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一扒“闻歌娱”的那些谣言和丑戏

贴吧相关

#1

文 / 大地风雷 十月北风 启明之辰

目录

一、闻歌娱是怎么发家的——对周的“挖掘”和“批判”

二、“左圈“分子闻歌娱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造谣、污蔑和攻击

三、“滑稽表情堆积出来的滑稽形象”

四、究竟谁才是特色派?——剥开闻歌娱的粉色皮囊



导言

专靠用误导性言论和阴阳怪气的反话、暗讽污蔑攻击马克思主义哲学吧,扯拉勾结其他反动分子并歪曲马列主义、歪曲历史和现实,以求得在现“左圈”的许多杂烩网络交流平台内的存在感和生命力的闻歌娱(QQ:3157229277 贴吧ID:锦上飞2015、杨季2015 ),常常带着滑稽与不正经的心理和态度,用滑稽的表情、令人反胃的表达方式卖弄他那挂在嘴边的”反话“,里面夹杂着看似反话实则是内心活动与真实意图,和其他“左圈”分子特有的手段。

今天,不学无术、思考欠缺、语言苍白,不论在理论还是在实践上都毫无建树的闻歌娱之流,却能靠着“窝里斗”“拉帮结派”,一副唯我独革的伪装和几句酸话,就在“左圈”内赢得某种喝彩和关注,不得不说,这清楚地暴露了“左圈”的堕落和小资产阶级反动实质。

作为“左圈”分子形象和阶级本质的代表的闻歌娱,其上演的这场旨在攻击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破坏马克思主义事业滑稽闹剧,必须得到彻底的揭露和批判。

特将其曾经发言与行为罗列出来,粉碎他带给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污蔑的同时把这个畏畏缩缩反动小丑的面目公之于广大吧友,着重分析和揭露谣言与事实的区别,驳斥这只蠢驴强加于本吧头上的种种不实之词。


一、闻歌娱是怎么发家的——对周的“挖掘”和“批判”


对周恩来的”发掘“和攻击是闻歌娱向来自为得意的一件事。周的阶级性质和对无产阶级革命的作用确有争议,以及当代中国左派对他的争议和不同看法评价也是一个焦点问题。[ 参见马列之声论坛,本贴内同志的讨论明显区别于闻的逻辑与观点:如何评价周恩来?]然而,闻歌娱对此的分析方式和逻辑是十分奇葩与反动的。他不是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出发去分析思考周的相关问题,而是以一种右派小丑的面目把自己的观点展示出来——谁不认同周是反格命,谁就是反格命;周在中国革命的哪一阶段干了哪一事全凭自己一张嘴,基本上看不到其贴出史料作实证;比如,说周支持搞托拉斯,却不分析当时时段下周的话语里托拉斯的内涵是否都是指资本主义托拉斯,还是说有些时候单只一种经济管理方式——这就是闻歌娱的神奇论证方法与批评定义的几个特点。

20180605123434

20180605123434

20180605123434

毛:大批判要慎重,要确实,要调查清楚。调查清楚,批判才有力量,否则就会一风吹。引他(指刘少奇)的话不能只顾头不顾尾。批判要站得住。“托拉斯”这个名词,不能一概驳,主要驳他走资本主义道路。有些旧名词要赋予新的意义。——这里“托拉斯”应该单指一种经济管理方法。——不知道闻歌娱说“61年周指使搞资本主义托拉斯”时,有没有作好分清找准新旧名词的涵义和语境,有没有把自己的立论建于可靠详实的基础上——从他在别的方面所作所为上完全没有看到一点可信之处,也就谈不上科学严谨的精神和方法。闻歌娱主观臆断、断章取义,把不确定的不成熟的意见直接作为确实的证据并引导舆论,并容不得别人对其周论断的丝毫质疑(把质疑者扣上伪左之类的帽子),他要用这种卑劣手段实现什么目的呢

[ 更多信息见: QQ群记录 | 回应某些人对本吧的污蔑造谣]

“要出卖别人,很方便的一个办法就是把别人的话加以歪曲,使之变成完全相反的意思。要污蔑别人,也很简单,只要把别人针对蒙骗巴黎的那些人的指责,说成是针对巴黎本身的。”——法国空想共产主义者 布朗基

多么“理直气壮”、“正义凛然”的闻歌娱童鞋!他把对周的分歧和争议模糊化、臆测化、自我绝对化并抛出这个问题的目的,就是为了实现其妄图伺机“抓取”马克思主义哲学吧革命者和同志们的只言片语,寻章摘句(连截图都没有的所谓“证据”!)、杂糅自己的断章后的“判断”,与自己拍脑袋得出的谣言“证据”搅拌一通、制造混乱的反动舆论,造成对马哲学吧吧务吧友的攻击、对马克思主义阵地进行破坏、分裂和颠覆的目的!据说,这个头衔是黑黄色镰刀锤头(闻的“网络建国大业”会在下文分析)的滑稽表情发多了的“大神”,平时躲在阴暗腐臭的角落里,和他的蛆友以及向不知情的同志胡言乱语,一提到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便青筋暴起,指着我们怒骂什么我们喜欢“扣帽子”、“打棍子”、“上纲上线”、“搞稽左”,而就是因为一句据说“洗白了走资派周恩来”的话语(何况至今它无法给出证据),就理直气壮地造谣攻击起我们并把我们开除左籍来了

闻歌娱看似在发掘黑料来“批判”周,实则是用不正确的、反动右派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去分析周(谁不反周,谁就是反革命;谁说我是反动派,谁就是反革命;谁对我的反动亲友们实行专政,谁就是恐怖、极左、反革命——这就是闻歌娱的混账逻辑!),并且连带着不忘攻击本吧,无耻小丑闻歌娱对荣光同志的话歪曲原意、胡编乱造去传谣就是实在的证明,本质上就是借着反周这个他以此维持精神生活的手段和工具去实现他攻击马克思主义贴吧组织及其环境,扩大左圈话语权、兜售反动逻辑和小资气氛的目的。

20180605123434

闻歌娱借着这篇充满霍查主义错误的观点和方法的文章,从侧面制造斯、毛对立和毛的前后认识对立,闻歌娱对马列主义的攻击主要就是通过对列、斯、毛以及同时代的其他革命者与国务活动者的歪曲、割裂而完成的



二、“左圈“分子闻歌娱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造谣、污蔑和攻击


闻歌娱在听到本吧受到”国学马克思主义吧“民科垃圾们的进攻和举报威胁时,心生欢喜,但知道这无法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吧造成多大的冲击,只能用他的老套路说:”估计没有用,大不了就封号#滑稽“充分暴露其幸灾乐祸之相、和与民科同事的沆瀣一气。

他接着大言不惭地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吧污蔑道:“在他们(指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编者注)眼里搞工运,压根就是社会民主主义“。然而喜好膜薛的闻歌娱却丝毫不相信自己的脑子是从薛剥光的社民反革命逻辑中一齐生长出来的,也装瞎根本看不见马列之声原创并在公众号、贴吧、论坛等地一齐推送的论战性文章《五一 | 斗争是对劳动节最好的纪念——兼驳蒋耘中对共产主义者的“工联主义”污蔑》。在这里,网路国师闻歌娱终于露出了和资产阶级御用学阀蒋耘中之流站在一起,一唱一和——一个在大的台面上,一个在“左圈”水缸里,不谋而合地进行着对共产主义者的“工联主义”和造谣“反工运”等的污蔑

三、“滑稽表情堆积出来的滑稽形象”


不学无术、闲于胡乱攻击和搞网左趣味的闻歌娱,不但以对史实与现实作断章取义式和主观拍脑臆断式的歪曲、胡乱定义,来作为他自己向世人炫耀的资产阶级御用文人的胸章,还经常用“滑稽”表情跟在他几乎每一句话的后面。特别是在对共运历史人物、革命导师与当代马克思主义者的组织进行所谓“分析定性”乃至进一步引出的“批判”、“呼吁”上,闻歌娱使用斜眼笑这种在网上通常多用在玩味、调侃、讽刺、反串、玩笑、谩骂、附和认同等语境状态下的表情不可谓频繁。闻歌娱这个用滑稽表情堆积出来的滑稽形象,不过是他放反革命黑屁和小资趣味激素飙升的表征

20180605123434

闻歌娱就是常在公众前用这种伎俩,将混杂在对资产阶级的低端膜、高级黑中十足的奴颜媚态,和在表面上看上去是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等马克思主义的阵地平台作调侃和开玩笑,而实际上就是在污蔑、造谣、歪曲本吧革命者事迹和形象——并显示反映其内心对革命者革命阵地憎恶与畏惧的猥琐心态,通过一连串的滑稽攻势、表情遮掩而夹杂在其中并造成混乱的。不得不说,闻这种卑劣可笑的行为生活习惯和幼稚的套路正如他在贴吧的两个及其相近名字一样(和其反动同僚羽兰XX的相似多重的ID的情况一样[ 见:(备份)各位都来分享下羽兰xx的那些“精彩发言”吧]),“企图靠这类高度相似的id名称“和滑稽表情来掩盖身份、遮掩真实意图,都是非常弱智的行为。

闻歌娱喜好说反话,用表情和表情图片说反话的方式,也是可以作为自己反话里夹杂着轻蔑、不严肃乃至嘲讽的掩护。在闻歌娱的世界里,仿佛只有不断地用趣味地角色扮演、反话中描绘出统治者的形态,才能完成对统治阶级反动势力的“批判”和体现出“自我革命精神”。实质上,这一番表演,只是为了掩饰它本人语言能力的匮乏和头脑的空白罢了。闻歌娱的投机、求险和动摇的心眼是他思维方式和生活的习惯的一部分。无论是对历史和现实的进步事物进行造谣,还是调侃他的资产阶级主子、走狗同僚,我们都能看到他以滑稽的面具示人。挑衅与跪拜并存,真是下贱到家的投机者。

20180605123434

提到闻歌娱在贴吧和QQ上的一系列怪诞丑态,提到他的所作所为,就必然提到他与他的反动匪帮们在贴吧上或联合或心照不宣地勾结交往、攻击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龌龊勾当。





看吧,闻歌娱与特色匪徒、两面派小资走狗——粉旗插遍寰球(ID:人民解放军2)在这里一唱一和,装傻充愣、扩大无知和反动舆论,被众吧友批评后急忙用“阴险”的表情辩解道:“麻烦看我配图”,我说反话呢。

自称“赤旗插遍寰宇”的死硬派修正主义分子粉旗(既然人家背后骂我们为“极左”,我们就称这位可爱的白匪为粉旗。)在QQ马列学社部落和兔吧发帖,称马哲学吧为“极左贴吧”,并对有小粉红在B站某青团视频下举报马哲学吧一事,到兔吧发帖表示嘲讽、欢呼。同时到本吧相关反映贴下装不知情,并称“我就笑笑不说话#滑稽”(这一手法也确实和他的闻歌娱教父如出一辙),被我吧务打脸后对我吧务私信辱骂,还以为吧务不知道他在QQ和兔吧的所作所为、装傻充痴、煽风点火的行为,无耻反动之徒,混账心理占据了他的头脑。

闻歌娱自然和这位小粉红情投意合、沆瀣一气,他们在QQ的湖南“马列主义”小组等群里,争相窜跳发起谣言和污蔑的舆论,疯狂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反对吧务对他们这类反动走狗的革命专政。还自以为隐蔽、正义

他们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革命原则、路线和方式,反对共产党人对他们这帮匪徒的革命专政,歪曲马列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历史,这就是“左圈”蠹虫的本质面目。


四、究竟谁才是特色派?——剥开闻歌娱的粉色皮囊


同时,闻歌娱与臭名昭著的特色派分子、占据列宁主义吧并不断地攻击反对马哲学吧革命路线的“马克思幽灵战士”关系暧昧,闻歌娱小资的玩闹和趣味的世界观心理作用,使他对待列宁主义吧、对幽灵战士都有一种阴阳怪气、反话煽动、暗中勾结的态度。按照闻歌娱喜欢叫嚷的“伪君子“ ”真小人”等说法,看来闻歌娱认为内奸和明面上的敌人有质的区别?这难道不是闻歌娱在对自己的机会主义、两面派的卑劣行为自我安慰吗?

20180605123434

称幽灵战士为“同志”的闻歌娱,说反话的低级手法。无外乎特殊幽灵战士自己都向闻歌娱发问:不明白你是支持我的还是反对我的

20180605123434


20180605123434

闻歌娱式证明法:先定义你是五毛,所以你做的事情都值得怀疑,被你“迫害”的人都没有问题,所以你是五毛。

以闻歌娱为首的反动派大肆宣传关于“马哲学吧吧务比较维护马克思幽灵战士”的说法。可是,事实又如何呢?正如荣光同志所说:

【这种说法是近期出现的、以一种极为可笑的阴谋论思维为基础的基于道听途说的旨在抹黑本吧,诋毁吧务组而编造出来的谣言。某些玩意还想借机喊叫什么“马哲学吧吧务实际是特色派,他们借“转变”的借口设局钓鱼”,“幽灵战士是马哲学吧总后台”云云,旨在混淆视听,瓦解分化本吧。大家务必对此类言论抱有高度警惕。

首先谈谈吧主账号问题。据一些人说,吧主账号是“轮换使用的”,试图借机指责本吧管理混乱。其实,本吧吧主账号之所以设立统一格式,是源于2014年反击马哲吧关凯元的斗争需要,是为了保证本吧管理层的保密性和安全性的措施。也是一定程度上实行吧务与吧友身份隔离的措施。一个账号使用者均为一个人,各不相同。

其次,幽灵战士与列宁主义吧,与本吧的转变问题。列宁主义吧是百度贴吧上时间比较早的一个马克思主义类贴吧,主要管理者是“马克思幽灵战士”(又称87兔,因为他另一个号尾数1987),那个吧受到吧主倾向影响,对特色一直是持拥护态度,认为改革开放是建设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从2014年至今,列宁主义吧在这方面的立场基本没有变过。众所周知,在2016年之前,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氛围还带有很浓的特色味道,很多吧友当时也算是特色派——当然,2015年末后像我、1918、奏、菜包和其他几位同志基本已经开始独立地、批判地反思特色了。这个时期,我们吧与列宁主义吧有过一些交流,本吧的一位老吧友与幽灵战士私人关系也不错,还曾任列宁主义吧小吧。后来2016年初马克思主义哲学吧总体舆论氛围在几位活跃的老吧友及吧务的主动带领下开始左转,直到2016年7月那场人事变动,正式地把“革命派”的左转路线确立了下来。这些转变,在论坛的“回到来时的路”的系列回忆文章和一些资料里可以找到。翻阅本吧过往的帖子也可以看到,当然其中一些无可挽回地被百度删了,例如列宁在1918同志的那些精彩发言。时至今日,相信大家都能感受到,确立了革命路线之后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现在的基本立场、观点大概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为了贯彻这条革命路线,我们吧务和普通吧友又一起付出了怎么样的努力。如果大家觉得我们的观点在贴吧还很分散,那请去看看微信号马列之声吧!看看我们的编者按吧!看看我们是如何为了声援一些同志的斗争,而在今年2月份遭到屏蔽的吧!某些人造谣说我们实际上是“伪装的特色派”,不仅是毫无依据,而且纯粹就是别有用心。

最后,谈谈我们吧左转后与列宁主义吧的关系。我们吧左转后,也就基本断绝了与列宁主义吧的正式联系,未展开过任何形式的合作。当然,也没有公开闹翻。这很大程度是由于:第一,我们与列宁主义吧在反马哲吧问题上的一致性;第二,我们团队内一位老吧友与幽灵战士本人私交关系的缘故。因此,实际上我们和列宁主义吧达成的默契基本是:互不干涉、避免互相攻击。但是,这些原因从未成为干扰我们吧继续把革命化路线向前推进的因素,我们清醒地意识到我们同列宁主义吧之间在诸多重大理论-实践问题上的原则差异,并试图在坚持革命路线原则的基础上,在极个别的问题上(如反对马哲吧)与列宁主义吧形成某种形式的“共同防御”。但全部事情也就仅限于此了。我们既不期望从幽灵战士身上得到更多的东西,也不打算为了所谓曾经的“友谊”舍去我们更多的东西。

马克思主义哲学吧是照耀在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路线光辉下的贴吧,“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万岁!”——这曾是在2016年将无数日益觉悟起来的吧友和吧务同志凝聚起来,并激励他们去战斗的口号。到了今天,我们已经在这条道路上做出了一定成绩,当然,也不可避免地还存在许多失误和有待改进的地方。我们应该一起把她向前推进,而不是跟着某些煽风点火的阴谋家一样,在背地里造谣、抹黑、攻击她。

近期吧里兴起了一股对幽灵战士的批判的浪潮,我们完全支持。但是,我们希望这样的批判建立在摆事实讲道理、有分析的基础上,不要满足于低水平的“挂墙”“挂人”的层次。我们认为只有科学的批判,才可能使大家在其中获得启发和学习,进一步坚定走革命路线的决心和信心。为此,我们也删了一些没有内容的、纯粹的抱怨贴或骂战贴。例如 @geekfaith 同志的贴。在此说声对不起,希望有类似情况的同志理解。

总之,希望大家增强辨别能力,识清某些阴谋家的谣言,团结一致,建设马克思主义哲学吧更美好的未来。还是那句话:革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吧万岁! 】

闻歌娱装作看不见,但自知底气不足,无法再明显地散布与此相关的直接谣言,但他在某些QQ群里对马哲学吧与幽灵战士、列宁主义吧关系的造谣,对马哲学吧成长历史和吧务组成与状态的诋毁仍然没有停下过。[见: QQ群记录 | 回应某些人对本吧的污蔑造谣]

闻歌娱与网络白恐嘴炮小丑、资产阶级反动走狗羽兰XX[ 见:(备份)各位都来分享下羽兰xx的那些“精彩发言”吧 ]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不但在网络上相互勾结,在现实中也有接触。闻歌娱不但是羽兰QQ发言的提供者,还是羽兰的辩护者。闻歌娱大言不惭地叫嚷什么“图是由我提供的,我负责”,一面在背后说什么“我把图顺序都贴倒了,他们还批得起劲”,闻歌娱的大脑不光是缺根弦的问题,更是他勾结这些混在左派中的“左圈”反革命匪徒的问题。

20180605123434

多么护主心切的闻歌娱,每当吧友们提出打击羽兰及其残余反动势力的时候,他立马急忙跳出来,对楼主和其他同志的责问与反映,都不用滑稽的表情掩盖内心的狰狞猥琐,而是用接近恐吓责问的语气。

20180605123434
20180605123434


20180605123434

在无耻右狗小资工贼的眼里,革命当然是“极左”的。

我们单从几个帖子里就可以看到,他们要把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舆论气氛变成么样子。

(ssss是闻歌娱对羽兰的称呼。)

闻歌娱还在某些左圈杂烩群的阴暗角落里,污蔑马列之声为“五毛组织反串黑”,说什么现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吧吧务组是“马列的红旗”的“党羽”,还智障地说什么1918同志是“头号小吧主”。闻歌娱的这些无耻谣言现在“左圈”群中发酵着、散发着臭气。

马列的红旗的历史局限性可以理解。但要不是当年红旗、1918、红十月等同志参与到那次转型中来,闻歌娱恐怕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做着与马列无关的肥宅。马列的红旗为免于本吧矛盾激化导致内乱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这一贡献是重大的,我们应该承认,对他应该在不同时期加以看待,不能全面否定。而至于反动分子闻歌娱今日仍然还在说的所谓“三个吧主都是红旗的小号”这一说纯粹是为了抹黑和瓦解本吧而制造的谣言,这种谣言已经严重危害了本吧的形象,必须要予以抵抗和回击。

我们仅仅以闻某人在一个左翼吹水群的言论为例,看看闻歌娱放得都是什么歪曲事实的反革命黑屁:









好一个不要脸的造谣机器,在这几组对话里,闻歌娱先是刻意把自己的身份制造出一个“傅XX”的假象,当成自己的替身,怒目圆睁的闻歌娱心血来潮,连发一堆脆弱的论点支撑的结论,辱骂荣光等吧务、活跃同志,还把现在畏首畏尾的反革命吠物羽兰、粉旗以好人相称,然而粉旗的行径我们已经看见,什么好问善思不过是闻歌娱对其封建徒弟的爱称,羽兰的面目,马哲学吧的同志早在一月就已对其进行公开的揭露批判,闻歌娱的得意门生哪一个如他所说是那样的“进步”呢?;还胡乱说什么“敌我力量”,这充分展现了“左圈”分子的过家家“网络建国”心态。可以看到,闻歌娱的嘴脸在这里被展示得清清楚楚。先存定论、主观联系、胡乱猜测、用其他走狗的谎言屁话作为直接证据——最终达到他制造煽动谣言、攻击马哲学吧的目的!

不学无术、专靠对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造谣生事、歪曲辱骂和攻击为生的反革命匪徒闻歌娱,不过是网络“左圈”渣滓中的一只,中国社会主义运动向前进的每一步,闻歌娱们都会跳出来,以各种各样的方式阻挠破坏革命的进程,充当历史的渣滓,然而,共产主义者和进步同志终究会看清揭露反动走狗们的真面目和卑劣行为,把它们从运动的队伍中清理出去,用革命的方式碾碎这些可笑的蚍蜉。


#2

闻歌娱和五河的QQ聊天记录:


#3

闻歌娱在6月7日的滑稽表演:


闻歌娱于6月7日15:27发送的三张图:



闻歌娱于6月7日15:31发送的与五河的消息记录转发:

本人于6月7日15:44发送的图片:


#4

护闻心切的湖南“马列主义”小组群群主君士坦丁先生的表演:
贴吧关于“闻歌娱”问题的记录


#5

闻歌娱6月9日中午联西马联托攻击马克思主义哲学吧的丑戏:


#6

我看他是“护犬”心切。


#7

滑稽用多了也就恶心了起来。


#8

问一下,马哲吧和其它同类吧的主要矛盾是什么?稍微看了一下马哲吧的帖子,至少不是特色派吧,其它关联就不清楚了。


#9

我竟然上镜了


#10

问马哲吧?来错地方了吧。


#11

我是五河,作为半个当事人(而且是靠近被告的)。我得说一下我现在的想法。
坦而言之,在几个月之前,我确实对本吧有很大的怀疑和敌意(因为被误封和一些人的谗言)。也因为心灰意冷而退出了马吧,也停止了一切与同志对马克思主义的讨论。但是若重新审视我从迈入吧内到现在的历程与退吧之后马吧对宣传马克思所做的努力,也许我错了。吧里的同志曾经引导我从无产者的角度来重新认识文革,我的资料也大多来自吧内的分享,我似乎没理由去怀疑本吧。但真正让我重新信任马吧的是马哲吧在b站的视频和ebook小组对知识的分享,倘若马哲吧真是我的敌人,是钓鱼或者反串,那么他们何必要做这些对无产阶级有利的事情呢?况且,我也因此而收益匪浅。(知识永远是宝贵的财富)。
所以,再此我想表达我的歉意。也希望本吧能受到更多人的支持。


#12

没想到再来这的时候已经注册一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