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运发生时同志们应注意的一个问题


#1

翻墙时看到的一段话

(所謂小左是指有小資產階級屬性的泛左翼群體)
防火防盜防小左
我都記不清什麼時候開始有這句話了。所謂小左是指有小資產階級屬性的泛左翼群體。在泛左翼的圈子裡,大家各有各的觀點,大家辯論,大家互相扣帽子,這些都是正常的。但是在具體工人工作中,我們這種由左派成長起來的工運組織,必然會跟左翼圈子產生或多或少的聯系,結果我們可以說是吃盡了苦頭,最後差不多就只能盡量斷絕聯系了。
具體舉例說明,比如在ASM工運過程中,一些小左想方設法的得到工運的具體信息,不過是為了滿足他們的「理論聯繫實際」的欲望。方法有混進工人的QQ群,掌握信息,再利用這些信息到工廠或者通過QQ聯系工人套取信息。為了騙取工人信任還冒充是我們的人。拿到這些信息,就開始連篇累牘的發表文章,以顯示他們的正確性、深刻性。這樣一來,不僅讓外界獲取了工人的真實信息,行動目標等;尤其是他們各種激進的詞語一冒出來,引起了外部勢力的關注,給上級政府巨大壓力。這種情況下我們不得不終止了這次罷工。因為不結束,一些核心工人就會被抓起來了,猶記得撤下來的當晚,工人們哭的一塌糊塗。


#2

国民党时期也有特务利用学生盲动性破获党的外围组织破坏运动的,确实要小心。


#3

幼稚的激进确实会破坏正常的运动,左派学生活动是要注意这个问题的。

不过,惭愧的是,我自己,以及很可能大多数左派学生,连这幼稚的激进也还不曾发起啊。这次51罢工只是隔岸观火,顶多转发一下相关消息,根本谈不上参与。


#4

他这里说的就是随便转发消息泄露机密和盲目“参与”的问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