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背景带来资源特权,这才是我创业成功的主要原因


#1
                     _本帖转自激流网_

很多成功人士都乐于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勤奋、聪慧、努力,但作者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都刻意隐藏了家庭以及人脉等能够助力自己成功的资源,而这些资源特权往往才是成功最主要的原因。

我是我们家里头一个百万富翁,白手起家的典范。这种故事在美国尤其津津乐道——每个人都能通过努力获得成功。其实这不是真的。现实是,大多数企业家——包括我自己在内——都是特权的产物。你只需要更深入地观察它就可以了。

家庭和教育

我也不是生来就很有钱,我的父母都是老师,我老爸平日里还兼职做披萨。我和姐妹们穿着教堂捐赠的旧衣服。我们是中下阶层——从不挨饿,但绝对不富裕。

我祖父经营了一家小公司,但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但他得以使我父母定居在一个较好的社区。也正是因此我才能上了一所很棒的公立学校并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大学期间,我父母又从我祖母那里继承了一笔遗产。我也分得了一杯羹,得以确保债务如期偿还。

我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挺聪明,因此得以在少数几家营销公司中脱颖而出。28岁时,我在一家机构领导数字团队。我从事大品牌的咨询工作,资产接近6位数。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一位导师告诉我他认为我具备企业家的素质。他鼓励我开创自己的事业。此前我没有考虑过这条路,但他的话鼓舞了我,我至少可以试一试。

我没有太多的创业经验。我家里唯一的企业家就是我祖父了,可我从没见过他。我不知道资本是如何运作的,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幸运的是,我同一个更有经验的家庭联姻了。我妻子的家庭并不富裕,但肯定比我家强。她的婶婶和叔叔在奥斯汀工作了几十年,平时联系挺密切。他叔叔经营着一家小公司,她婶婶是一名律师。他们给我介绍了可以求教的人,并积极给我帮助。

与此同时,我还拨出时间温习编程。我想建立一家软件创业公司,并且正在考虑筹集资金以便全职工作。我想我需要25万美元才能辞掉我的工作,以及雇一个程序员朋友。

在这一点上我做了不少功课。我对大多数创业者一开始的的“家庭和朋友”式融资很熟悉。我几乎肯定没法从我的家人或同伴那里筹集到这笔钱,但在我开始之前,我妻子的祖母和叔叔都愿意为我提供资金。

Nana和她的丈夫是学校老师。早在几十年前他们就省下了钱,在德克萨斯州中部买了一块地。她把那块地卖了,然后把钱给我作为种子资金。

我现在的工作薪水不错,可惜我就要离开了。我很清楚大多数创业公司都失败了,Nana的钱很有可能打水漂。然而,她向我们保证自己不需要钱,即使钱都打了水漂也没关系。但我有信心,如果事情不顺,我还能再找一份工作。如果情况更糟的话,我们还可以和我妻子的婶婶和叔叔住在一起。

生活、特权和保障

我和我的妻子权衡了成本,并意识到我们还是有安全网的,于是决定冒险一试。我辞掉了工作,成为了一名创业者。

在这一点上,我很有必要考虑一下生活给我带给我了什么:

我生来智力健全、好奇心重、精力充沛,这并不是我工作的目的。

我从小家庭环境很好,备受宠爱,这使我对自己有信心,对生活有乐观的态度。我们的文化也对这些感觉提供了支撑。

我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既有能力也有学历。

部分原因来自于继承了祖母的遗产,我没有债务。

我妻子的家人帮我介绍人脉,助力我创业。

我们的安全网意味着我不用担心生意失败的话衣食住行问题。

我妻子的祖母为我提供了25万美元的启动资金。

在我与潜在的合作伙伴、客户和投资者的互动中,我作为一名年轻的白人男性的外表为我助益良多。

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我很可能不会进入创业领域。这种特权绝大部分来自代际财富。我的成功来自于我的前辈们。

如果我的祖先不是白人,我很有可能永远无法创业。就在两代人之前,抵押贷款和贷款歧视还很普遍。我的祖父不太可能像黑人一样创业,我很可能会在另一所学校里长大。

如果她不是白人,我妻子的祖母肯定不会买那块地。她的丈夫很可能不会被提升为学校主管,也不会有更高的工资贷款买地。

我把生意变现了,卖了数百万。我为我的团队感到骄傲,我有幸与他们一起工作,我也为我们实现的东西而骄傲。也就是说,我觉得我不应该比别人更有成功和特权。有很多人比我更聪明,他们的一生比我更努力,也比我更谦逊。

我把我的成功大部分归功于来自中产阶级白人男性的特权,其他更多是由于我身边那些才华出众的人。虽然我可能有一些天生的能力,我努力过,但世界上最好的飞行员也不能在没有火箭的情况下飞到月球上去。从这个角度看,我的特权是造就了我的成功,也许我本来能走的比较远,但特权的助力使我走的更远了。

在美国,真正的白手起家也是存在的。那些一无所有的移民披荆斩棘,自我奋斗。黑人男性和女性克服了来自更方面的不平等。对他们来说,拥有人脉和特权或者启动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一切都得他们自己想办法——这是一项如此困难的任务,难怪大多数企业家都来自富裕家庭。

是时候让更多像我这样的企业家停止讲述他们如何爬上顶峰的故事了。别把功劳都归于自己,好像他们的家庭所能提供的人脉和资金都没用一样。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应该找到方法给世界上最具潜力的企业家提供更多的支持,让他们能够实现更璀璨的成就。

(作者:Jason Ford。来源:36氪。责任编辑:邱铭珊。)


#2

我们应该做的则是找到路线以建立一个再也不需要企业家,让所有人都能自由地发挥其潜力以实现更璀璨的成就的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