊的境地甚至直接被取缔,地方夺权也陷入僵持局面。

小学生: 回复 lenin在1918 :我认同毛在68年开始有许多降温的举措,但这些做法未必是不符合文革的总体利益的。当时一些造饭派的武斗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让大多数居民产生厌恶,不利于团结大多数人。但群众运动在70-76还是存在的,74年开始让很多被错误打击的人能再次活动,之后许多造派得以再次组织。还有一点就是文革本身也不应仅仅视为群众的抗议和夺权活动,“改“也就是改变不合理的规章制度也应视为文革的一部分。按照贝特兰或者上海某工厂的纪录片,当时群众在70年左右还是能够参与管理工厂,选举革委会的代表。这些也应视为文革的重要部分。

小学生: 回复 lenin在1918 :我也觉得党和群众不能对立起来,毛在当时要求一定程度上保持党的权威是符合当时的需要的,如果党垮台无产阶级专政很可能无法维持(军队垮台可能带来更严重的后果,因而毛不愿意过多得罪军队)

lenin在1918: 回复 小学生 :你谈的经济方面的改革我也注意到了。本来要把这些创举系统整理出来,写进文章里的。但后来没能如愿。管理工厂是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路线的继续,它和文格的中心主题:党和群众的再革命化、工人自主意识和管理能力的塑造是分不开的。它是属于旧制度改造的一部分,但它不构成文格核心的部分。政权问题始终是根本问题,没有工人阶级政治民主和群众组织的坚实支撑,工厂民主也难以抵挡走姿派上台后的一纸命令。贝特兰的《大跃退》就叙述了这些新生事物如何难以进行有效抵抗而瓦解的情况

小学生: 回复 lenin在1918 :政治民主在文革以后也已经进步了许多,贝特兰提到工人选举革委会和党委。还有一点就是我认为一口吃不成胖子,也许第一次文革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群众的水平还不足),但可以通过“七八年”来一次文革的方法通过多次群众运动逐渐解决。

就是说第一次文革先达成一个阶段性的目标,在条件成熟以后再通过群众运动继续改良国家机器(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前提下),直到最后达到理想的状态。

因为1967年的群众和外部条件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完全实行巴黎公社原则的地步。

九楼:

十方羽:“改革开放我之前说过很多了,改革开放当然是进步,是革命的。判断所有制的优劣不是看公有纯度(其实改革前公有程度也很低),而是看是否能促进生产力发展。公有永远只与社会化生产力的高度相适应,没有这个生产力高度,空谈公有,是错误的。改革开放的任务就是奠定走向社会主义的真正基础中国社会主义成功的希望在于此,最大的风险也在于此。”哈?是这样的吗 :disappointed_relieved:

九楼楼中楼——

小学生: 这应该是楼主的老观点吧?

lenin在1918: 上学的时候考英语阅读你们老师应该讲过,要通观全文,把把握完整文义。以偏概全是最不可取的。这不仅对马列理论是适宜的(很多莫须有的所谓“矛盾”“对立”正源于不懂的历史地具体地完整地分析原著),对于一般讨论时也是适宜的。这段话时间是2015-09-02,而我至今找到的第一篇对特色社会主义的相对坚决的批判,是在2015.10.29。我当然可以把这段话删除。但我觉得在不喧宾夺主的情况下,保留一些阶段性的论述也是必要的。它令这篇记录更加真实。

另外,撇开那个阶段的偏见不谈,这段话里有些观点也不能算错。现代中国的这个名叫“改革开放”的资本主义发展的过程,确实进一步彻底地扫除了各种陈旧的、分散的、地域性的生产方式和社会联系,它使得社会化的生产力名副其实地取得了对于社会的统治权,当然,也就从人数和训练上壮大了中国工人阶级的队伍。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把这个过程从特定的历史观点上看作是某种“进步”,并理解它。但理解不等于承认,承认不等于放弃批判。中国资产阶级导演的这一切,却是在最卑劣的动机的驱使下、通过最不齿的手段、令数代中国人丧失其生存和发展的权利,以对工人最野蛮的剥削的形式而不自觉地实现的。

所以,15年这段话如果说还有什么特别的意义,那就是对于那种一味的历史倒退观点的反驳。这种历史的倒退观,对20世纪社会主义与毛时代无批判的承认与过分推崇,以至于掩盖了它们的一些问题的做法,直到现在我依然是不赞成的。我不认为20世纪社会主义已经为一种作为资本主义取代的社会主义社会提供了尽善尽美的标杆,它不是不可超越的,而是必须超越的。出路不在回到过去,而在从当下重新出发。

超级天才王宇: 回复 lenin在1918 :这段论述我先前似乎看到过,我那时还在有些疑惑立场问题,后来才知道您的思想转变过程,不过不得不说里面您提到的社会化大生产进一步加强是正确的

十楼:

lenin在1918:关于文格的结束问题,我认为有几篇文章很有意思,而且我承认我在15年思考文格这个问题的时候受到了这些资料的直接影响。
http://www.szhgh.com/Article/wsds/culture/2015-12-03/102273.html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7/02/376709.html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4OTY3NDYzOA%3D%3D&chksm=880f89a4bf7800b2c1a763341bd9376d72d5500eabe0d55bca6a2c9a86b239dd0e7a3c2f451b&idx=1&mid=2649517893&scene=21&sn=a50ec158422c61aed7b2a01d11ceae36

十一楼:

小学生:批孔运动可以算是造派的一个还击


#2

请问,链接点开后显示没有许可,是被屏蔽了,还是被干扰了?


#3

我关闭了博客。这篇文章过段时间再搬运过来。


#4

谢谢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