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恩格斯论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特征

语录
共产主义

#1

摘自《马克思恩格斯要论精选》

(1)社会生产力的大大提高

只有通过大工业所达到的生产力的大大提高,才有可能把劳动无例外地分配于一切社会成员,从而把每个人的劳动时间大大缩短,使一切人都有足够的自由时间来参加社会的理论的和实际的公共事务。
不列颠的干百万工人第一个奠定了新社会的真实基础——把自然界的破坏力量变成了人类的生产力的现代工业。……
英国工人阶级既然创造了现代工业的无穷无尽的生产力,也就实现了劳动解放的第一个条件。

马克思:《给工人议会的信》(1854年3月9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第13卷第134页。

我们的目的是要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这种制度将给所有的人提供健康而有益的工作,给所有的人提供充裕的物质生活和闲暇时间,给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充分的自由。

《弗·恩格斯对英国北方社会主义联盟纲领的修正》(1887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570页。

第四个问题:你们的财产公有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之上呢?
答:…·建立在因发展工业、农业、贸易和殖民而产生的大量的生产力和生活资料的基础之上,建立在因使用机器、化学方法和其他辅助手段而使生产力和生活资料无限增长的可能性的基础之上。

恩格斯:《共产主义信条草案》(1847年6月9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373页。

(2)生产资料的公共所有

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要废除一般的所有制,而是要废除资产阶级的所有制。 但是,现代的资产阶级私有制是建立在阶级对立上面、建立在一些人对另一些人的剥削上面的产品生产和占有的最后而又最完备的表现。
从这个意义上说,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年12月一1848年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86页

有人责备我们共产党人,说我们要消灭个人挣得的、自己劳动得来的财产,要消灭构成个人的一切自由、活动和独立的基础的财产。
好一个劳动得来的、自己挣得的、自己赚来的财产!你们说的是资产阶级财产出现以前的那种小资产阶级的、小农的财产吗?那种财产用不着我们去消灭,工业的发展已经把它消灭了,而且每天都在消灭它。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年12月一1848年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86页。

资本是集体的产物,它只有通过社会许多成员的共同活动,而且归根到底只有通过社会全体成员的共同活动,才能运动起来。
因此,资本不是一种个人力量,而是一种社会力量。
因此,把资本变为公共的、属于社会全体成员的财产,这并不是把个人财产变为社会财产。这里所改变的只是财产的社会性质。它将失掉它的阶级性质。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年12月一1848年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87页。

私有制同工业的个体经营和竞争是分不开的。因此私有制也必须废除,而代之以共同使用全部生产工具和按照共同的协议来分配全部产品,即所谓财产共有。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年10月底一1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37页。

资本主义生产形式的消灭,“恢复了个体所有制,但这是以资本上义时代的成就为基础的,就是说,是以自由劳动者的协作以及他们对土地和他们自己劳动所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公有为基础的”。

恩格斯:《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书评》(1867年11月3日和8日之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第244页。

……我们一旦掌握政权,我们自己就一定要付诸实施,把大土地转交给(先是租给)在国家领导下独立经营的合作社,这样,国家仍然是土地的所有者。这个措施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它在实质上是切实可行的,但是除了我们党以外,没有一个党会实行它,因而也没有一个党能破坏它。

恩格斯:《致奥·倍倍尔》(1886年1月20—23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75页。

使这部著作具有特别重大意义的是,在这里第一次提出了世界各国工人政党都一致用以概述自己的经济改造要求的公式,即:生产资料归社会占有。

恩格斯:《卡·马克思〈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书导言》(1895年3月6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593页。

无产阶级将取得国家政权,并且首先把生产资料变为国家财产。

恩格斯:《反杜林论》(1876年9月一1878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630页。

……最终目的是工人阶级夺取政权以便实现整个社会对一切生产资料——土地、铁路、矿山、机器等等——的直接占有,供全体为了全体利益而共同利用。

恩格斯:(美国工人运动》(1887年1月明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386页。

我认为,社会运动将作出决定:土地只能是国家的财产。把土地交给联合起来的农业劳动者,就等于使社会仅仅听从一个生产者阶级的支配。
土地国有化将使劳动和资本之间的关系彻底改变,归根到底将完全消灭工业和农业中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生产资料的全国性的集中将成为由自由平等的生产者的联合体所构成的社会的全国性基础,这些生产者将按照共同的合理的计划自觉地从事社会劳动。

马克思:《论土地国有化》(1872年3—4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第67页。

资本主义的占有方式……就让位于那种以现代生产资料的本性为基础的产品占有方式:一方面由社会直接占有,作为维持和扩大生产的资料,另一方面由个人直接占有,作为生活资料和享受资料。

恩格斯:《反杜林论》(1876年9月一1878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630页。

我们一旦掌握政权,我们自己就一定要付诸实施:把大地产转交给(先是租给)在国家领导下独立经营的合作社,这样,国家仍然是土地的所有者。

恩格斯:《致奥·倍倍尔》(1886年1月20—23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75页。

至于在向完全的共产主义经济过渡时,我们必须大规模地采用合作生产作为中间环节,这一点马克思和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但事情必须这样来处理,使社会(即首先是国家)保持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这样合作社的特殊利益就不可能压过全社会的整个利益。

恩格斯:(致奥·倍倍尔)(1886年1月20—23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75页

一个新的社会制度是可能实现的,在这个制度之下,当代的阶级差别将消失;而且在这个制度之下——也许在经过一个短暂的,有些艰苦的,但无论如何在道义上很有益的过渡时期以后,——通过有计划地利用和进一步发展一切社会成员的现有的巨大生产力,在人人都必须劳动的条件下,人人也都将同等地、愈益丰富地得到生活资料、享受资料、发展和表现一切体力和智力所需的资料。

恩格斯:《马克思:〈雇佣劳动与资本〉1891年单行本导言》(1891年4月30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330页。

社会主义的任务,不如说仅仅在于把生产资料转交给生产者公共占有。

恩格斯:《德国农民问题》(1894年11月15—22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492页。

总之,一旦我们掌握了政权,只要在群众中有足够的拥护者,大工业以及大庄园式的大农业是可以很快地实现社会化的。其余的也将或快或慢地随之实现。

恩格斯:《致奥·伯尼克》(1890年8月21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649页。

(3)个人消费品的按劳分配

只要分配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它就将由生产的利益来调节,而最能促进生产的是能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全面地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的那种分配方式。

恩格斯:《反杜林论》(1876年9月一1878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544—545页。

什么是“劳动所得”呢?是劳动的产品呢,还是产品的价值?如果是后者,那么,是产品的总价值呢,或者只是劳动新加在消耗掉的生产资料的价值上的那部分价值?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1875年4—5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01页。

如果我们把“劳动所得”这个用语首先理解为劳动的产品,那么集体的劳动所得就是社会总产品。
现在从它里面应当扣除:
第一,用来补偿消耗掉的生产资料的部分。
第二,用来扩大生产的追加部分。
第三,用来应付不幸事故、自然灾害等的后备基金或保险基金。
从“不折不扣的劳动所得”中扣除这些部分,在经济上是必要的,至于扣除多少,应当根据现有的物资和力量来确定,部分地应当根据概率计算来确定,但是这些扣除无论如何根据公平原则是无法计算的。 剩下的总产品中的另一部分是用来作为消费资料的。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1875年4—5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02——303页

在把这部分进行个人分配之前,还得从里面扣除:
第一,同生产没有直接关系的一般管理费用。
同现代社会比起来,这一部分一开始就会极为显著地缩减,并随着新社会的发展而日益减少。
第二,用来满足共同需要的部分,如学校、保健设施等。 同现代社会比起来,这一部分一开始就会显著地增加,并随着新社会的发展而日益增长。
第三,为丧失劳动能力的人等等设立的基金,总之,就是现在属于所谓官办济贫事业的部分。
只有现在才谈得上纲领在拉萨尔的影响下狭隘地专门注意的那种“分配”,就是说,才谈得上在集体中的各个生产者之间进行分配的那部分消费资料。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1875年4—5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02——303页。

我们这里所说的是这样的共产主义社会,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础上已经发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刚刚从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出来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经济、道德和精神方面都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所以,每一个生产者,在作了各项扣除以后,从社会领回的,正好是他给予社会的。他给予社会的,就是他个人的劳动量。例如,社会劳动日是由全部个人劳动小时构成的;各个生产者的个人劳动时间就是社会劳动日中他所提供的部分,就是社会劳动日中他的一份。他从社会领得一张凭证,证明他提供了多少劳动(扣除他为公共基金而进行的劳动),他根据这张凭证从社会储存中领得一份耗费同等劳动量的消费资料。他以一种形式给予社会的劳动量,又以另一种形式领回来。 显然,这是通行的是调节商品交换(就它是等价的交换而言)的同一原则。内容和形式都改变了,因为在改变了的情况下,除了自己的劳动,谁都不能提供其他任何东西,另一方面,除了个人的消费资料,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转为个人的财产。至于消费资料在各个生产者中间的分配,那么这里通行的是商品等价物的交换中通行的同一原则,即一种形式的一定量劳动同另一种形式的同量劳动相交换。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1875年4—5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04页。

所以,在这里平等的权利按照原则仍然是资产阶级权利,虽然原则和实践在这里已不再互相矛盾,而在商品交换中,等价物的交换只是平均来说才存在,不是存在于每个个别场合。
虽然有这种进步,但这个平等的权利总还是被限制在一个资产阶级的框框里。生产者的权利是同他们提供的劳动成比例的;平等就在于以同一尺度——劳动——来计量。但是,一个人在体力或智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1891年发表时这里没有“他们的”。——编者注)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1875年4—5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05一306页。

(4)社会生产的计划调节

要想得到和各种不同的需要量相适应的产品量,就要付出各种不同的和一定量的社会总劳动量。这种按一定比例分配社会劳动的必要性,决不可能被社会生产的一定形式所取消,而可能改变的只是它的表现方式,这是不言而喻的。自然规律是根本不能取消的。在不同的历史条件下能够发生变化的,只是这些规律借以实现的形式。

马克思:《致路·库格曼》(1868年7月11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580页。

时间的节约,以及劳动时间在不同的生产部门之间的计划分配,在共同生产的基础上,仍然是首要的经济规律。这甚至是在更加高得多的程度上成为规律。

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1857—1858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版第30卷第123页。

如果我们设想一个社会不是资本主义社会,而是共产主义社会,那么首先,货币资本会完全消失,因而,货币资本所引起的交易上的伪装也会消失。问题就简单地归结为:社会必须预先计算好,能把多少劳动、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用在这样一些产业部门而不致受任何损害,这些部门,如铁路建设,在一年或一年以上的较长时间内不提供任何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不提供任何有用效果,但会从全年总生产中取走劳动、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相反,在资本主义社会,社会的理智总是事后才起作用,因此可能并且必然会不断发生巨大的混乱。

马克思:《资本论》第2卷(1885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2卷第336—337页。

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消灭以后,但社会生产依然存在的情况下,价值决定仍会在下述意义上起支配作用:劳动时间的调节和社会劳动在各类不同生产之间的分配,最后,与此有关的簿记,将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1894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963页。

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商品生产就将被消除,而产品对生产者的统治也将随之消除。社会生产内部的无政府状态将为有计划的自觉的组织所代替。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1880年1月一3月上半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757页。

无产阶级将取得公共权力,并且利用这个权力把脱离资产阶级掌握的社会生产资料变为公共财产。通过这个行动,无产阶级使生产资料摆脱了它们迄今具有的资本属性,使它们的社会性有充分的自由得以实现。从此按照预定计划进行的社会生产就成为可能的了。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1880年1月一3月上半月)。《马克思思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759页

由社会全体成员组成的共同联合体来共同地和有计划地利用生产力;把生产发展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规模;……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年10月底一1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43页。

只有按照一个统一的大的计划协调地配置自己的生产力的社会,才能使工业在全国分布得最适合于它自身的发展和其他生产要素的保持或发展。

恩格斯:《反杜林论)(1876年9月一1878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646页。

在这个新的社会组织里,工业生产将不是由相互竞争的单个的厂主来领导,而是由整个社会按照确定的计划和所有人的需要来领导。
这种新的社会制度首先必须剥夺相互竞争的个人对工业和一切生产部门的经营权,而代之以所有这些生产部门由整个社会来经营,就是说,为了共同的利益、按照共同的计划、在社会全体成员的参加下来经营。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年10月底一1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37页。

生产资料的全国性的集中将成为由自由平等的生产者的各联合体所构成的社会的全国性的基础,这些生产者将按照共同的合理的计划进行社会劳动。

马克思:《论土地国有化》(1872年3—4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130页。

由于社会将剥夺私人资本家对一切产生力和交换手段的支配权以及他们对产品的交换和分配权。由于社会将按照根据实有资源和整个社会需要而制定的计划来管理这一切,所以同现在的大工业管理制度相联系的一切有害的结果,将首先被消除。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年10月底一1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41—242页。

由社会全体成员组成的共同联合体来共同地和有计划地利用生产力;把生产发展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规模;……这是废除私有制的主要结果。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年10月底一11月)。《马克思思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43页。

社会生产力已经发展到资产阶级不能控制的程度,只等待联合起来的无产阶级去掌握它,以便确立这样一种状态,这时社会的每一成员不仅有可能参加社会财富的生产,而且有可能参加社会财富的分配和管理,并通过有计划地组织全部生产,使社会生产力及其成果不断增长,足以保证每个人的一切合理的需要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得到满足.

恩格斯:《卡尔·马克思》(1877年6月中)。《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36页。

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

马克思:《资本论》第3卷(1894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926一927页。

(5)人民民主的国家政权

“民主的“这个词在德语里意思是“人民当权的”。

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1875年4—5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12页。

工人革命的第一步上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取民主。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党宣言》(1847年12月一1848年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93页。

首先无产阶级革命将建立民主的国家制度,从而直接或间接地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

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1847年10月底一1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1卷第239页。

一旦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人们周周的、至今统治着人们的生活条件,现在受人们的支配和控制,人们第一次成为自然界的自觉的和真正的主人,因为他们已经成为自身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了。

恩格斯:《反杜林论》(1876年9月一1878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633—634页。

生产的发展使不同社会阶级的继续存在成为时代的错误。随着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的消失,国家的政治权威也将消失。人终于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从而也就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成为自身的主人——自由的人。

恩格斯:《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1880年1月一3月上半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759—760页。

公社给共和国奠定了真正民主制度的基础。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71年5月30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58页。

公社的真正秘密就在于: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71年5月30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58—59页。

一切官吏对自己的一切职务活动都应当在普通法庭面前遵照普通法向每一个公民负责。

恩格斯:《致奥·倍倍尔》(1875年3月18—28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24页。

当巴黎公社把革命的领导权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候,当普通工人第一次敢于侵犯他们的“天然尊长”的执政特权,在空前艰难的条件下虚心、诚恳而卓有成效地进行他们的工作,而所得报酬最高额还不及科学界高级权威人士所建议的伦敦国民教育局秘书最低薪额的五分之一的时候——旧世界一看到象征劳动共和国的红旗在市政厅上空飘扬,便怒火中烧,捶胸顿足。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71年5月下半月一6月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60页。

工人阶级一旦取得统治权,就不能继续运用旧的国家机器来进行管理;工人阶级为了不致失去刚刚争得的统治,一方方面应当铲除全部旧的、一直被利用来反对工人阶级的压迫机器,另一方面还应当保证本身能够防范自己的代表和官吏,即宣布他们毫无例外地可以随时撤换。

恩格斯:《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91年单行本导言》。(1891年3月18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12页。

为了防止国家和国家机关由社会公仆变为社会主人——这种现象在至今所有的国家中都是不可避免的——公社采取了两个可靠的办法。第一,它把行政、司法和国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职位交给由普选选出的人担任,而且规定选举者可以随时撤换被选举者。第二,它对所有公务员,不论职位高低,都只付给跟其他工人同样的工资。

恩格斯:《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91年单行本导言》。(1891年3月18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12页。

总之,一切社会公职,甚至原应属于中央政府的为数不多的几项职能,都要由公社的勤务员执行,从而也就处在公社的监督之下。……行使这些职能的人已经不能够像在旧的政府机器里面那样使自己凌驾于现实社会之上了,因为这些职能应由公社的勤务员执行,因而总是处于切实的监督之下。

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71年5月30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121页。

……不要再总是过分客气地对待党内的官吏——自己的仆人,不要再总是把他当做完美无缺的官僚,百依百顺地服从他们,而不进行批评。

思格斯:《致卡尔·考茨基》(1891年2月11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8卷第33页。

(6)消灭剥削,消灭阶级

社会主义的任务并不是要把所有权和劳动分离开来,而是相反,要把任何生产的这两个要素结合同一手中。……社会主义的任务,毋宁说仅仅在于把生产资料转交给生产者公共占有。

恩格斯:《法德农民问题》(1894年11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第492页。

社会主义是专门反对剥削雇佣劳动的。

恩格斯:《法德农民问题》(1894年1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574页。

共产主义否认阶级存在的必要性;它要消灭任何阶级,消除任何的阶级差别。

马克思和恩格斯:《论波兰问题》(1848年2月22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535页。

对我们来说,问题不在于改变私有制,而只在于消灭私有制,不在于掩盖阶级对立,而在于消灭阶级,不在于改良现存社会,而在于建立新社会。

马克思和恩格斯:《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告同盟书》 (1850年3月24以前)。

……至于讲到我,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历史编纂学家就已经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经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所加上的新内容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

马克思:《致约·魏德迈》(1852年3月5日)。《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4卷547页。

在总委员会中没有一个人不主张彻底消灭社会阶级,总委员会没有一个文件是不完全符合这一点的。

恩格斯:《致卡·卡菲埃罗》(1871年7月28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3卷第267页。

我们要消灭阶级。唯一的手段是无产阶级掌握政治权力……

恩格斯:《关于工人阶级的政治行动》(1871年9月21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7卷第446页。

只有通过大工业所达到的生产力的大大提高,才有可能把劳动无例外地分配于一切社会成员,从而把每个人的劳动时间大大缩短,使一切人都有足够的自由时间来参加社会的理论的和实际的公共事务。因此,只是在现在,任何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才成为多余的,而且成为社会发展的障碍;也只是在现在,统治阶级和剥削阶级,无论拥有多少“直接的暴力”,都将被无情地消灭。

恩格斯:《反杜林论》(1876年9月一1878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525—526页。

无产阶级由于自己的整个社会地位,只有完全消灭一切阶级统治、一切奴役和一切剥削,才能解放自己……

恩格斯:《卡尔·马克思》(1877年6月中)。《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336页。

消灭阶级是我们的基本要求,不消灭阶级,消灭阶级统治在经济上就是不可思议的事。

恩格斯:《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1891年6月18—29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271页。

只有在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发展到甚至对我们现代条件来说也是很高的程度,才有可能把生产提高到这样的水平,以致使得阶级差别的消除成为真正的进步,使得这种消除可以持续下去,并且不致在社会的生产方式中引起停滞或甚至倒退。

恩格斯:《流亡者文献》(1874年5月一1875年4月)。《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版第3卷第273页。


不能对未来社会的每一个方面做教条的具体测绘
#2

马恩的阐述比较全面。现在的官方定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本质特征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难免会让人疑惑:只要有一个名字叫做“中国共产党”的党派的领导,就是社会主义了? 难道不是工人阶级当家做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