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转贴吧】青年节后观青年——迷茫麻木的一代

原创

#1

虽然青年节已经过去数天,但这个名号依然还泛有余温,只不过这个余温并不是原本五四运动要倡导的东西,即德先生和塞先生已经光芒暗淡——随之而来的某些主义也是,今天这个节日剩下的只有“催人奋进”的鸡汤,某些意上那更像是酒——让人麻醉,沉醉在幻觉中不愿醒来。劳动节,青年节,马克思的诞辰,五月以来一连串节日的意义无一例外的被扭曲了,变成了“某些东西”,但目前来看似乎不用谈那么多就能说明不少的问题,如果有人能静下心来窥视一番这根据某人的主观视角写出来的文字,并感到些许共鸣,那便是我的不胜荣幸了——泡沫的光辉还能在这个名为青年的团体中维持多久呢?无论这个问题是否提的正确,最好去思考一下。


(一些小小的干货,会有些参考价值,但论据肯定不止如此)

正如本人的思修课老师在近期的课程所强调的那些,“社会主义”下的市场经济似乎正不可战胜的蓬勃发展着,并且在不断的,一遍又一遍的提倡,要是哪个人要提起公有制,那得到的回答大概无一不是“懒惰,想吃大锅饭”的嘲讽。先别去管所有制的问题了,让我们看看在这个社会下“大多数”的青年究竟遭受着什么吧——在我的寝室里有五名将来准备从事什么职业都不知道的人——除我以外的五个人。

根据专业规划好的人生的学校,正生产着一批又一批不知道将来有什么方向,也不想谈论更深入东西的所谓“青年”,他们削尖了脑袋去竞争一个个岗位,以求换取一个安稳的,经济独立的生活,用挣来的那一点微薄的工资去维持基本的生活需要,并存着钱,想要奢求那必须的奢侈品——房子,他们小心翼翼的珍惜着自己的工作,不然就会被“更优秀”的人所替代——因为他们就是一群他妈的社会垃圾。

不是说这些人本身又多差,不,他们中有些还可能是能力十分优秀的人,只是这些新进的,年轻的劳动者似乎不被社会所必须,他们找不到被需要的感觉,如果老板哪天不满意了,那么便随时可以被替代,人被原子化了,对于整个社会都可有可无,找不到自己在社会里的归属感,他只是寄人篱下,在商品经济的雇佣关系下劳无所获的劳动着,为了维生而不是为了获得——他是老板眼里赚钱的工具。

但至少这垃圾不是不可燃的,关键时刻还能从周边人的口袋里掏出钱来消灭过剩的产品,来延缓一下经济危机的爆发——所以去消费吧,只有这样才能拯救你,拯救这个社会。

“毕业就是失业”。竞争激烈而又生活艰辛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职位太少通常代表着生产的东西太多了,不需要那么多人来干活,但为什么底层的人却仍是过的艰辛的?生产出来的东西都哪里去了?最终,只能导向某些更高的方面的问题。

image

为了青年人的这种忧虑被解决,为了让新一代重新焕发生机,首先是名为努力的鸡汤站了出来,一个个都在兜售着成功来自拼搏,努力来自成功的文化,并以一种诡辩——即努力了不成功是因为假装努力这种从逻辑上无懈可击的论调来让那些“大部分”青年产生一种幻觉,“努力就能成功”的幻觉,不断的搬出那些大众眼中的成功人士来让他们的景观更加让人信服,所谓“白手起家”的马云通常是他们吹嘘的对象……或者说马云这类人需要这种吹嘘来掩盖某些东西,就在几天前我还在广播中听见了只能有一个巴菲特或者比尔盖茨,但可以有无数个马云这种神奇的论调,且先说现在的市场已经被成型了的大公司瓜分了大半,小创业者想从已经没多少余地的市场中分一杯羹简直是难上加难——靠鼓励创业解决就业也当然是扯淡,只要市场还是那么大,一人有了职位生产当然也意味着另一个人的工作没有了意义,不然就等着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吧。再者要是努力便能成功,那便是对无数底层工作者全部打上了“不努力”的标签,谁能说那些每天加班到十点以后的底层职员不努力?有名美国女记者曾经为此做了个调查——她在一家餐馆尽心尽力的工作了一年,最后得到的便是——没有结果,她得到的回报似乎分毫不值而仅仅能维持日常花销。一个人一生的劳动力是有限的,年轻的时候透支了身体,便会在老来遭到报应,在如此的与老板之下的雇佣劳动根本不能“致富”,非常简单的计算题。

而对于马云那些市场经济下成功者的神话——就继续编吧,如果去查查他们的背景,这个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甚至连查都不需要,有些人一踏入社会,甚至在即将在踏入社会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既然努力了也没有用,既然争取不会有结果,既然全都是的社会垃圾,垃圾桶里的烂花,人类机器里的病毒,那他妈的还努力干嘛?!

佛系青年是最近很流行的一个词,那些不再追求,不知争取,一切“随缘”,不再想要买房,也不想着结婚的人们,和佛教精神是如此相似,他们在国内的舆论圈中渐渐有了苗头,并逐渐被提上讨论,实际上这和佛教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这其实是极大压力下的一种自我保护措施,更好的名字应该是丧文化,这并不是东方的特产,西方早就有这么一群人……只不过他们随时是可能转向向现有秩序发出挑战的斗争的一面。实际上就连佛系一词也不是特产——日本也有这一说法。

一些舆论机构甚至想对此做出正面解读,并从曾经的佛陀身上找出一些闪光点并附在这一现象上,不过很可惜,这是一种完全的负面反馈,并和佛教什么关系也没有。

在BILIBILI吧的一个关于佛系青年的讨论帖曾经引发大范围诉苦——在不久之后便被删除。
这种消极的抵抗似乎与上个世纪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他们无声的诉说着:“你们把我们当社会的燃料,还想榨干我和我父母口袋里的钱,甚至想让我们生出来的孩子也加入这个行列,没门儿!”

没门儿!通常我们在说“滚蛋吧”之前说这个词。

可笑的是,现在我甚至能看到用“佛系”这个词做的吸引眼球的广告,甚至还有蹭着“佛系”热度的时装,市场经济便是什么东西都能拿来赚钱了。

努力教不在有效,那么身为曾经的儒教国家,就很有必要拿出祖宗来晃悠晃悠了,但现在得换一层皮,那便是曾经“建设社会主义”的先辈们,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在前期创造的奇迹,在曾经以“消灭私有制”为纲领的gc党带领下付出的汗水的先辈们,现在也该被搬出来让这些青年们学习了,而正直马克思两百周年的诞辰,这一思想也当被“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拿出来喊喊口号了,于是乎,“真正的社会主义”便找到了一个好机会,去从中拿出坚持专政,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实践,指明了历史发展客观规律这些垫脚石而为其铺路了,马克思在此时似乎顶替了孔子的位置,来宣布那些“永恒真理”。


(这样的推送在近期十分常见)

很抱歉,根本就没人在乎。

既然其最核心思想已经被当做有害的“糟粕”剔除,那么其带来的最大改变也便不能让那些迷茫的青年人找到出路,他们无法将一些好的东西同那些空洞的套话联系起来,自然不会去相信,甚至根本就不会感兴趣,我所遇到并提问的几个入党积极分子根本说不出马克思主义是什么。甚至在一次课上的幻灯片中出现了马克思的画像,不少人问——这是谁啊?

他们在看到比尔盖茨的时候都没有这么问。

一些空话没用了,那么一些更古老,更“实在”,更“深入人心”的东西就能被拿出来了,通过数年的原始积累拿下的财富,现在已经能被大肆张扬,给青年人以希望了。

看吧,中华民族站起来了,中国屹立于世界之上了。

各大舆论关口加紧宣传,各大公众号铺天盖地,决不允许异见分子出现——从来就不该有。
共同富裕就像是一个魔咒,一切一切的苦难,一切一切的不如意,似乎都能在那里找到答案。

或者说那就是,五星红旗就像教旗,镰刀和锤子组成的党辉就像是十字架,每一句厉害了我的国,都他妈的像哈利路亚。

迷茫的羔羊们找到了救赎之道,谦卑的服从并期待弥赛亚的降临并拯救他们,曾经他们许诺地上天国,现在他们许诺大同社会。

今天的某些爱国者在生活中是那样迷茫,自己不如意的生活期望国家强大了能带给他救赎,正如曾经十字架下俯首的民众,只不过这个十字架倒是有些现实意义的。

这是唯物主义的十字架!

基督教的强盗逻辑依然贯彻着每个角落,一旦有人对此有反对意见,那么他们便说“你的一切都是国家给的”,正如基督徒们痛骂上帝的子民不服从上帝一样,但实际上一切都该是劳动的成果不是么?

那些虽然生活不如意,却依然期待着国家在进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青年,现在都在想些什么呢?他们对这个社会期望着什么?

(《革命将至》中的一些话在现在看来都显得毛骨悚然。)

显然在这个时代的青年已经在大环境下陷入一种困境之中,就算在多的正能量宣传也只是让他们感到麻木而已,共同富裕的饼画了三十年,而什么时候能咬上这块饼一口,大部分人心里都不过是将其当做“彼岸”,也就是遥不可及的天堂。

我并不是要去做一个阴谋论者,说这一代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危机会在多少多少年之内到来,但一些事实已经被摆上来了,如果这真的是社会出了问题,那我们最好现在就开始行动——在这种情况下还认为自己是绝对安全的不是【大有权势者】就是【傻瓜】

对于青年来说,这个泡沫,大概不能辉煌多久了。

image


欢迎转载,就算是不通知我也不成问题


#2

帖子里的脏话,倒不如说反而增加了说服力和亮点,带上了更多真切的感情。

说得他妈的真对!


#3

帮你重排了下版。原来的排版很乱,注意段落间空行。


#4

感谢,下次会注意的


#5

搜了下《革命将至》这本书,是一本无政府主义者的著作?楼主有它的电子版吗?PDF版最佳。如果有,望发上来一阅。


#6

https://pan.baidu.com/s/1k1qa-zieVrxFygbrG63_Ww
这是隐形委员会的两本著作 其中《致友人》是时间较晚的一本,我并不是很喜欢将其当做“无政府主义”的著作,这应该是能够面向所有向往着美好生活的革命者的书,当然了,它也确实是“十分邪恶”的东西,如果资本主义的统治者们把他们的秩序标榜成真善美的话……


#7

粗粗过了这两本书一遍,感觉充其量是无政府主义和工团主义的杂糅,实际上不比蒲鲁东和巴枯宁的呓语好多少——这大概就是历史的轮回吧,在新一轮共运高潮刚刚开始的时候,最先冒出来的还是这类东西。
当然,那些不愿科学地分析社会,狂热有余而理智不足的机会主义者倒可能会喜欢这两本书。


#8

那便是了——确实有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会喜欢其中的论调,但实际上他们不过是“觉得这样很酷”的革命趣味者或者干脆就是法西斯暴徒,而这两本书究竟有没有参考价值呢?我想总会有一些的。


#9

当作资料来分析的这种参考价值肯定是会有的。


#10

那你就该去仔细阅读一遍 而不是主观臆断


#11

这两本书中的确说了些实话,对于发达国家(如法国)的某些问题的描述,或许具有一些借鉴意义——但也仅限于此,因为马恩列诸位导师对这些现象的分析的说服力要强上千倍——和他们一比,这两本书的水平恐怕连拾其牙慧的程度都无法达到。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我还是那句话——在新一轮共运高潮刚刚开始的时候,最先冒出来的还是这类东西。


经济危机怎样才会导致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