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人安利到了这里,介绍介绍,还有有一些疑问


#1

大家好,如题,被人安利到了这里,有一些疑问。我的ID也算是透露了我现在的状态。
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主要是因为贴吧大佬的言论把我震住了,太靠谱了,听着就觉得这帮人是厉害的。
初来乍到,先说说我是谁和来龙去脉吧。我爷爷是解放军,去过朝鲜,团长。我外公是可可西里的边防军官,大学生,要不是知识分子有特殊补助,家里就饿死了。爹跟着部队跑,第一批高考考生。某研究所所长,后来从体制内出去了,因为“想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妈没啥好说的,学霸普通人。
因为这样的家庭氛围,我的倾向一直是。。比较混乱,无法表述清楚,但总体上是支持社会主义的,但有点傻吊,社会主义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我算是一个知道的东西不多,但对老毛有好感(因为我爹),而且觉得我们在变好(因为我爹);但不好的事情也一直在发生(因为我爹);不要放弃阶级斗争(因为我爹);改革开放好(因为生活环境)。
感谢我爹在幼儿园的时候就让我玩电脑,小学就有网络可用,因此我从五六年级开始就狂看乱七八糟的东西,知道的东西也多了,虽然都是看到了皮毛而已,不过意识开始出现了。其实困惑一直都有,一切似乎都没有像是cctv说的这么好,但也没有外面说的那么坏;也因为两边似乎都不靠谱,我也一直搞不明白
随着初中的毕业,我半信半疑的觉得似乎外面有更多有用的东西,但后来我发现,其实也就那样。。轮子令我呕吐,今天他们是轮子,明天就为别的公司举牌子了,呕。。
我的QQ群里有的时候也会讨论一些事情,随着话题的进展和增多,我越发迷茫。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意识到我在摇摆不定。。
我爸一直在跟我说,要两边都看。但是草,我真的看不明白。然后群里有人跟我安利了马思吧,结合我爹遗传下来的情怀以及我“不能一棒子打死”的总结,以及吧内各种靠谱言论,我觉得我终于找到对的地方了。
写了这么我都觉得有点尴尬,这些的都啥玩意儿。一句话总结一下吧:妈的大佬们救命啊!:sob:


#2

所以说你到底想问什么……


#3

欢迎。对马列主义的理论认识不够可以去看置顶的书单,对当下的具体问题有疑问,请善用论坛搜索功能,找不到再提问。
祝楼主继续进步


#4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5

总之,迷茫。

咱们经历的社会主义,从形式上看有三种(暂就这么分类吧):(1)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2)1977-1978年的社会主义,(3)现在台上吹的社会主义。

第1种社会主义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是通向人类解放的社会主义;

第2种、第3种社会主义是冒牌社会主义,是压迫人剥削人的资本主义。

第1种社会主义和第2、3种社会主义是非常敌对的关系。

具体是什么样的社会主义没搞清楚,也就不知道支持哪一种。搞清楚很难。

你现在接触的讲马克思的叫左翼,至少形式上叫左翼。

法轮功是极右翼,从他们鼓吹民国和极端反共就可以知道他们与蒋匪军一伙的,但“进化”了,普遍有神护体。因为还遗传了人类的美德,比较谦虚,有些说自己还没“进化”彻底,所以我把他们看作是半仙。

2012年(或之后)法轮功一改往日极端反共立场,对当局寄予厚望,因为温家宝声称要政改。那段时间弟子们常赞美温家宝,不过没持续多长时间就发现自己被骗了。

民间有许多派别,执政的也有派别,比如薄熙来被其他派别的搞下去了。

现在能觉察到自己身边有些不正常现象,说明开始反思了。但是是否想改变这个世界?或者改变的愿望有多强烈?

没有改变社会的强烈愿望,没有经过亲身观察与实践而形成的比较系统的、比较明确的一系列观点(或自己的理论),这个年龄段要理解并接受马克思主义非常困难。

对“社会主义”(虽然不知道是哪一种)有好感而且还处于迷茫状态,就说明自己的世界观已经被资产阶级思想主导了。但“好感”的存在说明你也具有发生质变(即让无产阶级思想夺回世界观的领导权)的可能。

引用几段毛主席1917年致黎锦熙的信中部分所言:(看看部分字面意思就行,主要的在于要知道青年毛泽东之所以成为后来的伟人,与其青少年时期的志向有密切关系,也可以看看当时他是怎么观察、认识社会的)

今之天下纷纷,就一面言,本为变革应有事情;就他面言,今之纷纷,毋亦诸人本身本领之不足,无术以救天下之难,徒以肤末之见治其偏而不足者,猥曰吾有以治天下之全邪!此无他,无内省之明,无外观之识而已矣。己之本领何在,此应自知也。以欂栌之材,欲为栋梁之任,其胸中茫然无有,徒欲学古代奸雄意气之为,以手腕智计为牢笼一世之具,此如秋潦无源,浮萍无根,如何能久?…天下亦大矣,社会之组织极复杂,而又有数千年之历史,民智污塞,开通为难。欲动天下者,当动天下之心,而不徒在显见之迹。动其心者,当具有大本大源。今日变法,俱从枝节入手,如议会、宪法、总统、内阁、军事、实业、教育,一切皆枝节也。枝节亦不可少,惟此等枝节,必有本源。本源未得,则此等枝节为赘疣,为不贯气,为支离灭裂,幸则与本源略近,不幸则背道而驰。夫以与本源背道而驰者而以之为临民制治之具,几何不谬种流传,陷一世一国于败亡哉?而岂有毫末之富强幸福可言哉?夫本源者,宇宙之真理。天下之生民,各为宇宙之一体,即宇宙之真理,各具于人人之心中,虽有偏全之不同,而总有几分之存在。今吾以大本大源为号召,天下之心其有不动者乎?天下之心皆动,天下之事有不能为者乎?天下之事可为,国家有不富强幸福者乎?然今之天下则纷纷矣!推其原因,一在如前之所云,无内省之明;一则不知天下应以何道而后能动,乃无外观之识也。故愚以为,当今之世,宜有大气量人,从哲学、伦理学入手,改造哲学,改造伦理学,根本上变换全国之思想。此如大纛一张,万夫走集;雷电一震,阴曀皆开,则沛乎不可御矣!

自昔无知识,近顷略阅书报,将中外事态略为比较,觉吾国人积弊甚深,思想太旧,道德太坏,夫思想主人之心,道德范人之行,二者不洁,遍地皆污。盖二者之势力,无在不为所弥漫也。思想道德必真必实。吾国思想与道德,可以伪而不真、虚而不实之两言括之,五千年流传到今,种根甚深,结蒂甚固,非有大力不易摧陷廓清。怀中先生言,日本某君以东方思想均不切于实际生活。诚哉其言!吾意即西方思想亦未必尽是,几多之部分,亦应与东方思想同时改造也。

志者,吾有见夫宇宙之真理,照此以定吾人心之所之之谓也。今人所谓立志,如有志为军事家,有志为教育家,乃见前辈之行事及近人之施为,羡其成功,盲从以为己志,乃出于一种模仿性。真欲立志,不能如是容易,必先研究哲学、伦理学,以其所得真理,奉以为己身言动之准,立之为前途之鹄,再择其合于此鹄之事,尽力为之,以为达到之方,始谓之有志也。如此之志,方为真志,而非盲从之志。其始所谓立志,只可谓之有求善之倾向,或求真求美之倾向,不过一种之冲动耳,非真正之志也。虽然,此志也容易立哉?十年未得真理,即十年无志;终身未得,即终身无志。此又学之所以贵乎幼也。今人学为文,即好议论,能推断是非,下笔千言,世即誉之为有才,不知此亦妄也。彼其有所议论,皆其心中之臆见,未尝有当于宇宙事理之真。彼既未曾略用研究工夫,真理从何而来?故某公常自谓:“今日之我与昨日之我挑战”,来日之我与今日之我挑战与否,亦未可知。盖研究日进,前之臆见自见其妄也。顾既腾之以为口说,世方以为贤者之言,奉而行矣,今乃知其为妄,宁不误尽天下!弟亦颇有蹈此弊倾向,今后宜戒,只将全幅工夫,向大本大源处探讨。探讨既得,自然足以解释一切,而枝叶扶疏,不宜妄论短长,占去日力。

欲人人依自己真正主张以行,不盲从他人是非,非普及哲学不可。吾见今之人,为强有力者所利用,滔滔皆是,全失却其主观性灵,颠倒之,播弄之,如商货,如土木,不亦大可哀哉!人人有哲学见解,自然人己平,争端息,真理流行,群妄退匿。

某君语弟:人何以愚者多而智者少哉?老朽者聪明已蔽,语之以真理而不能听,促之而不能动,是亦固然不足怪。惟少年亦多不顾道理之人,只欲冥行,即如上哲学讲堂,只昏昏欲睡,不能入耳。死生亦大矣,此问题都不求解释,只顾目前稊米尘埃之争,则甚矣人之不智!弟谓此种人,大都可悯。彼其不顾道理者,千百年恶社会所陶铸而然,非彼所能自主也,切亦大可怜矣。终日在彼等心中作战者,有数事焉;生死一也,义利一也,毁誉又一也。愚者当前,则只曰于彼乎,于此乎?歧路徘徊,而无一确实之标准,以为判断之主。此如墙上草,风来两边倒,其倒于恶,固偶然之事;倒于善,亦偶然之事。一种笼统之社会制裁,则对于善者鼓吹之,对于恶者裁抑之。一切之人,被驱于此制裁之下,则相率为善不为恶,如今之守节、育婴、修桥、补路,乃至孝、友、睦、雍、任、恤种种之德,无非盲目的动作。此种事实固佳,而要其制裁与被制裁两面之心理,则固尽为盲目的也,不知有宇宙之大本大源也,吾人欲使此愚人而归于智,非普及哲学不可。

网上有部《恰同学少年》电视剧,可以找到看看。


#6

看样子,楼主还需要尽力摆脱“趣味者”的状态。从阅读推荐书单做起,怎么样?


#7

特色资本崛起与工人再解放之路里有谈关于薄熙来的问题


#8

我开始的状态与你差不多,我个人建议只有一个,一定要看沉下心看书,我说的是论坛书单里的那种,万不可看几篇网上的小文章就觉得掌握了真相,总之,作为初学者,我们应该多看书,少说话,有了一定的知识储备后才能提出真正有价值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