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斯大林关于农业和农民问题的基本观点述要

三农

#1

作者:邢艳琦

[摘 要] 本文力图完整、准确地反映列宁、斯大林有关农业和农民问题的基本观点。文章的第一部分阐述列宁、斯大林关于农业问题的基本观点,重点是列宁、斯大林关于农业发展和农业现代化的思想。第二部分阐述列宁、斯大林关于农村问题的基本观点,重点是他们有关现代化过程中城乡差别和工农业差别形成原因及解决途径的思想。第三部分阐述列宁、斯大林有关农民问题的基本观点,重点是列宁、斯大林有关土地问题、对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国家巩固工农联盟及对待农民的政策等方面的思想。

[关键词] 基础地位 工农业差别 土地问题 工农联盟

列宁在其革命和政治活动中自始至终都关注着农业和农民问题,他对整个俄国资本主义发展的研究就是从农业开始的。农业和农民问题像一条红线贯穿于列宁全部思想史的始终。但列宁探索俄国发展道路的过程并非没有曲折,他在将马克思主义俄国化的过程中,在理论上和思想上也出现过几次思想转变甚至是对自己过去思想的否定。作为列宁的继承者,斯大林在苏联社会主义的建设事业中也为丰富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作出了贡献。但斯大林在农业和农民问题的理论和实践上急于求成,犯了许多错误。

一、列宁、斯大林关于农业问题的基本观点

(一)列宁、斯大林关于农业的基础地位和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重要性的观点

列宁和斯大林在革命建设初期认识到,无产阶级取得政权的经济落后国家,为了“赶上”发达国家,使社会主义具有稳固的经济基础,无论从发展国民经济、大力提高生产力、协调社会主义国家的工农业关系、保证大工业的发展,还是从巩固工农联盟、改善工人和农民的生产状况等方面来说,都应首先大力发展农业。列宁指出:“一切政治问题就都集中到了一个方面,就是无论如何要提高农业生产率。农业生产率的提高必定带来工业情况的改善,因而也会改善对农民经济的供应——日用品和生产工具、机器的供应,没有这些,工农群众的生活就不可能有保障。”[1]

列宁、斯大林关于农业的基础地位和提高劳动生产率的问题主要包括五方面的内容:(1)农业是俄国国民经济的基础;(2)农业是吸收工业品的市场,是原料和粮食的供应者,是为输入设备以满足国民经济需要所必需的出口物资后备的来源;(3)俄国内外政策的首要问题是发展农业的问题。一切政治问题都集中到一个方面即提高农业生产率;(4)提高劳动生产率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一项根本任务;(5)粮食问题是一切工作的基础。工人阶级国家只有真正拥有充足的粮食储备,才能在经济上站稳脚跟,才能使恢复大工业的工作稳步前进,才能建立正常的财政制度。国家掌握必要数量的粮食储备是复兴工业和保存苏维埃国家的动力之动力。

列宁还认为,粮食问题是一切问题的基础,没有粮食就没有国家政权。没有粮食,社会主义的政策不过是一种愿望而已。粮食不仅是农业劳动力转移、国家工业化的基础,而且是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基础。列宁指出,提高劳动生产率是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必然要提出的首要任务。列宁提出的提高劳动生产率的两个条件是:第一,提高居民群众的文化教育水平。第二,提高劳动者的纪律、工作技能、效率、劳动强度,改善劳动组织,这也是发展经济的条件。

作为列宁的继承者,斯大林在早期也强调过农业的基础地位和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的重要性。他指出,农民经济是工业的市场,正像工业是农民经济的市场一样。但农民对于我们不仅是市场,而且是工人阶级的同盟者。正因为如此,农民经济的提高、农民的普遍合作化、农民物质生活状况的改善是一种前提,没有它就不能保证工业有较大的发展。斯大林认为,要在苏联经济遭到破坏的情况下扩展工业,首先必须给工业创造市场的、原料的和粮食的前提。如果国内没有原料,如果没有粮食供给工人,如果没有稍微发达的农业作为工业的基本市场,要发展工业是不可能的。

(二)列宁、斯大林关于资本主义农业发展和社会主义大农业发展的思想

列宁、斯大林关于资本主义农业发展和社会主义大农业发展的思想主要形成于对俄国农奴制改造后的资本主义发展过程的研究以及领导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他们在这方面的观点主要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1.农业中商品经济代替自然经济是一个巨大的历史进步。[2]

列宁指出,在自然经济下,社会是由许多单一的经济单位(宗法式的农民家庭、原始村社、封建领地)组成的,每个这样的单位从事各种经济工作,从采掘各种原料开始,直到最后把这些原料制造成消费品。列宁认为,商品经济标志着农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从事农业生产的人口的不断减少。商品经济的发展意味着愈来愈多的人口同农业分离,即工业人口增加,农业人口减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农业商品化会极大地推动农民的分化即非农化进程。这是因为:

(1)农业生产的商品化会促进农业分工和专业化;

(2)农业商品经济的发展会促进生产要素间的流动;

(3)农业商品化会加强农业同外界的联系,增强农业的开放性,为农业劳动力的转移提供信息条件;

(4)农业商品化会加速市场的发展,强化对农业剩余劳动力的吸纳能力。

列宁认为,商品经济代替自然经济就其历史意义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第一,资本主义把务农者从“世袭领主”、宗法式农民变成了同现代社会中其他一切业主一样的手工业者。第二,农业资本主义第一次打破了俄国农业数百年来的停滞状态,大大地推进了俄国农业技术的改造和社会劳动生产力的发展。几十年资本主义的“破坏”所做的事情,比过去整整几个世纪做到的还要多。第三,资本主义第一次在俄国建立了以机器的使用和工人的广泛协作为基础的大规模农业生产。第四,第一次连根摧毁了工役制和农民的人身依附关系。[3]

2.农业生产的专业化、技术化、集约化和资本化促进了现代化大农业的发展。

列宁指出,商业性是资本主义农业的主要特征。它和自然经济的农业不同,它是以商品的生产、无限制追求利润为目的的。因此,商业性农业的发展必然导致农业生产方面的一系列变化,它表现在:农产品产量增加,农业劳动生产率提高,农牧业生产出现集约化和资本化,不同农业区形成,技术性农业生产和市郊经济发展等等。这都是农业中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这些结果又反过来促进了资本主义在农业中的发展。

列宁认为,技术性农业对资本主义发展有重要意义,因为:第一,这种增长是商业性农业发展的一种形式,而且也正是这种形式才特别突出地表明了农业如何变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工业部门。第二,农产品技术加工的发展通常总是和农业的技术进步密切联系着的:一方面,加工原料的生产本身常常要求不断改进农业;另一方面,加工时剩下的废料往往可以用于农业,提高农业的效益,至少部分地恢复工农业之间的平衡和相互依赖关系,而资本主义最深刻的矛盾之一就是这种平衡和相互依赖关系的破坏。

3.机器大工业的发展促进了农业现代化的发展。

列宁在考察中发现,一方面,资本主义正是引起并扩大在农业中使用机器的因素;另一方面,在农业中使用机器带有资本主义的性质,即导致资本主义关系的形成和进一步发展。机器在农业中的应用对农业起着强有力的改造作用。大机器工业引起了工业与农业的完全分离,资本主义彻底破坏了农业与工业的联系,但同时又以其高度发展来建立这种联系,并在新的基础上结合起来。

列宁认为,农业中使用机器导致的结果揭示了资本主义进步的一切典型特征及其固有的一切矛盾。机器大大地提高了农业劳动生产率,而在这以前,农业几乎完全停留在社会发展进程之外。其次,机器导致生产的积聚和资本主义协作在农业上的应用。一方面,采用机器需要大量的资本,因而只有大业主才能办到;另一方面,只有需要加工的产品数量很大,使用机器才不会亏本;扩大生产是采用机器的必要条件。

4.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农业的出路在于组织大规模的农业,正确处理工农关系。

苏维埃国家成立后,列宁多次提出农业的出路在于组织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农业,正确处理好工农业的关系,要把小农联合为以集体耕种制为基础,利用农业机器和拖拉机、电气化、采用科学方法的大农庄,进一步把集体农庄所有制提高到全民所有制。

列宁强调指出:“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4]必须把农业转到大生产的基础上去,使它跟上社会主义工业。只有广泛采用科学技术,大规模实现农业机械化、电气化,才能根本地和非常迅速地改造小农。机械化是农村技术革命的手段,也是在农村创立文化技术基地的方法。列宁指出,要提高劳动生产率,一定要处理好农业和工业的关系,形成合理的经济结构,他认为,提高劳动生产率可以正确处理工业和农业的关系、是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基本问题。

列宁逝世后,斯大林在这方面也作过论述。他指出,城乡之间、工业和农民经济之间、我们的工业品和农民经济的粮食与原料之间要经常联系,经常交换。农民的粮食和原料卖不出去,不藉此从城市得到必需的工业品和劳动工具,就不能生存、不能存在。同样,国营工业不把自己的产品拿到农民市场上去出卖,不从农村取得粮食和原料的供应,也就不能发展。社会主义工业所赖以生存的是国内市场,首先是农民市场,这是无产阶级本身的生存问题,是共和国的存亡问题,是社会主义的胜利问题。

当新经济政策进入第二个时期时,斯大林关于工农业关系的论述主要包括:

(1)建立国民经济的社会主义基础必须有发达的工业,因为工业是社会主义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基础、开端和终结,而要发展工业就必须从农业开始。

(2)工农业结合的重要性。他指出,必须使苏联的工业计划不是按照社会主义的臆想而是密切联系苏联的国民经济状况、联系对我国资源和后备的估计来制定。20年代末30年代初,斯大林提出了“必须赶上并超过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技术”的口号,并指出,工业是整个国民经济的主脑,工业是一把钥匙,用这把钥匙就能在集体制的基础上改造落后的分散的农业。


二、列宁、斯大林关于农村问题的基本观点

(一)城乡差别、工农业差别形成的原因及缩小这些差别的必要性及途径

列宁在考察俄国资本主义发展的同时,还揭示了城乡差别和工农业差别产生的原因及缩小这些差别的必要性和途径。斯大林在领导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也有过这方面的论述。

关于在一定的历史阶段,工农之间、城乡之间会存在经济上的差异,产生经济上的二元结构,列宁主要有以下四方面的阐述:

(1)土地在农业中作为生产工具起作用,而在工业中土地只是作为“地基”和“场地”起作用。土地具有不可移动性,农业生产资料的这一特点,决定了农业具有“地方的闭塞性和狭隘性”。[5]而工业和其他非农产业则不局限于土地,可以在地域之间流动,从而享受经济上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

(2)相对于非农产业来说,农业更具有手工劳动的特点。在农业中,手工劳动相对地说还占优势;

(3)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一个个工业部门和原料加工业脱离农业而独立,从而造成工农差别;

(4)把人口吸引到工业的过程,城市发展以及新的大工业中心形成的过程,也同商品经济一样迅速地进行。

列宁研究发现,在资本主义的发展中,农业随时随地地落后于商业和工业,始终从属于它们并受它们剥削,始终只是在较晚的时候才被它们引上资本主义生产的途径。因此,列宁指出:“资本主义随时随地都意味着:工商业的发展比农业迅速,工商业人口增加较快,工商业在整个社会经济制度中的比重和作用较大。”[6]同时,列宁也看到,城市愈来愈重地剥削农村,从农村的业主那里夺走了最好的劳动力,愈来愈多地榨取农村居民生产出来的财富,使他们不能恢复地力。工业从农业中夺取最有力、最强壮、最有知识的工人,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不仅工业国如此,农业国也如此,不仅西欧如此,美国和俄国也如此。斯大林也认为,产生城乡对立和工农对立的经济基础,是城市对乡村的剥削,是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业、商业、信用系统的整个发展进程所造成的对农民的剥夺和大多数农村居民的破产。

在分析有助于缩小工农业差别及城乡差别的诸因素时,列宁指出:“城乡分离、城乡对立、城市剥削乡村(这些是发展着的资本主义到处都有的旅伴)是商业财富'(西斯蒙第的用语)比土地财富’(农业财富)占优势的必然产物。因此,城市比乡村占优势(无论在经济、政治、精神以及其他一切方面)是有了商品生产和资本主义的一切国家(包括俄国在内)的共同的必然的现象… …如果城市的优势是必然的,那么,只有把居民吸引到城市去,才能削弱(正如历史所证明的,也确实在削弱)这种优势的片面性。如果城市必然使自己处于特权地位,使乡村处于从属的、不发达的、无助的、闭塞的状态,那么,只有农村居民流入城市,只有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混合和融合起来,才能使农村居民摆脱孤立无援的地位。因此… …正是农业人口和非农业人口的生活条件接近才创造了消灭城乡对立的条件。”[7]

具体来说,列宁在分析资本主义农业发展过程及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提出的有助于缩小工农差别及城乡差别的因素主要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1)农村劳动力的非农化及乡村工厂化。劳动力的非农化指的是农民从事农业劳动以外的产业。

(2)人口的迁移与自由流动。列宁断言,这种人口的迁移和自由流动“不仅给工人本身带来纯经济上的'益处,而且一般说来应当认为是一种进步现象”,“因为他们所去的地方工资较高,在那里他们当雇工的境况较有利”,“迁移是防止农民生苔’的极重要的因素之一,历史堆积在他们身上的苔藓太多了”。[8]人口迁移在提高劳动者的生活水平的同时,也促进了他们自身素质的提高,引起了社会生活方式的变革,有助于缩小城乡之间和工农业之间的差别。

(3)农村人口的城市化。农村人口城市化是指在农民非农化和乡村工厂化条件下催生出来的农村人口在各方面与城市接近的一种趋势。列宁认为,外出做非农业的零工是进步的现象。它把居民从偏僻的、落后的、被历史遗忘的穷乡僻壤拉出来,卷入现代社会生活的漩涡。它提高了居民的文化程度及觉悟,使他们养成文明的习惯和需要。对城市生活的羡慕和向往,驱使乡村居民不自觉地模仿城里人的外表与习惯,“首都的光辉间接地也投射到他们身上”。

(4)国家扶持农业,城市支援和带动农村。在自然经济条件下,农业的发展快于工业。而随着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发展、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以及大机器的广泛使用,工业的发展速度大大超过了农业的发展速度。在苏维埃建设时期,列宁始终强调社会主义国家应当大力帮助和扶持农民,城市应支援和带动农村。(5)农村科学文化水平的提高。列宁指出:“农村问题是我们文化建设中的一个重大问题。苏维埃政权需要有劳动群众的最广泛的支持。在整个这一段时期,我们对农村的全部政策归结起来就是为了这一目的。必须把城市无产者和农村贫苦农民联系起来,而且我们已经这样做了。”[9]列宁提出的两个划时代的任务之一就是“在农民中进行文化工作”,以提高广大农民的文化素质。列宁认为,要把文化、知识、科技和党性送到农村,使农民的政治文化水平得以提高,从而使城市和农村的利益互补,促进农村与城市在文化科技上的交流和共同进步,缩小城市与农村之间的文化差异,从而达到缩小城乡差别的目标。


三、列宁、斯大林关于农民问题的基本观点

农民问题不仅是列宁在革命前最优先考虑的中心问题,而且在革命后,特别是1921年实行新经济政策之后,迅速地上升为列宁确立建设社会主义路线的核心问题。列宁和斯大林在农民问题上关注的主要是土地问题、对小农的社会主义改造、工农联盟及社会主义国家对农民的政策等等。

(一)俄国土地问题的特点和土地关系变革的性质

列宁指出,俄国革命的关键问题就是土地问题。列宁早期曾多次强调俄国农村公社即村社是一种“亚细亚式的”奴役制度,是“莫斯科专制制度的基础”。因此,在斯托雷平改革时,列宁的农民——土地问题思想是把民主革命或由封建社会转变为“市民社会”的革命理解为一场“人的独立性”战胜传统共同体束缚的革命,同时它又为自由竞争中“大生产”战胜“小生产”奠定了基础。这种立场就决定了他所理解的民主革命是自由农民摆脱传统共同体的过程,而不是“小私有”取代“大私有”的过程,更不是传统共同体吞没“小资产阶级”、超经济强制机制消灭“小商品生产者”的过程。

不过,在1905— 1907年革命失败后的“斯托雷平反动时期”,列宁关于土地问题的思想发生了转变。列宁认为,农民只有消灭地主土地占有制才能找到出路,只有推翻沙皇君主制这个地主的支柱,才能真正摆脱极端贫困和饥饿。

列宁认为,农村中存在着尖锐的阶级矛盾,农村中的两极分化现象极其严重。土地占有上的矛盾是俄国土地问题的关键所在,也是农村社会矛盾的焦点以及农民斗争的基础。

列宁指出:“土地问题是俄国资产阶级革命的根本问题,它决定了这场革命的民族特点。”“这个问题的实质,是农民为了消灭地主土地占有制,为了消灭俄国农业制度中以至俄国整个社会政治制度中的农奴制残余而进行斗争。”[10]列宁指出,土地国有化消灭土地私有制,从而也消灭绝对地租,废除阻碍资本主义发展的垄断。列宁在分析俄国土地国有化与政治变革的关系时指出,俄国革命的经验证明:“俄国革命只有作为农民土地革命才能获得胜利,而土地革命不实行土地国有化是不能全部完成其历史使命的。” [11]土地革命符合农业资本主义演进的趋势,农民争取土地斗争的胜利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胜利的真正的经济基础。只有实行彻底的政治变革,消灭专制制度,建立民主共和国,才能没收地主土地,实现土地国有。土地问题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根本问题,是争取社会主义斗争的一个自然的和必要的步骤。

斯大林早期即十月革命前期认为,俄国民主革命的方向是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和建立资本主义发展的必要条件,所以革命的首要任务是由农民土地私有制取代封建土地所有制,这是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奠定基础,只有如此才能极大地促进革命的高涨。无产阶级政党只能顺应和满足农民的要求,由农民自己解放自己和由他们按照本身利益来自行分配土地,党若拒绝农民的这些要求,便是拒绝革命的发展并断送社会主义革命的前途。同时,斯大林还不同意列宁的土地国有化纲领,并赞成无条件分配土地的纲领,认为制订党的土地纲领的依据是与农民结成暂时的革命联盟,因此要考虑和支持农民的要求,这就是在民主革命中没收地主的土地并分配给他们,“只要这些要求大体上不和经济发展趋向及革命进程相抵触就行了”。 [12]

(二)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1.对小生产个体经济的认识。

列宁对于小农问题的认识和探索,大致经历了十月革命、战时共产主义时期和新经济政策时期三个阶段。十月革命前,列宁关于小生产的概念是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相联系的小商品生产者。这一认识直接影响到他后来对过渡时期小商品生产者的看法,也影响到他对向社会主义过渡道路的看法。在后来的战时共产主义时期和新经济政策时期,列宁不断总结关于农民问题的经验和教训,认识到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决不能剥夺农民,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必须科学地解决和处理好农民问题。在列宁看来,任何有关小农生产的看法,如果忽视市场、交换和商品生产日益增长的、占优势的作用,都是错误的。斯大林则从根本上否定个体农民经济的生命力,认为小农经济是“最没有保障、最原始、最不发达、出产商品最少的经济”。 [13]因此,即使小农经济发展了也于事无补。到1929年底,斯大林认为小农经济连简单再生产都实现不了。 [14]

2.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必要性及途径。

列宁在对小生产和小生产者的认识上的深刻变化过程中,又在理论上有了新认识。主要包括:第一,认识到了农民在俄国社会主义革命中的重要作用;第二,认识到应当重视小生产者的利益和经济特点。列宁在总结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清醒地看到,小农需要的东西同工人需要的不一样;第三,解决了如何对待小生产自发势力的问题。列宁指出:“如果我们能获得纵然是数量不多的商品,把这些商品掌握在国家手中,掌握在控制政权的无产阶级手中,并且能把这些商品投入流转,那么我们作为国家,除了政权权力之外,还能够获得经济权力。” [15]第四,认识到小生产占优势的国家过渡到社会主义需要经过一系列中间环节。

列宁在战时共产主义时期认识到,由于俄国小生产的特点,实行共耕制要经过长期的努力才能达到。但在直接过渡的思想指导下,他多次强调共耕制对于提高劳动生产率和节约人类劳动的作用,提出共耕制是摆脱小农经济坏处的救星。但列宁在后来的实践中认识到,通过共耕制来组织农民经济的道路,在当时是行不通的。

列宁关于合作社的思想主要可以概括为:第一,合作社这种形式找到了私人利益、私人买卖的利益与国家对这种利益的检查监督相结合的尺度;第二,指出文化革命与发展合作社的关系。第三,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合作社的发展就等于社会主义的发展。同时,由于历史条件的局限,列宁对小农经济的生产潜力仍然估计不足。他在晚年口授《宁肯少些,但要好些》一文时指出,无产阶级光靠小农和极小农的信任“一直支持到社会主义革命在比较发达的国家里获得胜利,那是不容易的,因为小农和极小农,特别是在新经济政策的条件下,由于经济的必然性,还停留在极低的劳动生产率水平上”。 [16]

(三)农民与工人阶级的联盟

1.对农民的阶级认识和分析。

列宁的研究表明,农民所处的地位与小资产阶级大致相同,他们一方面是劳动者,一方面又是私有者;他们不自觉地时而倾向无产阶级,时而倾向资产阶级。列宁指出:在一切资本主义国家内,农村被剥削劳动群众有以下几个阶级:第一,农业无产阶级即雇佣工人,他们靠受雇于资本主义农业企业来获得生活资料。第二,半无产者或小块土地农民,他们一方面依靠在资本主义农业企业或工业企业中出卖劳动力,另一方面依靠在仅能给他们家庭生产一部分食物的小块私有的或租来的土地上耕作来获得生活资料。第三,小农拥有自己的或租来的一块不大的土地,可以应付他们全家以及经营上的需要,并不另外雇佣劳动力。 [17]

2.与农民结成联盟的必要性。

列宁提出,社会主义革命中最重大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工人阶级同农民的关系问题,工人阶级和农民必须结成牢不可破的联盟。只有工农联盟才能使农民摆脱帝国主义屠杀,才能普遍摆脱资本主义世界中的野蛮矛盾。斯大林也指出,无产阶级革命只有取得农民群众的同情和支持,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而没有农民的同情和支持,无产阶级也保不住政权。

中农问题是工农联盟的一个重要问题。同中农结成牢固联盟的新政策对于吸引中农到苏维埃政权方面来,对于巩固工农联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保证社会主义的胜利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列宁在阐释这一政策时强调,应当把中农同富农和资产阶级严格加以区别,决不容许对中农采取任何暴力手段,对中农施以暴力会葬送全部事业,是极愚蠢极有害的行为;需要的是说服教育,长期合作,首先要帮助中农改善生活和生产条件,然后才能取得他们的信任。

3.新经济政策的实质就是工农联盟。

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使列宁认识到,战时共产主义条件下实施的一套经济措施破坏了工业和农业的正常联系,破坏了社会主义经济和小农经济的结合,不能保证提高国家的生产力。列宁果断地放弃了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旧途径和旧方法,作出停止施行战时共产主义政策、改行新经济政策的重大决策,开始从理论上和实践上解决社会主义建设的许多复杂问题。

在新经济政策条件下,战时共产主义所特有的那种直接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模式已有所改变:从否定商品货币关系到依靠市场和贸易;从否定个人物质利益到对它加以利用,将其同集体利益和全民利益结合起来,并采取经济核算制及其经济方法和刺激手段。同时,不是把“市场自发势力”与“计划原则”相对立,而是强调二者之间的合理结合,目的是提高对农民经济的影响所产生的社会经济效益,减少行政命令和唯意志论的危害。

(四)工人阶级政党及其国家对待农民的政策原则

1.维护农民利益,调动农民积极性。列宁强调指出,要把国家调整和强制措施同经济鼓励和说服措施结合起来,及时调整对农民的各项政策,尤其是针对中农的政策。

2.采取切实可行的法令和措施,保护农民利益,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列宁强调,涉及到农民经济的法令,即使基本上是正确的,也不能强迫农民接受,否则就不正确了。列宁主张对农民要用说服的方法,要通过实践去说服农民,改善农业劳动者的物质状况是社会主义事业前进的必要前提。要给农民一种经济上的刺激、鼓励,不要指望直接向共产主义过渡。必须以农民对个人利益的关心为基础,消灭平均主义。

注释:

[1]《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42卷第284页。

[2]中国社会科学院农业经济研究所资料室编:《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关于农业问题的部分论述》,农业出版社1981年版第119页。

[3]参看《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卷第279— 283页。

[4]《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40卷第156页。

[5]《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卷第282页。

[6]《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2卷第178页。

[7]同上书,第196— 197页。

[8]参看《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卷第218— 220页。

[9]《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6卷第6— 7页。

[10]《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16卷第387— 388页。

[11]同上书,第392页。

[12]《斯大林全集》第1卷第216页。

[13]《斯大林全集》第11卷第36页。

[14]参看《斯大林全集》第12卷第129页。

[15]《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41卷第55页。

[16]《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43卷第388页。

[17]参看《列宁全集》中文第2版第39卷第168— 16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