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社会实践

原创
工人现状

#1

有幸参加了两次学校组织的社会实践。在第一次社会实践中感受到了工人的艰辛,从而使我走上了所谓的“境外繁华”的道路。同时也对未来感到了迷茫。

坐了12小时的车到达了目的地

第一天进厂 就像刘姥姥一样 到处乱看。刚开始办理入职,先接触的就是人事。对人事的第一印象是他们好耐心。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事的耐心也磨没了,开始大呼小叫。有一次下班见到有新人入职,杂乱的队伍,每个人也不交流,目无表情,人事在人群中吼。或许人事是看不起我们这群劳动者的吧。

新人培训,先签了一大堆不知名的文件。当然你可以不签,不签就不让你入职同时还有学校的处分。没有人解释这些文件,人事也不讲,只是让我们赶紧签。

办完入职就被车间主任领着进车间了,一群人排着队,茫然的跟着走。车间主任总是笑呵呵的,他说工作不舒服了来找我。但是,我在那工作了两个月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可能是我们工作都比较忙吧。当然也再也没见过人事。

车间主任把我们领到车间,叫过来各条线的领班,然后领班就开始选人,“你们几个跟我过来”,领班们说道,“你干这个。”刚开始让我们只让我们看,跟着学。过了几十分钟就让我们开工了…………第一天工作时间比较短,八个小时。这个在厂里叫下早班。

厂里的工作整体来说并不是很累。对女工来说就更轻松了。大多数有凳子,当然,对于我这个工位由于凳子妨碍工作影响效率自然就没有。

厂里大多数人皮肤都很白。在他们脸上也看不到生活的乐趣 看不到希望。我看了他们用的手机,女工大多都是iPhone,男工大多就是蓝绿厂了,如果你是个小领导,手机就比较好了。

休息时间男工要么打王者要么就是抽烟。女工就是聊化妆品啊什么的。没有人想过未来,我也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要反抗之类的。有一次我对我旁边那个工友,他25岁了,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他眼往上边看了看,说年底再干一个月就回家了,在找工作。

车间里有一个领班很有上进心,天天都在背单词,有时候你叫他他还会给你蹦出来一两句。

八小时工作制?不存在的,只有在淡季有。在工厂里正常工作时间是十小时。当然工作时间长也意味着工资高。在这里加班是不需要通知的,下早班才通知。如果哪天你工作八小时不打招呼就走了,第二天来先是一顿骂,如果昨天你在午饭的时候加班的话领班就不会给你报了,相当于你义务劳动为伟大的社会主义做贡献了,这样的“劳动模范”并不是个例。如果你不想加班,或者得罪了领班,领班变回让你成为这样的“劳动模范”。

我的岗位是高低温测试,需要把产品先放入低温机加热一个半小时,然后拿出来测量合格不合格,再放入高温机一个半小时,然后再测量。低温机是零下50度 高温70度。虽然说产品一般情况下达不到-50℃,而且产品拿出来后还会升温但大多都要维持在零下45到零下42摄氏度。只有一双搬砖工人那种的手套和一个静电手套,不一会手套就湿了,然后再被产品冻上,然后再湿再被冻上。低温很痛苦的,工作一天手指头都是疼的。年前我只干低温,三个工友六台机,工作量也不是很大,不过要站一天,脚疼。

我以为就这样每天十小时就结束了,但年后换线一切都变了。

年后换线,高低温合在一起,六台机六个人,产能远远跟不上以前。在效率面前zb家和其走狗们丑恶的嘴脸就凸显出来了。他们不顾及客观事实,也从来都不看这些事实,他们为了他们的产能,为了他们的效率开始让我们加班。十小时叫正常工作时间,超过十小时的部分才叫加班。不过超过八小时的部分确实是1.5倍工资。

连班(在午饭和晚饭的时候加班,两次加班一次15分钟一共30分钟),下晚班(十小时后再加两个小时)有原来的7:40-7:40变为7:40-9:40。一天工作十二个半小时。我们也说不是我们慢是它本来就是两个工位的活,但他们也就是听听,后来又有一次测工时,然而并不能改变什么。他们说劳动法有规定一周最长的加班时常。领班说会报上的 你们放心吧,这个月报不上算到下个月。呵呵,涨姿势了。在我们加班的时候领班同样要加班,也有一些蹭加班的(不干活算工时,当然只限和领班关系好的)领班和全才以及那些蹭加班的在旁边聊天玩手机。我们几个苦逼在高温机和低温机直接享受着机器的奏鸣曲,重复着同样的工作,翩翩起舞。(手动滑稽)

在这里,不仅有zb家与工人的矛盾也有工人与工人之间,领班与工人之间的矛盾。我们领班讲策略,他整天一副关心你的样子,他的一个下手却充当着恶人的角色。领班从来不发火,也不骂人,只会偶尔给你少报个工时。资本家也不骂人。骂人的都是领班的小跟班。个别的也有老工人欺负新工人,我这个岗位之前的那个老师傅就是这样,什么都不干,指挥这个指挥那个。 新工人为维护自己那仅剩的尊严反抗老工人,“你牛B什么”这句话经常听到。

室友调侃我说“早上我没醒,贱哥(我)就上班去了,晚上下班我都睡着了我还没回来,一天都见不到人。”睡觉在梦里我都能梦到我在加班。那个时候的我也和那些工友们一样,一脸茫然,看不到希望。

在这里没有没有马克思 没有毛泽东 没有共产党 充斥着各种矛盾以及游戏和化妆品。罢工是工人,但这也是工人。室友说少和他们接触,他们是没有希望的,也不会有希望的。

这个厂伙食还是不错的,有肉。暑假让去的那个厂伙食就没法说了,“猪食”这是室友对它的称呼。一荤两素加米饭,素菜一个是凉拌黄瓜另一个不固定,荤菜是梅菜扣肉,准确的说是梅菜扣土豆。有时候有鱼,工人们说这里鱼便宜。这个厂伙食标准是六块钱,如果是夜班,早饭是三块。

暑假的厂等级森严,小领导见大领导一脸奴才样,但对工人永远是趾高气扬的。这个厂很少扣工资,如果你不服从管理,那以后你就不要加班了。呵,釜底抽薪。我在这个厂干了25天受不了就走了,因为这件事,辅导员一直就没给我好脸色。室友坚持干了三个月。最后一个月连续上班28天中间不休息。回来的时候另一个室友给我说他每天回到宿舍就躺床上咳嗽。

我没见过反抗,听老员工说反抗都被处理了。打架,嫖娼,跳楼,在这里好像年年都有。一个老员工像我吹嘘过他曾睡过多少学生妹。员工不敢反抗的,尤其是对那些上了年岁的人来说。他们连对领班的反抗都不敢。反抗领班,领班会把你调到工作量大的工作上,不给你报加班工时,不让你加班这都是他的手段。反抗zb家,那么你将丢掉饭碗。

工人们是否感到自己收到剥削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我也没问过,那个时候我对马克思也只是停留在书本上。他们应该是赶觉不到的吧。知识分子也总是看不起他们吧。保安都看不起他们,总是吼他们。

工友直接有感情吗?有,在我离开的时候我的工友送我一块表。有矛盾吗?有,还不少。经过社会的打磨,多少人已经不再轻易的相信别人了。工人之间同样也矛盾重重。我们的工人能联合起来吗?

马上又要放假了,新一轮的社会实践又要开始了,对于我们这些学生来说,工厂只是暂时的,等我们毕业了会去去这种地方吗?我想或许对于一下学生来说那将是他一辈子奉献的地方吧。

同志分享的小诗:

祖国生病了

作者:许立志

沿线站着

夏丘

张子凤

肖朋

李孝定

唐秀猛

雷兰娇

许立志

朱正武

潘霞

苒雪梅

这些不分昼夜的打工者

穿戴好

静电衣

静电帽

静电鞋

静电手套

静电环

整装待发

静候军令

只一响铃功夫

悉数回到秦朝

楼主绿帽子戏法同志分享的顺口溜:

远看苏州像天堂,近看苏州像银行; 到了苏州像牢房,不如回家放牛羊。 个个都说苏州好,个个都往苏州跑; 苏州挣钱苏州花,哪有钞票寄回家。都说这里工资高,害我没钱买牙膏; 都说这里伙食好,青菜里面加青草。 都说这里环境好,蟑螂老鼠四处跑; 都说这里领班帅,个个平头像锅盖。 年年打工年年愁,天天加班像只猴;加班加点无报酬,天天挨骂无理由。 碰见老板低着头,发了工资摇摇头; 到了月尾就发愁,不知何年才出头。
昆山的美女,吴江的汉,观前街的痞子满街串,相城的花,沧浪的草,金阊的和尚满街跑。
石路的帅哥,南门的狼,木渎到处是流氓,老成都的饭,蠡口的床,甪直的女生吓死郎。
常熟的田,张家港的湾,太仓的男女太疯颠。金阊的痴,沧浪的怨,平江的情侣上海转。
园区的夜色,新区的乱,吴中的女工没男伴。 玉山的土,盛泽的苦,杨舍的男人心里堵。


#2

论坛排版要求:段落间空行,手动消段首的空格,学会使用<br>强行分段。学会标记标题格式。
操作请看markdown的语法,然后修改本帖。


#3

非常感谢马列之声策划组同志对我的帖子的修改。昨天在liening1918同志的提示下我尝试对我的帖子进行了修改,可是并没有保存成功,最后一次修改提醒我说修改达到上限,因此一直就没有修改成功。


#4

发帖起72小时内可编辑,但一天只能进行两次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