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 论男女关系


#1

一、从地心说到日心说:感性材料的不可靠性

到底是太阳围绕着我们在转,还是我们围绕着太阳在转?在谈论本篇文章所阐述的话题之前,且让笔者说一件看似与题无关的常识性问题。众所周知的是,公元二世纪,埃及天文学家托勒密总结了地心说。这学说简直是显而易见,毋庸置疑的:就连五六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耀眼的太阳每天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升起,而后再坠入西方的地平线下。

——所以太阳是围绕着地球转动的。

这就是地心说。

这一朴实而感性的学说,统治了人类长达1500年之久。就像后世所有的教科书课本一样;直到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提出了日心说,人们的宇宙观才得以逐渐更新。时过境迁,斗转星移,又过了五百年的光阴,现在的我们才知道,宇宙很伟大,而我们却很渺小。

类似的案例,在科学史上简直是不胜枚举。另一个妇孺皆知的案例,则是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物体静止说。亚里士多德认为静止是一切物体的内在属性,只有给物体一个外在的力,物体才会运动。这一观点在1800年之后,被英国物理学家牛顿所否定。现在我们都知道,任何物体在不受外力时都保持匀速直线运动或静止状态,而普遍的静止状态只是一个现实中的经典案例而已。

我们抛出这些案例,试图想说明些什么呢?我们试图说明的,是这篇文章从始至终,一而贯之的方法论,即感性材料的不可靠性。如同地心说和物体静止说是看似合乎情理,但指导实践是繁琐复杂的一样;现实中的男性与女性的社会关系,也流露出如此的特征。这种社会关系,表象是显然的一套东西,而实质却是隐藏的另外一套东西;用粗糙的感性材料,去指导复杂的社会实践,必然会彰显出他的繁琐冗杂与疲软无力。

一个经典的案例,就是部分的现行的“女权主义者”们最喜欢用的逻辑:

1、现行社会的女性地位是不如同等地位的男性地位的;
2、一个集体是不会刻意的降低自己的社会地位的。

于是便得到推论:

——女性集体地位的降低,是男性集体压迫的结果。所以想要让女性地位和男性地位相当,我们就要对男性进行反击。

笔者打算先把这个极端粗糙的感性推论,暂时的放在一边;在稍候的部分,再予以详细的分析说明。让我们先转移回正轨,站在整个人类社会,而绝非简单的男性集体-女性集体的角度,谈一谈更为理性的实质分析。

二、从适度分工到过度分工:人的物品化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颇有趣味,却又熟视无睹的情况。我们也许会辱骂餐厅里的服务员,或者苛责诊治我们疾病的医生。虽说这里可能会有着“办事拿钱”“顾客就是上帝”的理直气壮的态度,但无论如何的是,我们始终是人与人的关系。人类,就会有自己的独立思维,自己的过往经历,自己的七情六欲。那又是什么时候,我们抹杀了彼此间相互理解包容的能力,反而以等级甚至阶级的观点相互敌视呢?

原因很简单,这就是由于人类的过度分工所导致的;这一行为的结果,就是人的物品化。

就分工而言,我们都必须要承认的是:适度的分工,是有利的。分工能够提升人类的生产效率,让我们从无组织的个人,变成有组织的集体。从这一角度来说,全体人类分工的目的,其实质就是为了全体人类自身。我们明确自己应该做什么,这是一种有意识的分工。

但随着人类社会的扩大化,有意识的分工消散了;人类开始进入了无意识的分工阶段。这种分工,不是适度的,而是过度的。种田地的人,就要一辈子被囚禁在自己的田地之上;做学术的人,就要一辈子被封装在自己的书斋之中。在这里,作为具体的活生生的“人”,已经被刻板的钉上了无形的铁匣之内。

而这种过度的分工,最后便导致了人的物品化。在这里,“人”不再是一个活物,而是一个死物。餐厅里的服务员,是餐厅的一部分;超市的收银员,是超市的一部分。教师是学校的一部分,医生则是医院的一部分。人类社会的一切,变成了“物”的世界,而非“人”的世界。

我们为何会迁怒服务员或者医生?这与服务员或医生的情感,品行,甚至于这个“活人”一切的属性,已经关系不大了。与其说我们在迁怒活生生的服务员或医生,不如说我们在迁怒毫无知觉的死板的餐厅或者医院。

与其说我们的品行恶劣,不如说我们一直在做一件我们认为天经地义的事情。在这里,打骂一个活人,就如同像踢飞一块没有知觉的石头一样,是如此的顺理成章。所以阶级就是如此的产生的,与其说这是某几个“个别分子”的“蓄意谋划”,倒不如说这是一场全人类无意识的作恶。在这场作恶中,绝大多数人是受害者,少部分人是受益者;但无论如何,绝少有人意识到必须要对这一司空见惯的规则予以挑战。

随着人的物品化,这种物品化的特征反过来作用于人。在绝大多数人类物品化的语境下,农民“必然”是愚昧的,工人“必然”是沉默的,官僚领导“必然”是正确的,知识分子“必然”是睿智的。这种“愚昧”,“沉默”,“正确”和“睿智”,已经与这个“活人”脱离了一切实在的联系,而反过来是由其职业与身份来决定的。

“领导”是“不可能出错”的,而“群众”必然是“缺乏能力”的。这种荒谬的言论,简直连三岁的小孩子都能看出来不靠谱的地方。职业与身份,只是一个证明自身能力的子集;而一个子集,是绝对不能代表一个全集的。没有任何的证据会表明,一个农民“天生”就学不会高等数学;也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说明,一个领导“天生”必然会拥有良好的判断与决策能力。

我们最后把眼光收回来,去审视我们一开始的命题:男人与女人的关系。我们会惊讶的发现,与其说这是一种男人集体-女人集体之间的感性的简单对抗语境;不如说是一种在家庭分工中,女性不断的物品化,人与沦为物品的人之间的实际支配关系。

或者更加直白的说:感性上是男性支配女性的社会环境,而实质上是一部分人类支配另外一部分物品化的人的逻辑关系。

想要获得女性地位的解放,就要从根本上打破人的物品化。不打破任何人的物品化,反而只在感性的性别受益的这个层面上兜圈子,是没有办法解决任何的实质性问题的。

有些所谓的“女权主义者”,却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他们拒绝任何打破阶级的行为,而同时妄图想达成同阶级内男性与女性权益相同的虚妄场景。这就如同茅屋漏雨,他们不去修复屋顶;却只盼望雨水不淋在床铺上,只淋在地板上一样可笑。须知阶级与男女不公,从始至终都是人的物品化的结果。

阶级,将活人异化为社会生产的一类物品。这种“披着人皮的物品”,是为社会生产而服务的。

男女不公,将活人异化为家庭生活的一类物品。类似的,这种“披着人皮的物品”,是为家庭生活而服务的。

由此可见,你不去从根本上解决人的物品化问题;反而只在意自己的小小利益,只追求所谓的“同阶级下男女平等”,这就是一种掩耳盗铃的荒唐行为。

三、从自然的性到物品的性:物品性征

由是,过度的分工导致了人的物品化,而人的物品化反过来约束了人类自身。性别,作为人类组成基本家庭单元的一个最重要的要素,就是这种反向约束的一种绝佳证明。

这种反向约束又是什么呢?让我们继续用职业来举例。个性的人不仅被职业贴上了共性的外在标签;进一步的,职业又对个性的人做出了共性的要求。工人,在别人的眼中是顺从的,所以他就要尽全力把自己培养成一个顺从的形象。教师,在别人的眼中是权威的,所以他就要尽全力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权威的形象。没有人会雇佣一个看上去就“不顺从”的工人,也没有人会雇佣一个看上去就“不权威”的教师。这就是职业,对于物品化的人的反向约束。

那么我们回到性别的话题上。同样的,性别的分工导致了女性的物品化,而“女性”这一“职业”(亦或称之为“物品”)就要受到分工对人的反向约束。我们考察现实中所“赞美”“讴歌”的典型女性的刻板印象,逐一分析之,便可以得到最经典的几个例证:

1、被动。无论是针对简单的两性交往,还是整个社会的评判;女性都“应该”是被动的,柔弱的,没有自己任何主见的。似乎这个群体,无论从体能或体能上,都应该是被另外的群体所超越的。女性自身的生理因素固然是一个方面,但仅这一个方面并不能成为全体的所有方面。

这就是人的物品化的一个方面:人构建出物,是为了支配物。故而人更希望物是柔弱的,被动的,无知的。即便这种逻辑上的“物”,实际上却是“人”;但人仍然希望把这种“人”赋予“物”的标签。就像处于支配地位的人,认为农民天生便无知,员工天生便顺从,老百姓都是没有脑子的乌合之众一样;这种普遍的“物”的印象,同样框在了全世界一半的性别身上。

2、装饰。就如同物品需要得到装饰一样,女性同样也是需要装饰的。虽然表面上同样都是“装饰”,但本质上,人与物的装饰是完全不同的。人的装饰,是为了展示自己的支配物的能力;而物的装饰,则是为了装饰于自身。在这里,前者是人支配物,物服务于人;后者则是人的继续自我物化。

我们从最基本的两性服饰出发,就能看出这其中的规律。男性的职业装束,必然是能够给自己带来外在的专业感与权威感的。男性的休闲装束,必然是能够便于自己日常行动与运动的。在这个层面上,人是支配物的,物是为人而服务的。

而再另外一方面,女性的装束则并不是这样。高跟鞋和丝袜,是为了彰显女性自己的腿部线条的。化妆品,是为了强化女性自己的外貌特征的。这一系列的物品,实质上是物的自我强化。对于这二者的区别,或者说的更通俗一点:你看男人穿衣服,看的是衣服;但你看女人穿衣服,实际上你看的是女人。

3、私有化。人与物的另外一个重要特征,即是人与物之间存在着支配关系。从支配关系的实质角度出发,这种支配必然是私有的。而私有化,必然会导致两个后继推论:一是支配与否的判断问题,二是支配前与支配后的差距问题。换句话说,前者要求人去考察物“是否已经被支配”,后者要求人去考察物“被支配与未被支配的区别”。

让我们先用职业来举例。这种类似精神分裂的现状,在企业雇佣员工的时候非常的明显。在员工入职之前,每一名老板都希望自己从其他公司挖掘的员工是易于离职,喜欢跳槽的。而在员工入职之后,他们的观点便一百八十度的转了弯;从希望员工原本的不忠,转为希望员工对自己忠心耿耿。

老板们对待员工的这种诡异的态度,同样也可以用在社会对于女性的身上。这种态度的实质就是私人占有;而这种态度的表现就是贞操观念和内外矛盾性。

贞操观念的实质是什么呢?实质就是人作为物时,物的归属权的不确定性。人们都希望自己支配的物,是可靠而稳定的,是始终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自己刚回到家里,就发现自己家的电饭锅或者洗衣机不翼而飞。诚然,死板的物的电饭锅或者洗衣机,并不会突然自己自动的失踪;但作为已经物化的人,是有这种可能性的。而物的归属权越不确定,这个物便越为不可靠,越为廉价。

那么内外矛盾性又是什么呢?这就是指未被私人占有和被私人占有后,这种体现在同一物上的截然不同的矛盾属性。这种矛盾属性,比比皆是。在交往前,女性是要对性毫无需求的;在交往后,女性是要对性极为渴望的。在外人的面前,女性是要拒人千里之外的;在自己丈夫的面前,女性是要无条件服从一切的。在这里,对性毫无需求和极为渴望构成了冲突,拒绝一切和服从一切也构成了冲突。这种冲突对立,就是贞操观念的一种延伸,一种私人占有的观念固化。人们无法仅从一张结婚证书上确立私人的持续占有,于是就要求这种占有的声明持续到生活中无处不在的每个角落里。

我们谈完了这三个典型特征(事实上还有很多的特征),我们再将话题回归。前言说过,人被物品化后,就要就物品的特征所反向约束。而这种反向约束的结果,就是产生了一种源于人的性别,而超于人的性别的全新的性别。这种性别,在逻辑上充斥着物品的性征,在表现上与女性的性别几近相互重叠。

这就是一种很错乱的关系了,错乱到把实际的理性逻辑掩盖在了表层的感性材料之下。但我们也可以很直白的,单刀直入的说:在这个社会里,我们认为只有满足被动,装饰,私有化等等这些物化条件的,才被称为“女性”;而并不是单纯只有因为生殖器是女性的,所以被称为女性。我们的邻邦日本,有一个很经典的名词,叫做“女子力”。一个先天生理性别为女的人类,为何还要困惑于后天社会性别所要求的“女子力”呢?在这里,生理的性别就让位给了社会的性别,自然的性就让位给了物品的性。

这是一个很荒谬的现象,但他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着。一个经典的例子是劳动女性,尤其是体力劳动女性。劳动女性,素来都是要被全社会“不认为”是女性的。虽然劳动女性拥有着女性的生殖器官,也会拥有典型的生理第二性征;但劳动女性并不满足社会上所要求的物品性征。一个年龄偏大的,皮肤粗糙的,未经化妆与修饰的活生生的人,并不会被社会所认同为社会意义上的女性。当这种生理性别为女,是物品性征“非女”的人,穿上了物品性征为“女”的特定服饰——譬如说迷你裙或者丝袜,我们只会高呼“辣眼睛”,而不会考虑这服饰到底是应该与其生理性别相匹配,还是与其物品性征相匹配。错乱,就在这里发生了。
而另外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近些年异军突起的男性“女装”现象,或者叫做所谓的“女装大佬”。文静的,柔弱的男性穿上了女性的装束,而在这种无违和感的情形下,自然的性与物品的性就这样割裂了。没有人在乎你的生殖器官,而只有人在乎你是否符合社会所给予你的分工模板。在这里第一性征,甚至于第二性征都不是重要因素了;而最重要的是你是否满足“女性”的外在物品性征:柔弱,被动,矮化与装饰。

由是,在传统的性别观念之中,人类支配物品,同时也支配了物品的性。而这种人类物品化的异化现象,就是一切的“女权主义”实质问题的根源。注意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细节,笔者并没有草率的直接宣称是“男人支配女人”,而是“人类支配物品”。这并非什么狭隘的污蔑“女性不是人类”,而是直接点出了一个事实:按照单纯的性别划分是纯粹浅薄的谬误,很多时候迫害沦为物品的女性并不仅仅是男性,也有相当多数的女性也参与其中。譬如说封建家长制的老婆婆,亦或是古代妓院里的老鸨;这些都是同一性别而产生利益冲突,典型的“女性迫害女性”的角色。

四、从人支配物品到物品支配人:商品拜物教

如果说上一个部分是传统的人类支配物品,那么这一部分我们就要讲述现代的物品支配人类。这也是现代社会中男女纷乱复杂,互相攻伐指责的根源所在。为什么现在变成了绝大多数的男性羡慕女性的“轻松自在”,而女性同时又普遍感受到这名义上 “男权社会”的压迫?真正的赢家到底是谁?是男人,是女人;还是深入刨析了这种肤浅的表层后,逻辑链上远离了纷争的另外的一部分人?

同样的,我们在谈论这一微观的具体问题之前,就要先谈论宏观的抽象问题。这一问题便是商品拜物教的问题;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类逐渐从“人支配物”,向着“物支配人”的方向发生着另一层的变化。

这种“物支配人”,是怎么体现的呢?我们来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一家制作豪车的工厂里,有着数千名制造豪车的普通员工。普通员工虽然制造了一辆有一辆的豪车,但以一名普通员工的工资来看,他是买不起一台豪车的。就这个层面上来看,人们对“豪车”这个物品倍加称赞,却对制造豪车的更伟大的“人”视而不见。

广而观之,你享用着盘中的美食,却认为生产粮食的农民是一种低贱的职业。你欣赏着公园的景色,却认为制造砖瓦的工人也是一种低贱的职业。“贵物而贱人”,这就是商品拜物教的一个最佳的诠释。

在我们正常的逻辑链中,理应是人类“大于”物品,而物品“大于”商品的。因为绝大多数的物品是由人类而创造的,而商品仅仅是物品的一个子集而已。而在商品拜物教的眼中,一切逻辑都颠倒了过来:物品“不如”商品,而人类“不如”物品。无论是活生生的人的角度,还是死板的物的角度,想要获得最高的评价,就要彰显出自己的商品的特征。离商品的特征越发的吻合,这件“东西”就越发的好,这个“人”就越发的好。

而这种“物支配人”,是怎么产生的呢?这就要从两个异化的角度出发,进行递进的解释。这两个异化,第一个就是从人生的证明到物品的证明之间的异化,第二个就是从物品的证明到物品的崇拜之间的异化。

什么是“人生的证明”?这就涉及到一个终极关怀的问题:人终有一死,那么人在死之前的意义是什么?这是人的生命的有限性,和世界的延续的无限性之间的矛盾。绝对的终结,就是对终结前的这段历史发起了挑战。而这种挑战的回答,就是这段历史存在的意义。

人活着,就在有意识或无意识之中,追求人生的意义。虽然追求的答案不是唯一的,但追求的过程是必然的。有些人采用宗教的方式,将虚幻的偶像作为心灵支柱;又有人采用繁衍的方式,将子孙后代的延续作为精神寄托。

什么是“物品的证明”?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人的物质占有开始丰富;于是这一证明题就有了新的答案。人们开始认为对规格化的商品的占有,就是对自己人生意义的证明。这就是第一个异化,即从人生的证明,到物品的证明的异化。人们开始忘记了对物品的占有,实际上只是充实人生意义的一个子集。

所以很多人说“我缺钱”“我要买东西”,但实际上你要是问他们,他们似乎也并不缺乏“钱”或者“东西”。他们所需求的,只不过是暂时性的填充自己内心的空虚罢了。既然人生的矛盾是有限的人生和无限的世界之间的矛盾,那么与主动的与无限的世界进行交互,将有限的人生融入无限的世界,才是一个正确的方式。而一切的宗教、拜物教、利己主义者们,都试图反过来将无限的世界揉入自己有限的人生。这一颠倒的交互方式,无异于一种饮鸩止渴的行为。

什么是“物品的崇拜”?人们靠物品来证明自己的人生,久而久之,就会产生第二步的异化。人们开始忘记了物品是为人而服务的,反过来却认为物品有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魔力。谁拥有了物品,谁就拥有了人生的意义;谁拥有的物品数量越多,谁的人生意义就越大、人生意义就越好。而当这种物品,以商品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时候,就是商品拜物教。当这种物品以货币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时候,就是货币拜物教。

在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商品拜物教与一般的宗教,并没有任何的本质区别。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人的终极关怀问题,而最终的落脚点都被异化扭曲成了一种狂热的崇拜。对于一般的宗教而言,我们为了定义人生的方向,而设立出了宗教偶像的指标。我们的原意是为了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在人生层面上超越所设定的宗教偶像,以其为我们的行为规范;却不料反过来,我们最后却匍匐于宗教偶像的脚下,瑟瑟的不敢越雷池一步。对于商品拜物教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支配物,以希冀这能证明我们的人生;却不料我们最终陷入了对物的狂热崇拜当中。

所以当我们把上述的一系列逻辑链理清之后,我们就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女性的地位得到提升,只是一个浅薄的感性材料。深入究其根源,实质上是商品地位的提升。商品凌驾于一般人的上面,整个社会陷入了一种狂热的商品拜物教情绪;故而作为已经高度物品化的女性,她的地位就要凌驾于一般的人类之上。

这种凌驾的标准是什么呢?就是物品化的程度,商品化的程度。换言之,只要一名人类(这里甚至与性别无关,无论男性或者女性),越满足商品化的要求,这个人就会越受欢迎。在这里,一切的与人类的个性都绝缘了。无论你之前经历过什么,你的主观意愿是什么;只要你符合一个社会所定义的商品化概念——女性性征,年轻,漂亮,有身材;你就是一个受欢迎的角色。而这一系列的判定标准,只与你的外在有关,而与内在绝缘。

在商品拜物教的叙事角度中,商品是用来证明购买者自身消费能力,进而被崇拜的。所以女性得到了同样两方面的要求:一方面被要求作为一个附庸属性的商品,去证明消费者的购买力。而另一方面,这个商品本身也从消费者处获得购买商品的回报;而这种回报丰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便让人产生一种作为商品而获得优越的错觉。这种错觉,就是庸俗的所谓“田园女权主义”的要求。在这里,讽刺的是,这种“商品化——女性优越”的鼓吹手们,恰恰就是“非商品化——女性权益”的绝佳敌人。

但错觉始终都是错觉,人并不是商品。人不可能按照商品的标准要求自我,并从这种要求中获得任何真实的快乐。人的终极关怀问题始终都是人生的意义本身,而绝对不是拥有多少金钱,享有多少美食或占有多少商品。女性被物化成了商品,人生的证明变成了商品的证明;而这种商品的证明,又需要其他的商品来加以证明。于是化妆品,保养品,装饰品,奢侈品就成了商品化女性最好的朋友。

男性羡慕女性吗?并不,绝大多数的男性只羡慕商品化的女性;而自觉的将非商品化的女性视为无性别化。女性这个称呼已经泛商品化了,整个社会不会认为食堂大妈或者保洁阿姨是女性,并非她的生理性别不是女性,而是因为她的社会性别不是商品的性别。

女性羡慕男性吗?并不,绝大多数的女性只羡慕具有购买力的男性;而同样的将无购买力或较弱购买力的男性进行污名化。当商品化的女性发现周围绝大多数的男性购买力相对不足时,就会将这种污名化变本加厉,甚至导致逆向民族主义的产生。

五、从消费主义到逆向民族主义:女性的困惑
让我们把视角拉的更广一些,就会发现一些更加令人惊讶的事实:女性的商品化只不过是冰山一角,事实上整个人类社会都处于商品化的洪流之中。物的支配是如此的明显,甚至于形成了逻辑的闭合循环。女性需要更好的商品,去证明自身;而这一需求又会刺激商家去进行宣传,宣传女性必然需要更好的商品。这一循环不断的往复扩大,于是人和物的商品化也就随之扩大了。
相较于这种循环的女性商品化行为,男性则陷入了一种完全相反的困境当中。男性需要女性,去证明自身;而这一需求又会刺激女性进行另一种宣传,宣传男性需要付出更高的购买力。这种撕裂两性间的矛盾,一方面将商品化女性的价格炒作到九天之上,一方面又将消费者男性的购买力压榨至九地之下。
当消费者的男性,同商品的天然同盟(商品化的女性与出售商品的商家)之间的分歧到达一定激烈的程度的时候,矛盾便激化了。一方面,消费者无力承担虚高的价格,导致商品的普遍滞销。而另一方面,商品的普遍滞销存在着大量的沉没成本,而这种沉没成本的存在,更不可能促使商品降价。于是商品便寄希望于现有市场之外的市场,无论这一外部市场的消费者是否真的具有相应的购买力——这就是“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这一逆向民族主义的原因。

鼓吹“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这一观点的商品代言人们,最经常举的一个案例就是“中国男性比女性多3000万”。这一案例,就是通过试图通过商品的相对稀缺性,故而论述商品的高价合理性。
但这一论述,显然是一种极为荒谬的无稽之谈。众所周知,地球上百分之七十都被海洋所淹没,但淡水资源始终都是一种稀缺的资源。这是一件写在我们小学自然课本上的常识。一杯水放在河边,就不是稀缺资源;一杯水放在沙漠里,就是稀缺资源。资源的稀缺与否,是与资源的绝对数量无关的,而是与资源的相对位置有关的。
同理,随着人类社会分工的过度发展,必然会导致人的分散化,零件化,原子化。而这种分散化,零件化,原子化,会导致每个人所保持亲密关系的人越来越少——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在这一点上,女性相对男性是稀缺的,而男性相对女性也是稀缺的。这并不是一种抽象的,宏大叙事的几千万男性对几千万女性;而是一种很现实的,你,对你身边的几十个人甚至几个人。你潜在的交往对象的数量,和泛泛的统计数据无关,而只与你身边具体的人有关。于是这种交往对象的稀缺性,决定性因素仅仅是你认识他人的数量,而绝非一个“3000万”的数字。

但商家一直贩卖着这种困惑,因为他是女性商品化这一循环中获得收益最多的人。于是商品化女性的价格在国内的市场虚高不下,在另一方面,这种商品开始盲目的扩大国外的市场。
而这种盲目性是如何产生的呢?事实上,女性并不是真实的商品,而是有主观意识的人类;而这种主观意识的错误,便成为了这种盲目性的根源。当这种主观意识普遍的提高到整个社会层面的时候,就变成了普遍的“中国男性配不上中国女性”的社会意识。而相应的社会意识又反作用于个人,如此逐步的扩大循环下去。
这种主观意识的错误,又来自于哪里呢?这就是来源于主观意识所固有的局限性。一个人了解身边的事物,是通过亲身的接触;而一个人了解不在自己身边的事物,则是通过他人的转述。在这种相应的转述过程中,就不可避免的对主观臆断留有藏污纳垢的余地。不是因为实际的事物是美好的而美好,而是因为你想象中的事物是美好的而美好。而当你接触到实际的事物之后,这种想象中的事物又会持续的发挥着效力,进而影响你对实际事物的判断能力。
有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就源于此。80年代的《河殇》,影响了一大片中国人。任何的中国的东西,都是低劣的东西;而这一不良的影响力,甚至持续至今。这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外国是遥远的,外国所展现的东西必然是最美好的,普通的中国人只能通过他人美好的叙述和自己的主观想象来构建脑海中的外国。优越的,从来都不是实际的外国,而是人脑海中的外国。
试想一个基本的问题,外国的宣传片,外国的广告,会刻意的把自己最恶劣的一面展现出来吗?他所展现的,必然是最好的一面,甚至是经过一番精心粉饰的一面。那么经过一轮或多轮转述后,这种精心粉饰的幻想,同现实生活中时刻出现的瑕疵相比,自然是幻想占据了永远的上风。这俨然是另一种意味上的宗教了;因为你无法接触他,所以你只能屈服于他。而这种屈服,并不是屈服于现实中的人或事,而是屈服于自己脑海中的幻想。在这里,人类自己成为了自己最大的囚笼。


#2

排版差评。段落请空行,手动删除段前的空格,多余两个将会变成不可描述的格式。
另外,这篇文章,还是太人本了,科学分析不够。

6.12 0:27对主楼进行了编辑。


#3

感觉没有写完,最后应该进行比较完整的论述的地方空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