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贴吧关于“闻歌娱”问题的记录

贴吧相关

#1

注:本帖收录 https://tieba.baidu.com/p/5737075433 贴中的相关对话。立此存照。


主楼(2018-6-8发表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吧)

(楼主)苏维埃君士坦丁


格洛丽亚:抱歉,闻歌娱早特色化了。链接发不出来,自己去列宁主义吧看他发的贴吧

马哲吧策划组:我觉得你压根就没看我们发在论坛的揭露贴吧
你要是看完,就知道你护的闻歌娱不只是在周恩来问题上存在所谓“内部分歧”云云了。
闻歌娱一直在背后拉帮结派,四处造谣攻击本吧:什么“专制”啊,蛮狠不讲理啊,没有给他以及他那可爱的朋友羽兰xx以活动的空间云云。闻歌娱还可笑地污蔑本吧,说什么我们只是“反串黑”,“转左只是伪装”,实际仍然是“特色派”——而你的那个q群就是闻歌娱煽风点火的根据地。
也只有在那种地方,你的朋友闻歌娱才得以寄生和苟延残喘。滑稽、嘲讽、阴阳怪气——闻歌娱在你群里不就是玩弄这些表演来抹黑本吧吗?它要是有种把这些谣言摆上台面来,就等着同志们用事实抽他嘴巴吧。
群主,装作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是很蠢的,你应该擦亮眼睛,看看这个专以造谣和攻击本吧为能事的滑稽投机政客闻歌娱的真实嘴脸。
你手里有个“马列主义”群,你怎么处置这个叫闻歌娱的玩意是你的自由,我们自然无权干涉;但是,既然闻歌娱执意要利用你的群陈篇累牍地制造谣言抹黑我们,而你又拒绝表态,继续骑墙,那不好意思,我们大概只能认为您是默许它这样做了。
因此,回击闻歌娱,也就难免伤及您的群了。
回复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6-08 1

苏维埃小范:你这个认知任然是有问题。闻歌娱的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结果你还停留在他对周的态度上。他早已经开始站在反马克思主义的特色立场上了,更不存在什么理论上的分歧。

马哲吧策划组:闻歌娱造谣我们大概从去年末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现在,先是替羽兰xx套近乎,之后捕风捉影,学着逼乎关凯元的论调,据说要挖我们的“黑历史”以论证我们是个以“极左”名义包装起来的特色根据地。之后又各种拉拢杂牌人士,堆砌滑稽表情造谣惑众。
我们可是采取了防守姿态前后半年多啊。对你们的污蔑可是不置一词。近期闻歌娱病症好像有加重态势,所以整理了下材料,揭露下。
左圈人士闻歌娱骂了我们半年多,然后今天我们写了篇文章回击下,左圈人士就受不了了。抱怨我们这是“网斗”。
有这种道理吗

不一样的井猜:笑死我了,明明证据都已经清清楚楚地摆在您的鼻子前了,您还是装作没看见,还故作清高地宣称自己“对网斗不感兴趣”。您摆出一副假惺惺的“理中客”的姿态,这是要给谁看呢?怕不是给您那比生身父母还亲的滑稽巨婴闻歌娱先生看吧?

首长:闻歌娱是什么立场根本不重要,因为他就是个没有立场的小资**,你今天跟他好他就倾向你,你明天批判了他两句,他就要跟你对着干,只要和你相反的、和你对着干的立场,他都要参与一脚。今天他是托派,明天就能是托派,后天还能当个自由派。而在你眼里,我们和这种毫无原则**之间的矛盾却只是什么“理论分歧”,我看你和那个闻歌娱一样毫无立场原则

马哲吧策划组:楼主跑来表演一通,满口解决实际是没有解决。
继续维持对闻歌娱的偏袒,为之造谣提供庇护,这就是楼主最后为我们展示的结论?
你不是要解决吗?就问你踢还是不踢?对闻歌娱批还是不批
楼主要是继续为闻歌娱之流提供公开造谣的地盘,那不好意思了,贵群也算是表明了你们左圈是个什么货色。而我们也知道该对贵群采取什么态度了。

滑稽葬礼:左派幼稚病,了解一下

冰心在玉壶:楼主选择性失明也是可以啊 还要为你的“左圈”朋友们维护到底么,那样只能证明你的属性。

马列的接班人:如果你还在护犊子,那么请滚吧!


楼中楼讨论


苏维埃君士坦丁:我不认为他特色化了,我亲眼看见他批判改良派特色,但他和幽灵的事我的确不清楚
伊斯-4: 您了只看到他偶尔装X发发“革命”的言论,看不到还是假装没看到他湖南群当做他这种投机分子装模作样闹网络建国,和****造谣生事的垃圾桶、乞食袋?您了平时膜薛人不是膜得嗨着呢么,怎么换一个左圈**来您就对他百依百顺、护子心切了呢?
2018-6-8 17:22回复
苏维埃小范: 不好意思,自由派也批特色,是不是也和我们是理论上的分歧?


苏维埃君士坦丁:你们发的那个揭露我看完了,他就算是造谣,也不是理论上的分岐,这点你们也应该明白,我说的内部分岐就是非理论分岐方面的,这种分岐不是根本上的,决定性的,再怎么说,我觉得和解是很容易的2018-06-08 17:10

马哲吧策划组: 对啊,不是理论分歧,而是立场分歧。闻歌娱希望颠覆本吧,而我们要捍卫这里。还在这里自作多情讲什么“求同存异”,我建议你回你的群翻翻记录,看看你家闻歌娱是怎么和本吧“求同存异”的。
解决?说的真是漂亮。几个月了,闻歌娱式的“解决”就是继续造谣,抹黑污蔑,放炮拉人。你的解决就是选择性失明,坐而不管。我记得好像有几个人私聊你问闻歌娱这事的,你似乎一直装作离线。呵呵。
2018-6-8 17:15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emmm,我是要赶考搞复习才没理的,我也不是那些模糊的态度,这些详细的事情我也最近下搞清楚
2018-6-8 17:19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详细情况都没搞清楚就过来替闻歌娱辩护了?这也太不够审慎了吧。我们观察闻歌娱可不只一天两天了。
2018-6-8 17:21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最近搞清楚不代表现在不清楚,一天两天?他加我的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2018-6-8 17:22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拉倒吧。你屁股就坐在它那边嘛,而你们群的日常也不过就是造谣抹黑我们吗?无中生有的中伤,诽谤和攻击——所以说你的群是打引号的群有什么不妥呢


苏维埃君士坦丁:不管你们怎么看,理论分岐真的有么?请你们也保持一下理智,但他的那些行为的确要受到批评。
收起回复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6-08 17:12

马哲吧策划组: 这些话请回去告诉你家闻歌娱。它不就是要玩建政吗,谁怕谁呢?
2018-6-8 17:17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不好意思,我对网斗不感兴趣
2018-6-8 17:21回复
伊斯-4: 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什么?您作为薛习的名人和键逗的先锋,这时候摆起什么非左圈架势呢?
2018-6-8 17:24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向我们提出什么“理智”“放下分歧”一类的漂亮要求前,先回去问问你家闻歌娱能接受吗
2018-6-8 17:25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回复 99A2集团军 :帽子我收下了,谢谢
2018-6-8 17:25回复
伊斯-4: 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乌里杨诺夫童鞋,您在去年就纵容自己那个群里的形左实右分子和其他不明生物,以及在某些臭名昭著的左圈杂烩群与某些“群宠”关系甚好,和薛人纠缠不休,难道需要我说具体都是什么人吗?
2018-6-8 17:27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回复 99A2集团军 :说说看
2018-6-8 17:28回复
苏维埃小范: 分歧?批评了听了改了也就罢了,现在呢?不想网斗就别再背后嚼舌头,他一天到晚带个滑稽跟个**公知一样,可是分歧哦!
2018-6-8 17:32回复
伊斯-4: 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既然您自称对网斗不敢兴趣,又在这里极力地反对马哲学吧同志们的意见,又否定我对您的描述,又何必一边发帖一边把回复信息发给闻歌娱等人呢?


苏维埃君士坦丁: 嗯,那就这样吧,你们的确说的是有道理,但是,我还有个问题,闻歌娱的在你们眼中,他的倾向是什么样子的?又如何跑道走资派那里去的?可我也亲眼看见他正用马克思主义观点批判过一些粉红分子,你们如何看待呢?共产主义幽灵和他又什么关系?观点上是一致的么?
2018-06-08 17:42

巡警蜀黍: 批判过粉红分子不意味着就一定不是机会主义者吧?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
2018-6-8 18:14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套用你家闻歌娱骂人的一句话,装谁不会装呢 呵呵。别扯没用的,就问你要怎么办?继续留着闻歌娱在贵群寻滋生事么
2018-6-8 18:35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理中客”又怎样?理中客又不代表着虚伪
2018-06-08 17:43

伊斯-4: 在革命与反动、真理与谬误、事实和谎言的斗争中标榜所谓“理科中”,客观上起的就是扶持纵容反动事物的生长的作用,如果不是因为一时受蒙蔽和心智不成熟,那就是自己也不是什么好玩意了。
2018-6-8 18:03回复
AMD: 您是装作理中客,不是真的理中客。
2018-6-8 18:03回复
AMD: 另外,应该只有理客,骑墙是不成的。
2018-6-8 18:04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回复 刘旋002 :原来是这样啊真没意思,随你们怎么吧,骑墙也好故意调和也好,你们倒是回答一下问题看看?
2018-6-8 18:05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回复 刘旋002 :真的,不要故意掺和,这样浪费精力,事情很明了了,你们揭露他,我不反对,但故意意淫我可就不对了
2018-6-8 18:07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没人想抓住你不放。可是问题在于,闻歌娱这玩意在某群里寻滋生事,造谣抹黑,煽动群友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吧——而很不幸你又是那个群群主。就现在表现,你又这么护着它,你说,该怎么办呢?
2018-6-8 19:15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想想,一个人蹲在我家,受到我的庇护,天天喊“你吗炸了”,你能够对我不闻不问么?
2018-6-8 19:16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你们既然说湖南群主纵容他,为何又不向湖南群主说明情况呢?
2018-06-08 17:48

巡警蜀黍: 我虽然不了解这件事,但是我看见过吧主等人发帖说让转告这群主了
2018-6-8 18:13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回复 巡警蜀黍 :我就是那个群主
2018-6-8 18:17回复
巡警蜀黍: 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那他们应该和你说过吧
2018-6-8 18:32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之前私聊你的人可不少,可是你却装作没看到。现在情况摆明了,说吧,你接下来打算怎么样呢?过来辩护一通,维持原状,好,闻歌娱骂的好继续骂——这就是你的“解决”
2018-6-8 18:36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把事情简单化,把该干的事干了,把该说的话说了,行?我说我是理中客没必要过分意淫我。
2018-06-08 18:10

伊斯-4: 你说你是你就是了…唯心主义逻辑确实流氓啊。这一会儿工夫到底是谁在意淫谁呢?
2018-6-8 18:18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简单化了,就问你打算怎么处置闻歌娱?是踢它还是继续纵容它,和他狼狈为奸?
2018-6-8 18:37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不管怎样,湖南群始终持马列毛主义观点,反革命分子当然在湖南群里不会受到欢迎的。
2018-06-08 18:13

伊斯-4: 嗯,你不欢迎反革命,所以像闻歌娱和锦衣卫那种自娱自嗨无耻走狗特色小将在您的群从去年开始就把那儿当成了他们产卵和用口器吸食脏物的地方。
2018-6-8 18:27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当然啦,贵群坚持湖南马列主义群式的“马列毛主义”观点,然后坚持对不同于闻歌娱之流观点的其他团体进行坚决的嘲讽、造谣、污蔑和诋毁。
2018-6-8 19:19回复
马哲吧策划组: 完了出来大肆兜售“求同存异”“不是根本分歧”一类的妙言。对别人“马列主义”,对自己自由主义。妙
2018-6-8 19:21回复
school650: 那么,闻歌娱每隔几天就要批斗我们吧是什么意思呢,那时您又在哪里呢
2018-6-8 19:22回复


苏维埃君士坦丁: 就这样吧,欢迎湖南湖北的同志加我的群😁
2018-06-08 18:15

马哲吧策划组: 然后和闻歌娱之流一起yy造谣攻击本吧?对成员不加辨别,不闻不问,打着革命招牌满街晃荡?妙。贵群妙。
2018-6-8 18:41回复


独立团德国炮: 我看还是日后去找个地方练拔枪术,见到这种奇形怪状的跟他决斗好了
武德充沛,哪像各种网络斗士那样只会嘴上打架,还玩的是笑着打架,还是让这帮人体验枪子打在身上是什么感觉的好
2018-06-08 18:45

同是人渣: 本国不许玩火器,弩。远距离武器只限于丢石头和弓箭。
2018-6-8 20:05回复
独立团德国炮: 回复 同是人渣 :麻烦组织给我张美国德州机票
2018-6-8 20:07回复



其他主楼


首长:闻歌娱是什么立场根本不重要,因为他就是个没有立场的小资**,你今天跟他好他就倾向你,你明天批判了他两句,他就要跟你对着干,只要和你相反的、和你对着干的立场,他都要参与一脚。今天他是托派,明天就能是反托派,后天还能当个自由派。而在你眼里,我们和这种毫无原则**之间的矛盾却只是什么“理论分歧”,我看你和那个闻歌娱一样毫无立场原则

马哲吧策划组:楼主跑来表演一通,满口解决实际是没有解决。
继续维持对闻歌娱的偏袒,为之造谣提供庇护,这就是楼主最后为我们展示的结论?
你不是要解决吗?就问你踢还是不踢?对闻歌娱批还是不批?
楼主要是继续为闻歌娱之流提供公开造谣的地盘,那不好意思了,贵群也算是表明了你们左圈是个什么货色。而我们也知道该对贵群采取什么态度了。
28楼2018-06-08 18:40

冰心在玉壶:楼主选择性失明也是可以啊还要为你的“左圈”朋友们维护到底么,那样只能证明你的属性。
31楼2018-06-08 19:52

马列的接班人:如果你还在护犊子,那么请滚吧!
33楼2018-06-08 20:13

擦小火儿:支持策划组同志及吧务决定,对宗派主义及特色化的闻歌娱及其“小宗派人物”进行彻底的批判斗争!
薛士坦丁,讲了这么多,你还执迷不悟么!
2018-06-08 20:48

AMD:事实证明,你的所谓“湖南马列主义小组”,不过是小资产阶级的宗德崩得!我们会与你们斗争到底的!
35楼2018-06-08 21:54

圣光迪卡:额,“闻歌娱”——“嗡嗡嗡余(孽)”
36楼2018-06-08 22:35

盟军找死队:别的我不甚了解,但我想声明这样一点:
并不是哭得越惨就越可怜的。
腓特烈曾经这样讲:“我和叶卡捷琳娜只不过是强盗,用火与剑去抢我们想要的东西。而那个特蕾莎,那女人一天哭到晚,她用眼泪作武器,她哭得越厉害,分走的也就越多!”
有分岐,意见,不解,很正常。比如你这种做法,把问题公开抛出来,大家有理讲理,就很好。
用一些莫须有的罪名,东跳出来刺一下,西露个腚崩一声,这算什么?
39楼2018-06-09 23:16


扒一扒“闻歌娱”的那些谣言和丑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