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3月30日马列之声状况的说明

公告

#1

同志们,我们的公众号于3月30号下午起出现异常,公众号功能全部被停用,引发了许多同志的关注。经过组织了解,现将情况通告如下:

第一,本次事件是一次主要来自注册者家庭不可抗力因素的事件。马列之声因为今年2月声援番禺共产党人事件,账号注册人惨遭约**谈。这次事件被其家庭获悉,经过多方周折,自从此后,该同志的家人就以生活费为由对他进行要挟。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们没有发现公众号。悲剧就发生在今天早上,该同志的父母从他几个朋友那里得知了这个公众号,看到了前几期的推送,勃然大怒,要求该同志与我们彻底断绝关系。虽然对此进行了抗争,但是寡不敌众,在敌人的威逼利诱下,我们的同志被迫当面注销公众号,并退群删除联系人。

第二,现在的事态已基本得到控制,我们正在努力争取保存公众号,同时转战新账号。请大家尽快关注新号:mkszyzxb1(防失联备用号),mkszyzxb0(以后的主力战舰)


控诉与悲哀:给我的家庭
#2

是哪位同志?我们能不能帮他做些什么?


#3

这个不方便透露。原账号停更是在所难免了。


#4

应该两号分开,隔开家庭和组织。


#5

来自Boko.X同志的致歉(2018.3.30,20:34PM)

注:个别地方为维护作者必要的隐私,做了删节处理。


XX同志:

请恕我没有接听电话,因为现在的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现在的你大概你认为我已经疯了,是的,我已经被人逼疯了。

还记得几天前我曾提醒过你准备好备用号以防不测吗?没想到真的成真了。早上刚起床的时候我看到了推送,当时觉得推送内容有些不妥,而且有种十分不详地预感,于是就赶紧删掉了。之后我照常回家了,结果一进门母亲就冲了上去,要我立即把公众号注销了。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她就跟我说她的一个认识的人关注了公众号,看到最近的一篇推送后感到很诧异,就给我母亲聊了一下,还说这帮小子胆子也太大了,这种事情一旦被发现本来就会被罚款,再加上内容坐牢是十有八九的。随后母亲把我痛斥了一顿,要我当面把公众号注销了,并且要我把那些“狐朋狗友”统统从QQ微信上给删了。我自然不肯作罢,于是一直争吵到了父亲回来。父亲的意见自然跟母亲是一样的,最后还说到就你现在这样儿连自己养活自己都做不到,还想着去搞政治?人家搞政治的都是能把黑的说成白的精明人,你连跟别人交往都困难,去搞政治绝对是被人卖掉的份。我们宁可亲手把你杀了,也决不让你走上这条死路!

他们说错了,政治不只是少数人的游戏,逃避政治最后还是死路一条;他们也说对了,凭我现在的本事根本无法脱离父母生活。这样无能的我,对于你们能有什么好处呢?想必最后就是被拖累的作用吧。最后在他们的威逼下,我只能在他们面前注销账号,并把你们一一从好友名单中剔除。为了斩草除根,他们还一个个地检查。之后还说以后会定期检查我的交友情况。

好在他们网开一面,没要我把电脑上的资料给删了,要不,我大概真的会去寻死吧。

让你失望了,……一直以来我对它(指世界——策划组注)充满了好奇心,总在寻找人生要为什么而活着,为了这个从一次次的失败中狼狈地爬了起来,一直到遇见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即使在这之后,我的路也没一番风顺过,一路上充斥着幻想的破灭,这种破灭让我陷入了一次又一次的迷茫之中,这一点在我对中特的幻想破灭的时候表现得尤为强烈。……

其实早在被网信办约谈的时候,我就在想要不要自我了结了。之所以没有,还是因为对这个世界的失望,其实生与死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我在左翼圈的经历没有你们那么丰富,但也多少了解一些。那些人要么沉浸于旧日的辉煌,要么迷恋于西方的摩登衍生品,要么还在玩着党同伐异的过家家游戏。但你跟他们不一样。我一直都不大相信人类,包括我在内,他们大多都如行尸走肉般苟且偷生,一个二个都没救了。但我相信人类的可能性,相信他们组织起来时总能创造崭新的未来。从你的身上,我看到了这种可能性,尽管这种可能性能否变为现实,我并不清楚。我希望你们能走得更远,所以,即便会被你们视为胆小鬼,我还是想叮嘱你们,请小心、小心、再小心。在将来的路上,牺牲或许不可避免,不过不必要的牺牲,还是少些为好。红色的事业,已经承受了不少不应有的惨剧了。

关于公众号的事,最后的注销还得在4月14日由我做最后的确认。在此之前,我会尽可能地说服我的父母保留公众号,这是我目前能为你所做的唯一一件事情了。可能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不可能直接参与到斗争中,但我依旧会支持共产主义和马列主义,依旧会努力锻炼自己,期望有朝一日有能力直接有效地在运动中发挥作用。就像我一直在探寻人生的意义那样,即便我有很大几率看不到红旗飘扬的那一天了。

……


#6

所以说不要对不可靠的朋友透露相关信息


#7

应当分两号,隔开哪些不可靠的人。对于那些人,应当坚持斗争下去,尽可能早地独立出去。


#8

在这个低潮的时代,很遗憾我们的阻力也有家庭的份


#9

被屏蔽的两个敏感词是什么?


#10

本来打算发贴吧的。就在约谈中间加了星号。转到论坛忘记删除了。
现在贴吧据说吧务一发主题,就秒删


#11

还是声明一下,以后什么重要帖子都发论坛,贴吧开个传送门就是了


#12

对于出身并非无产阶级、长期以来围绕着自己的更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的人而言,家庭成为革命道路上的阻力这种情况普遍存在,我们应该早有预料的。


#13

这位同志将来一定会过的很不自在。尽管他的身边没有支持他的人,但素未谋面的我们支持他。尽管反对他的声音甚至来自他的家人,但时时牵挂他为他而忧愁的人却来自国际,来自五湖四海。

键盘是相当重要的斗争武器,但我们不是以为躲在屏幕后面就相安无事的键盘侠。我们要提高自己的警惕,做好牵扯到自己的觉悟,采取尽量灵活明智的斗争手段。这位同志的经历是让人叹气的,但我不会因为现实把屏幕摔个支离破碎就消沉。我由此更加认识到我们宣传工作的重要性和道路的艰巨性。由此我更加体会到现实的残酷和无奈的真实。

世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我庆幸我没有用各种资本封建民族糟粕来麻痹自己,我庆幸我选择了这么一条道路——马克思主义道路,我庆幸我能认识这样一位同志,他也许在现实中遭遇了坎坷,但他在迷雾中燃起了爝火。他也许现在感到难受和无助,但长夜里不仅有各位同志,还有中国,世界的受苦受难的无产阶级,偶尔的火星辉映出他们的脸庞,来告诉这位同志:

“倘若是在锁链里挣扎而又迷惘无助”

“倘若是自己做自己的普罗米修斯而不再空等救世主”

“那么你并不孤独!”


#14

阶级斗争先从家庭开始!


#15

我们应该谨记,我们现在用微信搞宣传是为了以后让所有人都再也不需要用微信。


#16

世界依然年轻,喷薄的热血依然涌流,敌人可以封锁我们的信息,可以阻碍我们的交流,但是他们无法阻止在无数的小溪汇总下形成的怒驰的诺亚洪水。权贵们的方舟必然要倾覆,新的未来将随着红色的朝阳一同从地的彼方升起!


#17

“我认为关于这种类似的事情最好还是半保留抗争,一方面不要透露过多组织信息和政治立场,一方面要在坚持基本底层立场的情况下和父母坚决斗争,否则只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这也算是我个人的一些经验。”
——来自dou 同志的一些经验(他的账号登录不了,由我代发)


#18

这件事告诉我们保证经济独立的重要性。


#19

以及对微信提高警惕的重要性。


#20

备用的公众号是批判的武器吧?