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政史教科书都篡改了哪些理论与事实?


#21

什么?把包身工删了?!


#22

我们的教材里面还有虽然我是刚升高二,学校里面差不多都是阶级敌人


#23

我的情况还好,我成功地让我班上一个同学成为马克思主义者。


#24

我发现一个在我周围的有趣的事实:在我周围的人讨论历史时,每谈到国共内战,都痛心国共合作的失败,全然没有看见国民党的血腥屠杀(或者说国民党的屠杀很合理,是巩固自己的政权);每谈到抗日战争,便说到国民党的丰功伟绩(有明显的“共产党把历史刻意扭曲了”味道)。
他们(我周围的人)总是说到“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是在说到改革开放时,便加以赞赏,完全地认同改开。
我觉得他们的思想已经满足一个“合格公民”的思想了,因为他们所认为的历史就是当局者所希望认识的。


#25

我这里形势非常严峻但是发展出一个个左翼,而且还是支持社会主义革命的,但是学校搞事情天天搞意识形态教育洗脑逼着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26

我家里对改革开放是保持中立,毕竟改革开放导致我家集体下岗,但是物质生活是有改善,而且我家除了其他全是保守派。唉可惜


#27

真的假的?这变化太大了吧。。。


#28

有个朋友是个左派,可惜体制化了。现在正在努力把他转变


#29

据说新版本要删


#31

“五段论”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对它的形而上学的理解,历史的发展只是与客观条件的变化相联系,机械地分析所谓历史的顺序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32

所谓“过渡时期总路线”是实践着一个原则,就是马克思主义者要将革命过程中的流血和暴力尽可能的降到最低


#33

你这个等于啥都没说。。。


#34

政治经济学:篡改社会主义经济理论,鼓吹市场经济和剥削。
哲学:将实践是检验认识真理性的唯一标准篡改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以及鼓吹资产阶级人生观、价值观。在社会主义部分对唯物史观进行重点篡改。为唯心主义世界观洗地。
政治和法律、道德、文化:抹杀国家和法律的阶级性,鼓吹全民国、全民党、不分阶级的法律,宣扬以资产阶级法律、道德、文化和民族主义

历史:
史学史:否认五阶段论,鼓吹地主和资产阶级史学理论和历史观,淡化、否认唯物史观。将国家、政治实体看作铁板一块,而不是从阶级角度去解析,为剥削阶级站台。
古代史:抹黑奴隶起义和农民起义,抹杀阶级矛盾,鼓吹封建正统和清官、道德至上,春秋笔法
近代史:鼓吹民族主义,抹杀阶级矛盾
现代史:给修和改良主义站台,把斯大林开除马列主义导师地位,宣扬民族主义,春秋笔法


#35

我们要警惕并在这资产阶级的奴化教育中进行自我批评与自我批判,防止周围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腐蚀,尤其是文科生!人教版的政治中仍然满篇充斥着经济唯物主义和唯生产力论令人作呕的政治与文化部分,重要的是不仅是哲学都渗透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先验的唯心论调!在历史上对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疯狂抹黑,用伟人的个人因素和阴谋家密谋篡权这一历史唯心主义观点。他们也必然不会将阶级和阶级斗争还有国家相关的历史唯物主义印在书上。 并未提到在生产力与私有制和交换进一步发展,新的奴隶制形式代替了还与氏族关系和睦共处的父权制的奴隶制。在这种新的奴隶制形式向主要的工作有努力来做全部生产劳动的重担都落在他们身上。奴隶买卖得到巨大的发展。阶级形成的经济基础在各民族都是一样的,但是这个过程的具体形式和期限则是多种多样的。最早在公元前4000年在尼罗河流域的埃及以及在幼发拉底河鱼底格里斯河的吧比伦与亚述就产生了阶级社会,接着在公元前3000年和2000年在印度,中国等地也产生了阶级社会。 在东方,例如埃及,巴比伦,亚述,长期的保存了原始公社关系的许多残余。因此这里奴隶制的形式比较原始,奴隶制发展的速度比较缓慢,由于必须以集体劳动兴修水利。例如灌溉渠和堤坝等。所以这里保存了公社延缓了土地私有制的发展。土地成为奴隶占有制形式的专制国家的财产。 伟大导师列宁不是说过吗,资本产阶级教育培育出来的是一个个的奴隶!毛主席要让学校成为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生产与劳动相结合,学工,学农,学军。在伟大的要知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期,小学生的语文课本上可是毛主席的《改造我们的学习》,还有《国家与革命》,《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鲁迅的杂文与散文。我们要用马克思列宁毛主义武装自己的头脑!


#36

很奇怪的是黄宗羲顾炎武开始被拿出来做越来越多的神像了,特色和自由派都是如此。他们的观点有什么特殊之处,这么适合当新自由主义的光学迷彩?


#37

我们历史课讲“只有被实践证明正确的才属于毛泽东思想”,明确说了“无产阶级领导下的继续革命”不属于毛泽东思想……自由派总说我们是毛左,实际上在特色那里咱早被开除毛籍了
还有借楼问一下,语文课上学的古诗文属不属于反动文学?感觉大部分都是封建文人的无病呻吟,但有的单从格式上讲又朗朗上口,无产阶级该学这种文章吗?


#38

不一定啊,古诗文不可以一概而论,有不少都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你说它无病呻吟,可事实上进步的封建地主阶级也很反对无病呻吟,现在留存下来的作品中,大多讲究言之有物,比如《师说》《离骚》之类的。


#39

尽管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看到有封建地主阶级的诗歌词曲,但这并不代表不能有无产阶级的诗歌词曲。艺术创作的手段不分阶级,体现阶级性的是借此手段创作的内容。
因此,对于这些诗词,我认为我们应当辨证看待。一方面要从中抽象出其创作方法并加以吸收利用,从而为此后的“无产阶级的诗歌词曲”提供经验基础,另一方面对其内容,我们则应结合具体情况对其进行扬弃。


#40

文革时期中学也学一部分古诗文,比如《陈涉世家》。


#41

主要是一些因为官僚集团内斗被罢官的封建文人触景生情写的一些诗文让人觉得是无病呻吟,当然精品也是有的比如楼上提到的陈涉世家,以及一些描写底层人民疾苦的诗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