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为托派翻案“三部曲”

特色批判
中共
托派

#1

(林一章)

2007年9月,北京日报曾经刊登了一篇摘自《博览群书》的文章《托洛茨基一生真伪》,作者马长虹,忠实地记录了特色当局是怎么一步步为托派翻案的。该文一开头就洋洋得意地为托洛茨基评功摆好:

[人们知道十月革命,却多不知道正是托洛茨基在列宁不在的情况下领导了十月革命;人们知道苏联红军,却多不知道托洛茨基才是红军的缔造者,并率领它打败了英法帝国主义干涉者和白军,捍卫了新生的苏维埃共和国;人们知道新经济政策,却多不知道是托洛茨基最早提出了新经济政策;人们知道斯大林是列宁的继任者,却多不知道托洛茨基在苏维埃俄国的地位原本仅次于列宁,他的肖像与列宁的肖像并排悬挂;人们知道苏联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性,却多不知道早在1930—1933年间,托洛茨基就在竭力争取德国工人阶级组织联合阵线,反对法西斯主义势力抬头,防止希特勒上台;人们知道新版《列宁全集》中文版共有60卷,却多不知道《托洛茨基全集》竟达150卷之巨,内容涵盖政治、经济、外交、军事、艺术、教育等等几乎一切领域……]

原来,十月革命爆发时,“列宁不在”,没有领导十月革命,而是托洛茨基一个人领导的;原来,创建红军不是1918年1月全俄苏维埃代表大会和列宁、斯大林的决策,而是托洛茨基个人“缔造”的;原来,列宁的“新经济政策”,是抄袭托洛茨基的;原来,无产阶级革命领袖也是要论资排辈的,一把手去世就只能由“二把手”接班;原来,托洛茨基早就在德国“防止希特勒上台”,只是差一点而没有防住,否则就不会有第二次世界大战;原来,托洛茨基比列宁还“伟大”,因为他的全集“竟达150卷之巨”——这真是闻所未闻的奇谈怪论,石破天惊的荒唐逻辑!

比如,人们知道《毛泽东诗词》中央文献出版社版共有67首,却多不知道清朝皇帝乾隆一生诗作竟达四万首之巨,“内容涵盖政治、经济、外交、军事、艺术、教育等等几乎一切领域”。因此,毛泽东岂能与乾隆相比?同理,列宁和托洛茨基的肖像岂能并排悬挂?!

以上还只是《托洛茨基一生真伪》作者的开场锣鼓,接下来就是步步为营,通过罗列毛泽东著作注释的一次次修改,来说明特色当局是如何逐步替托洛茨基翻案的:

[就中国来看,对托洛茨基的评价,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和中共党史、国际共运史研究的深入,几十年来有着一个逐渐的转变过程,早先的和今天的结论差别巨大。

人民出版社1952年版《毛泽东选集》第一卷《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文中,针对托洛茨基的注释是这样写的:

“托洛茨基集团,原是俄国工人运动中的一个反对列宁主义的派别,后来堕落成为完全反革命的匪帮。关于这个叛徒集团的演变,斯大林同志于1937年在联共中央全会上的报告里,作过如下的说明,‘过去,在七八年前,托洛茨基主义是工人阶级中这样的政治派别之一,诚然,是一个反列宁主义的、因而也就是极端错误的政治派别,可是它当时总算是一个政治派别……现时的托洛茨基主义,并不是工人阶级中的政治派别,而是一伙无原则的和无思想的暗害者、破坏者、侦探间谍、杀人凶手的匪帮,是受外国侦探机关雇用而活动的工人阶级死敌的匪帮。’”(按:作者删去了这个注释后半部分对中国托派所作的揭露和批判的内容。)]

对1952年版《毛泽东选集》经毛泽东亲自审阅的这个注释,特色当局当然认为,这是斯大林和毛泽东的“严重错误”之一,是要“拨乱反正”的,所以,就上演了一场“翻案三部曲”。据《托洛茨基一生真伪》介绍:

【第一部】

[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毛泽东选集》第一卷《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文中,关于托洛茨基的注释修改为如下内容:

“托洛茨基(1879—1940)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曾任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等职。列宁逝世后,反对列宁关于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1927年11月被清除出党。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托洛茨基进行了许多分裂和破坏活动。”

从注释内容的整体来看,对托洛茨基的评价依然是负面的。但请注意,相对于1952年版毛选中的注释,这里有两个改变:一、注释中加入了“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曾任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等职”这句很重要的话,肯定了托洛茨基在十月革命胜利后军事领域的工作,而列宁历来高度重视托洛茨基的军事工作,差不多是主动地接受他在这个领域中的判断。二、删去了原注释中大量丑化词汇。]

看来,对中国的托派来说,这样的修改是不能满意的,因为尽管它“删去了原注释中大量丑化词汇”,但“对托洛茨基的评价依然是负面的”。对此,特色当局似乎也意识到了,然而他们深知,“饭要一口口吃,案要一步步翻”,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于是,就来了——

【第二部】

[更大的改变接踵而至,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毛泽东文集》第一卷《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一文中,对托洛茨基的注释成为下面说法:

“托洛茨基(1879—1940)曾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中央政治局委员、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等职。列宁逝世后,他反对列宁关于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在联共(布)党内组织反对派,进行派别活动,1927年11月被开除出党。”

这条注释中又有了三个新变化:一、肯定了托洛茨基在布尔什维克党内的领导工作;二、“清除”出党改为了较中性的“开除”出党;三、肯定了托洛茨基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历史功绩,删去了原来“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进行了许多分裂和破坏活动”的不实之词。但是,注释中“列宁逝世后,他反对列宁关于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这句致命的评价并没有改变。]

看来,特色当局在这个问题上有了“进步”,删去了原来“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进行了许多分裂和破坏活动”这一“不实之词”,这就为中国托派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革命路线,进行分裂和破坏活动“平了反”。然而,托派们仍然不满意,因为“反对列宁的理论和路线”这句评价并没有改变,这对他们是“致命”的。毕竟,还是特色当局“善解人意”,很快就奏响了——

【第三部】

[就在二十世纪即将结束的时候,就在人们以为托洛茨基的平反要等到下个世纪才能解决的时候,《毛泽东文集》第六、七、八卷出版了。在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毛泽东文集》第六卷《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一文和第七卷《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讲话》一文中,均有对托洛茨基的注释,对其评价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托洛茨基(1879—1940),十月革命时,任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中央政治局委员、彼得格勒苏维埃主席。十月革命后,曾任外交人民委员、陆海军人民委员、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等职。1926年10月联共(布)中央全会决定,撤销他的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1927年1月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决定,撤销他的执行委员职务,同年11月被开除出党。1929年1月被驱逐出苏联。1940年8月在墨西哥遭暗杀。”

新注释中最重要的就是删去了旧注释中“反对列宁关于在苏联建设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的评价。其次,删去了原注中“在联共(布)党内组织反对派,进行派别活动”的评价。第三,新注释中对托洛茨基在十月革命之前及之后各个领域中的工作给予了肯定,逐一点出了他所担任的重要职务。第四,使用了“遭暗杀”字样。]

请注意,是“根本性的变化”啊!反对列宁主义、进行派别活动、鼓吹“不断革命”、妄谈“世界革命”,都不见踪影了,相反,是点出了“重要职务”,“给予了肯定”,再加上“遭暗杀”,就差“英勇牺牲”了啊!至此,极右特色终于为极左托派彻底平了反、翻了案,极右、极左终于合了流!

对此,托派们自然是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但是,可怜的托派,你们也不想想,给你们的祖师爷“彻底平反昭雪”的,就是你们至今羞与为伍、誓死打倒的“伪共”啊!有什么值得高兴的?有什么堪称光荣的?!

当然,中国的托派还有不能心满意足的:

[但是,想要扭转几十年来根植于人们头脑中被歪曲的观念,恐怕比修改毛泽东著作中的注释更艰难。这需要史学工作者本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原则,让历史中不再有“被遗忘的人物和空白点”。这是当代史学工作者的义务。]

这就对特色当局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仅为托洛茨基平反昭雪,还要为托洛茨基树碑立传,赋予他无与伦比的荣誉,诸如十月革命的真正领袖、苏联红军的缔造者、新经济政策的总设计师、反希特勒法西斯的英雄、著有150卷之巨经典的天才全才,等等,等等。可以告诉托派朋友的是,这一天完全有可能来到,因为这是特色当局义不容辞的“义务”,一切都寄希望于特色当局吧!

这一点,你们只要看看三十多年来,特色当局在不遗余力地为托洛茨基翻案的同时,是怎样对毛泽东“盖棺论定”的,就能够明白了。翻翻他们连篇累牍发表的历史决议、红头文件、纪念讲话、传记年谱、文集文稿……,哪一篇、哪一部,不是喋喋不休地大发“弘论”,什么严重错误、晚年骄傲、个人崇拜、左倾空想、专断独裁、十年浩劫,如此等等呢?

这同托派们攻击斯大林、攻击毛泽东,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吗?所以,中国托派应该感到满足了,托洛茨基九泉之下应该感到欣慰了,而特色当局有这样的同盟者也应该感到高兴了。正是:

托洛茨基到中国,极左极右意气同!


#2

其实不仅仅是特色给托洛茨基翻案,托洛茨基派也一直在洗白特色:
1.
中国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性的改造,首先要顾到工农联盟的利益。应该把争取农民对工人社会主义事业的信心视作头等重要的任务,其次才可以考虑到如何向农民要求更多的物质贡献。即使真正为了社会主义的建设利益,也绝不允许对农民作掠夺性的饥饿征集。农业的大规模经营与集体经营,大体上必须与工人阶级(本国的与国际的)所能提供的机器化与电气化的程度相适应。因为在原始的人力基础上,除了从事某些公共工程之外,进行太大规模的集体经营,多数是无结果的浪费。当有可能进行集体化时,绝不允许对中农施行强暴。加入集体或合作团体必须遵循人人自愿的原则。
以上是基本的原则立场,下列乃有关乎人民公社改革的具体意见。

  1. 政府应宣布人民公社不再是强迫实行的、全国一致的制度。各公社社员有权用无记名秘密投票方式,决定各个公社的存废。
  2. 如多数赞成保存公社,公社当然继续经营,惟个别社员有退出之权,退出者公社应指定相当土地由他使用,任他个别经营。
  3. 如主张保有公社者占少数,公社当然解散。各农户应根据自愿原则,从事合作社集体经营,少数愿依原公社方法经营者,可助其成立公社。
  4. 经过社员决定保存下来的公社(下同),其管理和经营必须认真民主化,一切领导干部由选举产生。公社的整个管理与组织工作应由全社选出的公社委员会掌握。政社必须分家,反对劳动组织军事化。
  5. 公社内成立职工会,这个职工会应属于全国职工会系统,不等于公社内的福利委员会。
  6. 公社的生活供给制度及其它的一切福利机构,应由公社委员会会同职工会通盘策划。原则上,全年的总收入中,首先得保留作为此项之用的粮食,其次才是“上交任务”。粮食税绝对不应超出粮食税条例所订定的百分之十五。改善农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应视作目前建设社会主义的头等重要任务。
  7. 反对不切实际的平等主义,更反对以造成农村新特权阶层为目的的、“工资等级愈大愈好”的政策。
  8. 国家应增加农业投资;在可能限度内,应办理机器拖拉机站,藉以帮助有可能进行大规模耕种的公社或合作社农场。
    ——王凡西《我们对于人民公社的认识与态度》

首先,我要请你们注意,前面所列举的你们党内的这些高级领袖和文教领导人,都是在「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罪名之下,被清算、被迫害或被迫悔过的。更坏的是,他们都被指责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或「复辟资本主义」。但人们不得不问,他们被控告「反对社会主义」、「走资本主义」这种滔天大罪的证据在那里?没有,绝对没有。这显然是一种「莫须有」的诬陷。这和斯大林在三十年代,用「人民公敌」的罪名来整肃他的一切反对者,大兴冤狱,是同样荒唐的罪恶行为就我个人说,对于你们党内现时被清算的领袖们,我并不同意他们的基本政治立场和组织观点,但我觉得他们绝对不至于在中国已经踏上社会主义道路后,会「反对社会主义」,会重「走资本主义的道路」或图谋「资本主义复辟」。就我个人知道得最清楚,并在一个时期内(一九二○——一九二七),和他在一个党内合作过的刘少奇来说,他自一九二○年秋加入共产主义运动后,即以全力从事革命活动。一九二七年革命失败后,虽然我和他在政治上已分道扬镳 (他继续拥护斯大林的立场,我则已转到托洛茨基的观点),但仍旧认为他是一个革命家。如果对你们的党来说,刘少奇的贡献是很大的。他在一个长时期内,在蒋介石的白色恐怖统治下,进行艰苦而危险的地下工作,为的是推翻蒋介石的资产阶级政权,把中国推向社会主义的道路。像这样的人,说他在你们党取得政权后的十七年,他自己又作了国家的首领,反而「反对社会主义」,企图重「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像这种绝对荒唐的指控,怎么能令人想象呢?!邓小平、彭真、陆定一、罗瑞卿及其它许多文教工作领导人。他们的情形是或多或少和钊少奇类似的,现在把「反社会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罪名加在他们头上,除了说这是荒唐的诬谄外,再不能有别的说法。所有这些,和斯大林当年诬陷托洛茨基、李洛维也夫、加米涅夫和他们的支持者,说他们企图在俄国恢复资本主义,是「人民的公敌」,这不是同样的荒唐和卑劣吗?!像这样绝顶荒唐和卑劣的诬陷事件,怎么会在你们党内发生?这便是今天摆在你们面前,必须加以彻底采讨和解决的中心问题!
——彭述之《给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公开信》
3.

斯大林主义模式中的上层分歧在所难免,但不能都认为是“路线斗争”。过去所谓“路线斗争”,只是对于被打倒者扣上一顶“永世不得翻身”的帽子。苏联在基洛夫事件后所清洗的,大部分却是原拥护斯大林而坚决打击反对派的。在苏共十七大上选出的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以至出席的代表,大部分都在这场浩劫中消失了,他们当然不会是“反对派”。甚至以前的“反对派”,几年后已有不少改变了政治立场。不仅“帝国主义间谍”等等的指控是荒唐无稽的,连作为政治斗争也谈不上,因为“被害者”并未提出鲜明的政治主张,与统治者相对抗。自此以后,所谓“反党集团”都只是铲除异己的一个最方便的罪名,很难有真正意义上的路线斗争了。邓小平取消了过去沿用的“路线斗争”这一名称,是明智的。
——谢山《刘少奇能走资本主义道路吗?》


#3

此外他们还洗白布哈林、赫鲁晓夫、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等等…


#4

托派一片混乱,很难具体描述“托派”怎样…托洛茨基不也被开除了托籍吗?


#5

在反对集体化上应该还是基本一致的,毕竟就是当年托洛茨基的观点。
托派基本上都支持匈牙利反革命暴乱等自由化运动。


#6

请问一下,有没有毛泽东同志亲自审定的毛选的PDF


#7

https://pan.baidu.com/s/1G282nVvHvsUS9PRLlwnBEw
在MZ那个压缩包里。


#8

太感谢了,那个剩下的是什么?除了电影好像还有关于中医的,讲的什么?


#9

剩下的是些杂书吧。你可以下载下来看看。中医,据说专治各种不服吧。


#10

反中医的?中医虽然没有科学证明,然而确实能治病啊


#11

那个年代的医书比现在的可信度要高。网上有位医生说,他从中找到几十个好方子,实践效果很好。下载来看的话可不要随便用药,如果自己不懂的话。


#12

这个倒是,我还想要小命


#13

不过我还是存下来吧


#14

我在我们家里找到一本福建省革委会印刷的中草药图册,有各种中草药清晰的彩图,上面用方言注明了各种草药的名称。


#15

保留着吧。

我们当地有个病人,全国各地跑了很多地方治病,花了几万十几万的样子都治不好(这不是骗钱吗)。后来找到一个中医,拿出毛泽东时代出版的一本书(治癫痫的),让他根据自己的病状看看是哪种,抓药,治疗,再也没犯过。


#16

对了,问一下,这个文件的里面全部都是毛泽东亲自审定的原文吗?


#17

那个年代官方出版的,大部分是吧。


#18

特色为托派翻案,也决不是出自真心赞成托派激进革命主张的目的,而是扯貂皮往历史堆里胡乱拼凑一通杂货以充实自己反20世纪社会主义革命史的武库——只是因为这样的反对需要以反斯大林的名义进行,所以才需要托派过来救急。

而官方还真就因为这样豢养了一批以研究托洛茨基、“揭露斯大林”、“反思历史”为业的御用文人。前有郑义凡,施勇勤,后有什么吕佳翼。

可笑的是,我国的托派网左还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将这些官方文人当做是自己的“知音”或“代言人”来供奉,像拾牙慧那般跟在这群文人屁股后面复制着这群文人以托洛茨基为名来论证现行统治合法性的陈词滥调。

就像托派的中马裤宁愿将马尔库塞科尔施这类资产阶级文人的作品挂在首页,也不愿给毛泽东留版面一样。自命革命者的人,无非是宗派娱乐的投机分子而已。

什么叫做以革命为名为中国现状无耻辩护,什么叫从反斯大林的睁眼睛说瞎话出发最后以“皇帝万岁”落脚,看看吕佳翼的那本什么叫 当代托洛茨基主义——曼德尔思想研究的书,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